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廉政> 正文
2020 12/19 09:19
來源: 《瞭望》
瞭望丨青年公職人員貪腐新動向
2020-12-19 09:19 來源: 《瞭望》
字體:
分享到:

  黨員幹部在福州市閩清縣反腐倡廉警示教育中心參觀(2019年12月17日攝)賀燦鈴攝 / 本刊

  ◇分析青年公職人員違紀違法案例發現,多涉及民生、金融、執法等重要領域,“雖未身居高位”,卻手握“可直接辦理具體事項”的便利

  ◇“80後”“90後”公職人員違紀違法呈現出小官大腐、急于兌現、技術犯罪特徵明顯、“獨狼式”腐敗等特點

  近期披露的不少違紀違法公職人員案例中,“80後”“90後”字眼引人關注。少數青年公職人員違紀違法案例呈現出小官大腐、急于兌現、利用技術犯罪、“獨狼式”腐敗等特點,暴露出一些地方、部門存在組織監管失察、機制運轉失守等弊端,突顯扎緊扎牢制度籠子、進一步完善健全“不能腐”制度環境的緊迫性。

  入職不到一個月就開始貪腐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梳理多地通報的青年公職人員違紀違法案例發現,這些人的工作崗位多涉及民生、金融、執法等重要領域。他們“雖未身居高位”,卻手握“可直接辦理具體事項”的便利,將本不屬于自己的錢財據為己有。

  通報顯示,履新不到一年的江西省廬山市委原副書記周麟、上海市金山區經濟委員會原副主任金英麗、雲南省昆明市呈貢區原副區長郭靜雨等“80後”幹部先後落馬。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違紀違法的“80後”幹部,曾立志幹出一番事業,有的還被評為當地“傑出青年”。可隨著職位走高,他們開始幫著別人謀私利,收受賄賂,逐漸走上不歸路。

  近年來,違紀違法的“90後”公職人員也逐漸出現。日前,華東某地通報,一位年僅25歲的不動産交易部門工作人員,一年之間侵吞國家財産數百萬元。

  2018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布《職務犯罪審判白皮書(1995-2018)》,通過對23年來審理的職務犯罪案件進行梳理髮現,35歲至45歲人群所佔比例最高,同時呈現出“初犯”低齡化趨勢,最小的“初犯”僅20歲。

  年齡尚小、在關鍵崗位時間不長,個別青年公職人員的腐化墮落令人痛惜。某“90後”幹部,入職次年即著手貪腐,涉嫌貪污40余萬元民生領域資金。華北某地一“90後”出納員,入職不到一個月,就想方設法侵吞、騙取公共財物。

  黑龍江省撫遠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張鑫説,少數青年公職人員違紀違法,表現出對紀律和法律缺乏應有的敬畏之心。他們在實際工作和生活中,忽視或放棄了對紀法的遵守,越過了權力的邊界。

  違紀違法青年公職人員的四幅“肖像”

  個別青年公職人員走上違紀違法道路令人惋惜。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紀委監委進行的一項統計顯示,此前查處的173名嚴重違紀違法人員中,“80後”青年幹部有53人,佔嚴重違紀違法總人數的30.6%。佳木斯市紀委監委在分析上述幹部特點時為其畫了四幅“肖像”。

  缺乏原則,做“木偶”。統計顯示,涉嫌濫用職權罪案件4人,佔全市“80後”幹部嚴重違紀違法總人數的7.6%。反映出少數“80後”幹部在工作中缺乏原則。

  甘受圍獵,做“中介”。統計顯示,涉嫌貪污受賄罪案件15人,佔佳木斯市“80後”幹部嚴重違紀違法總人數的28.3%。反映出少數“80後”幹部因其所在部門顯赫,容易被別有用心者拉攏、圍獵,少數青年幹部在面對現實壓力和利益誘惑時容易受到幹擾誤導、動搖初心。

