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林區熊出沒 野生動物傷人誰補償
2017-05-26 08:03:1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正在醫院救治的李和平。5月2日上午10點左右,在林區作業的他與一頭黑熊遭遇,幸運脫險。 受訪者供圖

  李和平躺在伊春林業中心醫院的病床上,頭部、雙腿裹著紗布。手術後的縫線斷斷續續從額頭延伸至下頜。

  “撿了條命。”5月18日,縫了100多針的李和平嘆了口氣。

  5月2日上午10點左右,在林區作業的他與一頭黑熊遭遇,在拼死搏鬥後,他幸運地逃脫熊口。

  時間向前推8個月,700多公裏外黑龍江省尚志市衝河林場,69歲的退休工人殷從信在山上採蘑菇時,與一頭600多斤的黑熊相遇,黑熊兩掌造成殷從信兩根肋骨骨折,右側腦骨粉碎,面部毀容。

  公開報道顯示,最近10年,黑龍江、吉林、雲南等地每年都會發生黑熊襲人事件。

  黑熊是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按相關法律,人類對黑熊的捕殺傷害均屬違法,但如果熊傷了人,怎麼辦?

  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受保護的野生動物造成人員傷亡、農作物或者其他財産損失的,由當地人民政府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制定。

  可查詢到的結果是,對野生動物造成人員、財産損失,目前全國只有8個省級政府公布了補償辦法。黑龍江省林業廳政策法規處表示,黑龍江尚無此辦法出臺。

  熊口脫險

  54歲的李和平是伊春市泉石林場的一名森林調查員,再有一年,他就將退休。

  5月2日早上8點,他像往常一樣帶著GPS定位儀和砍刀前往施業區工作。

  施業區位于離家半小時車程的一片山坡林區,林子裏種著白樺、楊樹、柞樹,沒長幾年的幼苗樹幹不粗,最高的樹也就四米。

  危險在兩個小時後悄然出現。他剛給樹木做好標記,走到一個石砬子(一塊或多塊岩石形成的懸崖地貌,坡度較緩)邊上,底下一頭黑乎乎的熊抬頭盯著他。

  “我倆對上了,距離不到2米。”李和平説,根本沒有反應的速度,黑熊一下爬上石砬子向他撲來,瞬間摟住了他的腦袋。

  “砍刀早就不知道撇到了哪。”李和平説,幸虧旁邊還有一棵樹,他用盡力氣扭身抱住那棵樹,右腿本能地向熊踢踹。

  李和平回憶,撲過來的黑熊至少有200斤,記不得踹了多少腳,黑熊終于被踢下石砬子,打了兩個滾跑了。

  後來幾乎是李和平和時間的搏鬥,他用已經被熊撕碎的衣服包上頭,搖搖晃晃往山下走,“全身腫脹,但意識還清醒。”所幸他離山下停放的摩托車不遠,騎車時,血汩汩地流了滿臉。

  “唯一的念想就是往有人的地方走。”強睜著眼睛騎了15分鐘左右,終于在一個養豬場看到了人,“一點力氣沒有了,這才感覺到疼。”

  伊春林業中心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楊明從醫20年,頭回診治被熊襲擊的傷者。

  傷情觸目驚心,“四肢和面部都是皮膚的撕脫傷,頭皮從眼眉到頭頂都沒了。”清創、縫合外加植皮,當天的手術做了近6個小時。

  熊出沒

  李和平在泉河林場工作了近30年,遇襲前從未見過黑熊出沒。

  尚志市衝河林場退休職工殷從信更覺得黑熊像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傳説,“這幾年封山育林了,只是聽同事説,看見樹上有黑瞎子抓過的爪印,林場也沒有警示過山裏有黑瞎子。”

  張明海是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研究所所長,他介紹,在黑龍江襲擊人的“黑瞎子”是黑熊的東北亞種,主要分布在大小興安嶺和東部林區。

  資料顯示,東北黑熊一般體長在120-190厘米、體重約100-250公斤,胸部有白色或黃白色月牙形斑紋。它們四肢粗健,前後足肥厚,視覺不好但嗅覺靈敏。

  衝河林場47歲的職工宋文華見過黑熊的腳印,“比45號的鞋都大。”宋文華説,最近的七八年,林場封山育林,黑熊腳印變得越來越常見,野豬、狍子時常能在林子裏看到,野豬甚至還會出來拱壞農田。

  上世紀70年代,這些動物對于剛工作的宋文華來説都是稀罕物。“那時候還有打獵的,獵槍一響,野生動物都跑了。”

