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因“走穴”被免的精神科主任:醫生不是醫院私有財産
2017-03-15 08:52:2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事醫生胡一文。照片拍攝于天佑醫院精神科外。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訊 距離醫生“多點執業”制度全面放開還有22天,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下稱天佑醫院)精神科主任胡一文因為被指“在外兼職”,遭到免職。

  3月9日,天佑醫院黨群部負責人,來到胡一文所在科室,向其宣讀了處分決定。院方稱,胡一文未經醫院許可,未向主管部門報備,擅自到私立醫院武漢市武中精神病醫院兼職,故對其作出行政撤職的處分。

  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胡一文多次強調,自己並未在外受聘,前往私立醫院僅為“指導”,並未取酬。面對質疑,而涉事天佑醫院則稱,胡一文“走穴”係既成事實,而醫生 “多點執業”制度4月1日起才完全放開,事發時仍處新舊政策過渡時期,院方按照現行文件,作出上述處理結果。

  主任因“兼職”被免職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由天佑醫院黨委出具的《關于胡一文同志免職處理的決定》顯示,院方認為,胡一文在“未經醫院許可,也未向主管部門報備”的情況下,“擅自利用武漢科技大學天佑醫院的品牌和影響力在武漢市武中精神病醫院受聘兼職,並固定每周到該院坐診”。

  天佑醫院稱,胡一文的行為“嚴重違反醫院《關于嚴禁在職職工擅自在外兼職的有關規定》,在院內外造成惡劣影響”,故免除其職務,並全院通報批評。

  通報文件中所指胡一文,係天佑醫院精神科主任,副主任醫師,並擔任湖北省心理衛生協會性心理專業委員會常委,湖北省及武漢市精神醫學會委員等職務。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天佑醫院前身為武漢鐵路中心醫院,係公立三甲醫院。而文件中所稱“武漢市武中精神病醫院”,則是一所2016年于湖北省衛計委備案的私立醫院。

  院方被指違背 “多點執業”精神

  在天佑醫院作出處分決定的一周前,也就是3月2日,國家衛計委發布《醫師執業注冊管理辦法》,首次將醫師執業地點由過去的“醫療、預防、保健機構”修改為“醫療、預防、保健機構所在地的省級或者縣級行政區劃”,並全面開放執業醫師同一執業地點多個機構執業。

  多名醫學界人士稱,多年以來,國家政策層面一直在鼓勵醫師“多點執業”,平衡醫療資源。天佑醫院此舉無異于“開倒車”。

  昨日,武漢天佑醫院黨群部向新京報記者發來書面回復稱,新《醫師執業注冊管理辦法》4月1日起實施,醫院也在“等待上級部門的實施細則”。但目前,仍然按照衛計委2014年發布的《關于印發推進和規范醫師多點執業的若幹意見的通知》,堅持醫師“多點執業,需經醫院和行政主管部門報備並批準同意”。

天佑醫院對胡一文的免職處理文件。

  ■ 對話

  “走穴醫生”胡一文:

  “醫生不是醫院的私有財産”

  在被免職之前,胡一文已經擔任6年的科室主任。重新回到一線崗位後,胡一文並沒有表現出不適應。昨日,剛剛結束問診的胡一文,與新京報記者進行了一次對話。

  “當場宣讀處分決定”

  新京報:知道自己被免職時心理狀態如何?

  胡一文:並不意外,之前已經跟院方反復有過“拉鋸”。我的感覺是不服,覺得我沒有做錯。我在醫院工作9年,當科室主任6年,覺得業務上對得起醫院培養。

  新京報:現在的工作狀態怎麼樣?

  胡一文:我調了科室,現在心理科工作,上班沒有受到影響,只是行政職務被撤了。

  新京報:你認為醫院的處理沒有依據?

  胡一文:那家私立醫院的院長跟我是好朋友,也是同行,我們在很多專業問題上的看法一致。所以他請我去“看看”,我就答應了。此外,去那邊之前,都把科室的工作安排好,沒有影響本職工作。

  “一些公立醫院的觀念還停留在過去”

  新京報:為什麼覺得自己不是兼職?

