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亞洲第一高溜索將成歷史
2017-05-25 08:39:2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亞洲第一高溜索將成歷史

  71歲的溜索師傅已經幹了18年

  未來金沙江兩岸將修跨江大橋

  四川省涼山州布拖縣的沿江村(馮家坪村)位于川滇邊界,隔金沙江與雲南昭通鸚哥村相望。長期以來,因為地勢等自然原因,兩地村民只能靠高懸在江上的溜索來往,而這條溜索也被稱為“鸚哥溜”、“亞洲第一高溜”。如今,這條運行近20年的溜索將成為兩地村民的歷史記憶,一條跨江大橋計劃于明年完工通車。沿江村村主任向北京青年報記者介紹,計劃未來多種些小米蕉等特色水果,並依靠公路橋梁向外運輸,發展村裏經濟,而開溜索的蔣世學的心情則略顯矛盾。

  溜索成渡江主要方式

  長江上遊的金沙江將四川涼山與雲南昭通自然地一分為二,東西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峰,江水從深谷中間奔流而過。江水上方是一條略顯單薄的溜索,過去18年來,這條溜索是兩地居民來往最為便捷的方式。

  北青報記者在照片中看到,溜索上方由兩根繩索牽拉,中間是一個可以載人的四方形鐵制籃筐,這條被稱為“鸚哥溜”的溜索長約220米,溜高約360米,也被稱為“亞洲第一高溜”。

  18年前,家住金沙江右岸的蔣世學為了方便兩岸村民來往,開始修建溜索。建成後,蔣世學和妻子就在這條繩索搭建的“天路”上度過了18年的光陰,直到如今蔣世學已經71歲。

  溜索是當地特有的一種交通出行方式。巧家新聞網上的一篇文章曾介紹,早在兩晉,渴望溝通的先民就發明了這種適宜峽谷環境的特殊交通方式。而隨著時代的發展,溜索這種方式顯然已經落後。蔣世學對北青報記者透露,每次溜索渡江可以載七八人左右,且還不能運載行李等物品。不僅效率較低,遇到大風大雨的情況下,溜索還要暫時關閉。

  溜索下遊在建跨江大橋

  北青報記者在四川省政府網站上看到,2013年5月,四川省交通廳與四川省扶貧和移民工作局共同開展了全省溜索現狀調查,確定實施77個“溜索改橋”項目。而截止到今年2月,除涼山州布拖縣龍潭鎮馮家坪村橋和金陽縣對坪鎮一村橋,以及綿陽市北川縣樓房坪村橋因建設規模較大,預計2017年建成外,四川其他“溜索改橋”項目已全部建成,累計完成投資12.4億元。

  “鸚哥溜”附近的在建跨江大橋位于溜索下遊約400米處,是一座雙車道大橋。涼山州“溜索改橋”建設指揮部總指揮楊朝富向北青報記者介紹,該項目于2015年10月底開工建設,為四川省第五大跨徑拱橋。楊朝富稱,目前跨江大橋已經完成約70%的建設進度,預計明年3月左右完工通車。

  沿江村村主任計劃多種特色水果

  昨天,金沙江左岸的沿江村村主任陳先國對北青報記者介紹,因跨江大橋仍在建,所以目前溜索還在正常運營。而除了溜索外,村民以前也會靠漁船渡江,“渡船的話,要從山上下到江邊再過江,比溜索多走好幾個小時。”雖然溜索看起來危險,但陳先國介紹,運行近20年來,溜索還從未出現任何意外情況。

  正在建設中的跨江大橋讓陳先國很是期待,並已經計劃好大橋建成後,未來沿江村的發展方向。他説:“大橋建成後,將與宜攀高速公路對接,交通肯定更加方便,希望農民可以多種些經濟作物,以後也可以運輸到宜賓、攀枝花和成都,改善生活條件。”

