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1400公裏的回家騎行路:一路顛簸,坐在車上像跳舞
2017-01-22 08:20:4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月18日晚,回到貴州省六枝特區的老家後,牟安虎和妻子李芳一身泥濘。

  見到一年多沒回來的兒子,牟安虎的老母親很開心,把飯菜碗筷又重新張羅了起來。他的妻子李芳連雨衣都沒來得及脫,就急著跑到房間去看4歲的兒子。可能因為太久沒見,孩子還有些“認生”。

  18日晚7時許,經過44小時騎行,牟安虎夫婦終于到達貴州六枝特區的家中。從16日淩晨從廣東肇慶出發以來,二人每天騎行12個小時以上,首日更是長達20小時。對他們來説,歸途是寒雨冷風、路險人摔、車壞離隊,更是急切回家的心。

  “一路顛簸,坐在車上像跳舞”

  當“摩友大軍”駛進貴州後,因目的地不同,摩友們相繼分開,各走各的返鄉路。17日上午,與牟安虎同行的還有3輛車。到了下午,最初10輛摩托車的返鄉隊伍就只剩他和妻子所騎的一輛車了。

  “不管了,今天跑到哪算哪。”牟安虎停下來休息時説。“離隊”後,他將車速提到80邁左右,休息的次數和時長也比前一天少了很多。“不然明天到不了家。”

  到了晚上9時許,牟安虎明顯體力不支。此時貴州一直下有小雨,氣溫低至1攝氏度,路面又濕滑。他停下拿手機導航查看剩余路程時,手抖得厲害。“還有400多公裏,明天早點起來繼續走吧。”夫妻二人商量。

  牟安虎期待著,能趕回家參加發小的婚禮。“我們毛家寨的結婚習俗是酒席要辦兩天,第一天預熱,把飯菜、瓜果準備好,先請親戚朋友吃一頓。第二天下午三點舉行正式的婚禮。”

  1月18日傍晚,貴州省六枝特區,離家鄉只有幾十公裏,騎著摩托車的牟安虎和妻子在故鄉的道路上偶遇一隊水牛。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因為第一次騎摩托車回家,對路線不熟悉,牟安虎選擇了路況較差的縣道。18日一早,夫妻倆就從貴州獨山縣出發,然而,一上午才走了100多公裏。

  面對一路上的顛簸,坐在摩托車後面的李芳笑稱,“坐在上面就像跳舞一樣”。

  “回來啦,以後都不走了”

  傍晚6時,距二人的老家還剩不到10公裏。“算了,趕不上婚禮了。先買點東西再回家吧,喜慶一點。”牟安虎把車子停在一邊,跑進一家商店買了箱煙花,花了150多元。

  盤山路上霧越來越濃,能見度不到5米,牟安虎整整騎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六枝特區毛家寨的家中。

  他的老母親正在家門口迎著。牟安虎放下車便跑到母親面前,説了句“回來啦,以後都不走了。”説罷,兩人相視笑了起來。

  終歸是沒趕上發小的婚禮。牟安虎脫下滿是泥土的雨衣外套後,就跑去隔壁發小的家裏。“回來晚了,但總得沾沾喜氣吧。”牟安虎樂呵呵地説到。知道牟安虎從廣東一路騎摩托車回來,臉都沒來得及擦,發小邊説著“沒事沒事”,邊大把大把地抓喜糖給他。

  在外打工11年,牟安虎打算學點技術,以後在家裏搞養殖。

  決定留在家裏的主要原因是兒子。“孩子有點害羞,而且語言表達也不是太好,説話不清楚。”他説,孩子出生後就交給老母親照顧。父子倆每年見面的機會很少,交流也不多。眼看兒子就要上幼兒園,夫妻倆決定回來,一起照顧兒子。

  “雖然條件差一點,但始終還是家裏好。”牟安虎站在陽臺,抱著兒子説到。

+1
【糾錯】 責任編輯: 蔡夢曉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赫爾辛基舉行集會呼吁尊重女性
    赫爾辛基舉行集會呼吁尊重女性
    荷蘭迎來國家鬱金香日
    荷蘭迎來國家鬱金香日
    “三彩”姐妹的年畫情緣
    “三彩”姐妹的年畫情緣
    伊拉克的"斷橋"
    伊拉克的"斷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13129456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