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警惕!社交媒體上的“口罩騙局”
2020-02-18 07:43:43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口罩騙局”涉及的金額少則幾十元,多則上百萬元。其中,一些賣家根本沒有貨源,而是坐在家裏“空手套白狼”。

  “一罩難求”,讓一些人滋生了貪念, 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不少“口罩騙局”。一些賣家在社交媒體上聲稱,口罩有貨,1000個起售,更有甚者1萬個起售。一次性醫用口罩單價賣到了2-9元/個,然而,一些消費者前腳付完款,後腳就被拉黑了。

  目前,“口罩騙局”形式主要分為三種,一種是聲稱自己或朋友在國外,可以幫忙代購;一種宣稱有內部渠道,比如在醫院或口罩企業有認識的人;還有一種是口罩囤貨過多,想要出讓一部分。

  結果有三個,一是收到了“假口罩”,比如收到的口罩質地非常薄,同時,沒有相關資質;二是虛假發貨,比如從數量上做文章,一些買家收到了口罩,但與實際購買量差距非常大;三是收到口罩錢後就跑路。

  虛假發貨或付款後立即拉黑

  2月初,來自山西大同的女孩陸萱看到王波在朋友圈發了視頻:可以從泰國代購一次性醫用口罩,一盒250元,兩盒400元,一盒50個,不包郵,將于2月7日帶回國。王波是兩年前,陸萱在逛貼吧時遇到的一個電視劇同好,雙方並不了解。

  2月4日,陸萱向王波買了2盒。王波讓她將錢轉到一個名叫王小楠的支付寶賬號中。2月8日,陸萱第二次詢問何時能寄出,王波並沒有給出快遞信息,而是試圖讓陸萱增加購買量,表示朋友從泰國又帶回了1萬個口罩。

  “我家口罩用光了,不敢出門。”2月12日,陸萱讓王波給出具體發貨時間,如果沒貨就退錢,並質疑微王波是在詐騙。2月13日下午5點,王波回復她正在陸續發貨。然而,一個小時後,陸萱發現她已被拉黑。

  與陸萱相比,張萌算是收到了口罩。十幾天前,張萌在抖音裏面看到一個人正在賣口罩,就添加了微信,30元錢一個,她買了1500元的。中途,她曾多次催促發貨。1月15日,她才收到8個口罩,與此同時,她也被賣家拉黑了,剩下的1260元就打水漂了。

  “我在湖北疫區,急需口罩,有點病急亂投醫。”2月12日,湖北的趙女士看到微博ID為“買口罩哪裏賣口罩一次性N95購買1”的博主正在賣口罩,一次性口罩1.4元/個,限購500個,她預訂了400個共計560元。博主讓她轉賬給一個開戶名為“無錫楊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銀行賬號。2月13日,趙女士去詢問快遞信息,發現已被拉黑。“我做好了被騙的準備,但沒想到真的被騙了。”

  “我們被同一個人騙了”“我也中招了”“同樣,我們聯合報警吧”……趙女士在社交媒體曝光了這個博主收錢拉黑的行為,發現很多被騙的人在下面留言。其中,有些人買了口罩是因為著急上班,有些人則是為了捐給醫務人員。

  據趙女士介紹,目前,已經統計到25人被微博ID為“買口罩哪裏賣口罩一次性N95購買1”的博主所騙,其中,17人被騙金額共計5655元,最低為85元,最高為1100元。還有一些沒有被統計到的人。

  破獲百萬騙局:賣家“空手套白狼”

  “口罩騙局”涉及的金額少則幾十元,多則上百萬元。一些賣家根本沒有貨源,而是坐在家裏“空手套白狼”。

  1月末,90後李先生看到蘭某在朋友圈發的消息:找到了口罩貨源,可以大量低價購入。于是,李先生便和蘭某聊了起來,蘭某給他發了口罩的圖片以及廠家信息。1月26日-2月1日,李先生多次向蘭某匯款達65萬元,但一個口罩也沒收到。在此期間,蘭某給他發了很多快遞單,並向他解釋,疫情期間 ,快遞壓貨,發不出去。