  南方某省一畢業于名校的“80後”落馬幹部,利用其擔任規劃建設方面職務的便利“變現”,從工程款中收取一定“好處費”,為他人謀取不正當經濟利益。

  麻痹大意,作風“跑粗”。統計顯示,涉嫌玩忽職守罪案件2起,佔全市“80後”幹部嚴重違紀違法總人數的3.7%。這主要是因為面對復雜工作和社會環境適應能力不足,辦法不多,思想上麻痹大意,工作上應付“跑粗”。

  亦步亦趨,易“跟風”。涉嫌行賄罪案件32人,佔60.4%。反映出少數青年幹部面對政治生態遭到污染時,不能挺身而出、不敢動真碰硬。

  調查顯示,落馬青年幹部多將貪腐資金用于日常享樂,熱衷虛榮攀比。黑龍江省七台河市紀委監委宣傳部部長徐瑞函認為,這反映出個別青年幹部理想信念不夠堅定,從“校門”到“機關門”,缺少嚴格的自我約束。“有的青年幹部過于強調自我,出現違紀苗頭後,雖經提醒,仍不願正確認識問題,甚至一意孤行。”他介紹。

  四個新特點

  記者梳理髮現,這些青年公職人員違紀違法呈現出一些新特點。

  第一,小官大腐,職務不高非法獲取金額不小。華北某地一“90後”公職人員工作僅一年多,就侵吞、騙取公款700多萬元。西南地區某省醫院“90後”會計,2017年參加工作至2019年案發,貪污公款500多萬元。

  第二,急于兌現,用于奢侈品、網絡消費日漸突出。受價值觀扭曲、虛榮心作祟等驅使,個別年輕幹部熱衷穿名牌、開好車以體現“個人價值”,借職務便利“廣開財路”並快速變現,用于個人奢侈消費、打賞主播、網絡賭博等。

  第三,技術犯罪特徵明顯。通過修改網絡程式、代碼等作案,犯罪手法日趨智能化。某“90後”基層幹部,在社會人員慫恿下,借助自己負責考務審核的便利,幫助不符合考試資格人員,以更換照片等方式在係統內順利通過,以此收取提成。南方某地一青年公職人員利用營業廳公共事業收費軟件漏洞,私自修改數據等,截留款項。

  第四,多為“獨狼式”腐敗。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等人認為,青年公職人員易利用經手項目或單純的制度漏洞實施貪腐,多為“單打獨鬥”。這不會帶來區域性腐敗或塌方式腐敗,但易給年輕人的成長産生錯誤示范,帶來負面影響,對政治生態的長遠影響甚至更大。

  凸顯完善“不能腐”制度的緊迫性

  有關專家介紹,如今青年公職人員選擇更多元,有好的機會隨時會離開、調動,流動性較大。選擇機會多時,個別人容易滋生“撈一把”的心態。

  作風問題無小事,必須從每一個幹部的起跑線上抓起。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等專家説,個別青年公職人員在關鍵崗位上“小官大腐”,背後是監督“空轉”和管控“失控”。對關鍵崗位上的公職人員要加強內部督查,紀檢、組織等部門要不斷強化崗位督導督查,管住人、管好財,發現苗頭及時處置,確保現有監管機制真正運轉起來、發揮效果,不要讓事業生力軍跌倒在權力狂奔路上。

  一些專家建議,在選人上嚴把入口關,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守好用人關,及時跟蹤年輕公職人員的思想動態,不能使其滋生“年輕有為就‘年輕妄為’心理”。

  記者注意到,一些單位通過開展拔尖人才培養,既關注青年幹部成長,又幫助其矯正思想,避免優秀人才跌倒在前進道路上。一些專家建議,可通過導師制等形式,切實把對年輕人的培養落到實處,在實踐中察其學識,洞其術業,觀其品格,看其言行,及時關心、幫助、矯正。

  “權力只要不受監督,就免不了有人要鋌而走險,不論年齡大小。”汪玉凱説,做好“教育幹部”這篇大文章是一個綜合性問題,不單單是廉政紀律上要有要求,也要有制度上的保駕護航,重點放在構建“不能腐”的制度環境。(記者 管建濤 閆睿)

圖集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80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