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部分中考衝刺班學費超十萬 單節課時高達500元
2017-05-23 08:41:0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中考衝刺班學費竟超十萬

  距離北京市2017年中考還有一個月,即將要參加中考的初三畢業生也進入了復習的最後階段。

  西城區一位初三老師近日向北京青年報記者反映,班裏不少學生都報名了以“中考衝刺”為名義的課外輔導班。

  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這種情況在北京各區的初三畢業班中較為普遍,甚至在有的畢業班裏,八成學生都要參加不同程度的課外輔導。

  普通級別的中考課外班費用要一萬多,而有些“一對一輔導”、“中考衝刺班”課程的費用則要超過十萬元人民幣。

  探訪

  “一對一”單節單科課時費高達500元

  西城區一所中學的初三考生右右(化名)的媽媽為女兒報了一個中考輔導衝刺班,總價十萬多元,這家教育機構稱能夠保證大幅度提高成績。北青報記者以家長身份向該教育機構詢問課程詳情,該機構的一位老師表示,價格十萬元的“套餐”屬于一對一托管班,會承諾中考分數的提高幅度。這位老師還表示:“如果最後成績達不到理想要求,我們承諾會退款。”

  北青報記者在探訪中了解到,海淀區某重點中學初三畢業班中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學生選擇了報中考課外班補課。有知情人透露:“各班情況都差不多,而且越到臨考的時候報班比例還會增加。”在採訪中,某培訓機構的老師表示,家長之間也會互相推薦、互相影響,“經常出現連著報名的都是一個學校的孩子”。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除了十萬元包幹價,還有一種“一對一”教學方式頗受家長歡迎。北京某中考輔導教育機構負責人在電話中告訴北青報記者,中考輔導班“一對一”價格分為三檔,按照輔導教師水平和孩子目前的成績劃分,從200元/小時到500元/小時不等。500元/小時檔的輔導教師一般是從名校退休的老教師,或是帶過的學生考試成績比較突出的教師。

  北青報記者來到位于潘家園附近的一家中考培訓機構,該機構是一棟簡單的二層建築,建築外墻張貼著歷年來通過該機構成功考上重點高中的考生名單。這家機構主要做一對一名師輔導業務,內部兩側走廊分布著七八間輔導室,裏面的裝修類似于寫字樓的隔斷工位,每間三到四個工位,每個工位配備兩把椅子,方便一對一教學。當問及收費之後是否承諾成績提高幅度,該教師則回答“無法保證”,同時表示這些費用還包括對孩子後期的心理疏導、壓力分解等工作。

  早上8點半,白紙坊橋附近的一家教育機構開始了一天的課程,孩子們準時來到教室,等待他們的是12個小時的封閉式學習,早8點半至晚8點半,他們都要在這裏接受考前訓練。全封閉學習不包含住宿,學生每晚8點半下課之後可以回家。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這種“全托班”成為近來中考生家長的新選擇。海淀某中學初三教師曹老師表示自己班級裏就有兩名這樣的學生,已經脫離學校的復習節奏,完全投入到課外教育機構的封閉式學習中。

  據家長反映,教育培訓機構的教師在詢問孩子的學習成績和進度後,會優先推薦家長報全托輔導班。

  調查

  多數高價中考衝刺班不“明碼標價”

  北青報記者以學生家長身份詢問“全托班”價格時,西城區某教育機構白老師答復道:“請您先填寫我們的調查問卷,再帶孩子來做個測試,我們會根據孩子的實際情況制定具體的學習方案,最終再確定價格,價格都好商量。”在北青報記者再三追問下,白老師才松口表示,“從現在起到中考大概四萬多塊錢。”

  北青報記者又詢問了五家教育機構,得到的答復都是如此:不以明碼標價的形式出現在這些培訓機構的宣傳網頁和宣傳手冊上,而是要求家長帶著孩子來“面談”。為什麼家長這麼信任教育培訓機構的教學效果?北青報記者發現培訓機構打出的教師招牌多以“名校退休”、“名牌大學畢業”等為噱頭,另外還不乏有“中考命題組成員”身份的輔導教師,這樣的師資讓許多家長非常信任該機構的教學效果。有機構老師表示,有一些年輕的輔導教師,因為“風格活潑、與孩子們能夠打成一片”,也比較有市場。