  胡一文:我與那邊(武中醫院)沒有勞務關係,也不收取報酬。我每周一三五去那邊做業務指導,沒有坐堂問診,就是幫忙。有不要錢的兼職嗎?

  新京報:質疑醫院做法的依據是什麼?

  胡一文:主管部門一直鼓勵醫生“多點執業”,這樣有利于人才流動,均衡醫療資源。也正是因為此,幾天前,國家衛計委才發文要放開執業醫師“多點執業”,這是政策層面。很多醫療界的朋友也認為,醫院的做法是不合理的。

  新京報:你認為開放“多點執業”的困難來自哪裏?

  胡一文:主要就是這樣的公立醫院。醫生是一種職業,一種技術人員,醫生不是某一個醫院的私有財産,而一些公立醫院的觀念還停留在過去,對職工在外兼職橫加制止,這是現在“多點執業”最大的阻力。

  新京報:未來有什麼想法?

  胡一文:現在把本職工作做好,然後希望把這個問題處理好。我沒有做錯,不應該受到這樣的處罰。

  ■ 追問

  1 涉事醫生能否被認定為“兼職”?

  專家稱定性與是否取酬無關,兼職行為尚處灰色地帶

  武漢天佑醫院和胡一文之間,就“兼職”的定義産生了分歧。

  胡一文多次強調,自己在私立醫院僅為“幫忙”,並未取酬。這一説法,在涉事另一方,武漢市武中精神病醫院處得到證實。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胡一文每周固定時間來院“指導”,但並不直接問診,而是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並提出業務指導意見。上述工作人員稱,胡一文在該院無實際職務,也不收取報酬。

  而武漢天佑醫院則回應稱,胡一文是否取酬這一問題,本身“無法調查”。醫院認定其屬于兼職的依據,一是有職工舉報,另外一點是,武中醫院曾將胡一文作為該院“專家”進行廣告宣傳。此外,事業編制內人員胡一文,在工作日赴私立醫院“指導”,這一行為本身即違反醫院規定。

  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醫事法學研究所所長張讚寧告訴新京報記者,胡一文以公立醫院在編醫生的身份,在外“走穴”,無論其是否收取報酬,均可被認定為“兼職”。不過其也強調,目前的衛生法規,並未明確提出執業醫師不可“兼職”,因此胡一文的行為尚處于灰色地帶。

  2 醫院處理有無依據?

  律師認為撤職決定在醫院權限內

  早在2015年,國家衛計委即出臺《關于印發推進和規范醫師多點執業的若幹意見的通知》,文件規定,醫師“多點執業”無需再取得第一執業地點醫療機構的“書面同意”。武漢天佑醫院的處理決定,是否有依據?對此,天佑醫院黨群部回應稱,無需“書面同意”,並不意味著不需要報備。此外,依據2014年國家衛計委《關于印發推進和規范醫師多點執業的若幹意見的通知》,參與“多點執業”的醫生,不能領取全職報酬。

  天佑醫院據此認為,胡一文與醫院簽訂合同明確為“全職”醫師,事先並沒有提出多點執業的要求,醫院是按照“全職”人員對其進行培養、宣傳和晉升,並給予“全職”的福利待遇。因此,在認定胡一文在外兼職後,對其進行誡勉談話,並依據醫院規定作出處分。

  北京道信律師事務所律師艾清認為,由于胡一文並未與其他醫院簽訂勞務合同,因此不涉及人事變動,院方做出行政撤職的處理,在醫院管理權限內。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明宇
新聞評論
    大批平民從摩蘇爾交戰區撤離
    大批平民從摩蘇爾交戰區撤離
    美國東北部遭遇暴風雪
    美國東北部遭遇暴風雪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參觀“決心”號大洋鑽探船的“心臟”
    空中看春耕
    空中看春耕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7621120629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