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男子被砸傷申訴20年 最高檢開聽證會
2019-11-10 07:59:5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聽證會舉行之前,最高檢、省、市、縣四級檢察機關的承辦檢察官對案件證據進行全面復核,調取相關案卷材料。

  10月3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檢察廳在福建省福州市舉行周某刑事申訴案公開聽證會,申訴人周某現場陳述申訴理由。

  “對這件事,我深感抱歉。這20年間,我們雙方都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我希望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給予一定的經濟賠償,可以幫助到你。”

  周奎終于聽到鄭開招對他説的這句話,此時,兩人都已45歲。他們的人生,因為20年前的一起案件而改變。

  1999年12月4日晚,周奎在與鄭開招鬥毆中,被一塊磚頭砸傷,自此進入司法訴訟程序。因為傷情認定和鑒定材料真實性問題,20年來這起案件經歷一波三折。

  從案件一審、發回重審、檢方做出案件存疑不起訴決定,到2001年周奎開始申訴,歷經四級人民檢察院。

  10月3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在福建召開周奎刑事申訴案聽證會,聽證會由最高檢第十檢察廳廳長徐向春主持。接下來,最高檢將依法作出案件審查意見。

  一起鬥毆改變兩個人的人生軌跡

  周奎和鄭開招都忘不了20年前的那個夜晚,兩人的人生軌跡因為一場鬥毆而改變。

  1999年12月4日晚7時許,鄭開招因與女友戀愛破裂,便與兄弟鄭開忠等人到女友家處理。雙方在爭論時,鄭開招、鄭開忠等人與對方的阮思章發生口角並互毆。

  阮思章不滿,當晚9時許糾集了周奎、林順等十余人前往鄭開招家。由于房門緊閉,阮思章等人便在房外大聲喊罵,並朝鄭開招所站的二樓走廊處投擲石頭磚塊,同時林順等人爬圍墻準備進入。鄭開招見狀,就撿起二樓走廊處的石塊磚頭回擲,一塊磚頭砸中了周奎的頭部。案發當晚,鄭開招就被公安機關關押。

  1999年12月,經周寧縣公安局法醫鑒定,周奎的傷情構成重傷。2000年11月,周寧縣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鄭開招有期徒刑2年,附帶民事賠償。但兩人都不服,分別提出上訴。2000年12月,寧德市中院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寧德市中院發回重審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周奎的傷情是否達到重傷無法認定。該院技術處審查認為,周奎傷情構成重傷的醫學證據不足。”周寧縣檢察院控審科長葉長青説。

  2001年9月,周寧縣檢察院委托寧德市第一醫院對周奎的傷情進行重新鑒定,第一醫院審查認為,周奎病歷等鑒定材料存在瑕疵,真實性存疑難以對其傷情進行重新鑒定。葉長青表示,“疑點主要在于,周奎的出入院時間不統一且疑似更改,病歷、病程中有關傷情描述不具體,病歷事後存在補充、更改的情況。”

  記者翻閱卷宗發現,周奎病歷上的入院時間有1999年11月4日、1999年12月4日、1999年12月11日上午11時、1999年12月4日11時40分等幾種不同情況,出院時間有1999年12月14日、2000年元月17日、2000年元月27日三種。

  因重新鑒定無法作出,周奎的傷情是否達到重傷無法確定。2001年8月,周寧縣檢察院認定鄭開招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證據不足,經檢委會研究決定對鄭開招做出存疑不起訴決定。

  自此,周奎開始了常年申訴,而病歷中的疑點和傷情鑒定成為了爭議焦點。

  從基層檢察院申訴至最高檢

  2002年10月,周奎先是向周寧縣檢察院提起申訴。該院復查認定事實與公訴部門認定事實一致,認為周奎的住院病歷存在疑點無法排除,難以對其傷情重新鑒定,鄭開招行為是否構成故意傷害罪也無法認定。

  2002年12月,周奎又向寧德市人民檢察院提起申訴,但2003年寧德市檢察院維持了周寧縣人民檢察院刑事申訴復查決定。

  此後,周奎的人生發生了變故,自己受到了精神刺激,因病無法工作,長期服用藥物,由哥哥負責監護。

  時隔14年後,2017年6月,周奎又向福建省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但福建省檢察院依然沒有支持周奎的申訴意見。

