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基層站所聘用人員違紀違法問題頻現?管住政府雇員任性之手
2020-10-10 07:29:02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近日,浙江省義烏市紀委監委派駐第六紀檢監察組幹部來到市場監管局江東所服務窗口,走訪了解政府雇員服務群眾、規范用權等情況。盛慶樂 攝

  日前,浙江省義烏市佛堂鎮原網格員陳舜傑涉嫌受賄罪、詐騙罪被提起公訴。本案因陳舜傑政府雇員的身份,在當地引發關注。

  記者從義烏市紀委監委了解到,政府雇員是該市各鎮(街道)、市級機關、事業單位、臨時機構使用並由財政負擔費用,不納入行政事業編制管理,實行勞動合同制管理的人員,在本質上屬于政府聘用人員。政府雇員所承擔的工作任務,基本都與政府部門監管、服務等公權力相關。

  據統計,義烏全市的政府雇員常年保持在9000人左右,近年來義烏市查處的職務違紀違法案件中,政府雇員不在少數。作為政府機關因崗位需要而臨時聘用的工作人員,少數政府雇員出現的違紀違法問題不容忽視。加強雇員隊伍規范管理力度,對確保其有效發揮應有職責具有重要意義。

  網格員先後十幾次主動索賄,被辭退後仍冒名斂財

  2018年9月,陳舜傑被招聘為義烏市佛堂鎮雇員並擔任網格員,其主要職責是對網格內的各家企業安全生産情況進行日常監督檢查。

  由于平時經常和相關企業負責人接觸,陳舜傑逐漸發現,他對企業安全生産監管具有“靈活掌握”的空間。照顧一下、賣點面子,成為他可以説了算的一點權力。

  據陳舜傑交代,隨著和企業老板日漸熟絡,相互之間開始從工作交往向私下吃請發展。2018年12月,佛堂鎮某紙箱廠負責人徐某某,輾轉聯係到了陳舜傑的同事,約上陳舜傑等幾名網格員一同吃飯。飯後又安排陳舜傑等人去某娛樂會所唱歌消費,先後花費五千余元全部由徐某某支出。作為“回報”,在之後的安全生産檢查中,徐某某多次提出希望“照顧照顧”,陳舜傑也都一一應允。

  當吃請成了家常便飯,陳舜傑開始尋求謀取更多好處。“慢慢地自己的膽子也變大了,從剛開始工作時的接受宴請,到事後要好處費,再到之後特意到企業中找問題,尋好處,越走越遠。”他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

  2019年1月,陳舜傑接到舉報稱,網格內一家企業存在安全生産問題。來到現場查看後發現,廠房邊上的一塊農用地上堆放了很多材料。隨後,陳舜傑找到企業負責人周某表示,必須馬上整改,否則將上報關停。關停就要造成企業損失,周某趕緊説好話讓陳舜傑想想辦法。

  “這種事情要找上面領導打點一下。”在陳舜傑的暗示下,周某提出由他出錢,委托陳舜傑去購買禮物並送給有關領導。隨後,通過微信轉賬的方式,陳舜傑收下7000元錢。

  在接受調查時陳舜傑坦言,所謂打點領導,“其實就是自己找個理由要錢罷了”。之後,陳舜傑又以借錢為由,向周某索要2000元錢。作為“回報”,陳舜傑不僅沒有將違規生産問題上報,還對周某廠內其他安全隱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周某之後,嘗到甜頭的陳舜傑還把手伸向轄區其他企業。打著發現安全生産不規范問題等幌子,陳舜傑不斷如法炮制,或名曰打點,或托言借款,並屢屢得逞。直到2019年9月離職,短短一年時間,他先後收禮索賄達十幾次,每次少則幾百,多則數千,數額累計達三萬余元。

  2019年9月,佛堂鎮紀委接到舉報,對陳舜傑的有關問題線索進行調查,隨後陳舜傑因吃拿卡要問題受到辭退處理。

  但直到此時,陳舜傑依然不知收斂。他利用原網格內企業主尚不知其已離職的情況,冒用網格員身份多次向企業相關人員以“借款”或收取報紙訂購費等名義索要財物。

  2020年4月15日,陳舜傑因涉嫌詐騙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義烏市紀委監委同步介入調查。