  而對于大橋建成後,是否會將“鸚哥溜”保留並發展成旅遊項目,陳先國稱目前還沒法確定。“之前也有人提議,溜索確實也有開發旅遊的可能性。因為畢竟在金沙江上,風景還可以,是否發展可能還要以後再看。”

  對話

  溜索“司機”蔣世學:如今每天只掙幾十元錢

  蔣世學是“鸚哥溜”的發起人以及這條溜索的“司機”。昨天,北青報記者聯係了蔣世學,講述開始修建溜索以及開溜索18年來的故事。雖然建橋讓四川和雲南兩地村民溝通更方便,帶動當地經濟發展,但另一方面,大橋建成後,溜索也將停運,蔣世學有可能面臨失去收入的困境。

  北青報:18年前為什麼要開溜索?

  蔣世學:在溜索以前村民主要靠船渡江,以前渡船有翻船的時候,就看到坐船的人很可憐。當時在下遊也有幾個溜索,後來就想自己修一個溜索。

  北青報:當時修溜索有沒有什麼困難?

  蔣世學:兩岸不是平的,一岸要高一點,一岸要低一點,最開始修就是人登上去,腳踩在鋼繩上,用人去拉繩索,覺得挺危險。後面就貸款買了柴油機來改裝,還買了細鋼繩,後來開溜索就用機器帶動了。

  北青報:這麼多年,都是你一個人開溜索?

  蔣世學:當時溜索是十家人一起修,我當時是佔一半的股份。修起來一共花了12萬多塊錢,我自己出了一半,6萬多。我們開溜索也是按照這個來分,一個月是一個周期,我就開半個月,其他有的家庭是四天,有的是開一天。

  北青報:你今年已經70多歲,家裏子女放心你繼續開溜索嗎?

  蔣世學:兒子好幾年前也勸我休息,但是因為在裏面投了錢嘛,還虧著錢,所以想先繼續幹著把錢掙回來。以前用人力拉比較辛苦,後來用機器開也不算累。

  北青報:開溜索有沒有什麼危險?

  蔣世學:很多開溜索的都有手指被滑輪壓斷的,但是我們這個不會。我們在滑輪前後兩端用鋼筋來焊接,人的手伸出去伸不到,但有的時候手也會脫臼,但是比手指斷了的好處就是,脫臼還能醫好。

  北青報:平時怎麼去檢修溜索?

  蔣世學:平時都是自己檢修,溜筐壞了或者是換油都是我自己找人來換,自己修也沒什麼人工費,材料費是十家人平分。

  北青報:現在通過溜索的村民多嗎?

  蔣世學:以前過的人多,因為以前巧家縣縣城到油房村不通路,油房村的村民就需要到我們村裏,再坐溜索到四川進城。油房的公路前年通了之後,生意就少了,幾乎都沒什麼人過了。

  北青報:現在有沒有遊客坐溜索?

  蔣世學:現在每天也就兩三個人,基本是遊客,單程5塊錢,來回10塊錢,所以基本上每天也就掙二三十塊錢。

  北青報:現在在建跨江大橋,建成通車後溜索也會停了吧?

  蔣世學:聽説是溜索還不讓拆,可能是説作為文物保護下來吧。橋修起來後溜索就要停了,建橋肯定很方便,但是橋修好後,溜索停運的話也沒有收入了,挺矛盾的。現在過的人少,我收入少了,年紀也大了,但兒子還算孝順,而且自己種的地也吃不完,生活上還不用擔心。(記者 郭琳琳 實習記者 張曜麟)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兩名中國公民在巴基斯坦西南部被綁架
    兩名中國公民在巴基斯坦西南部被綁架
    深潛馬裏亞納海溝——海底世界見聞記
    深潛馬裏亞納海溝——海底世界見聞記
    特朗普政府公布首份完整預算報告
    特朗普政府公布首份完整預算報告
    廣州暴雨來襲 市區多處積水
    廣州暴雨來襲 市區多處積水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7680112103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