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起底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會長趙長青
2019-11-15 07:35:0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起底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會長趙長青

  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指借辦展、搞評選斂財;任期內發生“千萬賄選”風波

  10月28日,趙長青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截圖

  11月12日,中國書法大廈北京展覽中心門口。 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2019年10月2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中國書法家協會(下稱“中書協”)原分黨組書記、原副主席趙長青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趙長青是中書協近年來首個落馬的副主席,公開簡歷顯示,趙長青在中書協任職13年,其間有數年同時擔任中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秘書長,業內稱為“三位一體”,被指大權在握,曾多次被實名舉報。

  “三位一體”期間,中書協“大辦展覽、大興活動”,有人質疑趙長青借此斂財。頭頂中書協副主席光環,多位書法家口中書法水平“非常一般”的趙長青,多幅作品拍出高價。

  其在任期間,更發生了“千萬賄選”風波,當事人、中國書協理事、原安徽書協主席李士傑被指與趙長青關係密切,近期也被有關部門帶走。

  中書協實際掌權人,曾多次被舉報

  新京報記者檢索公開報道,趙長青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是在落馬消息公布10天以前,即10月18日,他參加了家鄉遼寧的一次採風活動。

  綜合當地媒體報道,當日,由趙長青帶隊的16名書畫家來到北票市大黑山旅遊景區進行採風,並創作了50余米的書法長卷、幾十幅書法美術作品。

  北票市隸屬的遼寧省朝陽市《朝陽日報》還刊登了一幅書畫家們進行創作的照片,其中趙長青滿頭銀發,穿一件灰藍色中式對襟上衣,正低頭在一張宣紙上揮毫。

  “頭發花白,戴一副金屬邊框眼鏡,講起話來洋洋灑灑,一派儒雅學者風范。”一名熟悉趙長青的人士這樣描述。

  趙長青有多年文化宣傳領域的工作經歷。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趙長青生于1953年7月,遼寧義縣人,曾任黑龍江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兼省文聯黨組書記等職。2002年,趙長青離開黑龍江進京,擔任中國文聯國內聯絡部主任。

  2005年起,趙長青開始了在中書協的13年時光。

  公開簡歷顯示,趙長青2005年12月任中國書法家協會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秘書長,2014年4月任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2015年12月任中國書法家協會顧問。2018年6月退休。

  中書協一位退休領導告訴新京報記者,中書協的主席、副主席都是兼職,實際的領導班子是分黨組書記領銜的黨組,“所有工作是黨組決定的”,一般由書記和幾個副書記、黨組成員組成。

  “按照以往慣例,分黨組書記兼駐會副主席,副書記兼任秘書長。”上述退休領導説,而趙長青同時擔任中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秘書長,這種情況異常少見,被業內稱為“三位一體”,“這意味著大權掌握在他一人之手。”

  中書協雖然性質是人民團體,但機構職能眾多。

  據中國書法家協會官網介紹,中國書法家協會現有40個團體會員,包括各省份地方書協、行業書協,全國15000余名個人會員。職能包括舉辦書法展覽,組織書法創作與評選,開展書法理論研究與學術交流,開展書法教育培訓,推動書法普及等。

  趙長青在中書協“三位一體”期間,曾多次遭到與上述中書協職能有關的實名舉報。

  2014年底,甘肅紀實作家張弓寫了一篇文章《中國書協副主席趙長青:這個位子太實惠了,給個部長我也不幹》,在論壇、個人博客上發表,歷數趙長青以權謀私的十條渠道,包括“通過辦各種書法展覽和活動從中漁利斂財”、“乘書法工作者加入書法家協會的機會,大肆收受‘買路錢’斂財”、“編造文化産業項目,騙取地方政府財政投入”等。

  “2015年初,趙長青曾幾次通過中間人找我,説要見面聊。”10月30日,張弓告訴新京報記者,該中間人多次找上門,甚至承諾幫他出書,他家鄉甘肅的宣傳部官員還來説情,希望他能刪帖,但他都予以拒絕。

  張弓告訴新京報記者,2007年他在某網站擔任藝術版塊版主,經常能看到舉報趙長青的帖子。他的文章就是在此前舉報帖的基礎上“多方調查了解收集到的信息,提煉總結而成,包括詢問多名中國書協老理事等”。

  張弓提到的一篇舉報文章來自中書協會員、書法家、文藝評論家盧秀輝,稱趙長青利用賣字、辦展覽、評選書法之鄉等方式斂財。

  新京報記者多次聯係盧秀輝本人,但他拒絕進行回應。

  一名中書協退休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趙長青的問題可能不止網絡舉報文章説的那些,他從某中央部門了解到,“這些年來以真名實姓告趙長青的告狀信一摞一摞。”

