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裏的紅白喜事之變:“大擺宴席”沒有了 “點歌、舞龍燈”出現了
2017-04-01 16:28:52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廣州4月1日新媒體專電 題:村裏的紅白喜事之變:“大擺宴席”沒有了 “點歌、舞龍燈”出現了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歐甸丘 劉良恒

  記者近日在廣東、湖南部分農村地區調研發現,雖然各級政府大力倡導節儉之風,但農村地區消除“舌尖上的浪費”依然任重道遠,一些地方操辦紅白喜事時出現的新型浪費也應當引起關注。專家指出,農村移風易俗甚為不易,黨員幹部應當身體力行,帶頭落實節儉之風,逐步推動部分農村地區改變“顧面子不顧裏子、喜奢華不愛節儉”的觀念。

  節儉辦宴席漸被接受

  “早些年,我們的婚宴要擺三天三夜,客人隨時來,隨時開席,但現在基本上就是一天、一頓飯搞定了,節省了成本,也減少了浪費。”粵北山區連南瑤族自治縣的瑤族小夥子鄧生説。

  從紅白喜事的菜式來看,大多選擇家養的品類。“宴席主菜是主人自己養的雞、豬、鴨、鵝、魚等,一桌標準配置9個菜,基本沒有太多剩余。”廣東陽山縣黃坌鎮村民王君説,“一家人辦宴席,全村所有人都來吃飯,但禮金按每戶一份出,30元。所以主辦方也不太可能搞得特別奢華。”

  按照湖南部分農村的傳統習慣,家有紅白喜事,就在自家院子裏搭個棚子,壘起“土灶臺”,請兩個鄉裏廚子,辦場“流水席”宴請親朋好友。湖南長沙縣從業20多年的農村廚子劉建清説:“不少農村群眾都愛講個臉面。只要家裏條件稍好一點,都會盡量搭配幾個新鮮菜。蛇、鱉、花螺、牛蛙,這些高檔食材,都不少見。但剩菜倒掉的現象少了。”

  新型攀比之風值得關注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農村操辦紅白喜事也有了很多新變化,在為古老傳統注入新內涵的同時,也滋生了一些新的攀比之風。

  “以前流行在縣鄉有線電視臺點歌,縣裏一首歌兩百元,鄉鎮一首歌三五十元,點的歌越多越有面子,有的農戶辦喜事一點幾十首。”長沙白領曹志對記者説,在他的老家湖南石門縣,現在農村群眾操辦紅白喜事,親朋好友還流行“送拱門”“送氣球”,拱門氣球越多越喜慶。

  “不是不可以有,從某種意義上來説,這些東西也是新民俗,但是一旦陷入攀比講排場,就變了味道。除了要杜絕餐桌鋪張浪費,農村紅白喜事的這些新浪費現象也值得關注。”曹志説。

  在湖南省寧鄉縣,舞龍燈成為近年來辦喪事中興起的“新節目”。“一場龍燈的基礎費用在3500元左右,還要在一些重點時刻及時‘打賞’,加起來要花去四五千元。”寧鄉縣大成橋鎮一位村民説。

  八項規定出臺後,各地對黨員幹部的紅白喜事宴席數量有了限制,但卻出現了一些變通的做法。在粵北某山區縣,一位在事業單位工作的王先生講述了他自己的經歷。“我的父母都是公務員,所以我去年結婚時擺宴席受到嚴格限制,但親戚朋友實在太多,不請誰都不好,最後只好分三次擺酒,一次在縣城裏,一次在我老家,一次在老婆娘家。”他説。為了讓三次宴席的數量都符合要求,在縣城裏擺酒時,王先生租用了4輛大巴從老家把部分親戚接到縣城裏吃飯。“浪費和折騰是肯定的,但一輩子就這一次,不這麼幹似乎沒面子。”王先生説。

  鄉村移風易俗需加強引導

  記者在基層調研時發現,在鄉村熟人社會裏,政府的引導、黨員幹部的示范,對形成農村婚喪嫁娶節儉之風至關重要,抵制農村宴席浪費需從制度上推動,觀念上加強引導。

  湖南省一位鄉鎮黨委書記説,誰家有芝麻大點事情,方圓幾公裏的鄉鄰都清清楚楚。操辦紅白喜事時,親朋好友都聚在一起,在傳統面子觀念作用下,不少農村群眾極容易出現攀比心理。

  “農村移風易俗,單靠農村群眾自發力量,過程很漫長,效果也不一定明顯。黨委政府雖然不宜直接介入,但是也不能放任不管。可以協助村民自治組織制定村規民約,發動鄉賢進行勸誡引導。”中國人民大學倫理學教授李萍説。

  粵北某山區縣鄉鎮的一位公務員説,身邊有的公務員同事每月工資就2000多元,辦一次婚宴就要虧五六萬元,鋪張辦婚宴實在是沉重的負擔,但卻被當地的觀念裹挾著,為了不成為“另類”,不得不大舉借債辦婚宴,打腫臉充胖子。“黨員幹部和公職人員應在婚喪嫁娶的事情上帶頭落實節儉理念,以實際行動推動農村觀念逐步改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無人機為昆明920歲老宋柏測“身高”
    無人機為昆明920歲老宋柏測“身高”
    倫敦奇異蝴蝶展
    倫敦奇異蝴蝶展
    最美桃紅柳綠時
    最美桃紅柳綠時
    超極限訓練,特戰隊員要經歷哪些“劫難”?
    超極限訓練,特戰隊員要經歷哪些“劫難”?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74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