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黑老大何以把持基層黨組織14年
2020-07-03 07:35:40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安徽省蚌埠市高新區天河科技園紀工委結合“劉氏兄弟”案件中暴露出的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等問題,深入新城口村開展“三個以案”警示教育,以身邊事教育身邊人。劉帥 攝

  省紀委監委主要負責人直接領辦、匯集省市縣三級專業辦案力量、深挖徹查“保護傘”“關係網”94人……日前,安徽“劉氏兄弟”涉黑案處理細節公布。在辦理該案中,紀檢監察機關採取一係列有力行動,實現了以打傘促掃黑、黑惡勢力與“保護傘”一窩端的良好效果。

  此案中的“劉氏兄弟”為安徽省蚌埠市新城口村原黨總支書記劉兆本等四兄弟。他們長期把持基層黨組織14年,非法採礦獲利20億元,大肆拉攏、腐蝕領導幹部和公職人員。記者調查發現,這起涉案金額大、牽扯公職人員多的案件,有諸多引人思考之處:劉氏兄弟為何能逃避監管,長期從事非法開採?為何有這麼多公職人員為其充當“保護傘”和“關係網”?

  以暴力手段攫取財富,長期把持基層黨組織

  新城口村地處淮河與窯河交匯處,灰岩礦山眾多,不少村民靠採石賣料謀生,從小生活在此的劉氏兄弟靠販賣砂石起了家,劉兆本還當上了村黨總支書記。因在四兄弟中排行第二,劉兆本被稱作“二老板”,他自己很喜歡這個稱呼。2005年,新城口村成立震興建材總廠,辦理了採礦許可證,劉兆本擔任法人代表。

  有了這一“招牌”,劉氏兄弟的砂石生意也進入了“快車道”。他們利用大型機械公開進行超范圍開採,10多座大山被挖成了大坑。“以前山上都是樹木,後來都是泥土,我們都不能在戶外曬衣服,自來水也不能喝了。”村民王永瑞回憶説,“房子被震裂,砸死人的事也發生過,也就是賠錢了事。”

  劉氏兄弟的另一“招牌”,是位于窯河上的船橋,開採出來的砂石只有通過這裏才能運出去。劉兆本擔任村黨總支書記後,逐漸把本屬于村裏的船橋,變成了自己打擊砂石競爭對手的工具。對于買他家石頭的船,予以放行,別的船則不允許通過。為了進一步攫取利益,劉氏兄弟還以暴力手段強行兼並其他石廠。“劉家有錢有勢,塘口被佔也只能忍氣吞聲。”村民邱永好説。

  劉氏兄弟通過壟斷採礦資源,積累了數十億元巨額資産。開始謀劃長期把持基層黨組織,鞏固自身利益。村黨總支換屆選舉,劉兆本安排黨員吃飯並發錢發物;村委會選舉,要麼不給村民發選票,要麼盯著村民填選票,甚至直接代填選票。新發展黨員,也成了劉兆本控制基層黨組織的手段。“沒有他點頭就入不了黨,十幾年裏入黨的基本都是劉家的人,或者是跟他關係密切的人。”曾擔任新城口村黨總支副書記的方士田説。

  劉兆本長期不在村委會露面,不學習、不管事、不開會,村裏的事務全由村會計鄢傳偉負責,而鄢傳偉同時還在劉兆本的公司擔任會計。據了解,當時的村“兩委”幹部7人全在劉兆本的公司“上班”,都成了他的“打工仔”。

  對于當地群眾的不滿,劉兆本也不是不知道。為了防止這些群眾上訪,劉兆本安排下屬“看著”這些人。“我們經常到這幾家人門口轉轉,如果人不在,就向劉兆本匯報。”方士田説。

  劉兆本把持村黨總支書記14年、兼任村委會主任4年多,為劉氏兄弟在當地形成強勢地位和非法斂財提供了有利條件,其黑社會性質組織逐漸形成並壯大,走上了一條“以商養黑、以黑護商”的道路,成為為害蚌埠地區的毒瘤。

  拉攏腐蝕領導幹部,肆意侵害群眾利益

  辦案人員介紹,新城口村黨總支長期形同虛設、劉兆本等人長期肆意非法開礦、上訪群眾訴求長期得不到解決,這些問題的産生與管轄新城口村的蚌埠市高新區天河科技園管委會黨工委失職失責密切相關。

