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駕考培訓怎一個“亂”字了得
2020-10-29 07:30:39 來源: 法治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收費標準模糊惡性競爭嚴重財務管理混亂 駕考培訓怎一個“亂”字了得

  ● 互聯網駕校“豬兼強”破産暴露了駕考培訓行業收費標準不透明;以低價為噱頭盲目營銷,惡性競爭嚴重;財務管理體係混亂等亂象

  ● 低價報名費只是駕考機構在招收學員時的一種營銷策略。學員為了順利拿到駕照,交“保過費”已成為普遍現象

  ● 機動車駕駛員培訓學校培訓和收費標準根據當地實際情況由當地人民政府財政部門、價格主管部門會同同級交通主管部門核定,如果認為價格不合理或者存在亂收費現象可以到當地交管部門進行投訴

  近日,互聯網駕校“豬兼強”因資金被凍結、融資增資未到賬等原因,無力負擔高額的運營成本,不僅導致學員無法正常練車,更因拖欠員工、教練工資,最終被走投無路的員工向法院申請破産。

  據相關媒體報道,對于眾多在“豬兼強”駕校報過名的學員而言,他們中的大多數至今還沒有拿到駕駛證。據不完全統計,“豬兼強”公司還有在冊學員約4.24萬人,已消化學員約0.9萬人,未消化學員約3.34萬人,待退學費約2億元。

  這一事件再次將駕考培訓行業存在的亂象曝光于鎂光燈下。《法治日報》記者調查發現,為了順利拿到駕照,學員交“保過費”已成為這一行業的普遍現象。

  交保過費成為常態 教學態度頻遭吐槽

  據知情人透露,“豬兼強”利用網絡招生,將學員引流到線下直營或合作的學校進行培訓,直接打通線上線下,免去中間商賺差價,並且得益于其線上招生優勢,使之吸金能力極強,一度獲得數輪融資。

  歸結破産原因,在業內人士看來,“豬兼強”駕校前期通過低價策略招生,公司要進行大量補貼,極大消耗了現金流,還有大量廣告的投入成為壓倒“豬兼強”的又一根稻草。最後,隨著資本的撤退,原本掩蓋在低價之下的質量問題也被挖了出來,最終走向了破産。

  “豬兼強”之所以吸引那麼多學員,和其打通線上線下免去中間商賺差價的價格優勢是分不開的。

  據《法治日報》記者了解,目前駕校收費標準不一,駕校亂收費現象時有發生。

  有的學員交了4800元學費,駕校承諾保過,由于一次性通過四科考試,所以中途沒有被收取任何費用;有的學員交了2300元學費,如果考試不過,需另交補考費,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風險,其在考科目二和科目三前各交了1500元“保過費”;還有的學員交了2000元學費,科目二和科目三各交了1500元的考前跑場費和“保過費”。

  有學員透露:“剛開始的時候沒有交‘保過費’,考科目三時,旁邊的安全員會‘使壞’,在變速直線行駛的項目中,我確定自己挂的是四擋,但是安全員故意踩了剎車,導致車速與檔位不匹配,所以第一遍考試沒合格。第二遍考試開始時,安全員沒有將所有燈光調回原位,我當時緊張沒注意,于是第二遍也沒合格。當時考完特別委屈,也不知道找誰説理去,最後聽了教練的話交了‘保過費’,就順利通過了。”

  某駕校一位姓劉的教練告訴《法治日報》記者:“現在市面上的駕考收費一般在5000元到6000元不等。我們駕校的收費是5500元,這5500元是這樣劃分的:2500元是報名費,給車管所繳納800元,剩下的1700元作為我們的培訓費,每天從早八點帶到晚七點,甚至有時候到晚上九點,場地費、油費、維修費等都得我們自己掏腰包,一個學員快的話所有科目一遍過,慢的有些人科目二科目三要考三四遍,第一遍的補考費也都由我們承擔。”

