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們多查一克毒,百姓就少一分害
2020-06-30 09:13:14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常年與毒犯周旋,遊走在生死之間,緝毒警察的真實工作是怎樣的?

  最近3年,海南以史無前例的力度推動“禁毒三年大會戰”,創下繳獲毒品、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收戒收治吸毒人員的歷史最好成績。這份好成績的背後,離不開海南一線緝毒民警的忘我奮戰,“全國模范退役軍人”韓誠定就是他們中的傑出代表。

  韓誠定堅守緝毒一線13年,帶隊偵破35起公安部督辦毒品案件,抓獲涉毒犯罪嫌疑人426名,繳獲毒品4.653噸,創造了海南禁毒史上單個案件繳獲毒品氯胺酮、冰毒、海洛因的新紀錄。沒有銅頭鐵臂,也沒有額外高薪,是什麼支撐著韓誠定十幾年如一日地堅守在危險的崗位上?

韓誠定和同事正在對涉毒嫌疑犯實施抓捕

  生死較量重重,仍能拼出紀錄

  “《破冰行動》拍得不錯,部分反映了我們的真實工作,但只怕以後願意報考緝毒警的會越來越少。”在接受半月談記者採訪時,韓誠定這樣説。

  緝毒警察的真實工作真的像電影裏那般危險嗎?韓誠定向半月談記者講述了他的工作故事。

  在一起公安部督辦的重大團夥制毒販毒案件中,韓誠定奉命參加專案組,具體任務是跨省去廣東惠州和江西吉安,摸清制毒師“峰哥”等人住處、毒品藏匿點及其上下線人員活動規律。

  “峰哥”非常狡猾,為了逃避偵查,故意假裝規律生活,從不與吸販毒人員正面接觸,且經常更換住所和通訊方式。為抵近偵查,韓誠定化裝成酒店維修工人、防水補漏工人跟蹤了“峰哥”40多天。其間,他每天只能休息三四個小時。“好幾次與他面對面接觸,如果露出馬腳引起懷疑,我肯定就犧牲了。”韓誠定説,案件收網時,在“峰哥”包裏搜出了一把子彈已上膛的倣六四手槍。

  據海南省禁毒辦統計,在全省偵破的公安部督辦的毒品目標案件中,販毒成員持槍比例高達八成。“法律規定販賣海洛因50克以上就該判死刑,毒販在被抓時通常會想:左右是死,不如拉個墊背的。所以現場有很多危險的突發情況,這個時候緝毒警的單兵作戰能力和‘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那口氣非常重要。”韓誠定説,特別是海上緝毒,更像一場生死考驗。“海上風大浪急,追上販毒船,你跳不跳?不跳,毒販把毒品扔入海中,證據就毀滅了;跳的話,跌入大海,也很危險。”

  緝毒警是否可以長期臥底在販毒團夥?韓誠定直言不可能:“不要被影視劇誤導了,香港那麼點大的地方,每期警校畢業生毒販都能認全。”

  半月談記者隨韓誠定化裝偵查一整天,方知緝毒警偵辦案件的艱辛。他們經常一整天一整天枯燥地蹲守、跟蹤,吃飯不準點,睡眠沒保證。毒販全國流竄,注定了他們的工作地點也在不斷變換。在韓誠定駕駛的汽車後備廂,半月談記者看到一個大包,裏面放著洗漱用品與衣物、充電寶。對韓誠定來説,無論何時何地,只要發現涉毒線索,説走就走,經常一走就是一周、半月。

  開脫的理由可以很多,但必須得幹

  危險和辛苦相伴,為什麼還要做?可不可以不做?

  韓誠定坦言:“毒品犯罪跟其他犯罪不同,基本沒有報案人,也沒人逼你破案,所以不想幹可以給自己找一千個開脫的理由。” 他認為,這份工作非常需要緝毒警的主觀能動性。

  在韓誠定和他同事眼中,毒品不僅讓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而且誘發大量侵財型、暴力型犯罪。一些病殘吸毒人員把“因病無法收治關押”作為“護身符”,以販養吸,大肆盜搶騙,制造命案,成為威脅海南社會治安的源頭性、根本性問題。

  2018年1月,在海口市濱江路,一名吸毒致幻男子將一對老夫妻捅傷致死,這讓韓誠定“心裏很不是滋味,總覺得是自己沒做好”。

  “涉毒犯罪堅決不能放任,于公于私,我們都必須為這塊土地創造一個少毒、無毒的環境。”韓誠定説。

  為了激勵隊伍,韓誠定把自己多年積累的工作經驗言傳身教給年輕民警,還主動把推優名額讓給他們。韓誠定帶的支隊中,幾乎每個人都立過功。今年,他所帶的海南省公安廳禁毒總隊情報支隊榮獲全省禁毒三年大會戰(2016-2019年)先進集體。

  “幹緝毒警要有責任心,要有興奮點、成就感,只要你敢販毒,我就一定能將你繩之以法。”韓誠定身先士卒,希望能帶起年輕警察的精氣神。

  虧欠了家人,但無愧于鄉親

  現在,韓誠定每每回到文昌老家,總有鄉親拉著他的手説:“緝毒真是積德的事。”從前,逢年過節,文昌一帶鄉親的家裏總會被吸毒仔偷雞摸狗,很不安生。現在,這樣的情況不存在了。這讓韓誠定聽在耳裏,樂在心裏。

  然而,這種轉變背後,是許多像韓誠定這樣的家庭的默默付出。

  2016年,一毒販在獄中寫信恐嚇當初緝拿他的韓誠定:“韓誠定,代我向你家人問好”,之後,該毒販又給韓誠定打電話稱出獄後“再去找你”。面對毒販的恐嚇,韓誠定早已習以為常,他唯一覺得虧欠的,是家人。

  因為工作,韓誠定常年不能陪在家人身邊。2013年1月,他兩歲的女兒高熱驚厥,情況緊急。“孩子已經住進ICU,我腦子一片空白,電話裏央求他回來。他卻在抓毒販,就在離孩子幾公裏外的地方,都沒有回來。”韓誠定妻子潘嬌説,“等女兒病情穩定住進病房,他才匆匆趕來,只在醫院待了不到10分鐘,又回去執行任務。現在女兒9歲了,我心裏還解不開這個結。”

  韓誠定的父親韓仁疇説,兒子從小就熱愛偵查這行,所以就算再危險,他也支持兒子的選擇。

  妻子的無奈,父親的理解,韓誠定都默默記在心裏。“我也想多孝敬父母、陪伴小孩。但案情就是命令,誰家裏沒點事?如果大家都有事請假,案子還辦不辦?”

  事實上,緝毒警在公安戰線只是個小警種,常有後勤保障不到位、領導重視理解不夠的時候,韓誠定也曾有過動搖、有過氣餒,但他都咬牙堅持了下來。“他從沒跟組織上提什麼要求,始終默默付出、兢兢業業。”海南省禁毒辦專職副主任歐陽瑋説,為了工作,他還自掏了不少油費、外省協調費。

  對于這些,韓誠定淡淡一笑,在他心裏,始終有一個終極信條,那就是:“我們多查一克毒,百姓就少一分害!”(記者 柳昌林 劉鄧)

  (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12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6175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