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再向“火山”行——內蒙古東北林區火災前線見聞
2017-05-24 11:08:34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呼和浩特5月24日電 題:再向“火山”行——內蒙古東北林區火災前線見聞

  新華社記者鄒儉樸、姜雪蘭、達日罕

  內蒙古陳巴爾虎旗那吉林場森林火災清理工作23日仍在進行。近期,內蒙古東北林區連續發生森林火災,滅火總兵力近2萬人次。武警森林部隊官兵和林業撲火隊員出生入死,幾進山林,對取得撲火戰鬥的勝利起到了決定性作用。記者日前跟隨撲火隊伍進入火場,記錄了他們在火線上的真實生活。

  上天容易入林難

  17日,那吉林場發生森林火災,過火面積達8000余公頃,9000余人趕往撲救。

  在撲火指揮部,記者搭乘直升機與內蒙古大興安嶺林管局防火辦副主任吳玉柱一同趕赴火線。

  舷窗外,一片片濃煙黑雲般籠罩在上空,吊著巨大水桶飛過的滅火飛機來回奔忙。已過火的焦土上,偶有一隊隊穿著橘紅色防火服匆匆行軍的武警森林部隊官兵,帶來一抹亮色。

  “上天容易入林難,看來只能在溝塘中降落了。”吳玉柱話音剛落,飛機就落在荒草中。

  看似平坦的草地,實則是一片沼澤。記者跳下飛機後,雙腳徑直戳進草甸下冰水中,刺骨的寒氣從腳底直衝上半身。

  “為安全起見,空投兵力一般都會降到沒有樹木的溝塘,再徒步走向火線。這裏距目的地15公裏。咱們一切只能靠自己了。”吳玉柱説。

  山林之中,荊棘密布。由于腳下不平,走起路來毫無安全感,感覺隨時可能扭傷腳踝。“普通人每小時只能走1公裏左右,撲火人員要攜帶各種設備,林中行走更為辛苦。”吳玉柱説,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公路網密度極低,因此防撲火工作格外艱難。

  走出幾公裏後,記者與吳玉柱在防火隔離帶上遇到了一輛參加撲火的越野車,終于結束了徒步之旅。1個多小時後,武警呼倫貝爾森林支隊的裝甲車隊“收留”了記者,此時,裝甲車上的武警戰士已是滿面炭黑。又經歷了生平最為顛簸的30分鐘旅程後,口鼻已滿是塵土的記者到達了前線。

  “大齡”撲火隊

  伴隨著“嗡嗡”的油鋸聲,記者來到撲火隊的營地。這裏明顯已被燒過,一部分人正在打隔離帶,一部分人則在烤火吃東西。火堆旁,幾個滿臉黝黑的隊員正在睡覺,鼾聲此起彼伏。

  “真是太險了!差點就燒過去了。”烏爾其漢林業局紀檢委書記王冰指著身旁的隔離帶説:“這條隔離帶最窄之處只有20米左右,一旦大火燒進大興安嶺林區,恐怕就要‘火燒連營’了。”

  內蒙古東北林區的主體部分屬于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轄區,其余674萬公頃林地歸呼倫貝爾市林業局管轄。內蒙古大興安嶺是我國最大的集中連片國有林區,森林蓄積量居全國國有林區之首。一旦大火越過隔離帶,可燃物增多,火勢蔓延速度將進一步加快,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將岌岌可危。因此火情出現後,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和武警內蒙古森林部隊接到“死命令”,全力阻擊大火,加寬隔離帶,務必將大火控制在陳巴爾虎旗境內。經過連續多日苦戰,5月20日,火場實現合圍,截至22日,火場最後的煙點已被撲滅。

  “我們已經堅守4天,基本沒有休息過。撲火隊中,大多是50來歲的人,確實太累了。”王冰説,隨著林區人口減少,後備力量嚴重不足,許多撲火隊員都快到了退休年齡。

  “明火撲滅後,我們還得往縱深清理,達到‘無火、無煙、無氣’才能下山。有時後續工作比打火頭還艱巨呢。”撲火隊員李冬説。

  經歷過熱浪後,守火場的人立即開始體驗到山林的寒冷。火線上奮戰時,撲火人員都席地而睡,而在清理火場和守火場過程中,他們可以搭起簡易的帳篷來對抗嚴寒。

  “別看已經5月份,這裏晚上依然會結冰。”內蒙古大興安嶺庫都爾林業局職工石國軍一邊與同事收集樹葉一邊説:“把幹樹葉放到帳篷底下,好歹能起點隔涼、隔潮的作用。”

  每年防火期,撲火隊員幾乎都要經歷這樣的時光,他們拿著不高的工資,撲火的日子也沒有額外補貼,許多人就這樣,一守就是幾十年。

  大火之外的“敵人”

  磨出血的雙手、泡得潰爛的腳掌、被煙熏紅的眼睛、滿是黑灰的臉頰……這是每支撲火隊伍的標準形象。與此之外,林區人聞之色變的蜱蟲可能早已潛伏在撲火人員的身體深處。

  記者在火場已記不清看到過多少次這樣的場景。一群武警森林部隊官兵圍著一名戰友,其中有人拿著煙頭去燙鑽進戰友身上的蜱蟲。

  蜱蟲只有小米粒大小,由于會散發麻醉物質,被叮咬後很難及時發現,一旦被其注入毒素,則可能出現高燒不退、深度昏迷、抽搐,引發森林腦炎,甚至死亡。

  每年內蒙古東北部森林火災高發期,也正是蜱蟲橫行的時期。雖然武警官兵每年都會打疫苗,但也無法保證完全有效。因此被咬後,還需立即送醫。然而,深山老林中,撲火戰鬥激戰正酣,被咬官兵很少能及時發覺。

  “一般都用煙頭燙,逼它鑽出來,燙不出來,就只能去醫院挖掉塊肉。”官兵們説。

  “從山上下來時,身上發現了15只蜱蟲,也算創了個紀錄。”奇乾中隊的寇亮亮説。

  23日下午,被蜱蟲叮咬過的大楊樹大隊教導員許超亞收到了醫生的診斷,蜱蟲叮咬後,免疫力下降或病毒入侵,皮膚出現異常。

  “我們的戰士特別辛苦。困得不行,走著就能睡著,三班長李磊還被蜱蟲咬了,你們報道一下我們可愛的戰士吧。”記者此前採訪他時,許超亞對自己也被叮咬的事只字未提。

  “已經擦藥了,現在特別疼,不過沒有生命危險!”他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校園T臺上演最美校服秀
    校園T臺上演最美校服秀
    北京:小橋流水“現”前門
    北京:小橋流水“現”前門
    英國首相譴責曼徹斯特恐襲案
    英國首相譴責曼徹斯特恐襲案
    大地上的天空——空軍某試驗訓練基地無人機飛行員李浩投身改革強軍記事
    大地上的天空——空軍某試驗訓練基地無人機飛行員李浩投身改革強軍記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76801121026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