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的貪腐路,總有“學生”相伴
2019-11-12 08:22:30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近20年時間裏,被告人劉士合利用職務之便,為30個單位或個人提供幫助,238次直接或通過他人索取、非法收受財物共折合人民幣5500余萬元——

  他的貪腐路,總有“學生”相伴

  山東省泰安市中級法院日前依法公開審理了山東省人大常委會財經委員會原主任委員劉士合(正廳級)涉嫌受賄案。經泰安市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劉士合有期徒刑十五年,並處罰金人民幣400萬元;劉士合受賄所得贓款及受賄房産出售後所得收益予以追繳,上繳國庫。劉士合進行了最後陳述,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不上訴。

  巧合的是,劉士合受審當日,恰逢第35個教師節。而劉士合本人正是從人民教師的崗位上走向仕途。由于理想信念喪失,在登上領導崗位後,他身陷權錢交易的遊戲漩渦——在將近20年的時間裏,利用職務之便,為30個單位或個人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他人索取、非法收受財物累計238次,共折合人民幣5589.89萬元。

  教師出身順利走向仕途

  1955年2月,劉士合出生在山東省沾化縣的一個普通村莊。16歲時,他成為沾化縣泊頭公社店子村的一名民辦教師,兩年後,迎來了“躍龍門”的機會,進入山東省北鎮師專(現山東濱州師專)英語係英語專業學習。這意味著,畢業後,他就能走出“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境遇,吃上“國庫糧”了。

  如劉士合所願,師專畢業後,他在沾化縣城第一中學做了11年老師。據該校一位退休老教師回憶,劉士合在學校任教時,工作勤懇、好學上進,即便後來擔任教導處副主任、主任後,也一直沒有離開過講臺,仍然堅持給學生上英語課。

  1986年,31歲的劉士合迎來從教師走上仕途的關鍵轉折——被調任沾化縣文教局擔任副局長。此後,他幾乎一兩年內調動一次,經歷了縣文教局副局長、鄉鎮黨委書記、縣委辦公室主任、縣委常委、副縣長等多個職位。1997年,在組織的關心培養下,劉士合離開故土沾化縣,來到山東省鄒平縣任縣委副書記,三年後出任縣委書記。而誰也沒有想到,一帆風順的人生之路竟會從此轉入歧途。

  第一次貪腐竟然是開口索賄

  從2000年擔任鄒平縣縣委書記到2018年5月在山東省人大常委會財經委員會主任委員的崗位上退休,劉士合的貪腐路走了近20年。隨著職務的升遷,他不但沒有加倍珍惜組織的培養和厚愛,反而利欲熏心,利用職務便利大肆收受或直接變相索取賄賂,完全忘卻了一名黨員領導幹部的初心和使命。

  據劉士合供述,他的第一次貪腐是開口索要的。2001年在劉士合擔任鄒平縣縣委書記後不久,某鎮黨委副書記趙某來到劉士合辦公室,在匯報工作時想讓劉士合在職務調整上給予關照,劉士合爽快答應了。不久,趙某由鎮黨委副書記提拔為鎮長,之後又被提拔到某街道辦事處擔任黨工委書記。時任該縣某鎮長的張某看到趙某被提拔,打探其“秘訣”後,也以“匯報工作”的方式向劉士合説出自己的想法。過了不久,張某被提拔為某鎮黨委書記。

  兩個被提拔的幹部心安理得地在崗位上幹著,卻不想2006年春的一天,劉士合會突然打電話來。他對張某説,有5萬塊錢的接待費需要他幫助處理一下。張某心領神會,很快就把存有5萬元錢的銀行卡送到劉士合手上。緊接著,劉士合在省委黨校學習期間,又給趙某打電話説,家屬調動工作需要活動經費,讓趙某給他準備9萬塊錢。趙某連忙答應,並找戰友借了6萬元,湊足9萬元後,乖乖地把銀行卡送到了劉士合手上。

  據查,在劉士合任職鄒平縣縣委書記的5年時間裏,曾為多名鄉鎮幹部在職務調整方面提供幫助,索要或收受錢款合計人民幣42萬元。

  甘願被企業“圍獵”

