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8 08:04:25
來源:揚子晚報

生意失敗債臺高築 男子竟還打賞主播50多萬元

字體:

  因為經營不善再加上投資失敗,30歲的張先生負債累累,為了償還此前親戚借給的50多萬元,他把父母給自己的唯一一套房子賣掉了。也因此,張先生的精神狀態出現了問題,在今年4月份被診斷患有躁狂症。

  雪上加霜的是,家人偶然發現,在今年二三月份,張先生分別多次給多名網絡平臺主播打賞了50余萬元。欠債還沒還清,錢又被打賞給了主播,如今的張先生仍然在接受治療,背負的債務如同大山壓著他,讓他悔不欲生。家人認為,在打賞主播的時候,張先生實際上已經患有躁狂症,此舉是因為判斷力受損而做出的非理智行為,希望平臺退還錢款。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係了該直播平臺,平臺方回應:張先生是成年人,需要提供相關材料證明張先生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方可退款。

  生意失敗

  疑因賣房還債致舉動怪異、精神崩潰

  近日,記者聯係上了張先生的堂妹張女士。據她介紹,出生于1990年的張先生是安徽人,此前他經營一家美容美發店鋪,去年倒閉了。在經營失敗後,張先生還投資了另外一家店鋪,還是以失敗倒閉告終,他開店向親戚所借的50多萬元,成了他夜不能寐的難題。

  張女士告訴記者,在兩次投資失敗後,張先生曾在家睡了7個月,不願出門,精神不振。去年下半年,張先生面對越來越嚴重的經濟問題,為了維持自己的生活,找了一份工作準備重新開始,可精神狀態卻一直不理想。

  為了償還債務,張先生只能把父母給自己的唯一一套房子賣掉。“可能賣房子的那一刻開始,也就是他躁狂症的開始。”張女士告訴記者,今年過年後,張先生就再也沒有去公司上過班,隨之而來的是一係列的怪異舉動。今年二三月份,在拿到賣房所得的尾款後,張先生一直住在賓館裏,並且要求酒店升級房型為總統套房。除了極端情緒化外,張先生還變得極其易怒,和家人打電話的時候,變得極其敏感,能一直説三四個小時。

  張女士告訴記者,張先生除了精神狀態不穩定,還出現了臆想症,他稱自己是三家上市公司的老總,還找張女士和家人借了20多萬元,用其中5萬元付了一臺車的首付。4月10日,張先生跟家人説在酒店裏開平臺直播會掙很多錢。家人們發現張先生精神狀態不對勁,想把他接回家裏,結果他的情緒波動更加厲害。

  欠債沒還

  今年二三月份,又打賞平臺主播50余萬元

  讓家人大吃一驚的是,就在今年二三月中,張先生分別多次給多名網絡主播打賞了50余萬元,一天最多能打賞幾千元。欠債還沒還清,錢又被打賞了主播,這真正讓張先生陷入泥潭。

  張女士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張先生4月15日開始住院接受治療。醫生診斷其患有躁狂症。隨後一個多月的療程,7次電療,讓張先生痛不欲生。“我堂哥至少接受了7次電療,醫生告訴我們,這種方式會消除他一部分的記憶,也許等他醒來的時候,什麼都記不得了。”説到這裏,張女士哽咽起來,她帶著哭腔説,堂哥治療結束後一直在用藥物維持著自己的精神狀態。從5月份到現在,他的心理狀態穩定,只不過面對債務,他覺得自己的一生都被改變了。除了張先生自己上班賺錢還債外,年邁的父親也不得不去工地打工,一起償還債務。

  張女士説,當時打賞的主播數量很多,且有男有女,想找他們退還打賞的錢款非常難。她認為,在打賞主播的時候,張先生實際上已經患有躁狂症,此舉是因為判斷力受損而做出的非理智行為,平臺應該退還錢款。“可能對于網絡平臺來説這不算什麼錢,可對于我堂哥這是他的一輩子。”張女士説。

  平臺:

  他是成年人,需要提供關鍵證明才可退款

  12月24日,記者與這家網絡平臺取得了聯係,對方通過相關手機號和平臺注冊號進行了查證,確認了張女士所反映的打賞情況。不過,該平臺相關負責人稱,因為張先生是成年人,如果能提供關鍵證明,平臺將酌情予以退款。

  平臺方稱,所謂的關鍵證明,需要提供相關材料可以證明張先生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

  律師:

  可提起訴訟,同時申請民事行為能力鑒定

  對此,江蘇同大律師事務所李小亮律師認為,由于雙方協商不成,張先生家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張先生的打賞行為無效,平臺退還所有打賞款。起訴時,張先生家人同時提出申請對張先生打賞時的民事行為能力進行鑒定。如果鑒定認定張先生在打賞時為無民事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那麼,張先生要求平臺退還打賞款的訴求應該會得到法院的支持。

  隨後,記者將平臺方的説法和律師的建議反饋給了張女士,張女士稱,她此前也聯係過平臺的客服,並在醫院開具了躁狂症的診斷證明。“還是沒用,對方堅持要求開具無民事行為能力證明,可這個需要專門的機構做病情鑒定。”張女士表示,她也咨詢了相關部門,被告知應起訴該平臺,然後法院會找專門的鑒定機構去鑒定張先生的病情。

  張女士告訴記者,她粗略估算了一下,請律師、病情鑒定,還要去平臺所在地,這些費用加起來就要幾萬元,實在是一筆很大的負擔,而且還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結果,退款之路難上加難。(記者 陳燃 郭一鵬)

【糾錯】 【責任編輯:劉笑冬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914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