新華網 正文
高考恢復40周年:回望來時路,你的高考記憶是什麼
2017-06-07 07:50:00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高考制度自1977年恢復至今,已過去40載。40年裏,有千千萬萬學子邁入了高等學府的大門,從此改寫命運。

  又到一年高考時,面對一張張即將奔赴考場的青春面孔,“過來人”難免會喚起曾經的回憶。炎炎夏日裏的廢寢忘食,考前的緊張與焦慮,對大學生活的期待與向往……

  對于“過來人”而言,高考注定在他們生命中留下難以磨滅的記憶。那麼,你的高考記憶是什麼?

  險些與理想大學擦肩而過

  ——何能高,最高法新聞局新聞處處長,上世紀80年代參加高考

  何能高生于一個貧窮、兄弟眾多的江西農村家庭,上世紀80年代後期,他參加了高考,成為這個家庭裏走出的第二個大學生。

  他回憶説,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備考條件遠不及現在。因為考點設在臨川縣城,他只能在考前一天和同學提前來到縣城,用很少的租金,找到縣城郊區的一個居民家住下,那裏成了他當年的“高考房”。

  考前一天,師范畢業參加工作的哥哥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哥哥的探望讓何能高很是意外和欣喜。當晚,在哥哥的提議下,他沒有繼續看書,而是去看電影放松了一下。

  “我們一起去縣城電影院看的電影,因為有哥哥在身邊陪伴,我當晚睡得很踏實,第二天精神飽滿地進了考場。”何能高説。

  回憶起考試情形,何能高至今記得一道沒做出來的數學題,“最後一道大題本來很熟悉,但就差最後一步沒做出來,當時覺得太遺憾了!”

  不過,除了這道題,其他各科大體正常發揮。經過估分,何能高認為自己的分數能達到重點線。一心向往法律工作的他,將熱門的華東政法大學填為第一志願。然而一個小插曲讓他差點與理想的大學擦肩而過。

  何能高回憶説,填完志願回家後,他突然想把提前批志願的一所著名大學的專業改一改,所以又步行30多公裏回到學校,找到即將上交的志願書卻發現,第一志願被改動了。

  一問才知道,是班主任覺得華東政法大學很熱門,怕他考不上,才改為了另一所政法大學。

  “我又把第一志願改了回來,記得當時和老師説,自己估分應當比較準,想讀華東政法,想試一試!最後老師也被打動了。”何能高説。

  最後成績出來與何能高的預估一致,他順利被華東政法大學錄取。大學錄取通知書寄到村委會的那天,他正在被太陽曬得滾燙的稻田裏進行“雙搶”(搶收搶種),甚至有些不太相信這個消息,直到親眼看到蓋著大印的通知書後才意識到,夢想成真了!

  四年後,何能高從華東政法大學畢業,進入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這期間,他邊工作邊發表了不少專業文章,

  “高考改變了我這個農民兒子的命運。”何能高感慨説,這個世界很大也很小,人生説短也還長。高考,對于考上的人來説,是一個人生的新起點,也是係統教育的一個橋梁,“願即將高考的學子們,奮發自強,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考入一個理想大學,考出人生的新支點。”

  曾因高考焦慮失眠

  ——趙燕玲,北京某外企職員,1994年參加高考

  “記得高考復習的最後幾個月很焦躁,因為不知道是否能考上大學。”回憶起1994年參加高考的情景,如今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趙燕玲記憶猶新。

  她説,那個時候每天回家就是做題,第二天老師在課堂上對題、講題,好像進入了一種讓人麻木的循環中。

  “因為當時學習成績並不出類拔萃,不知道考試成績會怎樣,能不能考上一本?如果沒有考上本科,是否要選擇復讀?還是選擇上大專?這些問題都讓人迷茫。”趙燕玲説,因為焦慮,臨近高考那段時間,她失眠了。

