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隱私微商”讓藝人信息在網上“裸奔”
2020-07-07 08:16:3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花幾元錢即可買到知名藝人的各類信息

  “隱私微商”讓藝人信息在網上“裸奔”

  藝人虞書欣在網上抱怨,自己的朋友圈內容被售賣。這則新聞又一次刷新了藝人信息被售賣的尺度。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調查發現,銷售知名藝人各類信息的“微商”正在社交網絡上活躍,藝人的航班信息、通告單、酒店信息應有盡有,更私密的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微信號也可以買到,且幾乎囊括所有知名藝人。記者只用了20分鐘,就以50元的價格在某微商處買到了一位當紅男藝人的身份證號碼、住址、父親姓名等信息,還被附贈了其他的航班信息。

  一份信息要多少錢?價格便宜到令人咋舌,最常見的航班信息、酒店信息一般在10元以下,這意味著,粉絲們可以依據信息去接機、堵酒店,一睹偶像真容。

  一位購買過航班信息並接機的粉絲説:“買航班信息去接機是最簡單的、可以近距離見到偶像的機會,所以有很多人買。”

  5元即可得到航班具體到達時間

  對于粉絲來説,想了解偶像的一切是一種本能。

  95後學生小在迷上了一位藝人,時常會在微博上表達自己對偶像的喜愛。一位微博用戶給她發私信表明自己出售該藝人的航班信息,並留下了微信號。

  這個人的微博很簡單,多數為“藝人名字+航班圖標+目的地”,但發布很頻繁。出于好奇,小在加了他微信,發現他朋友圈內每天都在更新藝人的航班信息,只需花費5塊錢即可得到航班具體到達時間。

  小在的粉絲朋友們常常會聊到接機的經歷,也有不少人給她推薦曾購買過信息的微信號,不知不覺,小在加了十幾位“隱私微商”。他們每天在朋友圈刷屏般地公布明星航班信息,看到有航班在上海落地,這讓身處在上海的小在覺得要見到偶像易如反掌。

  一次,當偶像遭遇不順時,小在有了去接機的衝動。她從一位長期觀察感覺“靠譜”的微商處花費10元購買了航班信息,如願地在機場見到了偶像。

  “我就想看看他線下長什麼樣,而且價格太便宜了,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小在説,只要你肯花錢,藝人的一切都可以買到。

  同樣去接機的小石是在微博上主動尋找藝人“隱私微商”的,她在微博上搜索偶像的名字,很自然地能看到有微博用戶更新偶像行程,加了微信後,她多次購買偶像的航班信息,每條信息價格最高不超過10元。

  “這是一個最低成本可以近距離見到偶像的機會”,小石以幾百元的演唱會門票價格作為對比。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部分演出暫停,除了看其他人拍攝的照片,沒有見到偶像近況的渠道。

  買信息去追星,這對于不少粉絲來説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並且很容易。記者在微博、閒魚上很容易地找到了銷售藝人信息的微商,他們的朋友圈都大同小異,多數為銷售藝人的航班信息、通告單的廣告,以及一些活動的入場機會。

  當記者詢問一個“隱私微商”是否有某位藝人的身份證號碼時,對方表示有,並給出了50元的價格。轉賬50元後,記者拿到了這位當紅藝人的身份證號、曾用名、戶籍住址、父母姓名等信息,整個交易過程只用了不到20分鐘。

  對方還表示:“我贈送你航班信息,你想要哪個明星的和我説就行。”

  價格分三六九等,能包月還能當代理

  對于“隱私微商”來説,找到客戶最重要。

  通常,他們在微博、閒魚、貼吧等社交網絡上發布信息,或是通過微博搜索粉絲直接發私信,和客戶成為微信好友後,在朋友圈內發布廣告,最終在微信裏交易。

  這些信息在社交網絡上往往用縮寫來代替,比如,“sfz=身份證”“hb=航班”,或者直接標注“行程、通告”等,方便別人搜索。

  信息的價格也分三六九等,其中航班信息價格最為便宜,多數在10元以下;通告單價格次之,價格在幾十元左右;身份證、準考證等涉及隱私的信息最貴,價格在百元左右。

  有部分微商還推出了價格高昂的“信息包月”服務。小在透露,她曾看到了一位報價5000元“包月”所有知名藝人航班、通告單信息的微商,主要針對的對象是蹲點拍攝藝人照片的“站姐”,向粉絲兜售照片以賺取更多的錢。

  像其他微商一樣,“隱私微商”一邊自己售賣,一邊發展“代理”——花費百元左右成為“代理”,即可長期拿到信息向其他人售賣,成為下一位“隱私微商”。

  這些信息是怎麼來的?幾乎所有人都閃爍其詞,諱莫如深,有人表示“我自己有渠道”,也有人説是“自己查的”。

  《北京商報》的一篇調查文章顯示,一名銷售信息的人稱,其酒店、宿舍等信息是從公司處拿到的;自己認識明星所屬公司內部或是常年在劇組的人,關係熟悉後便能直接向內部人員了解明星的動態。