  熱衷于辦展、搞評選

  2007年,第九屆全國書法篆刻展在廣州舉行。這是中國書法界最高級別的展覽,業內俗稱“國展”,每四年一次,這也是趙長青上任後操持的首屆國展。

  曾任中書協展覽部主任的蔡祥麟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國展由中書協主辦,地方書協承辦,辦展費用靠企業讚助。

  蔡祥麟回憶,到了2000年後,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各地對文化活動越來越重視,“越來越多地方政府和企業找上門來,要求承辦展覽”,“就跟爭奧運會一樣”。

  第九屆國展花落廣東。時任廣東書協副主席張桂光告訴新京報記者,為了拿下舉辦權,時任廣東書協主席陳紹基親自去北京商談,交了300多萬保證金才簽了辦展合約。

  公開信息顯示,第九屆國展評選出一等獎5名,二等獎10名,三等獎20名。這些獲獎作品會被印制成精美的作品集。

  “第九屆國展光展覽作品集印刷費就花了228萬”,張桂光至今記憶深刻,“當時所有的印刷廠都説滿打滿算也就60萬”。除了印刷費,第九屆國展還花了場地租金300萬,“遠超合理價位”。

  張桂光説,他從時任廣東書協專職副主席紀光明處得知,各項費用加起來,第九屆國展的花費超過2000萬。

  除了張桂光,亦有多位受訪對象表示,當時聽説過第九屆國展花了2000多萬。劉佑局是中書協老會員,曾擔任第五屆國展評委、第四屆創作委員,在廣東書法界威望甚高。他告訴新京報記者,第九屆國展是花錢最多的一次,“滿打滿算幾百萬就夠了,哪用得著兩千多萬?”

  蔡祥麟告訴新京報記者,1999年第七屆國展,是自己一手操辦的,展覽名字叫“世紀之交”,是當時新中國書法史上規模最大的展,總共花銷不過200萬,“等于短短幾年間翻了約10倍,按常理,即便價格再升,1000萬也用不了。”

  書法家、資深策展人秦觀告訴新京報記者,辦展的花銷主要包括場地費、畫冊費、宣傳費等,“其中可以撈錢的地方多了”。

  “重點是出畫冊,每一幅作品要拍照、租攝影棚、印刷,都是外包給公司,單説印刷,如果要花50萬,印刷廠可能就要給主辦方25萬回扣。”秦觀説。

  第九屆國展的經費使用在書法界爭議不止。“在一次理事會上,有人寫信給所有理事,提到了經費使用問題,但沒有人給出合理的解釋。”張桂光説。

  2013年,趙長青主持書協工作的最後一年。張桂光説,那一年,全國大小書法展超過30個,“一個展覽總體開銷沒有500萬拿不下來,一年30個展也就是一億多。”

  除了辦展,趙長青還熱衷于舉辦各類書法主題評選活動。中國書法名山、書法名城、書法之鄉、書法公園等活動都是在趙長青擔任駐會副主席後發起的。

  泰山是中書協頒發的首個“中國書法名山”,在泰安天地廣場,矗立著一座“中國書法名山碑”,2007年落成,碑文由多位書法家共同書丹,其中“登泰山之巔,覽自然風光……書壇盛舉,承揚千秋書道,寄寓萬世流芳!”136字出自趙長青之手。

  雲峰山是第二座“中國書法名山”。據《煙臺日報》2012年的報道,當時萊州負責申報書法名山的工作人員介紹,“歷時5年,五上北京,三下濟南,兩次申報,兩次評審,一次大修,可謂費盡周折。”

  “中國書法之鄉”的申報同樣如此。

  2009年11月14日,中書協考察團對廣西巴馬縣申報“中國書法之鄉”進行實地考察,據當時媒體報道,早在2006年,巴馬縣委、縣政府便著手準備這項申報工作,經過一年時間的精心籌備,2008年該縣正式把申報工作列入縣委、縣政府重點工作。

  廣東書協副主席紀光明曾是考察團成員之一,他介紹,地方政府都很重視這項評選,“政府主要領導作匯報,規格蠻高,就跟文明城市、衛生城市這種評比類似,挂一個文化戰線上的牌子。”

