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碎片化閱讀要“量中求質”
2017-01-18 07:23:55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書箱裏一直保存著過去紙媒盛行時代喜歡的幾本雜志,既有《十月》這樣的純文學刊物,也有像《今古傳奇·武俠》、《看電影》這樣的通俗讀物。那時候,雜志多是半月刊,有的甚至是雙月刊,信息相對匱乏和遲緩,等新一期雜志上架的心情,用望穿秋水來形容並不為過。

  依靠紙媒支撐起的閱讀生活,閱讀量不可能太大,這既有閱讀速度的問題,也有內容供應的問題。有一種論調,認為當代人閱讀量較古人太少,擔心社會將變成“文化沙漠”。事實上,人們覺得閱讀少了,只是像傳統閱讀那樣,抱著一本書讀的情況少了。現代人每天通過微信、微博、新聞客戶端等渠道,接觸大量信息。單論文字量,今人的閱讀總量恐怕要數倍高于古人,也多于過去的紙媒主導時代。

  然而,從閱讀的“質”來説,我們的閱讀效率正在面臨大面積滑坡。從社交網絡、移動媒體獲取的碎片化文本,很難係統、深入地學習知識、獲得感悟。近年來,筆者微信裏的訂閱號不斷增加,已經達到100多個,閱讀的數量不少,能被筆者記住的卻不多,大都是走馬觀花,一掠而過。而多年前的紙媒閱讀,一些精彩的文章至今還記憶猶新。

  我們能否回到過去那種純凈的閱讀時代?答案是否定的。現代社會,向往山林的人可以來一場説走就走的旅行,卻極少能在深山裏搭一座木屋終老。信息時代,很多人懷念純粹、傳統的閱讀生活,但離開手機,我們還是會寸步難行。

  那麼,我們該如何在浩如煙海的碎片化信息中,提升閱讀的質量呢?

  我們需要在碎片化閱讀中培養“拼接意識”。相對于傳統閱讀,碎片化閱讀則更加靈活、豐富,能夠即時把握最新動態。涉獵各個層面的“淺閱讀”也十分必要,只是,這種涉獵並非被動接受,散漫選擇,隨心所欲。而是應該建構在知識結構完整性和係統性之上,從而産生“化學作用”。例如,鐘愛時政類新聞的讀者,在每天接收網站、客戶端、社交平臺新聞推送的同時,也要變被動為主動,搜集一些相關的大國關係、地緣政治、文化宗教、社會經濟等信息,形成較為完整、具有一定邏輯體係的信息結構,在“淺閱讀”中增強對事物全面、客觀的認識。

  我們還要讓網絡閱讀更“累”一點。就像經濟學裏,顧客對産品的選擇是感性行為一樣,人們對閱讀的選擇也是感性行為。選擇快餐式、容易讀、有趣味的碎片化文章,是每一個讀者的自然反應,這是我們閱讀效率不高的一大根源。其實,古人也常常進行碎片化閱讀,比如《詩經》、《唐詩》、《世説新語》,都是碎片化信息。只是這些內容表現為某一領域的深度信息。因此,找到一個專業化的垂直領域,有意識地進行深度閱讀,是提升閱讀效率的一大途徑。同時,在深度閱讀方面,選擇信源很重要。網絡信息良莠不齊,往往讀過才能判斷是否是垃圾信息,白白耗費時間精力,因此,理性選擇一些質量較高的信源,然後專心閱讀十分重要。

  古人讀書學習,講求“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資訊時代的碎片化閱讀,雖無需這樣胼手胝足、皓首窮經,卻需要在紛繁復雜的冗余信息中“獨善其身”,做好組織規劃和內容篩選。從這個角度而言,對碎片化信息的拼接和挖掘,不失為一個“量中求質”好方法。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花饃饃飄香 貧困戶開顏
    花饃饃飄香 貧困戶開顏
    山西朔州發生一起煤礦冒頂事故
    山西朔州發生一起煤礦冒頂事故
    法國雪景
    法國雪景
    春運列車上的“年貨超市”
    春運列車上的“年貨超市”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11120331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