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記者暗訪整容速成班:號稱三天“教會”雙眼皮手術
2017-01-15 07:09:3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整形專家指出,社會上微整形的培訓和微整形的非法行醫可以説非常猖獗,最大的問題就是受利益驅使,因為非法的微整形治療當中可以産生高額的利潤。微整形看起來技術門檻比較低,實際上要想做得好,保證安全,要求的技術含量是很高的。

  零基礎學員、三天學會割雙眼皮、五天學會打美容針……網上各種整容培訓速成班廣告滿天飛,他們號稱沒有任何醫療經驗的普通人經過三天培訓之後,即可給人做雙眼皮手術。而這些速成整容師藏身美容院,暗地裏為消費者提供割雙眼皮、注射、整形手術服務。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可提升面部肌肉的蛋白線,批發價格每根10元,然而在美容院裏可以賣到1萬元一根。暴利的驅使下,“黑”整容從招生、培訓、推銷、服務到藥品銷售,已經成為一個亂象叢生、十分猖獗的地下産業網。

  調查

  “黑整容”産業的七大亂象

  “黑整容”的地下産業網究竟是什麼樣的?北青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的種種亂象,可謂觸目驚心。

  亂象一:野學校實地找不到

  在一家自稱與韓國合作的醫美學校官網首頁顯示,該學校所在地位于北京市朝陽區北苑東路88號。但是北京青年報記者實地探訪發現,北苑路88號實際上是一處酒店會所,裏面有餐廳、會議室、展覽館等設施,但是根本找不到醫美培訓學校的半點痕跡。

  有知情者透露,這類黑學校因屬于擅自開展醫療整形培訓,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所以他們和正規培訓學校有很大不同,不挂招牌、沒有固定校址。他們通過網絡、微信平臺招募學員,然後臨時租賃場地悄然開班,幾天集體活動,然後就散。“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像是打遊擊戰。北青報記者在國家工商局官網查不到該企業的任何信息,他們在網上看得見,實地卻摸不著,顯得非常神秘而詭異,似乎都是活躍在網絡上的影子學校。

  亂象二:報名像是地下接頭

  北青報記者多次撥打上述培訓學校400開頭的咨詢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本以為探訪就此失敗,沒想到過了一會兒,一名有著濃重東北口音的男士打電話過來,自稱是中韓醫美學校的于老師,“您這學校到底在哪兒啊?我能不能先去看看?”對于北青報記者的追問,于老師回答,“我們的總部在韓國,平時我們都在韓國,北京也有培訓基地,但是現在那裏沒人,你去了也沒用,要想報名就先加我微信吧。”

  另一家培訓學校的老師也是相似的套路,在電話裏只説了兩句話就向北青報記者提出要求:“更多的東西我在微信上告訴你,你先加我微信吧。”北青報記者在整個暗訪過程中感受到的一切都如此神秘:培訓地址是虛擬的,人的名字是虛擬的,聯絡方式也是通過虛擬空間進行。這種“培訓學校”的神秘程度絲毫不亞于地下接頭。

  亂象三:三天學會割雙眼皮

  據于老師介紹,醫療美容速成班的課程有很多種,其中雙眼皮培訓時間為3天,價格6000元;注射美容培訓為5天,價格7800元。隨後于老師發來了一組教學資料,包含部分整形課程短視頻。在雙眼皮培訓視頻中可以清楚看到,三天的學習課程是這樣安排的:學員們先用雞腿模擬練習皮膚切開縫合技術,然後觀摩真人手術,很快就進入一對一真人實際操作環節,説白了就是學員之間互相做雙眼皮手術練手。于老師説,也可以自己帶模特,學校也可以提供真人模特,費用是1000元一位。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速成整容培訓班十分火爆,在視頻中可以看到,每期培訓班中的學員大約有二三十人,均為女性。