  紀光明説,一般先由各地書協主席、副主席組成的考察團到候選城市去考察,“考察團打完分後就撤了,事後由中書協領導決定是否合格,赴當地授牌”。

  新京報記者檢索發現,趙長青曾為安徽宿州埇橋區、山東新泰等地授牌“中國書法之鄉”。且趙長青帶隊考察期間,一般都有省級幹部、市裏主要領導出面接待。

  “不過,自趙長青(從駐會副主席)退下來之後,書法之鄉和名城評選就沒有開展了。”紀光明説。

  任期內發生“賄選”風波

  近期,在書協圈內,除趙長青接受調查外,中國書協理事、原安徽書協主席李士傑也被有關部門帶走。新京報記者從多處信源獲悉,在趙長青接受調查前,李士傑就已經被帶走了。11月11日,澎湃新聞報道稱“李士傑已失聯20多天”。

  李士傑和趙長青存在不少交集。

  新京報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發現,2009年5月,中國書協五屆五次理事會在合肥召開,趙長青時任分黨組書記兼駐會副主席,李士傑被增補為第五屆中國書協理事,隨後李士傑連續當選第六、七屆中國書協理事,與趙長青共同出席多場活動。2013年底,李士傑當選安徽書協主席。

  盧秀輝當初的舉報文章中提到,“一個安徽煤老板為了當理事,給了趙長青一輛名車,一套別墅”,指的就是李士傑。

  天眼查顯示,李士傑是安徽省物資能源有限公司等1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物資能源公司由李士傑100%持股,經營范圍涵蓋煤炭、礦用設備及配件、會議會展、書畫裝裱等諸多領域。

  李士傑在書法界“嶄露頭角”要追溯到2010年中書協第六屆選舉,當時正是趙長青在中書協“三位一體”期間。

  紀光明告訴新京報記者,那次選舉由全國400多名代表選出208名理事,再由這些理事選出主席、副主席,紀光明本人那次也連任了理事。在進行副主席選舉時,不在候選人名單上的李士傑得到100多票,超過投票總數的一半。

  “我之前根本沒怎麼聽過李士傑這個人。”蔡祥麟説。他自上世紀80年代加入中國書協,曾擔任展覽部主任和創作評審委員會秘書長,長期負責國內展覽和評審具體工作,對全國的書法家情況比較熟悉,“連我都不清楚這個人,那幾乎可以肯定書協大多數人都不了解。”

  不過,李士傑最終沒能當選副主席。“因為候選名單上的候選人都過了半票當選,符合投票規定。”紀光明説。

  “選舉主席、副主席,每名理事只有一張票,基本上是等額選舉。候選人名單外另添一個人也可以,但得在投票時劃掉一個候選人。”一位中書協老理事質疑,“如此規定之下,還這麼多人給他投票,這中間難道沒有問題?”

  2017年11月5日,知名書法家、暨南大學教授曹寶麟在微信朋友圈發文,公開舉報李士傑涉嫌巨資賄選。舉報文稱“李士傑並不在副主席候選人名單中,竟然半數人在選票上另添此人並投了票……每個受賄者10萬,當然是以買作品的名義掩飾的。如果以250位代表備錢,他(李士傑)砸下了2500萬……”

  後李士傑以涉嫌誹謗將曹寶麟訴至法院,案件多次開庭及調解,直至2019年1月,安徽宿州埇橋區法院公開《曹寶麟誹謗一審刑事調解書》,雙方已達成調解協議,李士傑撤訴。

  2019年3月,曹寶麟再次在朋友圈發布“嚴正聲明”:“本人從未認為所述賄選之疑屬不實言論,但對于賄選金額是否是2500萬元,本人作為一介平民,實難從容舉證。”

  11月1日,紀光明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當時李士傑也來找他買過字,“(價格)不會太高也不會太低,可能比一般的字高一點。”他不肯透露自己是否投了李士傑的票,只是表示,李士傑買字的時候並未提及選舉一事。

  “突然蹦出來這樣一個人,裏邊肯定有非組織因素,書協黨組怎麼不管?可想而知,這不是個簡單的事兒。” 一名曾在中國書協任職多年的老理事稱。但“賄選”風波後,趙長青並沒有公開回應過此事。

  10月30日,新京報記者聯係曹寶麟時他透露,已掌握李士傑被有關部門帶走的消息,但同時表示不願再提及舊事。

  冠名引爭議,作品賣高價

  趙長青和李士傑的另一個交集是中國書法大廈。

  中國書法大廈坐落于安徽合肥科學大道69號。據其官網一篇名為《中國書法大廈的締造者——李士傑》的文章介紹,大廈是由李士傑擔任院長的安徽省書法院引資建造,經中國文聯同意、中國書法家協會批準命名、巨資打造的全國首座綜合性高層次的書法創研基地。