  天河科技園黨工委原書記、管委會原主任殷召才,與劉氏兄弟中的大哥劉兆水關係密切。逢年過節,劉兆水都要給殷召才送錢送物。劉兆水為在撥付工程款等方面得到照顧,送上41.9萬元感謝費。“我和殷召才關係比較好,老二、老三出了事找我,我就找他幫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劉兆水説。

  上梁不正下梁歪。殷召才失守後,劉兆本先後向8名天河科技園管委會黨工委委員送錢送物,以尋求照顧。這樣一來,整個黨工委班子逐漸淪為“提線木偶”,對劉兆本等人的非法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從那時開始,每當市裏或區裏來檢查,劉兆本等人就會提前收到通知,及時把非法採礦的機器停掉,把人撤走;開礦期間發生了致人死亡的安全事故,也都是私下賠錢了結;強佔土地、強遷村民祖墳更是無人敢言。

  2007年,國電蚌埠發電有限公司選擇建在新城口村。為爭奪利益,劉兆水妻子馬士鳳糾集100多人與鄰村村民鬥毆,並用鏟車推倒電廠圍墻。事後竟無一人被追究責任。

  2008年汶川地震時,劉氏兄弟因帶著挖掘機趕赴數千裏開展救災名噪一時,獲得“全國抗震救災模范”“中國好人”“安徽省道德模范”等榮譽稱號,“光環”加身。“此後,劉氏兄弟變得更囂張了。”當地村民表示。

  2013年底,劉氏兄弟的採礦許可證到期,殷召才以修整填埋廢棄礦坑為由,擅自決定劉氏兄弟等人向天河科技園繳納200萬元後即可繼續開採。“那時候殷召才要是不支持我們,我們幾個是不能開採的。”劉兆本説。

  2014年,劉氏兄弟非法開採時發生重大事故,導致一人死亡,殷召才利用職務之便將此事壓下,讓劉氏兄弟自行解決,最終賠錢了事。

  2016年前後,劉兆本擅自佔用耕地興建別墅,私建劉氏宗祠,並非法開發“漢街”項目。此外,劉氏兄弟還在山上修建會所、球館等設施,侵害了當地群眾的利益。

  劉氏宗祠重檐翹角、雕龍畫鳳。在修建過程中,他們強行要求村民把祖墳遷走,同意的人給點賠償,不同意的就強佔,迫使村民遷走山上墳塋百余座。

  村民到天河科技園管委會投訴,非但沒人管,反被打擊報復、非法關押。劉氏兄弟越發肆無忌憚,以至于村民在劉家兄弟跟前根本不敢大聲説話,對他們家小孩説的話都不敢反駁,對于肆意的辱罵更是毫無辦法。

  編織“關係網”“保護傘”,多方面尋求庇護

  劉氏兄弟黑社會性質組織非法採礦10余年並伴隨尋釁滋事、聚眾鬥毆等犯罪,盡管影響惡劣、投訴不斷,但一直平安無事,與某些地方部門不作為、不擔當有關,也離不開背後的“保護傘”為其站臺撐腰。

  辦案人員介紹,劉氏兄弟有著明確的分工,劉兆水主要在市裏活動,拉攏腐蝕意志不堅定的領導幹部;劉兆本主要在新城口地區活動,向當地公職人員行賄;劉兆剛、劉兆安則負責充當“跟班”“打手”以及送禮送錢的“操作者”。

  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孝義派出所連續幾任負責人,全都收受劉兆本的賄賂,為其提供保護。“在蚌埠,我惹不起,也不敢惹他們兄弟。”孝儀派出所原副所長李廣德説。2014年,在辦理“4·23”非法存儲爆炸物案件中,李廣德收受劉兆本賄賂,致使其團夥成員逃脫法律制裁。

  “在電梯裏,他強行扔給我一個包,裏面有12萬現金。這個錢,我不敢不拿。”李廣德説。“不是我想這麼幹,而是上級領導指示了,要我自己去劉兆水的辦公室裏錄口供、調查事件,就是要我對他網開一面。”

  李廣德口中的“上級領導”,包括蚌埠市委政法委原副書記、綜治辦原主任王琦,以及蚌埠市委政法委原書記、市公安局原局長巫希平。

  王琦在擔任蚌埠市文明辦主任期間,因積極宣傳劉氏兄弟抗震救災的事跡,遂與他們交好。後來,王琦利用擔任的大洪山整治領導小組副組長等職務便利,為劉氏兄弟非法開採提供保護,多次收受劉氏兄弟的賄賂。