  亂象四:培訓教師來路不明

  調查中,很多醫美培訓學校都聲稱,培訓老師均來自韓國,學習內容都是韓國整容先進技術。但是這些韓國老師來路不明,既查詢不到其行醫執照,也查詢不到他們的執教證書。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在一家醫美培訓學校網站,“頭牌”醫生名字就叫“金院長”,連個正經名字都沒有。

  亂象五:發工商不承認的韓文結業證書

  “我們還給學員頒發韓國結業證書。”于老師特別強調,“這是別的學校沒有的。”隨後他很快發來一張韓國結業證書圖片。而讓人一頭霧水的是,這張所謂的韓國結業證書上除了學員的名字是中文,其他均為韓文。在北青報記者的要求下,于老師給予翻譯,他説,證書上韓文的意思大概就是:“經過學習,成績合格。”

  另一家培訓學校聲稱可以提供中韓雙語結業證書,“這個就是給客人看的,好讓客人信任你,工商、衛生部門不會承認的。”這家學校老師坦言。

  亂象六:學校代銷注射藥品

  在暗訪中,培訓學校老師均表示,可以為學員提供長期合作的藥品經銷商,如果需要學校也可以幫買。“我們學校每年用量比較大,所以可以保證貨物的正品低價。”于老師説。而另一家學校老師表示,培訓之後可以進入學員微信群,不僅可以得到老師的後續指導,還可以購買注射藥品,“比如蛋白線,我們這裏都有賣,一包50根,價錢是500塊”。

  亂象七:美容院裏做手術

  在和平裏天豐利市場門口,每天都會四五個人把守在那裏,向來往顧客分發小廣告:文眉、幾百元做雙眼皮,價格低得誘人。他們瞄準的對象都是50多歲的中年婦女,有的貪圖便宜,就跟隨他們進了附近的美容院。這種美容院一般都打著文眉、繡眉的幌子,暗地裏開展整容手術。然而《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中規定,生活美容院不得開展割雙眼皮等醫療美容手術。

  探因

  速成整容師藏身美容院掙大錢

  醫美速成班為何如此火爆?三五天培訓出來的整形師都去了哪裏?據了解,原來她們都潛藏在美容院裏掙大錢!盡管我國嚴格禁止生活美容院從事醫療美容服務,但是醫療美容的暴利使得她們甘願鋌而走險。據了解,蛋白線的批發價格為每根10元,但是到了美容院的美容師手裏就可以賣上1萬元一根,利潤高達1000倍之多。

  市民盧女士是一家私企老板,年近50歲了十分注意自己的形象,定期去家附近的美容院做面部皮膚護理,已經是那裏的老會員了,但是多年的不懈堅持,美容效果卻不很理想。最近聽美容師説,美容院新增了美容項目,在雙頰植入蛋白線。據美容師宣傳,這種蛋白線絕妙之處就是可以在皮膚裏釋放膠原蛋白,提升松弛、下垂的面部肌肉,還可以起到除皺紋的作用,“1萬元一根,效果可比皮膚按摩明顯多啦,植入一次可以保持3—5年有效”。美容師的話讓盧女士不禁心動,雖然價格有點貴,但是只要效果好,自己還是願意承受的,而且細算下來,自己一年的皮膚護理費也得好幾萬呢,相比之下,植入蛋白線的性價比更為合適。于是,盧女士兩頰各埋了兩根蛋白線,共花了4萬元。但是消腫之後,美容師説提升效果不夠明顯,應該再植入兩根蛋白線。這次美容師説可以給她個優惠價,每根只收5000元。這讓盧女士心裏感到很舒服,賺到啦!