  “考科目二和科目三的時候學員自願各交費1500元,這是考前練圈的費用,科目二科目三可以各練10圈,如果某些學員練得不好,教練會在他們10圈練完後繼續用自己的車給他們陪練;學員也可以選擇不交這個費用,科目二每小時收費450元,科目三每圈收費300元。交了‘保過費’的特權主要體現在科目三上,考場安全員會在攝像頭看不見的地方打手勢指導考生行車。除此之外,也表現在合格率上,每科考試,車管所都會給出合格率,考場會率先對沒有交費的學員設卡。”這位劉姓教練説。

  《法治日報》記者了解到,低價報名費只是駕考機構在招收學員時的一種營銷策略。學員為了順利拿到駕照,交“保過費”已成為普遍現象。

  此外,教練的教學態度也被不少學員吐槽。據某高校大學生李力(化名)介紹,他于今年4月在老家某知名駕校報名學車,報名前教練特別熱心,跑前跑後地幫忙處理各項報名事宜,但等到科目一筆試內容考完後,態度就大變樣了。

  “還有的教練急于求成,還沒怎麼練熟就催著你報考科目。”李力説。

  據了解,面對一些教練的言語及行為,很多駕校學員表示很無奈而又無法反駁。學員多半不滿意教練的教學態度,表示教練沒有耐心以及較為粗暴的教學方式會挫傷自信心。還有不少教練因為想要招收新學員而催著老學員趕緊考試,從而出現技術不達標但拿到了駕照的情況。

  隨帶隨學白日做夢 請吃請喝司空見慣

  “我學個車被套路慘了,報名費2000多元,可真正學完拿到駕照,一共花了近萬元。”“報名費確實只要2680元,可練習科目二時,駕校裏面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就開始暴露出來。”“我們學員現在已經成了駕校和考場的‘搖錢樹’。”不少駕校學員向《法治日報》記者吐露心聲。

  公安部交管局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中國機動車駕駛人4.4億人,其中汽車駕駛人4億人,佔駕駛人總數的90.9%。上半年新領證駕駛人728萬人。盡管受疫情影響,相比往年有所下降,但駕校生意仍然火爆。與此同時,駕校通過各種套路,收取超過正常培訓費用之外的額外費用現象仍然存在。

  有學員反映稱,“報名時,駕校承諾的是3人一輛車,但是真正培訓時就是5人一輛車。培訓時間一般都是教練提供時間段,自己選擇。通常一訓練就是一整天,從早八點到晚五點,一天平均下來一個人練不到兩個小時。”“承諾3人一輛車,但多的時候是6個人用一輛車訓練,一整天時間都耗在那兒,一天練不到兩個小時。”

  對此現象,《法治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發現5人一輛車在駕考培訓行業已經算比較好的情況,更有甚者,一天20多個人一輛車。另有網友爆料稱,某地方駕校最多一次竟然有37人簽到,實際人數40人,一個教練在一天之內用一輛車教導40個人。有學員表示,一天摸兩把方向盤,練習10分鐘竟然成為一件幸運的事。

  《法治日報》記者梳理發現,目前駕校在招生及教導學員方面慣用的套路可謂花樣繁多,如本校名額充足,保證30天快速拿證;超低報名費,絕無二次消費;隨帶隨學,一人一車等。

  與此同時,《法治日報》記者發現,學員們為了多點時間練車和教練能夠給自己多指點一些,給教練送紅包、送煙酒、請吃飯,在駕校內已經是再平常不過的事,這些“潛規則”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變成了“公認規則”。

  除了練習時有一些“潛規則”以外,考場上也有不少貓膩。

  “考科目三時,教練讓我們先給安全員買包煙,放在座椅的背後,別當面給,另外考試交身份證時,可以把錢折起來,放在身份證下面一起遞給安全員……”某駕校學員説。

  某駕校一名李姓教練透露,考場安全員很多都是“老油條”,其中很多人也有一些關係,盡管現在是電子監考,相應管理較過去規范了許多,但其中也不乏暗箱操作,對于整個駕考培訓行業來説,這也不是什麼秘密。

  “禮到位了,駕校、考場好過,學員也就‘好過’了。”這名李姓教練説。(記者 韓丹東 實習生 楊傑 蘇欣雨)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7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