  劉士合最初在領導崗位上應該説是履職盡責、敢説敢幹的。在鄒平縣縣委書記任上時,劉士合取得了不俗的成績,該縣每年的GDP以超過20%的速度增長,財政收入翻了幾番。一個傳統的農業縣在他的帶領下華麗轉身為山東經濟第一強縣。正是在劉士合主政期間,奠定了“鄒平模式”的工業基礎,使這座縣城日後擁有了9家上市公司。于是在鄒平,劉士合不但得到了上級的青睞,也收獲了群眾的認可。

  躍升式的經濟發展讓劉士合有些飄飄然,在行使人民賦予的職權的同時,卻忘記了黨性原則。隨著企業在當地的增多,他的貪腐欲望隨之膨脹,甘願成為企業“圍獵”對象。

  劉士合受賄最大的一筆款項為1648.75萬元。長達11頁的指控書,詳盡闡述了劉士合在擔任鄒平縣委書記時,為山東某創業集團公司在企業改制、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政策扶持等方面提供幫助。從2003年9月至2017年9月,時間跨度近15年內,先後9次索取或收受該集團董事長張某平給予的1550萬元人民幣、10.8萬美元、10.2萬港元。

  貪腐的口子一旦打開,無盡的欲望隨之而來。2003年底,鄒平縣出臺招商引資政策後,鄒平某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王某請劉士合吃飯。其間,劉士合對王某説,他女兒大學畢業後要在北京工作,想在北京買套房子。王某則借機把想在鄒平買地的想法告訴了劉士合,劉士合哈哈一笑就答應了。

  此後,為了報答劉士合,王某親自陪同劉士合到北京考察房情,最終出資270余萬元為其購買了北京某高檔小區面積為290平方米的房産1套。王某後以“零地價”得到土地200畝。

  2007年初,調任菏澤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後,劉士合又與創業集團公司董事長張某平斡旋,幫助王某以3000萬元的價格將“白給”的200畝土地和倉庫一並轉讓給了創業集團公司。

  2009年,劉士合擔任菏澤市委副書記、市長一職。當年4月的一天,王某被劉士合約到飯桌上,相互吹捧一番後,劉士合對王某説,感謝為其女兒在北京購買房子,但孩子上班後還沒買車,出行很不方便。很懂“生意經”的王某馬上點頭應下,第二天就趕到北京某4S店購買了一輛價值25萬元的小汽車奉上。

  從2009年至2018年5月退休前,劉士合先後利用擔任菏澤市委副書記、市長,萊蕪市委書記,東營市委書記,山東省人大常委會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企業提供幫助,先後100余次索要或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2706萬元。

  除上述受賄行為外,劉士合還在以上任職期間,為有關人員在職務調整和幫助安排工作方面提供幫助,先後55次索取或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255.78萬元。

  一路貪腐總有“學生”相伴

  在劉士合職務升遷的道路上,總有一波他曾經教過的學生緊隨其後,在其任職的地方經商,採取空手套白狼的手段謀利。他們讓當地企業出資,後期也由當地企業施工建設,而他們只負責從中穿梭,最關鍵的是讓劉士合簽字拿下項目,轉手賺取大量金錢。這其中表現最為突出的是羅某和丁某。

  2008年,劉士合的學生羅某響應招商引資政策,找到劉士合稱,他打算在菏澤投資煤化工項目。劉士合聽後很高興,立即安排某縣領導與其洽談,讓縣裏盡最大努力給予滿足。羅某公司成立後,該縣先後撥付1740萬元,以扶持資金的名義返回土地出讓金。

  為了感恩劉士合,羅某也是拼了。2011年1月,羅某被劉士合“召見”,説他女兒要結婚,在北京急需買套房子,羅某馬上答應,以最快的速度花費688萬余元為其女兒購買了一套房産。精明的劉士合為了規避組織的審查,竟用遠房親戚的名義辦理了房産證。

  2012年9月,劉士合女兒在老家辦婚禮,羅某得知後立即趕到賓館送上大禮。

  2015年5月,羅某陪同劉士合夫婦去蘇州旅遊,為其支付12萬元購買玉雕挂件。

  在旅遊期間,羅某帶劉士合去專注于抗衰老的某公司進行治療,分兩次支付醫療費用52.5萬元。

  此後,羅某又在劉士合父親住院、女兒生孩子期間,多次前去送禮,劉士合每次都欣然接受。

  2012年9月,劉士合最為“得意”的學生丁某來到劉士合家中,以祝賀劉士合女兒結婚為由,送上2萬元禮包,劉士合開心地收下了。隨後,丁某向劉士合提出想在萊蕪再辦一家公司,需要老師幫忙。按照劉士合的安排,萊蕪市為丁某的萊蕪某絕緣材料有限公司提供了最大限度的政策優惠和資金扶持,在該公司投資金額尚未到達政策要求的情況下,幫助該公司累計獲得了1億元的資金扶持。