  其實盧女士不知道的是,這種被美容師忽悠到1萬元1根的蛋白線,實際進價只有10元,而且給她植入蛋白線的美容師是個只經過幾天培訓的“三腳貓”。

  整形專家指出,社會上微整形的培訓和微整形的非法行醫可以説非常猖獗,最大的問題就是受利益驅使,因為非法的微整形治療當中可以産生高額的利潤。微整形看起來技術門檻比較低,實際上要想做得好,保證安全,要求的技術含量是很高的。

  政策

  生活美容院不許“有創治療”

  在大多數消費者看來,美容是一個籠統而寬泛的説法。從日常的皮膚護理到需要“動刀子”的隆胸、抽脂,都是美的需要。然而有的屬于生活美容,有的屬于醫療美容,它們之間有著根本性的區別。消費者接受美容服務時必須要看清楚開展各種美容項目必須具備的資質,否則很容易上當受騙。

  我國《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第十六條規定:實施醫療美容服務項目必須在相應的美容醫療機構或開設醫療美容科室的醫療機構中進行。第二十四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並經登記機關核準開展醫療美容診療科目,不得開展醫療美容服務。所以只有持有衛生行政部門核發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並且登記有美容診療科目的醫療機構才能開展醫療美容項目,才能保證美容整形的安全。而生活美容機構沒有開展醫療美容項目的資質和條件,不能開展醫療美容項目。凡是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開展了醫療美容服務項目的美容院、美容中心、公司等,皆屬于非法行醫。

  據了解,醫療美容和生活美容是有嚴格區別的。醫療美容,是指運用手術、藥物、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對人的容貌和人體各部位形態進行的修復與再塑。目前,醫療美容臨床實踐的主要項目有隆鼻術、去除眼袋術、面部除皺術、隆胸術、抽脂術、重瞼術等,都是中華醫學會發布的《醫療美容項目》(醫會學術發〔2002〕102號)中醫療機構進行的醫療行為。

  生活美容則包括皮膚護理、化粧修飾、美體塑身等服務項目,是與消費者接觸更為頻繁的常規行為。其特點是無創傷性和侵入性。

  衛生監督機構指出,當今,我國醫療美容市場不規范,各種美容機構良莠不齊,不具備醫療美容資質的醫療機構和人員也擅自開展醫療美容服務,這種行為已構成了非法行醫,使愛美者的安全風險上升。

  觀點

  打針不是簡單的美容項目

  北京市衛生監督所提醒求美者,不論是割雙眼皮還是注射微整形都應該找靠譜醫生。國家明文規定,醫生應該具備《醫師資格證書》、《醫師執業證書》和《美容主診醫師證書》,三證齊全才有資格提供微整形服務。

  一位三甲醫院整形專家告訴北青報記者,微整形相對于其他整形手術,具有不需開刀、沒有傷口且恢復期短的優勢。對于整天忙碌的白領,注射類微整形無疑深受歡迎。注射類微整形雖然相對簡單,但也不能隨意“打”。

  近幾年市場上冒出來很多“七天培訓班”畢業的學徒,也在給客人進行注射。這位專家經常能看到因為注射而出現問題的患者,比如眼睛瞎了、鼻子爛了、面部癱了。他提醒求美者,注射類微整形有風險:首先是小心不當注射。眼睛靠一根主要血管供血,在注射玻尿酸時,如果位置稍有偏差,就有可能將其注射到血管裏,導致血管堵塞,眼睛缺血90分鐘就會造成不可逆的損傷。用玻尿酸隆鼻的時候,如果打到血管裏,鼻頭無法供血,就壞死了。此外還有玻尿酸移位、藥物過敏、傷口感染、藥品毒副作用等。

  其次是小心假玻尿酸。有資質的醫療美容機構使用的注射類美容産品都是專供的,有自己的編號,在市場上根本買不到。那些能在市場上買到的注射類産品,要麼藥效維持時間不長,要麼傷及消費者自身安全。目前市場上流通的不正規注射類産品有三種,分別是走私産品、假冒偽劣産品及被國家禁止的違禁藥品。

  此外,除皺的並發症也很多,手術失敗會造成眉毛、口角、眼角一邊高一邊低,或者在頭發裏面留下很明顯的疤痕,導致脫發,最嚴重的會導致面部神經損傷至面癱。吸脂手術是目前開展最廣泛的手術,一般認為,吸脂手術是比較簡單、安全、有效的手術,但即便是這樣的手術,做壞的也不在少數,而一旦做壞,則會導致被吸脂的部分高低不平,像“車道溝”或“搓衣板”。而下巴手術失敗則容易導致下巴歪斜,假體上移或者下移。

