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錢建芬回國投案 一追到底擊碎外逃夢
2020-08-30 09:42:36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天網行動 | 一追到底 擊碎外逃美夢

  自回國投案以來,外逃人員錢建芬一直接受江蘇省監委調查。時至今日,回想起從當初決意外逃到最終輾轉投案的歷程,她仍然感慨萬千。

  “我本人叫錢建芬,我自願回來向雨花臺區監委投案……”5月17日,江蘇省南京市祿口機場,在雨花臺區監委工作人員見證下,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錢建芬提交了手寫的投案自首聲明。

  錢建芬,江蘇省無錫融海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因涉嫌行賄罪,于2019年7月案發前外逃。從最初的態度強硬到左右搖擺,再到下定決心,經歷與專案組近一年的拉鋸後,錢建芬最終選擇拋棄避罪幻想,回國投案。

  事情的敗露源于對另一起貪賄案件的調查。2019年7月,江蘇省紀委監委對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原黨組書記、院長時永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其間,錢建芬行賄時永才的案情浮出水面。8月,南京市雨花臺區監委對錢建芬立案調查,卻發現其早在半個月前,就以看望子女為借口逃往國外。江蘇省追逃辦立即會同省紀委監委第五審查調查室,組織南京市、南京市雨花臺區、宜興市紀委監委組成工作專班,對錢建芬展開追逃。

  “當前,公職人員外逃得到有力遏制,但腐敗案件涉案人聞風而逃的情況時有發生,給紀檢監察機關的審查調查工作造成阻礙,錢建芬就是此類案件的典型。”南京市雨花臺區監委委員淩勝告訴記者,對錢建芬一追到底,就是要釋放“受賄行賄外逃人員一起追”的強烈信號。

  追逃一開始並不順利。錢建芬態度頑固,“她自認為‘我在國外,你們不能拿我怎麼樣’,每一次交涉都很艱難。”淩勝告訴記者。而在大洋另一邊,錢建芬也在時刻關注國內的一舉一動,試探專案組會對她採取什麼措施。

  2020年1月,眼看時永才留置期滿即將移送司法機關處理,錢建芬認為有了回旋余地,自己有可能會被放過。對此,專案組傳遞的決心和態度一以貫之,“無論你在任何一個地方,不管你有多遠,天涯海角都要把你追回來。”

  對于錢建芬提出的拒絕回國理由,專案組通過關係人將其一一駁斥。她曾説“自己病重無法乘機”,專案組對其提供的就醫病歷及診斷證明分析後指出,錢建芬提供病歷顯示的症狀均為常見病症,完全不影響乘機。與此同時,專案組對錢建芬在國內的涉案資産全面依法採取查封、凍結措施,讓其在經濟上感受到切膚之痛。

  盡管拒絕回國的決心已不像最初時那麼強烈,但錢建芬僥幸之心尚存,仍企圖做最後的試探。她在給專案組發來的微信中説:“國外疫情很嚴重,我怕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回來,帶來不確定的後果。(我)請求能否用別的方式如視頻詢問、按要求寫材料,我願意認罪認罰,聽憑處置。”

  現實並沒有給錢建芬太多猶豫的機會。其後到來的“紅色通緝令”,成為壓倒錢建芬僥幸心理的最後一根稻草。今年3月,國家監委協助江蘇省監委申請對錢建芬發布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消息傳到錢建芬耳朵裏,沒等紅色通緝令發布,錢建芬就“坐不住了”。“她擔心‘紅通’會使其在國外失去朋友和合作夥伴,被華人圈拋棄。”淩勝説。

  天網恢恢,一切掙扎都是徒勞。4月,錢建芬主動聯係辦案人員,表示要在正式成為“紅通人員”之前回國投案。

  一個月後,一架飛往南京的航班在祿口機場緩緩降落。錢建芬走下舷梯,看到前來交接的雨花臺區監委工作人員,心裏的另一只靴子終于落地。

  在投案自首聲明上,她鄭重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國外也有熟悉法律的朋友給我出點子,但是後來我認為提條件是不現實的。相信你們會對我進行公正處理,我相信共産黨、相信政府,我要拿我的例子,做其他外逃人員的工作,讓他們像我一樣配合你們的工作。”

  一追到底,擊碎外逃美夢。“錢建芬的歸案更加證明了,外逃不是逃避法律制裁的救命稻草。外逃腐敗分子只有徹底拋棄僥幸心理,選擇回國投案才是唯一的出路。”淩勝説。(王卓)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43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