  安徽省文聯官網也顯示,中國書法大廈是經中國文聯同意、中國書法家協會批準冠名的書法創研基地。

  查閱公開信息,2013年12月28日,中國書法大廈在合肥舉行奠基儀式,中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趙長青和一眾中書協領導出席儀式。李士傑時任安徽省書協主席、省書法研究院院長。

  “趙長青上臺以後,展覽需要中書協冠名都需要給冠名費,書法大廈冠名肯定要一大筆錢的,這個是公開的秘密。”加入中書協會員超過30年,廣東知名書法家劉佑局説。

  2007年趙長青發起“中國書法之鄉(名城)”等評選活動時,也曾因“國字頭”冠名引發爭議。

  一篇評論文章質疑,中書協的種種冠名行為,涉嫌違背《中國書法家協會章程》,超越職責,“表現出中國書協在自我膨脹權力”。

  “首先是資格問題,中書協是群團組織,並非政府職能部門,有頒發(上述名號)的資格嗎?它的權威性在哪裏?”蔡祥麟説。

  新京報記者查詢《中國書法家協會章程》,確實沒有關于冠名權限的相關條款。

  中國書法大廈自2017年啟用以來,舉辦了不少與書法有關的活動,如各省份書協主席書法作品聯展。據公開報道,2018年10月13日,中國書法大廈北京展覽中心啟幕,李士傑以中國書法大廈藝委會負責人、安徽省書法家協會主席身份在啟幕儀式上發表講話,稱“作為中國書法大廈在北京的一個藝術窗口,可進一步加強全國各地與北京的文化交流,象徵著中國書法大廈在創造性文化發展的道路上又邁上了一個新的高度。”

  就在今年,中國書法大廈還冠名了一次書法比賽。據公開報道,這次大賽共收到海內外作品近兩萬件。9月28日,首屆“中國書法大廈杯”書法大獎賽頒獎,給予5名特等獎獲得者每人50萬元現金獎勵,共計發出數百萬獎金。“書法界從來沒有過這麼高的獎金,一般一兩萬,五萬都少見。”紀光明説。

  關于趙長青,書法圈內對其賣字賺錢一事也頗有微詞。

  多位受訪對象告訴新京報記者,書法圈內流傳著個説法,在選定第五屆駐會副主席前,中央某領導表示,駐會副主席最好不要寫字,只負責行政和日常事務。“當時趙長青説他不是搞書法的,三年內不參加展覽。”蔡祥麟告訴新京報記者,“但上任三個月後,趙長青的一幅字就挂上了某大型展覽。”

  國內某拍賣網站顯示,2014年趙長青一幅字曾拍出11.5萬元高價,多幅字以數萬元成交。但多位書法名家告訴新京報記者,趙的字只能算“一般水平”,遠遠值不了這個價。

  11月1日,北京琉璃廠一位從業三十多年的書畫店老板告訴新京報記者,琉璃廠長年有外地老板來求名家字畫,有的專門奔著“主席、副主席”的字而來。

  “中書協主席級別的,一平尺一萬,理事5000,會員就少了一點,2000,中國書協比地方的又高一個等級。” 劉佑局説。這種説法得到不少業內人士的肯定。

  “書協領導天生就有這種光環,一手是權力,一手是錢袋子。”“一般一個縣中書協會員最多不超過三四十個,有的更少,只有幾個,只要入會便意味著收入翻番。”秦觀説。

  近年來,書協正悄然轉變。

  “2014年以後,大獎大賽明顯減少了,書法之鄉、書法名城也沒搞了,聽説有些地方想申請,但是也沒有啟動。”紀光明説。

  “比起以前,現在名字前頭挂一長串主席、院長、理事頭銜沒那麼靈了,”長期從事字畫拍賣生意的蘆長城説,“只有字畫好才會有人掏錢買。”

  書協係統內部也在自省。不久前,中書協讓新老會員重新填表登記,“意在摸排過去存在的問題。”中國榜書藝術研究會副主席兼秘書長苑建國説,但效果如何,目前看來尚不明朗。

  “按照以往慣例,分黨組書記兼駐會副主席,副書記兼任秘書長。”而趙長青同時擔任中書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秘書長,這種情況異常少見,被業內稱為“三位一體”,“這意味著大權掌握在他一人之手。”——一位中書協退休領導

  (記者 向凱)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小錦鯉“遊”出大産業
皖南冬韻
皖南冬韻
天路彎彎
天路彎彎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吉林長春大雪紛飛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21112523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