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小官巨貪!小科長緣何貪腐超千萬
2020-07-31 07:51:18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以案為鑒 | 小科長緣何貪腐超千萬

  2020年5月11日,杭州市臨安區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一起“小官巨貪”的典型案件,這是該區迄今為止查處的涉案金額最大的職務犯罪案件。被告人臨安區審計局行政事業審計科原科長楊基成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1130余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100萬元。

  小小一個科長,緣何能貪腐上千萬?更令人疑惑的是,楊基成在臨安區審計係統中很有名,家裏經商辦企業,有多處土地和廠房,每年僅廠房租金就有200余萬元,朋友們都稱他為“楊千萬”,家境優越的他為何會走上貪腐之路?

  好面子把自己推下火坑

  從小享受眾星捧月包圍感的楊基成特別好面子。平日裏,當別人需要擔保時,只要奉承幾句他就會想都不想出面擔保。2012年的時候,他像往常一樣替朋友林某某擔保了300萬。可擔保協議簽了沒多久,林某某就因非法集資被公安機關拘留。作為擔保人,楊基成很快被出借方盯上,他們每天派人跟著楊基成上班、下班,坐在楊基成辦公室裏。從未受過挫折的楊基成內心充滿恐慌,但好面子的他又不想讓家人知道這件事。

  正在這時,商人王某某找上門來。王某某是臨安當地的工程老板,此前在工程審計時,楊基成曾“出手相助”。為表達謝意,王某某這專門奉上了一百萬元人民幣。興奮、震驚、害怕……但最終,楊基成選擇了收下這筆錢。

  “我當時真的太需要這筆錢了,那一幫人整天跟著我,我太想甩掉他們了。”楊基成用這筆錢解決了眼前的麻煩,但這無異于飲鴆止渴,把他推向了一個更可怕的深淵。

  瘋狂斂財解經濟之困

  楊基成的職務雖小,但權力卻不小。楊基成在審計係統工作了25年,特別是擔任審計中心主任後,可以直接影響動輒幾百萬、幾千萬乃至幾億元政府投資建設工程的審計工作。

  結算審核報告,是工程老板款項結算的重要依據。而楊基成掌握著這樣一個核心權力,工程造價是否核減、審計的先後順序都和工程老板的利益息息相關,甚至于審計時間的長短都會影響工程老板的財務成本。

  2014年,楊基成出借或者擔保的多筆資金無法收回,而這些資金大多是從銀行借貸來的。天天都是催款電話,楊基成不得不在銀行之間轉貸,整天謀劃著怎麼去堵上資金窟窿。

  正是這一年,杭州市臨安區城市建設力度和規模不斷加大,不少工程老板正有求于楊基成。楊基成有意無意透露出自己資金緊張的局面,施工方便心領神會,拿出大量現金送給楊基成。有時候被催款催急了,楊基成還會主動提及好處費。僅2014年,楊基成就瘋狂斂財400余萬元,其中最高一筆受賄為180萬元。

  急于追回損失,2014年開始,楊基成籌集大量資金投入到期貨交易中,希望從期貨交易的巨額回報中挽回敗局。他猶如一個賭徒,一有了錢就都會往期貨賬戶裏轉一圈,但結果不僅錢沒有賺到,反而增加了巨額債務。2014年至2018年,楊基成炒期貨的虧損額就達到1500余萬元。這樣的虧空,憑借他微薄的工資收入,根本無法彌補。于是,楊基成斷從服務對象處攫取錢財,累計受賄上千萬。

  辭職收手卻難逃懲罰

  在瘋狂的背後,楊基成也有謹慎的一面。

  他具有較高的警惕性,受賄時極少露面,即使露面也是在家中、咖啡廳等封閉或者半封閉的場所。2014年,一大型住宅小區項目經理陳某,為了在工程審計中尋求幫助,用兩個塑料箱裝了180萬元現金送給楊基成。楊基成向朋友借來未上牌車輛,讓熟悉的汽車修理廠工人收下這筆巨款。收下裝有180萬元現金的兩個塑料箱後,為銷毀證據,楊基成專門將箱體和蓋子分開丟棄。

  2019年1月,楊基成自知已無力挽回局面,便從審計局辭職,企圖逃避罪責。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手,去年9月,杭州市臨安區紀委監委對其採取留置措施。

  調查發現,楊基成共受賄25次,數額超過1000萬元,其中單筆受賄數額超過100萬元的就有4次。他的腐敗看上去是由為人擔保而引發的連鎖反應,實際上是他本人漠視黨紀國法的必然結果。

  此起“小官巨貪”案件暴露出的制度問題值得深思,諸如審計中心主任這類可以一錘定音的崗位,要實行定期輪崗,同時對自由裁量權要加強監督和制衡。該案發生後,杭州市臨安區紀委監委對區審計局下發了監察建議書,要求舉一反三、全面整改,築牢“不能腐”的制度籠子,從根本上鏟除腐敗滋生的土壤。(杭州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李文峰)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307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