  違紀違法人員主要集中在履行監管、服務職能的基層站所

  梳理近期通報發現,政府雇員違紀違法問題表現多種多樣,除了類似陳舜傑這種對工作職責內違規違法問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外,利用所處單位的人情關係、內部信息等進行尋租,甚至主動聯係管理服務對象索取賄賂、與不法分子內外勾連、沆瀣一氣等問題都曾見諸報道。比如,義烏市稠江派出所協警王正貴、朱武軍等四人利用職務便利,為某“套路貸”涉惡犯罪團夥打探案情、説情打招呼,並違規收受團夥成員陳某等人贈送的微信紅包。

  “從近年來查處的情況來看,基層站所是高發地。”義烏市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王慶明説,一方面,基層站所的少數政府雇員利用參與安全生産、環保衛生、工程監管、治安管理、行政執法等日常監督檢查的工作便利,在直接與管理服務對象打交道的過程中進行權力尋租、利益輸送。另一方面,由于工作性質等原因,基層站所本身也是政府雇員的“用工大戶”,客觀上也相對容易出現違紀違法問題。

  “義烏由于經濟較發達,企業數量眾多,相關部門日常監管工作量大,而行政人員數量有限,很多時候監管任務需要政府雇員來輔助完成。”王慶明説,一旦相關部門對政府雇員的管理失位,就很有可能為違紀違法行為帶來可乘之機。

  除了一線執法人員外,在會計、出納等基層單位財務人員中,也常常出現政府雇員貪腐問題。浙江省長興縣殘聯殘疾人勞動就業服務所聘用人員計振,利用負責審核、發放全縣殘疾人補助資金的職務便利,冒領、套取各類殘疾人補貼補助資金62萬余元,並違規為他人辦理、發放各項殘疾人補助資金,造成國家損失82萬余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政府雇員利用職務便利以權謀私外,在對政府雇員招聘、考核等環節中,優親厚友等違紀違法問題也時有發生。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都安縣紀委監委近期查處的一起案件中,縣殘聯理事長藍慶彥不僅違規為其女兒辦理殘疾證、以此領取殘疾人就業創業扶持資金,還將其女兒聘用為縣殘聯工作人員。相比于在編人員,聘用人員的招聘錄取等工作大多由所在單位自行組織,準入門檻相對較低。一旦準入環節出現問題,不僅可能導致政府雇員招錄成為利益勾兌的手段,也很難保證招聘進來的人員按需發揮作用。

  管理失范、違法成本低導致雇員違紀違法問題屢禁不止

  在監察法第十五條中,將“其他依法履行公職的人員”列為監察對象,為監察機關調查在行使公權力過程中出現違法犯罪問題的政府雇員提供了法律依據。但除了需要監察機關加大查處力度外,整治政府雇員“微腐敗”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政府雇員由其所在單位負責監督管理,如果單位黨組織主體責任履行不到位,政府雇員出現問題後就很難及時發現制止。”王慶明説,義烏市紀委監委在此前查辦政府雇員違法犯罪案件中發現,許多單位對雇員個人及其家庭情況、資産狀況掌握不全面。特別是一些政府雇員崗位職責不明確,崗位流動性大,一旦監管沒跟上,單位就很難準確掌握本人詳細情況。

  另一方面,違法成本過低也是導致少數政府雇員屢屢鋌而走險的重要原因。過去,對于數額較小的政府雇員“微腐敗”問題,除非構成犯罪,一般輕微違規違法行為很難處理,寬一點就是罰扣薪酬,嚴一點就是直接辭退。同時,一些單位的聘用人員崗位,其本身競爭性並不強,這就出現一個人在上家單位被辭退,不久又在下家單位被重新聘用的現象。違法成本低、錄用難度小,在這兩方面因素疊加影響下,少數政府雇員在誘惑面前迷失自我。

  違紀違法行為查證難也是當前整治政府雇員“微腐敗”面臨的一個難題。從當前實際情況看,有些受害人認為這些行為很小,不願舉報;有些是通過熟人找關係才與政府雇員結識,怕舉報後熟人那裏面子上過不去;還有些擔心舉報不僅查無結果,反而觸怒相關人員,對自己沒有好處。基于上述原因,許多群眾即使自身權益受到損害,也不願出面作證。另外,由于所收財物以現金或者實物居多,留下痕跡較少,固定證據依靠口供為主,加上涉案金額往往不大,現有調查手段作用有限。

  在群眾眼裏,無論是聘用人員還是在編人員,都代表黨和政府履行職責,一言一行關乎黨和政府形象。正源于此,少數政府雇員的“微腐敗”問題盡管看似數額不大,但影響惡劣,必須加大整治力度。