  巫希平在擔任蚌埠市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期間,收受劉兆水賄賂,為其辦理“豹子”車牌號,給法院幹部打招呼説情。在劉氏兄弟採礦許可證到期以後,仍然在此後的一年左右的時間裏,違規審批40多萬公斤炸藥,3萬多公斤雷管。在發生嚴重安全事故時候,巫希平親自給劉氏兄弟站臺,極力把事情壓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公安機關30人、國土部門18人、環保部門3人、林業部門6人、安監部門5人……憑借其編織的強大“保護傘”“關係網”,劉氏兄弟得以在國土部門處罰非法採礦時,安排工人頂替;在礦山發生致人傷亡的安全事故時,不被安監部門處罰;在團夥聚眾鬥毆時,能夠被從輕處理。他們給當地政治生態造成嚴重危害,嚴重破壞了經濟、社會秩序。

  深挖徹查打傘破網,一體修復政治生態、自然生態

  2018年1月23日,中央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動員會結束後,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專門聽取了省委政法委負責人關于會議精神和“劉氏兄弟”案有關情況匯報,要求堅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開展新一輪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重要指示精神,認真落實會議部署,在全面深入調查取證的基礎上,依規依紀依法嚴厲打擊,堅決做到除惡務盡。安徽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劉惠多次聽取案件匯報並赴蚌埠調研督導,提出具體要求,全程督促指導,高質量推進案件查辦工作。

  在周密部署下,蚌埠市迅速行動,對以劉兆水、劉兆本、劉兆剛、劉兆安四兄弟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骨幹成員13人依法採取強制措施,打響了安徽省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第一槍。

  2019年12月16日,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認定劉氏兄弟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採礦罪、非法儲存爆炸物罪、聚眾鬥毆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等,分別被判處20至25年有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因案情重大復雜,安徽省紀委監委對涉黑涉惡腐敗及“保護傘”深挖徹查、實地督導。省紀委監委抽調公檢法人員,組成督促評查工作小組赴蚌埠市,對“保護傘”問題的查處進行督促評查,並發現、梳理了一批問題線索。在匯總梳理的基礎上,經省紀委監委主要負責人批準,由有關紀檢監察室對一些問題線索直查直辦或領辦。

  蚌埠市紀委監委嚴肅查處涉案黨員領導幹部和公職人員,並對部分行業監管部門履職不力、失職失責問題進行嚴肅問責。截至目前,省、市紀委監委深挖徹查涉及“劉氏兄弟”黑惡勢力“保護傘”14人,“關係網”43人,履職不力、失職失責34人,群眾身邊涉黑涉惡腐敗問題3人,共計94人。

  目前,蚌埠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市委政法委原書記、市公安局原局長巫希平,因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問題線索,已被提起公訴;蚌埠市委政法委原副書記、綜治辦原主任王琦受賄、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一審庭審結束,公訴機關指控其收受、索要劉氏兄弟財物230余萬元。庭審中,王琦表示認罪認罰。

  “在掃黑除惡打傘破網的同時,紀檢監察機關積極督促各級黨組織深入開展警示教育,督促發案單位建章立制,推動實現標本兼治。”蚌埠市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余瑾表示。

  黑惡勢力違法犯罪給當地政治生態、經濟發展、自然生態、社會治理造成嚴重危害,安徽省紀委監委要求把掃黑除惡和生態環境整治結合起來,以案示警、以案為戒、以案促改,嚴格監管責任,促進生態修復。

  圍繞生態環境修復,蚌埠市通過聯合整治、多部門齊抓共管、定期開展督察、不定期暗訪檢查,布建“國土雲眼”,建立專業化巡山隊伍,24小時固定值守和流動巡查,私挖濫採活動基本禁絕。截至目前,高新區已投入資金5000余萬元,整治廢棄礦山3500畝,完成造林5700余畝,生態環境顯著改善,曾經滿目瘡痍、漫天塵土的礦山正在恢復昔日的綠水青山,周邊的群眾也來到林區旅遊踏青。

  在上級黨委指導下,天河科技園黨工委對自身問題進行了全面整改,一批自身過硬的幹部走上領導崗位;公安、國土、安監等部門舉一反三,開展警示教育。曾經被黑惡勢力把持的新城口村也呈現出可喜變化,上級選派了優秀幹部任駐村第一書記,新的村“兩委”班子團結協作,黨組織作用得到較好發揮,在帶領群眾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為民服務等方面取得較好成效。(代江兵 薛鵬 張銳)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黑老大何以把持基層黨組織14年-新華網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189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