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打擊網絡黑灰産業,起底第四方支付
2020-09-08 10:52: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南京9月8日電  題:打擊網絡黑灰産業,起底第四方支付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朱國亮 吳新生

  實施套路貸,有人為你放貸收款;組織跨境賭博,有人替你收費洗錢……近年來,在許多新型涉網經濟犯罪中,都有一個神秘環節——第四方支付。

  究竟什麼是第四方支付,又如何支付,非法第四方支付是如何逃避監管的?記者最近前往蘇州市公安局進行了深度調查,並與警方抓獲的兩名“火牛”第四方支付平臺創建、運營犯罪嫌疑人進行了對話。

  第四方支付成網絡黑灰産洗錢工具

  今年2月,蘇州市張家港市一居民下載貸款App“有米有品”貸款3000元,扣除服務費、利息後,到手僅1650元。感覺收費過高,該居民再次登錄App,試圖提前還貸,沒想到多次操作後,無法提前還款。

  5天後,該居民終于聯係上“有米有品”的“客服人員”,按其指令,先還了1350元。然而,貸款App上相關貸款信息不僅沒變化,還自動生成了一筆每日高達200元的違約金,且催債短信、電話不斷。該居民無奈之下選擇報警。

  案件案值不高,但警方調查發現,此案資金流向與以往套路貸不同。在套路貸犯罪團夥與受害人之間,還有一個特別的支付平臺,將套路貸犯罪團夥與受害人“物理隔離”。這一平臺名為“火牛”。張家港市公安局網警大隊辦案民警蔡浩介紹,這一平臺不僅為“有米有品”提供資金結算,還為另外上百個套路貸App提供資金結算,受害者超21萬人,放款流水高達4.8億元。

  無獨有偶。最近,蘇州市常熟市公安局偵破一起涉案金額高達10億元的跨境賭博案。梳理其資金往來,警方發現也是通過第四方支付平臺結算。關注、研究第四方支付的蘇州市公安局網安支隊第六大隊副大隊長萬偉曦介紹,今年以來,截至本稿發稿時,蘇州市公安局網安部門破獲的涉第四方支付的案件有9起,涉及約40個第四方支付平臺,涉案總流水超100億元。

  萬偉曦説,從蘇州公安最近破獲的案件來看,第四方支付已成為網絡黑灰産洗錢的重要工具,跨境賭博、套路貸、網絡電信詐騙、淫穢視頻傳播等多種犯罪,都有利用第四方支付進行資金結算,以逃避金融監管和公安打擊。

  非法第四方支付混淆資金往來、逃避監管危害大

  何為第四方支付,究竟是如何支付的?“火牛”平臺是一個典型案例。記者近日前往張家港市公安局,與“火牛”第四方支付平臺創建、運營犯罪嫌疑人王某、袁某進行了對話。

  二人介紹,所謂第四方支付實質是第三方支付方式的一種變異,很多是為網絡黑灰産洗錢而開發的。當前,專業人士習慣于將支付寶、微信支付一類的網絡支付稱為第三方支付,第四方支付則是在第三方支付模式基礎上,進行技術改造,實現去中心化,資金流向更難監管。

  犯罪嫌疑人王某進一步解釋,在第三方支付中,形式上雖然是通過網絡實現支付,但是第三方支付相關公司在銀行仍有一個對公賬戶作為資金池,資金流轉線路依然清晰可查。而在非法第四方支付中,沒有一個對公賬戶作為資金池,而是通過購買大量的個人或虛假注冊企業銀行卡,交叉進行支付。

  犯罪嫌疑人袁某介紹,平臺背後的“金主”有上百個,平臺前端的“承兌商”也有數十甚至上百個,每個“承兌商”又有大量銀行卡,平臺自身也有上百張卡,而貸款者更是數以萬計,這樣就形成多層級的多對多關係,且放款、收款是不同的人、不同的卡,從而試圖逃避監管。

  袁某還介紹,更高級的第四方支付,還會在“金主”和“承兌商”之間使用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結算,增加一道防火墻。

  張家港市公安局網警大隊大隊長朱正東説,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將上遊犯罪集團與下遊受害人之間的資金往來進行“物理隔離”,嚴重擾亂金融秩序,危害社會治安。

  非法第四方支付可快速蔓延 亟須嚴管嚴打

  不過,蘇州公安內部專業人士表示,非法第四方支付並非不可遏制,關鍵在于兩方面:一是加強身份證、銀行卡、手機卡管理,遏制其買賣行為。目前,在第四方支付中,犯罪嫌疑人會購置大量銀行卡、身份證、手機卡,例如張家港破獲的這起案件中,“火牛”平臺和“承兌商”均需高價從黑市購買大量銀行卡以及與之對應的身份證號、手機卡。

  二是加強銀行內部管理,提升資金流動異常銀行卡發現能力。

  蘇州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副支隊長趙冰建言,在網絡黑灰産生態鏈上,第四方支付平臺已成重要支撐環節。“打蛇打七寸”,應深入研究非法第四方支付,尋找其薄弱點,多部門聯合治理,並開展專項行動進行打擊。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466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