  規范履職行為,從制度上消除雇員違紀違法空間

  近日,在義烏市紀委監委駐市公安局紀檢監察組的監督指導下,義烏市公安局對全局3760名輔警開展理論測試,測試內容包括輔警管理相關制度、法律及政治理論、廉政知識等,通過率為95.4%,其中90分以上的人數達728人。

  這是該市持續推進聘用人員隊伍規范化建設,不斷深化雇員管理制度改革,預防雇員“微腐敗”所進行的一項探索。

  作為全市雇員數量最多的部門,自2016年起,市公安局推出“年薪制”輔警制度,輔警保障經費人均達到了省平均工資的1.2倍,截至目前已聘用年薪制輔警8批344人。同時,通過開展崗位練兵提升輔警基本紀法素養。保障機制、表彰獎勵機制、關心關愛機制……一係列舉措的出臺,為破解輔警隊伍流動性大、歸屬感低等難題,提升隊伍凝聚力和紀律性提供了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

  絕大多數雇員都是在基層一線直接與老百姓打交道,群眾反映較多的往往是用權任性、作風疲沓、吃拿卡要等問題。想要從源頭切斷雇員“任性之手”,規范用權是重中之重。

  “叮!”日前,義烏市稠城街道雇員王曉慶的手機上,收到街道下派給他的檢查任務。隨後,他與同事一起來到相關企業,按照掌上執法係統流程,調出任務創建時就確定的檢查表單,逐項對照檢查。“對于現場能即時改正的一般問題,我們會當場要求整改完畢;暫時無法整改的,在掌上執法係統中做好記錄,告知整改期限,事後再進行核查。如果需發放責令整改通知書、立案查處、移交其他部門的,初步固定相關證據情況後,通知轄區幹部前往現場處置。”王曉慶介紹。

  而在該市應急管理局,通過在“一網通管”網上平臺執法留痕,嚴格企業查封程序,實行啟封復産不見面制度,使得安監員與網格員之間存在雙向監督,全面規范履職行為,從制度上壓縮雇員違紀違法空間。

  不只是應急管理局,在義烏市紀委監委的推動下,多家單位通過“標準化+數據化”強化管理,目前全市32個部門已梳理分類監管事項1386項、檢查內容7338項,形成檢查表單1386張,全部加載到“一網通管”行政執法監管平臺和“浙政釘”掌上執法係統。基層監管人員只需對標檢查表單開展現場執法檢查,有效避免了監管的隨意性。

  推行黑名單制度,提升違紀違法成本,增強政府雇員對紀法的敬畏

  多名受訪紀檢監察幹部表示,無論是編外還是編內,在紀律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必須一視同仁加強監督管理,推動用權規范、權責相適。

  作為全國首批12個社會信用體係建設示范城市之一,義烏市將雇員處分信息納入個人信用體係,對個人的信用分予以扣分,對其再就業、辦理信貸、參加政府採購、參選村(社區)幹部等,都會産生不同程度影響。

  針對以往在政府雇員違紀違法問題上處理尺度難以把握、處理方式單一等問題,義烏市紀委監委駐市公安局紀檢監察組推動市公安局制定出臺《警務輔助人員問責規定(試行)》,設置提醒、誡勉、警告、辭退四檔問責方式,區別對待不同種類、性質的違規違紀行為。今年1至7月,已問責輔警104人,其中警告、誡勉、提醒82人。

  今年年初,該市紀委監委在疫情防控督查工作中發現,部分社區出現少數雇員、社工不在崗的情況,給防控工作造成安全隱患。在對相關責任人作出處理後,推動相關部門制定“黑名單”制度,明確對在抗災防疫等重要工作中存在不服從指揮、消極對抗等情形的雇員,各用人單位在招聘報名或考察時,不得將其錄用為國家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工作人員,也不得重新錄用為雇員或社區工作者。半年多的實踐發現,黑名單制度能夠有效提升違紀違法成本,增強政府雇員對紀法的敬畏。

  日前,義烏市紀委監委啟動基層站所“靠山吃山”問題專項治理,矛頭直指基層站所黨員幹部、政府雇員利用手中權力、影響力或掌握的特殊資源等,進行權力尋租、利益輸送等問題。“我們決不允許政府雇員問題成為營商環境一塊短板,必須一視同仁加強監督管理。”義烏市紀委書記、監委代主任王強説。(陳昊)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基層站所聘用人員違紀違法問題頻現?管住政府雇員任性之手-新華網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587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