  此外,航空公司、酒店等場所的工作人員也是泄露明星信息的源頭之一。今年1月,有人在網上稱,一名疑似航空公司的員工多次在微博發布明星的旅客信息,涉及韓紅、倪妮、張傑、周筆暢、鄧倫等多位藝人。隨後該微博用戶被核查確認為乘務人員,並被處以停飛的處分。

  藝人的信息在互聯網上“裸奔”

  打開“隱私微商”的朋友圈,當紅明星、新秀藝人、熱門綜藝、正在拍攝的影視劇……各種信息應有盡有,後面直接標注:“需要私”。

  這意味著,這些劇組和藝人的信息正在互聯網上“裸奔”。

  一位知名娛樂公司的經紀人告訴記者,有熱度的藝人都會面臨隱私泄露的問題,“尤其流量藝人和選秀藝人更容易出現這個問題,比如航班、私人行程、朋友圈,等等”。

  然而,在每一個粉絲的心裏,對于藝人隱私有不同的定義。

  在小石眼裏,明星在機場內的不同區域有不同的隱私權,廊橋內屬于隱私,自己不會拍攝,看到別人拍攝的照片也不會傳播,但接機大廳屬于公共場所,她認為在那裏等待見明星無可非議。

  但小石也承認,自己屬于比較有操守的粉絲,不會打擾偶像的生活和行程,但如果是“私生飯”(侵犯明星的私生活及工作的粉絲)或者不法分子掌握了藝人的信息,“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也有不少人認為,粉絲接機、探班等也是給藝人增加人氣,部分藝人甚至會故意放出信息期待粉絲來接機,藝人的職業決定會讓渡一部分隱私。

  毋庸置疑的是,隱私泄露已經影響到了不少藝人的生活。藝人胡歌在一檔訪談節目中無奈提到,在劇組期間有很多不認識的人加自己好友,認定自己的聯係方式被泄露,因為被騷擾而不得已開啟手機飛行模式。

  同樣,隱私泄露還會帶來更大的隱患。比如,粉絲得到藝人的航班信息後到機場接機,到達出口、辦票櫃臺、登機口、接機口,甚至在航班上都有了粉絲,還出現了部分狂熱分子從經濟艙涌入藝人所在的頭等艙求簽名、合影、拍照的情況。這給現場秩序帶來混亂,引發其他人反感,造成安全隱患。

  去年,上海虹橋機場候機樓的步行扶梯玻璃被接機粉絲擠碎,就是因為當晚有多位明星到達機場,得知信息的粉絲聚集在機場造成的。

  2018年,民航局曾發布《關于加強粉絲接送機、跟機現象管理的通知》,通知提到三點:一、防止泄露知名旅客信息;二、強化機場秩序,避免粉絲大量聚集;三、杜絕粉絲機上擾亂秩序行為。以此提醒廣大粉絲理智追星。但時至今日,仍然屢禁不止。

  “這種現象的産生主要還是源于現在的粉圈文化,包括‘私生飯’的存在。”前述經紀人也很無奈,藝人的航班信息基本都沒辦法不泄露,很多黃牛都會賣這類信息給粉絲,因為粉絲有機場接機、送機,甚至跟拍的訴求。知名藝人的私人行程一般容易被“私生飯”跟蹤。

  “但沒有一個明星和團隊會鼓勵這種行為,只能很無奈地接受。‘私生飯’這個問題,基本是所有流量藝人的困境。‘私生飯’有訴求,黃牛自然就有市場。”這位經紀人説。

  藝人發在“朋友圈”的信息是不是隱私

  虞書欣在得知朋友圈被泄露後無奈地説:“我連最後的小天地也不能有了嗎?”這則新聞引發了關注,藝人發在自己朋友圈的信息是否屬于隱私?

  剛剛通過的《民法典》對隱私有了明確的定義:第一千零三十二條規定,自然人享有隱私權。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刺探、侵擾、泄露、公開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隱私權。隱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願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

  但朋友圈是否為“隱私”仍然有爭議。北京清律律師事務所熊定中律師表示,出售和泄露航班信息一定是違法的,但“朋友圈”內容並不必然是隱私,但可能涉及到隱私。

  熊定中解釋:“如果你在朋友圈裏表達一些違法的內容,公安機關認為你是在一個公共平臺發布,會查處,但在傳統民法理論裏,又認為朋友圈公開的是特定的對象,不應當算做公共場所,仍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值得關注的是,國內正在通過立法加強對個人隱私的保護。今年兩會透露的信息是,制定個人信息保護法、數據安全法已被納入全國人大下一步的立法工作計劃。

  熊定中認為困境在于,現在有非常多的商業模式和業務都需要建立在提供個人信息的前提下,那麼對于它的保管和商業化利用確實是一個比較難以監管的領域,公民個人來説能做的事情其實非常有限。

  (記者 陳璐)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601126204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