  有些中考輔導班從初二暑假就開課了

  北青報記者還了解到,關于中考的課外輔導課程不只是臨近中考的幾個月才有,不少培訓機構從初二暑假就開始招攬生源,目標就是針對過了暑假即將成為準中考生的學生們。

  據了解,這類培訓班價格一般是明碼標價,十天為一個周期的單科暑假課程標價從2400元到3600元不等,每天上課兩個小時,一個班編制在5-15人,這樣小班類型的輔導班在家長中間也比較受歡迎。

  探因

  中等生機會增多使考前衝刺班火爆

  對于中考課外班火爆的原因,海淀區某重點中學初三老師分析認為,是因為今年中考在錄取率和考題內容上都越來越平易近人。北青報記者了解到,今年中考的變化之一是要確保一般公辦初中升入優質高中比例達到35%,將通過精準分配優質高中招生計劃,提高一般公辦初中學生升入優質高中機會。此外,如果中考分數達到500分,還可以報名“名額分配”“市級統籌”和“校額到校”中考錄取方式。也就是説,只要讓孩子考到500分,那麼被錄取到好學校的幾率就會更大一些。

  該老師還表示:“中考題越來越平易近人,分差越來越小,這對于中等生來説機會就來了,外面補補課,增加學習強度,報個班起錦上添花的作用。”某培訓機構的輔導老師也證實了這一點,他表示來自己這裏報名衝刺課程的孩子,很大一部分成績都是處在中遊,基礎雖不錯,但仍需要“努一把力”,增加考出好成績的比率。

  當北青報記者以家長身份與某培訓機構的李老師咨詢一對一補習班的學費價格時,李老師一再勸説可以多存一些學費,“現在距離中考時間比較近了,能上多少節課這個也不一定,但是我們通常推薦家長多存一點,可以享受折扣價。”李老師進而解釋,“反正孩子上了高中也還是得繼續報班,這樣預存學費很劃算,我們這兒有好多學生家長都這樣。”

  北青報記者發現,這樣的營銷手段吸引了不少家長“買賬”:“初三用不完的錢,可以高一接著用,孩子初高中銜接過渡課程也都一塊兒算上了。”

  專家説法

  家長需理性報班 不可本末倒置

  北京二十中初三教師曹老師認為:“自控力差的孩子才適合‘一對一’補一補。不過目前北京市許多學校的初三年級也會視學生成績情況安排分層培優及補差課程。”

  景山學校遠洋分校初三教師周老師認為,家長需要理智思考報班這件事,“不能否認課外班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對孩子的學習進度和理解認知還是有幫助的,但是家長應該客觀分析孩子的特質,再分析有沒有必要報課外班,以及上中考課外班的頻率和價格。”初三年級的馮老師則表示,對于大部分孩子來説,學好學校教授的知識就夠用。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學者熊丙奇認為,學校教育和課外班兩部分構成了當前義務教育階段的部分教育現狀,中考輔導班的高人氣需要兩面性看待。一方面他認為家長需要理性分析培訓機構的資質和教育質量,再決定要不要把大量的錢投入到培訓機構中,其中重點應該看是否有合法資質、合法經營權和教學效果等因素。

  另一方面他表示,家長希望通過購買額外教學服務獲得更好的成績可以理解。“家長們急切希望孩子考個好分數、上個好高中,中考課外班符合的是家長的這類訴求和心態。”同時,熊丙奇呼吁相關方面作出積極引導,在市場需求和理性報班、學校教育和課外培訓這兩對關係中取得平衡,而非本末倒置。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紅透半邊天!北京大雨過後現醉人晚霞
    紅透半邊天!北京大雨過後現醉人晚霞
    加拿大鬱金香節迎賞花高潮
    加拿大鬱金香節迎賞花高潮
    南京藝術學院畢業嘉年華上演全城“歡樂頌”
    南京藝術學院畢業嘉年華上演全城“歡樂頌”
    北京早高峰降雨 行人冒雨出行
    北京早高峰降雨 行人冒雨出行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017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