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常被病人"騷擾" 精神科醫生坦言:希望有些私人空間
2017-01-14 07:45:38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半夜,電話那頭傳來溫柔的女聲:猜猜我是誰?乍一聽,他的神經就開始緊繃起來……

  深夜陪聊,醫生不得不面對的煩惱他們坦言,希望患者能給醫生多些私人空間

  微信朋友圈裏有兩名精神科的醫生,有意思的是,最近的情緒都有些“煩躁”。

  原因竟然都一樣。“休息時接到的電話比工作時還多,而且,都是晚上的,還經常接到女人電話,幸虧老婆心還比較大……”

  半夜溫柔的女聲

  從電話那頭傳來

  楊世濤是建德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科的主任,女患者佔到大多數。為了方便解答患者的疑問,他一般都會把電話留給對方。沒想到,一係列的問題隨之而來。

  “楊醫生,你猜猜我是誰?今天太冷了,我睡不著,怎麼辦啊,家裏就一個人,我有點害怕!”一個陌生的女聲從電話那頭傳過來,特別溫柔,特別嗲。這是前幾天,晚上8點多接到的電話。

  乍一聽,他的神經就開始緊繃起來。

  在聽到對方的自我介紹之後,他才想起來,這是一位已經出院的病人,40多歲,患有軀體行事障礙。這是比較常見的一種精神障礙疾病,通俗點説,就是總覺得自己身體不健康,生命受到威脅。但是一經檢查,所有指標都是好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之後,這位病人順利出院。但依然不間斷地找楊世濤“聊聊天”。

  陪聊,精神科醫生

  不得不面對的尷尬

  盡管有不少患者打電話咨詢病情,但楊世濤的電話還是常常淪為了“陪聊熱線”。

  “對病人來説,醫生是值得信任的。所以有些病人,一遇到煩悶的事情就找醫生。也許,有些人沒有什麼目的,就想找個人傾訴,希望得到一些安慰。”楊世濤説。

  那天晚上,他稍微陪患者聊了聊,就挂了電話。“我讓她把家裏的空調打開,盡量放松自己,在舒服的環境中進入睡眠。”

  作為精神科的醫生,從2008年工作至今,他練就了説話“緩而不急”的節奏。

  不過電話裏也並非總是傳來的是和顏悅色的對話,楊世濤説,總是能碰上形形色色的人。有時開始還聊的好好的,就會突然威脅、恐嚇他。“有説要告我,因為吃藥的關係,變笨了,身材走樣了。”

  有這種煩惱的

  不僅僅是精神科醫生

  如果説,精神科的醫生被病人“騷擾”是常態,可以理解。那麼,其他專科的醫生會不會有更多屬于自己的時間呢?

  休想!杭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消化科副主任楊建鋒深受“午夜兇鈴”之害。“晚上11點打電話已經算晚的了,沒想到淩晨1、2點,4、5點都有打電話來的。”他説,按照醫院規定,手機要求24小時開機。但實際上,他半夜接到的電話常常不是醫院的突發,而是患者的“小題大做”。

  他的一個老病人,50多歲的婦女,腸胃不太好,經常有腸音,情況並不是很嚴重,從理論上來説,遵照醫囑調理之後,問題並不大。

  在要了楊建鋒的電話之後,只要身體有任何不適,她就會打電話給楊建鋒。“楊醫生,我肚子總是咕嚕咕嚕叫,會不會出什麼問題了?”“楊醫生,我肚子開始疼了,有沒有影響啊?”“哎呀,我發燒39.5攝氏度了,我該怎麼處理呀?”

  “經常把我問到啞口無言。”楊建鋒説。

  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皮外科副主任醫師彭建中也是苦不堪言。

  他印象深刻的一個病人,電話打來一開始還是在問皮膚怎麼樣,後來話題急轉直下。“我和老公吵架了,心情不好,我該怎麼辦?”彭建中表示完全接不下去。

  現在,不少醫生都有了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他們也坦言:希望病人有問題能在微信號上留言交流,盡量少打電話,給醫生多些私人空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朝華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嚴寒襲歐洲 狐狸掉進冰河成“冰雕”
    嚴寒襲歐洲 狐狸掉進冰河成“冰雕”
    泰國空軍一戰機墜毀
    泰國空軍一戰機墜毀
    西漢海昏侯墓發現疑似失傳千余年《齊論語》
    西漢海昏侯墓發現疑似失傳千余年《齊論語》
    極端天氣席卷德國
    極端天氣席卷德國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3301120309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