  為了感謝老師的鼎力扶持,丁某也是不遺余力。從送錢送物到送畫送家具送鋼琴,只要是劉士合想要的東西,丁某都鞍前馬後,儼然就是劉士合的“大管家”。

  2013年4月的一天,劉士合打電話説他從北京買了幅畫,需要100萬元,讓丁某給他轉過去,丁某隨即照辦。2014年春節前,劉士合讓丁某陪他到北京走訪,在北京某大酒店,劉士合安排丁某給他準備10萬元加油卡,並安排為他的一個姓周的女性朋友購買一架鋼琴。2013年,劉士合到東營任職市委書記後,丁某又把公司開到了東營。其間,在劉士合的授意下,東營市經濟開發區為其提供了660畝土地,供丁某成立的山東某能源裝備有限公司無償使用。2016年,劉士合又幫助丁某從東營某有色金屬公司借款1185萬元用于支付該公司在東營開發區的土地出讓金。

  來而不往非禮也。劉士合先後18次,從丁某身上索取419萬元人民幣、8萬美元、10萬元加油卡、存有人民幣5萬元的銀行卡3張,代為支付的家具、鋼琴等,共折合人民幣520.19萬元。

  據辦案人員介紹,劉士合接受調查之初,解釋説自己是個重感情的人,當初考上師專,鄉親們扶老攜幼相送,又念及師生之情,所以會出手幫一下對方。可笑的是,與劉士合關係最緊密、發生權錢交易最多的那幾個學生,甚至不是劉士合班上的,只是在那個學校讀過書而已。其實,劉士合也心知肚明,只要能送來錢就行,管他是不是自己教過的“親學生”呢。

  2019年4月9日,泰安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劉士合受賄一案。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劉士合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本人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單獨或夥同他人索取、非法收受請托人財務,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構成受賄罪。劉士合有索賄情節,依法應當對其從重處罰。鑒于劉士合歸案後如實供述辦案機關已掌握的犯罪事實,主動供述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同種罪名大部分犯罪事實,係坦白;提供偵破其他案件的線索,有立功表現;部分犯罪係未遂,案發後被告人犯罪所得贓款已全部追繳,積極繳納罰金,認罪悔罪,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根據劉士合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公訴人説案

  斬斷“裙帶式腐敗”的罪惡鏈條

  山東省泰安市檢察院檢察官 辛軒劍

  劉士合從一名教師逐步走上領導崗位,除了自身努力外,更離不開黨組織的關心和培養。他本應初心不改、廉潔奉公、許黨報國,但由于思想滑坡,無視黨紀國法,利欲熏心,在貪欲面前迷失自我,成為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本案比較突出的一點是,劉士合曾經“教過”的學生們也參與到他的貪腐行為中,他們跟隨劉士合仕途的變更,利用劉士合的職務便利或從政或經商,可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官場上一些所謂的“同鄉會”“同學會”甚至“師生會”等,體現出的就是典型的“圈子文化”,表面上看是同鄉、同學、師生之誼,實則背後是利益勾兌、權錢交易、權權交易。這種“圈子文化”的存在,讓某些地方官場形成了一種任人唯親的惡性政治生態。鄉黨、朋黨、同學、師生組成利益同盟,共同腐敗、共同進退,對于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民眾利益造成嚴重危害。唯有嚴厲打擊,才能斬斷“裙帶式腐敗”的罪惡鏈條。

  本案再次發出警示:公職人員尤其是黨員領導幹部,要受警醒、明底線、知敬畏,以案為鑒,警鐘長鳴。唯有正心修身、戒貪止欲,方能不負黨恩、行穩致遠;唯有“親”“清”待商,相安兩利,方能實現政商良性互動、共促發展;唯有嚴守規矩、凈化朋友圈,方能激濁揚清,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唯有老實做人、清白做官,方能仕途順暢、功成名就。(盧金增 葛業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鏡觀中國·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8691125219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