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越變越長的“訂閱號”列表,有多少是你被強制關注的?
2020-08-10 07:52:37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情感綁架、服務加塞、心機利誘……掃描二維碼後強制關注公眾號的日常場景裏,隱含著一種“不關注就不能XX”的邏輯

  漲粉已形成産業鏈,在五花八門的漲粉平臺上,有的體重秤粉絲只需要7毛錢一個,3000個起售,量大還有折扣

  強制關注公眾號賺取流量只是第一步,套取個人信息、精準推送廣告等其他有牟利可能的行為將接踵而來

  “在嗎,幫我投個票?”點擊親友發來的鏈接,想進入投票通道卻發現先要關注公眾號;來到藥店門口,本意是為幫助顧客了解身高、體重等基本健康情況的體重秤上出現一行小字:“掃描二維碼關注即可使用”;逛完商場打算從車庫驅車離開,不關注公眾號竟無法繼續繳費操作……就在日常生活場景裏一次次的掃碼中,手機“訂閱號”列表越變越長。

  付款、加好友、獲取信息……伴隨互聯網及移動支付的快速發展,“掃描二維碼”的操作日益普及,為人們帶來不少便利。但在追逐用戶注意力的當下,掃描二維碼後強制關注公眾號的怪現象也屢見不鮮。更奇怪的是,該公眾號可能和用戶正進行的活動毫無關聯。

  怎麼就“繞”不開公眾號?記者調查發現,背後暗藏著一條吸金鏈。

打擊 徐駿圖/本刊

  千方百計只為誘導關注

  公共場所用WIFI、飯店買單使用優惠券……在諸多強制關注公眾號的場景裏,隱含著一種“不關注就不能XX”的邏輯。記者梳理發現,其中促人就范的原因可細分為三類:

  情感“綁架”型。公眾號方利用直接參與者的人際網絡,用感情“保駕護航”,將關注公眾號的任務作為投票、助力等行為的附加品派發。

  白領淩璐無意間清理微信發現,“訂閱號”中只有不到一半是自己真正想去關注的。“最常見的情況是投票,必須先關注投票發起者的公眾號。”淩璐説,礙于親情、友情又不能不幫忙投票,有時投完票忘記取消關注,不知不覺就攢下了這麼多。

  服務“加塞”型。公號方與商家合作,將“關注公號”作為用戶完成服務的強制通道,吸引流量。

  江西南昌市民程曉奇最近在某大型商場地下車庫停車時,被要求用微信關注一個叫“停準時”的公眾號才能繳費離場。當詢問能否直接付款不關注公眾號時,工作人員表示不能。程曉奇質疑:“掃個收款碼就能解決的事,為啥非要我關注公眾號?”

  點開“停準時”,該賬號主體為江西易行智能停車管理有限公司。記者致電該公司客服,對方稱公眾號與車場合作會要求車場引導用戶通過平臺繳費,是一種商業模式,且關注公眾號“不會給車主帶來什麼損失”。當記者進一步確認“不關注是否不能繳費離場”,客服先是稱有另一個能直接繳費的二維碼,在記者表示並未在相關車場看見該二維碼後,客服又稱“具體要看車場的情況”。

  心機“利誘”型。公號方也即服務提供方,將平臺默認為使用服務和優惠的“必需載體”以引導關注,更具隱蔽性。

  如今去飯店消費,一些飯店已不再提供紙質菜單了,服務員會提醒顧客通過桌角貼有的二維碼點菜下單。而不少點餐二維碼都埋伏了一個“小心機”:只有關注了店鋪的微信公眾號,才能進行點餐操作;把關注公眾號和優惠活動相關聯,已經成了絕大多數“無紙質菜單”飯店的留客手段之一。

