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超載3倍也能交錢放車 監管人員既幕後操控又充當“車蟲”——這裏的超載超限大貨車為何能暢行無阻?
2019-12-02 21:47:4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濟南12月2日電 題:超載3倍也能交錢放車 監管人員既幕後操控又充當“車蟲”——這裏的超載超限大貨車為何能暢行無阻?

  新華社記者閆祥嶺

  武城縣位于山東德州市西部、山東河北兩省三市六縣交界處,是魯西北、冀東南的重要交通節點;運河上的武城大橋,是太行山區建材、石料、煤炭等物資東運的必經之路。這裏也成了大貨車超載超限行駛的集中路段。

  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超載超限行駛問題屢禁不止的背後,是從事收費“領車”、幫助車輛逃避處罰的“車蟲”猖獗多年。當地部分執法人員為“車蟲”長期充當“保護傘”,導致超載運輸大貨車繳納“領車費”後暢行無阻。

  “車蟲”經營超載車“地下交通站”

  據記者了解,在武城縣老城運河大橋橋頭經營“慶華物流”的“王三”頗有名氣,原因是他能幫助車輛逃避檢查和處罰。他的公司打著物流幌子,實際上幹的是“領車”的活。當地群眾稱,別人不敢走的路,他的車暢行無阻,“慶華物流”公司儼然成了超載車輛過境武城縣的“地下交通站”。

  “地方上把這人叫‘車蟲’。”武城縣監委委員王建軍告訴記者,普通村民不可能擁有讓超載車輛無視規矩、明目張膽進城的本事,“他們背後有人。”

  “標準載重40噸的貨車,有的超載3倍,居然打個招呼就能通過檢查,部分交警還從中分取‘領車費’。”有群眾舉報縣交警大隊部分交警存在以權謀私問題。

  記者從多位大貨車司機處了解到,超載車輛經過武城縣時,可以給該縣“領大車”的人打電話,交通局的執法人員就不處罰,一開始每輛車給100元“領車費”,後來要給150元。

  司機口中“領大車”的人就是“王三”,真名王慶華。武城縣在調查中發現,該縣交警大隊二中隊原中隊長馬勝才與王慶華交往密切。隨即,馬勝才為超載大貨車逃避檢查提供幫助、充當“保護傘”的問題浮出水面。2018年初,武城縣監委對馬、王二人進行立案調查。

  “車蟲”牽出腐敗窩案

  記者了解到,“車蟲”王慶華通過送禮、請客等手段,獲得了武城縣過境超載、超限大貨車的“帶車權”,每車次收取120元至200元不等的“領車費”。

  他不能獨享這些錢,必須要按每車次100元的標準,以現金或微信轉賬、微信紅包等方式付給當地執法人員,才能順利實現“領車”。數年間,王慶華收取的“領車費”超過72萬元,其中他個人所得超過32萬元。

  武城縣紀委監委辦案人員介紹,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馬勝才收取每車次100元至150元不等的“領車費”,然後按每車次50元至70元不等的標準,把錢分給交通局執法人員。幾個月時間,馬勝才就拿到“領車費”共計8萬多元,他本人分得48000多元。

  食髓知味的馬勝才,並不滿足于幕後“保護傘”的角色,還自己親自“領車”,徹底淪為了“車蟲”。

  “我們查住超載貨車,司機就會給馬勝才打電話,馬勝才就讓我們放行。他會通過微信給我們轉錢,這些錢是他的‘領車費’。”武城縣交通局運管所、監察大隊多名涉案人員説。

  王慶華還承認,自己用微信給武城縣交通運輸監察大隊副大隊長兼一中隊中隊長張朝峰發紅包94次,共計55300元。數年間,張朝峰貪污共計33萬多元,並將其中9萬多元裝進了自己腰包。他的3名隊員共同貪污31萬多元,每人將7萬多元據為己有。

  作為中隊負責人,處罰哪些車輛、開多少罰單、分多少錢,都由張朝峰説了算。他告訴記者,“當天收取的罰款都匯總,從收取的現金中拿出部分抵頂罰款任務,余下的現金和用微信收取的罰款,我就和一起參與執法的隊員平分了。”

  辦案人員:案件特點鮮明 及時查處仍有較大難度

  2018年以來,武城縣紀委監委共處理縣交警大隊、縣交通運輸部門執法人員88人,全部為基層一線執法人員。其中黨紀政務處分66人,移送審查起訴22人。目前,移送案件均已被當地法院審理完畢,並對相關涉案人員作出判決。涉案人員以所在組織建制為單位共同犯罪是其一大特點。

  武城縣法院多份判決書顯示:中隊長馬勝才與副中隊長、2名隊員一起受審,副大隊長兼中隊長張朝峰與3名隊員一起受審,中隊長于勇與7名隊員一起被提起訴訟……塌方式腐敗令人驚心。

  當地紀委監委多位辦案人員表示,當前查處交通執法領域腐敗案件難度較大,這與此類案件在定性、定量、取證等方面的特點直接相關。

  非法交易金額少則一兩百元,多則一兩千元,但交易次數密集,交易總量大。違紀違法行為與正常執法行為同時進行,具有隱蔽性。對于受賄的賄賂款一般以罰款的名義收取,有的部分入賬,有的不入賬直接私分,給行為準確定性造成一定難度。

  涉案時間跨度長,一些涉案金額的電子證據無法保存或提取。與此同時,交易渠道多,主要渠道是通過微信,也有現金交易、通過中間人轉賬交易等,給最終確定涉案金額帶來難度。

  涉案證人大多從事運輸行業,流動性較大,有的證人考慮到自身行賄行為本身就違法,有的證人怕遭報復而不願配合調查,給取證帶來不小的困難,加大了案件處理難度。

  去年以來,德州市紀委監委聚焦交通運輸領域群眾反映最強烈、最突出的“路霸”“保護傘”問題,組建工作專班,重點排查、集中打擊。目前有關工作還在進行中。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超載3倍也能交錢放車 監管人員既幕後操控又充當“車蟲”——這裏的超載超限大貨車為何能暢行無阻?-新華網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99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