  那個年代,在北京長大的趙燕玲從小被灌輸的理念就是,讀初中後要讀高中,讀了高中就要考上大學,似乎整個社會的認知就是這樣。

  “看看社會上當時的工作分配情況就發現,如果不上大學,去上中專、技校,收入不會很高,無論是父母還是自己,都認為做個知識分子工作會比較穩定,這種想法無形中給了自己壓力。”趙燕玲説。

  然而,那段時間過得雖然壓抑,但也讓她感到了親情的寶貴,“每天要在學校復習到很晚,但回到家卻能吃上父母給準備的可口飯菜,有時我在樓下都能看到他們趴在窗臺上向下張望,看我是不是回來了,那一刻能感受到父母對孩子深深的愛。”

  那年的高考,趙燕玲並沒有“超常發揮”考中名校,而是去了一所北京的普通高校。

  畢業後,她進入了一家企業工作,但這份工作發展前景並不太符合她的預期,兩年後,經過再三考慮後,她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踏出國門繼續深造。

  2000年,趙燕玲只身來到德國求學。在那裏,她通過努力申請進入了一所知名的理工類大學學習,完成碩士學業後回到北京,進入一家德國企業工作。

  如今,距離參加高考已經過去了23年,再回顧當年的經歷她感慨萬千。她説,那個年代,對于她和很多人來説,參加高考、考上大學似乎是唯一的人生選擇,對于高考落榜的恐懼曾讓人焦慮不安。

  “現在再回首過去會覺得,高考對于一個人來説並不是‘一錘定音’的,人生會有很多未知,成功與否都是寶貴的人生經歷。”她説,和當年不同,如今的孩子已經有了很多選擇,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了,“無論選擇什麼樣的道路,經歷了、努力了就好。”

  備考用的“錯題本”很久不舍得扔

  ——梁春雨,大連市某企業翻譯,2006年參加高考

  2006年夏天,東北姑娘梁春雨在家鄉黑龍江佳木斯市參加了高考。

  因為家離學校遠,高中期間,梁春雨一直在學校住宿。她現在都清楚記得,當年她被分配到了外校的考場,考試當天從學校動身前,她吃了宿舍阿姨給特別準備的“高考早餐”——餃子,“驕子”的諧音。

  “進考場並沒有很緊張,因為考試前做卷子做麻木了。”梁春雨開玩笑説,高三那年是自己人生中最“博學”的一年,所有的知識點都熟記于心。

  她記得,高三時,班裏每個人的課桌上都摞著厚厚的練習冊,地上還放著一箱書本,“那時,每科的試卷都會裝訂成冊,還有‘錯題本’,那些寶貝我在考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舍得扔。”

  “其實父母對我從來不強求,有點屬于‘放養’狀態,那時備考的壓力可能更多來自于自己。”梁春雨説,當考試結束走出考場的那一刻,她才覺得瞬間釋放了,“那是一種想把腦子裏的東西一下掏幹凈的感覺!”

  這一年,梁春雨考入了位于大連市的遼寧師范大學,開啟了她的人生新篇章。

  “上大學到了一個新城市、一切都是嶄新的,對于一個年輕人來説,充滿了希望和無限的可能。”梁春雨説,大學四年自己收獲了很多,有係統的專業知識,有同學間珍貴的友情,同時還收獲了愛情。

  大學畢業後,梁春雨考上北京一所高校的研究生,畢業後她回到大連市工作定居,在這個她稱為“第二故鄉”的城市,她和大學時結識的戀人組建了家庭,並從事著自己喜歡的翻譯工作。在她看來,如今的生活踏實、幸福。

  “對于我來説,高考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讓我進入到一片新天地,無論是備考的經歷還是此後在大學裏的學習生活,都是人生的財富,會陪伴我一生。”梁春雨説。(記者 張尼)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法國巴黎聖母院前廣場一男子襲警
    “拇指西瓜”
    “拇指西瓜”
    雨霧慕田峪
    雨霧慕田峪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雅浦海溝動物世界探秘:“蛟龍”號5000米深海大型動物見聞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098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