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3 08:54:27
來源:新京報

王書金案重審二審 維持死刑原判

字體:

  王書金案重審二審 維持死刑原判

  法院未認定王書金為聶樹斌案真兇;被害人家屬、王書金均將申訴

  昨日上午,押解王書金的車隊駛入邯鄲中院。新京報記者 王清以 攝

  王書金案被害人親屬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我們視頻截圖

  12月22日上午9點,王書金故意殺人、強姦案在邯鄲中院二審宣判。王書金案被害人張某芬家屬獲得的《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顯示,河北省高院二審“駁回上訴,全案維持原判”,認定王書金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對其判處死刑。本裁定為終審裁定,將依法報最高法死刑復核。

  現年53歲的王書金是河北省邯鄲市廣平縣南寺朗固村人。2005年,他在河南省滎陽市的治安排查中被警方抓獲,並供述多起強姦、殺人犯罪事實,其中一起為1994年發生在石家莊市西郊玉米地的康某某案。而1995年4月25日,河北鹿泉人聶樹斌因康某某案被執行死刑。

  自2005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一案兩兇”被媒體披露,王書金經歷了漫長的審判程序,包括一審、二審、死刑復核、再次一審並二審,15年中他因故意殺人罪、強姦罪兩次被判死刑,但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均未被法院認定。

  對此,王書金的辯護律師朱愛民表示,王書金將繼續申訴,“他希望認定自己是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的真兇。”

  關注1

  被害人家屬將就民事賠償部分申訴

  王書金案此次二審,源于最高法不予核準王書金死刑的裁定。《刑事裁定書》提到,王書金涉嫌強姦、殺害張某芬的犯罪事實出現了新證據,撤銷原判,發回邯鄲中院重審。

  作為被害人親屬,張某芬的兒子王某廣旁聽了12月22日的宣判。王某廣告訴新京報記者,宣判持續了約半小時,王書金穿著全套防護服,“胖胖的”,看不清長相和表情。

  王某廣的代理律師胡勝利表示,雖然王書金案二審開庭、宣判均在邯鄲中院,但合議庭法官全部來自河北省高院,只是借用了邯鄲中院的場地。王某廣獲得的河北高院《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書》顯示,二審維持原判,認定王書金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姦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決定執行死刑。

  民事賠償方面,二審也未做改變。依據邯鄲中院的一審《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王書金應向王某廣賠償經濟損失37887.5元。

  胡勝利介紹,此前,王某廣共申請72萬余元民事賠償,包括張某芬去世到兩個孩子成年所需撫養費的一半,將張某芬母親贍養到70歲的費用。但邯鄲中院認為,“所提死亡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均不屬于刑事負擔民事賠償范圍”“所提誤工費、交通費、夥食補助費、住宿費,未提供相關證據”,只支持了37887.5元的喪葬費。

  胡勝利表示,張某芬案發至今已有20多年,要求被害人家屬保存家庭支出的票據作為證據不符合實際,“被害人家屬也沒有這樣的法律意識”。

  對于現在的賠償結果,王某廣並不滿意,還會繼續申訴。“(我們)只是希望把(賠償)數字寫到判決書上,不是説我們一定要這個錢,我們只是要法律的一個公正”。

  此外,王某廣希望法院督促河北省廣平縣公安局歸還母親張某芬的遺骨。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2005年1月王書金指認張某芬案現場時,廣平縣公安局取走了一塊遺骨用于DNA鑒定。王某廣説,廣平縣公安局曾告訴他們,遺骨保存在廣平縣公安局物證保管室。

  關注2

  仍未認定王書金為聶樹斌案真兇

  對于此次二審結果,王書金及其辯護律師朱愛民也不滿意,因為法院未認定王書金供述的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犯罪事實。

  朱愛民稱,在2020年11月24日的一審判決書中,邯鄲中院認可了邯鄲市檢察院對康某某案的意見,即根據康某某案現場勘查筆錄、屍檢報告、證人證言等證據,王書金的供述和案發時間、被害人身高和死因、頸部纏繞物等一些關鍵情節上存在重大差異,因此康某某案不是王書金所為。

  但多年來,王書金一直希望認定康某某案係其所為,因為該案“讓聶樹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與此次認定的張某芬案相比,康某某案始終是王書金案的爭論焦點。

  2005年1月,王書金在河南省滎陽市的治安排查中被警方抓獲,供述了強姦、殺害劉某某、張某芳、張某芬、康某某等4名女性的犯罪事實。其中,康某某為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的被害人;而1995年4月25日,河北鹿泉人聶樹斌因康某某案被執行死刑。

  2006年,邯鄲市檢察院對王書金提起公訴時,未提及康某某案,僅起訴了王書金強姦殺害劉某某、張某芳、張某芬,強姦殺害賈某某未遂等犯罪事實。2007年3月,邯鄲中院一審判決王書金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對其判處死刑。但事實方面,僅認定了劉某某案、張某芳案、賈某某案。

  此後,王書金因檢方未公訴康某某案提出上訴,希望認定相關犯罪事實。但2013年6月,河北高院二審維持原判,未認定康某某案。

  2020年11月,最高法將王書金案發回重審後,王書金及其辯護律師再次重申希望認定康某某案,但法院未予支持。

  今年11月一審判決後,王書金也提起了上訴,繼續請求河北高院認定自己係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的真兇。朱愛民説,如果認定了這起犯罪事實,王書金就可以依據這個事實申請認定“重大立功”。

  關注3

  王書金將就康某某案申訴

  朱愛民告訴新京報記者,2020年12月17日會見時,王書金表示如果二審維持原判,他將就康某某案“繼續申訴”。12月22日二審宣判後,朱愛民再次表示,“王書金堅持申訴”。

  朱愛民稱,他將在2021年元旦後向河北高院提交申訴手續,“如果河北高院不受理,他們需要出具一份法律文書,我們再向最高法申訴。”至于申訴能否成功,朱愛民表示,至少在河北高院方面,他“不抱希望”。

  據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程雷介紹,依據刑事訴訟法等相關規定,原審裁判是否有錯是法院決定是否受理申訴的重要條件。“王書金一直説石家莊西郊玉米地案是自己所為,但現在法院沒有認定。如果(河北高院或最高法)審核後認為存在這種可能性,或者有證據顯示原審裁判有錯,都可能要求再審。”而法院接到申訴申請後,決定是否受理申訴的時間為6個月。

  程雷同時表示,申訴與死刑復核並不衝突。即便王書金及其律師繼續申訴,最高法的死刑復核也可以同步進行。至于死刑復核的時間限制,目前沒有明確規定。(記者 李桂 王清以 劉鑫)

【糾錯】 【責任編輯:梁海燕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94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