  據整形專家介紹,打針不是一個簡單的美容項目,而是一個醫療項目,必須選擇正規的美容機構,由臨床經驗豐富的專家親自操作,才能保證注射的安全和效果。微整形醫生要懂得人體解剖學,熟悉面部神經、肌肉的分布,注射前還要了解消費者是否對這種藥物過敏,以及注射玻尿酸有哪些禁忌人群,選擇正確的注射位置、操縱劑量,這些都是一般美容院和普通人無法做到的。以注射美容的層次為例,有真皮層、皮下組織、筋膜組織、肌肉層、骨膜層之分,不同目標的注射美容需要通過不同藥物注射在不同層次來實現。

  記者手記

  美容院做整形手術為何屢禁不止

  記得大約在10年前,一位藝術學校的女生因為貪圖便宜,在非法診所注射了假肉毒素瘦小腿,導致雙下肢暫時性癱瘓。當時北青報記者跟隨北京市衛生監督所的執法人員,到這家非法診所進行查處。這就是一家開設在居民樓裏的小美容院,執法人員在其冰箱裏查到各種注射美容藥品,並予以行政處罰。

  多年來,政府部門對美容院非法行醫監管的腳步一直沒有停止過。去年,北京市衛生監督所開展“美麗盾牌”專項整治行動,整頓美容院非法微整形現象。但是這一切似乎並未能遏制這種違法行為。

  據了解,除了行業暴利是使美容院趨之若鶩的根本原因外,另一個原因就是查處難。由于該活動十分隱蔽,過程行為難以抓到現行,且無病例、收費票據等證據。一位多年從事衛生監督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曾接到線人舉報,某美容院給客人打瘦臉針、埋蛋白線。但是當他們聞訊趕到現場時,查到了注射器、藥品及醫療器械,但是老板娘卻堅稱這些東西是別人寄存在店裏的。上述工作人員稱,這種情況,一旦出現糾紛或者整容失敗,甚至毀容、人身傷亡,鑒定難以實施,責任與情節認定非常復雜。

  專家提醒求美者,一定要找正規的具有行醫資質的醫療美容機構或者是醫療美容門診、診所;醫療美容微整形的操作者,一定要具有行醫資格;注射的醫療美容産品,一定是要從正規渠道獲得。求美者應該具有辨別虛假宣傳的基本能力,將風險降低到最低程度。文/本報記者 趙新培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 會計挪用公款713萬送女友去韓國整容 獲刑8年
    廣東食藥監局下屬一事業單位會計施俊飛,為滿足自己和女友的個人消費,不惜鋌而走險,用私填審批單、私開單位發票等方式挪用公款713萬元,日前被廣州中院以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並追繳犯罪所得。
    2016-12-22 04:15:57
  • "外圍女"整容冒充明星 "打飛的"到全國各地賣淫
    去年10月,江蘇省泰州市警方在偵破一起詐騙案時,順藤摸瓜挖出一宗涉及全國8省市、涉案人員達33人的“明星”賣淫案中案。
    2016-11-16 15:37:38
  • 浙江天臺:泥坑變“綠肺” 垃圾山“整容”
    隨後,全縣開展多次“風暴集中行動”,團圓山當地村幹部響應號召,清除垃圾、淤泥,清理建築垃圾150多車,並把竹林、樹縫裏的垃圾一點一點撿幹凈。
    2016-12-13 16:37:57
新聞評論
    嚴寒襲歐洲 狐狸掉進冰河成“冰雕”
    嚴寒襲歐洲 狐狸掉進冰河成“冰雕”
    泰國空軍一戰機墜毀
    泰國空軍一戰機墜毀
    西漢海昏侯墓發現疑似失傳千余年《齊論語》
    西漢海昏侯墓發現疑似失傳千余年《齊論語》
    極端天氣席卷德國
    極端天氣席卷德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191120312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