  該院第十檢察部檢察官余晶説,“本案要確定周奎是否顱底骨折,是否有腦脊液漏,這些均要結合病歷資料審查。但本案病歷資料中的關鍵材料確實存在改動的痕跡。在現有條件下,本案客觀上不具備重新鑒定的可能性。”

  余晶説,“我們通過調查,周奎的出院時間、病歷、病程有關傷情描述等方面確實存在疑點,難以對他的傷情進行重新鑒定。周寧縣檢察院作出的不起訴決定並無不當。由于本案發生于1999年,根據現有證據,也不具備重新鑒定的條件,他提出的申訴理由不能成立。”

  今年6月,周奎申訴到了最高檢。

  以誠交心説服了申訴人

  負責承辦該案的最高檢第十檢察廳二級高級檢察官王慶民説,“今年6月我們接到申訴信後,因材料不全按程序通知周奎補齊,今年9月我們接到他補充的材料後,按規定開始審查。由于這起案件耗時20年,久拖不決,疑難復雜,申訴人傷情鑒定具有一定的復雜性、特殊性、專業性,很有必要召開一次聽證會,聽取申訴人、專家、聽證員的意見,為本院依法處理本案提供重要參考。”

  福建省檢察院三級檢察官吳青和黃世斌則充當了聯絡員的角色,負責與周奎、鄭開招兩人溝通,確保聽證會當天能夠準時參加。“做雙方當事人的工作是最難的,一方有情緒不來,聽證會就進行不下去。”吳青説。

  鄭開招同意參加聽證會,但長期申訴的周奎有一種執念,堅持要求追究鄭開招的法律責任。聽證會召開前,最高檢檢察官王慶民與同事齊濤作為承辦檢察官,與周奎進行了溝通。

  作為最高檢的窗口部門,十廳除了信訪接收,審查辦理刑事申訴案件外,還承辦最高人民檢察院管轄的國家賠償案件和國家司法救助案件。齊濤説,“將心比心,以誠交心。周奎明白做法醫鑒定需要原始證據,這很難。有了這個基礎我們就不停地做思想工作,並適時提出了司法救助的渠道,最終説服了他。”

  確保申訴人充分發表意見 做到“案結事了”

  10月30日的公開聽證會,記者注意到,現場有五位聽證員,分別來自社會不同行業:有記者、有律師、有企業家、有村支部書記,還有大學教授。五人當中,還有四位是福建省檢察院的人民監督員。臺下坐著5名來自陜西、河南、福建等省的全國人大代表,以及福建省檢察機關控告申訴檢察工作培訓班全體學員。

  聽證會開始後,周奎發表了近20分鐘的申訴意見。隨後,四級承辦案件檢察官分別展示證據,闡述申訴審查意見。

  徐向春認為,申訴和公訴案件都是以法律為準繩,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但申訴一定要做到“案結事了”,不能簡單地“結案了事”。因此,公開聽證首先要保證申訴人充分陳述申訴意見,檢察官要秉持中立立場,客觀公正地發表審查意見,才能為聽證員提供參考。

  “聽了周奎的陳述和檢察官們的審查意見,我的心情很沉重。”法醫專家林斌發表完專業意見後説,“原始證據存在疑點,20年時過境遷,再去搞清楚不容易。作為鑒定人,以存疑的證據為鑒定依據,我是不能接受的。”

  福建省法學會副會長陳明添代表聽證員發表了評議意見。“本案雖然是不起訴決定,但被不起訴人鄭開招與周奎的受傷有一定關係,應對周奎表達歉意或民事賠償,化解不滿。鑒于周奎的傷情,檢察機關應該啟動司法救助。”

  “從25歲到45歲,這20年間,我們的青春都搭了進去,很不值得。對這件事,無論責任方是否在我,我都深感抱歉。我希望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給予一定的經濟賠償,可以幫助到你。”聽證會最後,鄭開招對周奎説。

  至此,這起耗時20年、歷經四級檢察院的申訴案件,暫時畫上了句號。

  徐向春説,“根據已經查明的案件事實和聽證評議意見,最高檢將依法作出案件審查意見。周奎刑事申訴案符合國家司法救助條件,可按照相關法律法規給予一定司法救助。”

  他表示,下一步,最高檢申訴案件公開聽證將常態化,對久拖不決、案情復雜、具備聽證可能的案件,將採用公開聽證的方式聽取意見。(記者 何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福建建陽打造“建窯建盞”文化名片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6661125213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