  森林砍伐也讓黑熊無處棲身,油鋸、運材車的轟鳴聲也會把這些野生動物嚇跑,“聽説很多都往俄羅斯跑了。”宋文華説。

  1996年,國家林業局啟動全國陸生野生動物調查,張明海參與調查了黑龍江省熊類資源的狀況。

  2002年,他參與撰寫的報告顯示,當時黑龍江省黑熊的數量在1100頭左右,棕熊數量約631頭。

  那一年,黑熊的地理分布范圍和數量在縮減當中。以森工國有林區為例,兩種熊的數量與1992年相比,6年間減少了1886頭,減少率達61.7%,每年平均減少16%。

  張明海在報告中給出三個原因:森林長期超強度採伐,人類活動對熊類棲息生活的幹擾,人為捕殺。

  張明海説,後來國家啟動的天然林保護工程開始推進,東北的林區退耕還林、封山育林的力度逐漸加大,野生動物數量、種群都有了明顯回升。

  “黑熊數量有所回升,活動的范圍也開始恢復正常。退耕還林後,農田鑲嵌在林區,人類生産、生活的范圍和黑熊發生了重疊,與黑熊相遇的概率就增加了。”

  檢索最近10年的報道,黑熊襲人致傷、致死、擾民的事件幾乎每年都會發生。

  張明海説,黑熊襲擊人的事件一直存在,特別是四五月份,黑熊冬眠結束,開始覓食。而此時也正是東北農業生産開始的時候,特別是這幾年禁止隨意砍伐,國家倡導林下經濟,林區的老百姓開始種山野菜,採集木耳、蘑菇,人與黑熊相遇的概率加大。

  張明海説,黑熊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襲擊事件往往都發生在狹路相逢、面對面的時候,“近距離下,黑熊如果感覺受到威脅,才會攻擊人。”

  熊傷人誰負責?

  半年多了,殷從信仍忘不了攻擊他的那頭熊,“那黑瞎子有2米多高,600多斤,還帶著一只小崽兒。”

  三次大手術挽救了殷從信的性命。但疤痕像拉鎖一樣從右耳延伸到左耳,橫亙在他頭頂上,那是頭皮縫合時留下的。

  有時摸起那道疤,他就會想起熊的利爪。他再也沒留過分頭,不對稱的臉讓他很少出門。

  不願意在鏡子裏看到自己的臉,殷從信又不得不照鏡子。鼻梁塌陷,鼻涕總是不自覺地流出來,嘴上皮膚喪失了知覺。他身上備著一個小鏡子,時不時得看看鼻涕是不是流到了嘴裏。

  右眼受傷導致視力下降,他走路總向一邊偏,眼球一天天帶著眼瞼往下垂令他十分難受。墜得厲害時,殷從信會在眼角上繃一條2厘米長的膠帶。

  養傷那段時間,女兒殷麗傑去探望他,有一次他抄起枕頭砸過去,“因為我穿了件黑色的衣服,很長一段時間,他看見黑影就覺得是熊。”殷麗傑説。

  擺在他們眼前更現實的是經濟壓力。

  殷從信受傷後,衝河林場場長姜玉勤查閱了大量資料,“跑到資源科、社保部門、總工會都問了,始終沒有找到國家對突發性的野生動物致傷事件在補償上有什麼明文規定。”

  姜玉勤受林業局局長委派,和社保部門的人專門去哈爾濱咨詢了市社保局,想通過社保解決殷從信部分治療費用,“但他的用藥和治療不在社保報銷的清單上面,沒法核銷。”在沒有可供補償依據的情況下,姜玉勤只能和家屬商量,林場、林業局和傷者各自承擔一部分,“林業局給了7萬,林場組織員工捐了幾千塊,大部分還是傷者個人承擔。”

  “但這些錢都是杯水車薪。”殷麗傑提供的記錄顯示,殷從信手術、治療的費用已經近30萬。

  她希望能獲得一次性的補償,找到了衝河林場的上級單位葦河林業局,“但局裏的領導説,黑龍江沒有相關的文件。”

  《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因保護本法規定保護的野生動物,造成人員傷亡、農作物或者其他財産損失的,由當地人民政府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制定。

  記者查詢發現,目前,全國有雲南、陜西、吉林等8個省級政府對外公布了野生動物造成損害的補償辦法。

  殷從信所在的黑龍江省還沒有相關辦法出臺。黑龍江省林業廳政策法規處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多年前林業廳曾計劃出臺這樣的政策或立法,但調研發現存在一些困難,“需要各級政府財政支持,但這方面不好辦。”

  該工作人員表示,今年林業廳相關的業務處室也有這樣的想法,但沒法給出具體實施的時間表。

  李和平暫時沒有殷從信面臨的苦惱,他受傷時屬于在職員工,病床上的他還不太知道治療花費多少,“應該可以走工傷報銷。”

  李和平、殷從信被黑熊襲擊的消息傳開後,附近的居民不敢再獨自上山。

  宋文華聽説,居民即便結伴上山,都會點上一鞭炮仗,喊上兩嗓子,“先把熊嚇走。”(劉珍妮 實習生 王雙興 閆姣)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一男子非法收購 珍貴瀕危野生動物被捕
    (記者良子 通訊員吳海青 莫煥先)近日,定安縣森林公安局在打擊破壞野生動物資源違法犯罪“霹靂行動”中,經過歷時近2個月的縝密偵查,成功偵破獲該起特大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定安縣森林公安局日前收到群眾反映線索,稱在定安縣定城鎮某白鴿專業合作社養殖基地內,有人以養殖白鴿為掩護,多次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
    2017-05-24 07:28:00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61121038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