  “體重秤粉絲”7毛一個

  互聯網時代,粉絲就意味著價值。正是公眾號渴望漲粉再“吸金”的願望,引發了強制關注公眾號的一係列操作。

  張先生是一家單篇推文閱讀量超過10萬人次的公眾號的運營負責人。他向記者透露,目前通過官方正式渠道獲取一個粉絲的成本在5元到10元左右。由于獲客成本較高,只有資本充沛的頭部公眾號才能用得起,絕大多數公眾號在起步階段只能選擇非官方渠道漲粉。

  在百度搜索“公眾號漲粉”,五花八門的漲粉平臺便躍入眼簾。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漲粉已形成産業鏈,粉絲的精準度、設備渠道的豐富程度、定制方案的專業性成為平臺間爭奪客戶的競爭力,強制關注成為平臺線下獲客的主要手段。

  記者調查一家主要通過線下設備幫助客戶實現漲粉需求的漲粉平臺發現,其企業主頁宣傳的線下場景豐富,包括體重秤、娃娃機、共享充電寶、自動售賣機、醫院設備增粉、K歌粉、WIFI增粉等,不同的渠道對應的粉絲群體還有留存率、年齡段以及價格上的差別。

  比如,醫院設備增粉,用戶可通過在醫院掃碼關注公眾號免費領取環保袋或病歷本,這種場景的粉絲留存率為當日的60%到80%,年齡段在18到45歲;娃娃機則以誘導用戶掃碼關注公眾號領取代金券的方式來增粉,粉絲留存率為60%到80%,年齡段為18歲到35歲。

  “這家公司在業內小有名氣,全國都有線下設備。由于直接在線下鋪設設備,客戶的獲客成本相對較低,最便宜的體重秤粉絲只需要7毛錢一個,3000個起售,量大還有折扣。”銷售人員介紹説,網上不少所謂的漲粉平臺其實沒有線下獲客的能力,大多是與他們這樣的一手獲客平臺合作,通過做“倒爺”賺取中間差價。

  另一家漲粉平臺,漲粉方式只有紙巾機、體重秤、WIFI三種,其中體重秤漲粉套餐報價為:1000個粉絲900元,5000個粉絲4000元,1萬個粉絲7000元。其主頁顯著位置還直白標明,已服務客戶數逾2.5萬,累計漲粉9000萬,當日漲粉量超過12萬。

  表面自願實則強制

  “不商量”的強制關注公眾號行為是否存在侵權?受訪專家表示,在存在消費環節的前提下,商家強制消費者關注公眾號的行為是一種“形式上自願、實質上強制”的交易行為。

  “必須掃碼關注公眾號才能點菜,涉嫌侵害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江西省消保委秘書長辜志明説,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六條規定,經營者不得以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費者權利、減輕或者免除經營者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等對消費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規定,不得利用格式條款並借助技術手段強制交易。格式條款、通知、聲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內容的,其內容無效。

  不僅如此,業內人士透露,商家漲粉的最終目的是將線上流量轉化為線下收益,強制關注公眾號賺取用戶流量只是第一步,套取個人信息、精準推送廣告等其他有牟利可能的行為將接踵而來。

  江西求正沃德律師事務所律師曾悅説,微信用戶關注公眾號時,往往會收到“公眾號申請獲得你的微信頭像、昵稱、地區和性別信息”的提示,如果不點“允許”就無法關注,也無法獲得公眾號提供的服務。這對于微信用戶還存在泄露個人信息的風險,特別是不太會用手機上網的老年人群體。

  “二維碼的初衷是讓生活更加便利,但強制關注公眾號才能消費的‘附加條款’,一定程度上還排除了非網民群體的消費權利。”上海市錦天城(南昌)律師事務所律師阮新怡説,互聯網消費成為大趨勢的背景下,提倡商家在提供優質互聯網産品或服務的同時簡化操作手續,在最小限度范圍內行使自身權利,最大限度保障網絡用戶權利,才是獲得消費者擁護的不二法門。(記者 胡錦武 袁慧晶)

【糾錯】 責任編輯: 焦鵬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46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