  2月9日晚上6點左右,李先生到哈爾濱南崗宣西派出所報案。哈爾濱南崗分局刑偵一大隊副大隊長王保軍是這個案件的主要負責人之一。他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涉及疫情物資的案件,我們非常重視,連夜了解情況。2月10日,王保軍他們驅車數百公裏,從哈爾濱到大連開展追捕。11日一早,他們在大連市金州區一棟公寓內找到了蘭某,“進屋後,發現給受害人所謂的快遞單有上千個。”王保軍説,當場繳獲了詐騙使用的手機、銀行卡、快遞單號等作案工具。據了解,這些快遞單是蘭某向快遞公司索要的,每當買家打了款,他就填寫一張,將單子發給買家。

  蘭某表示,因近期口罩緊缺,他便動起歪心思,通過在微信群、朋友圈等發布信息,待收取錢款後發送虛假快遞單號等方式拖延交貨,共詐騙錢財560余萬元。其中,最多的一筆超過200萬元。2月7日,還有人匯款100多萬元。

  “他沒有貨源,也沒有渠道。”王保軍説,蘭某自己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找他。蘭某稱,單個口罩的價格為0.6元,李先生再以0.9元售出,一個口罩可以賺0.3元。並且,對于每個省第一個聯係蘭先生的,蘭某一般會發展其為某省總代理,吸引更多資金。

  2月12日,南崗公安分局哈西派出所又接到了一起口罩詐騙報案。隨即破案,涉案金額140萬元。並且,嫌疑人非法所得大部分已被其網上賭博揮霍掉了。截至目前,兩起案件都在進一步審理中。

  騙局仍在繼續 部分維權遇阻

  而陸萱、趙女士的案件因為一些原因,還未立案。

  2月15日下午,中青網·中青報記者聯係了微博ID為“買口罩哪裏賣口罩一次性N95購買1”的博主,問其是否有口罩售賣,沒有收到回復。其個人介紹為“賣完了”,並且,已經清空了所有與口罩相關的信息。

  據統計,5人通過名為“無錫楊強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銀行賬號付款,共計2550元;5人通過開戶名稱為“平定萃羽茶店”的銀行卡號付款,共計1120元,此外,還有多人通過其他銀行卡賬號付款。

  多個類似賬號仍在繼續實施“口罩騙局”,並且使用多個銀行賬號分散資金。在微博,搜到2個類似“買口罩哪裏賣口罩一次性N95購買1”的微博ID,分別為“買口罩哪裏賣口罩一次性N95購買e”與“買口罩哪裏賣口罩一次性N95購買m”,兩者使用的頭像一致,微博內容也一致。

  2月15日下午,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找到ID為“買口罩哪裏賣口罩一次性N95購買e”的博主,表示要買口罩。該博主表示,醫用一次性口罩2元/個,100個起買,限購500個;N95口罩12元/個,限購100個。當記者詢問其是否有相關資質,該博主表示:沒有。該博主發來的支付賬號正是此前另一微博ID使用的“平定萃羽茶店”。當詢問起怎麼保障能發貨時,博主回應,“非誠勿擾”,並催促付款,“十分鐘不付款不再受理”。記者詢問其有人付了款,沒收到貨,博主便將記者拉黑了。

  “買口罩被騙還沒轍了?”在被賣家拉黑後,陸萱通過支付寶投訴,支付寶方面表示,無法通過現有證據認定其交易違規。隨後,陸萱又通過微信投訴對方違規交易,微信給了該賬號警告教育。

  2月14日,陸萱通過電話報警,警察讓她帶上身份證去派出所登記。陸萱到達派出所後,值班警察只是向她詢問了信息,並未立案。

  趙女士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我懷疑博主限購500個,可能是想控制詐騙金額,讓我們不好立案。”目前,趙女士也選擇了報警。警察表示,因為單人涉及金額較小,讓他們聯合報警,有利于進一步偵破。

  消費者如何防止被騙呢?王保軍表示,消費者應盡量從正規渠道購買口罩。如果從微信等社交平臺渠道購買,首先,需要充分了解對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以及對方是否具備這樣的能力。其次,在匯款之前,應簽訂相關協議,否則錢打過去了,財貨兩空。如果已經連續匯了兩次款,仍未拿到貨,應暫停匯款。再次,不要被嫌疑人巧言令色欺騙,不要輕易相信其允諾的利益。

  (見習記者 趙麗梅  應被採訪者要求,文中陸萱、王波、張萌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務工人員返程專列開行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武漢迎來晴好天氣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尼泊爾徒步勝地普恩山上的早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美“天鵝座”飛船給空間站送貨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588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