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假醫生、假護士、假手術,“三假”黑醫院為害4年
2020-12-04 10:26:04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往尿袋中塞衛生紙絮謊稱患者發炎嚴重,編造檢查數據欺騙患者接受虛假治療,用“不縫合傷口”脅迫手術臺上的患者接受高價手術,院內許多醫生、護士甚至連手術,都是假的。一家原本應以治病救人為己任的民營醫院,用欺詐、勒索、故意傷害等手段,非法獲利超億元。

  最近,寧夏銀川歐亞男健醫院惡勢力犯罪集團案終審宣判,“醫生”“護士”共48人服法。劣跡斑斑、屢被投訴處罰的醫院,為何能為非作歹、殘害患者長達4年之久?

  照搬外地“成熟模式”,坑害患者套路深

  銀川歐亞男健醫院于2015年7月經注冊合法成立,成立伊始醫院就完全照搬貴州遵義歐亞醫院的“中科男科模式”。這一模式從印發虛假廣告開始,涵蓋了網絡部引誘患者就診、檢驗室虛構檢查數據、手術室進行虛假手術的一整套成熟“套路”,利用醫患信息不對稱的狀況,通過欺詐、勒索等方式斂財。

  步驟一:虛假廣告誘騙患者就診。在銀川歐亞男健醫院機構設置中,有一個特殊的“網絡部”。網絡部通過百度競價提高網絡搜索排名,發布虛假廣告。一旦有患者在網上咨詢,網絡部“聊單人員”就會冒充醫務人員,根據排練好的聊天模式套取患者疾病、身份和收入等信息,誘騙患者就醫。一位受害患者説,他在百度上搜索男科疾病的問題,網頁就自動跳出了一個歐亞男健醫院的對話框,和客服聊天後去了他們醫院看病。

  步驟二:炮制檢查忽悠患者治療。為了讓患者相信自己患有“重病”,歐亞男健醫院的“醫生”和“護士”串通一氣,編造虛假檢查結果。據醫院多名工作人員供述,如果病人來看陽痿,就讓他去做“血流檢查”,而血流檢查儀根本就是壞的,實際就是一臺電腦,所有檢驗結果都是“重度供血不足”。如果病人看前列腺,護士就會偷偷在患者的尿袋中塞衛生紙絮或中藥渣,然後拿給病人看,證實“前列腺發炎嚴重”。

  步驟三:手術臺上敲詐勒索。一旦病人被虛假的檢查結果騙上了手術臺,就成為醫院的俎上之魚。被害人劉某去歐亞男健醫院做包皮切除手術,然而手術中他被告知患有前列腺疾病、陰莖靜脈曲張等多種疾病,需要手術治療。劉某起初不同意,手術室醫護人員就在劉某傷口未縫合的情況下,將他晾在手術臺上一個小時。麻藥藥效過後劉某疼痛難忍,最終被迫接受5.8萬元的手術治療。

  非法斂財1億多,從頭到尾都是假的

  一審法院認定,銀川歐亞男健醫院4年時間裏共詐騙348人,敲詐勒索9人,故意傷害他人身體導致18人輕傷、51人輕微傷,累計非法斂財1億多元。事實上,還有許多受害者因是“難言之隱”,礙于面子,並不願意配合司法部門取證。一位辦案民警説,從這家醫院卑劣的手段而言,它實質上已經不是一家醫院,而是一個赤裸裸的惡勢力犯罪集團。

  在國家醫師和護士注冊聯網管理係統中查詢得知,歐亞男健醫院77名醫務人員中,竟然有42人根本查詢不到,即便查到的也大多是注冊在別家醫院。這説明醫院聘用大量無資質人員或借用他人資質從事診療活動。辦案民警李靖説,醫院裏有名的“胡一刀”胡志剛,患者遇到他都免不了在生殖器上挨一刀,而他實際上是一個沒有任何資質的非專業人員,一些患者出院很久手術的線頭還露在外面。

  除了醫生護士是假的,醫院給患者提供的治療手段也多數是虛假手術。根據衛生部門的認定,醫院實施的“陰莖背深靜脈包埋術”“神經切斷術”“龜頭降敏術”等多項手術均為“違規、虛假”手術。按分鐘計費的“HW微波治療”“半導體激光療法”等治療手段也沒有任何醫學依據。

  患者黃某在歐亞男健醫院治療泌尿係統疾病,經檢查後醫生告訴他前列腺潰膿嚴重,不治療會轉化成癌症,後來黃某接受了所謂的“紅外光”治療。身上只帶了3000元錢的黃某在接受10分鐘治療後被要求續費,黃某説沒錢了,醫生威脅稱治療不能間斷,否則會大出血。無奈之下黃某給妻子打電話讓其送來8000元錢,結束治療後黃某並沒有感覺有任何效果。

  牛欄關貓?不,問題出在人身上

  如此明目張膽地欺騙、殘害患者,卻能持續作惡4年多。直到遵義警方搗毀遵義歐亞醫院後,才將銀川歐亞男健醫院的犯罪線索牽出。針對民營醫院為非作歹的惡劣行徑,行業主管部門諸多的監督機制為何紛紛失效?

  其實2015年以來針對醫院欺詐、收費不合理等問題的投訴一直不斷。在銀川市“12345”平臺,僅2017年至2019年就有80余條針對歐亞男健醫院的投訴。2018年,有媒體曝光了歐亞男健醫院亂收費行為。時任銀川市物價局價格監督檢查局局長的張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民營醫院可以自主定價,只要做到明碼標價,就是合法的。”

  而衛生部門在接到患者投訴時,僅僅將投訴轉交醫院由醫患私下調解。在衛生部門組織的年度校驗中,歐亞男健醫院在高投訴率、發布虛假廣告被處罰的情況下違規過關。根據銀川市紀委專案組查實,銀川市衛健委和市場監管局有4名幹部經常接受醫院的請吃或者禮品,為其充當“保護傘”。

  辦案人員表示,如果行業監管人員依照民營醫院的監管程序履職盡責,這家醫院的種種惡行應該很早就會被查處。由此可見,醫院作惡持續4年多很大程度上並非民營醫院監管制度“牛欄關貓”,而是制度執行者沒有“關緊籠子”,制度落實打了折扣。

  自治區衛健委副主任阮越盛説,歐亞男健醫院案發後,衛生係統開展了醫療領域專項整治,銀川市多家民營醫院或關門跑路,或被勒令停業。衛生部門還針對這一案件暴露出的問題,建立了醫療糾紛行業主管部門復查復核的層級管理制度,暢通投訴舉報渠道,以歐亞男健醫院案進行警示教育,嚴查行政不作為、亂作為。(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22期)(記者 張亮)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82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