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親情感召社會幫扶戒毒斷癮
2019-08-27 07:40:4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打造“三家”平臺創建三位一體管控模式

  親情感召社會幫扶戒毒斷癮

  編者按

  毒品問題是人類社會的一大公害。打贏新時代禁毒人民戰爭,需要全黨全社會齊動手,凝聚力量,整合資源,綜合治理,久久為功;需要依靠群眾,因地制宜,夯實基礎,馳而不息。

  今日,本報“國際禁毒日特別報道”推出粵桂合作全鏈條打擊販毒、浙江拱宸強制隔離戒毒所創建三位一體管控模式等禁毒工作的新經驗與新亮點,敬請關注。

  “他到底能不能徹底戒掉毒癮?回家以後,我們家屬應該怎麼對待他?他如果復吸該怎麼辦?”在浙江省拱宸強制隔離戒毒所舉辦的一次家屬座談會上,一名戒毒人員的姐姐面對將要出所的弟弟,向戒毒所戒毒矯治科科長葉振濤表達了自己內心的擔憂。

  這其實是所有戒毒人員家屬所面臨的困惑,同時也是戒毒所努力攻克的難題。

  如何鞏固戒毒所的戒治效果,實現長期無毒?《法制日報》記者近日了解到,拱宸強制隔離戒毒所通過打造家屬學校、家庭治療、家庭回訪的“三家”平臺,形成場所、社會、家庭三位一體回歸管控模式,攜手社會相關部門和組織,充分發揮親情幫扶作用,運用家庭和社會的力量,支持和鞏固戒治的長期效果,取得了良好成效。

  家屬學校

  化解兩代人三載矛盾

  拱宸所從2015年開始開辦家屬學校。

  家屬學校是一座架起戒毒人員與家庭的情感橋梁,實現了場所、戒毒人員及其家屬三方共贏。

  戒毒人員余某就是家屬學校的受益者。

  “報告警官,我想見見我舅舅。”十大隊民警聽到余某的請求時很是驚訝,過去余某提起他舅舅時總是咬牙切齒。

  在民警的一番詢問下,余某支支吾吾地説出實情:“今年是我媽去世3周年,我還在戒毒所,希望舅舅能操持一下我媽的3周年祭奠……”

  但是,余某和舅舅的關係早在3年前已經鬧僵。

  3年前,余某的母親被查出膽囊癌晚期。舅舅勸余某讓他母親回家安穩地過完最後的日子,余某卻堅持治療。母親在20多天後撒手人寰。

  悲痛之下,原已成功戒毒的余某再次吸毒,他將母親去世的悲痛、事業的不如意,轉嫁到一直勸他放棄治療母親的舅舅身上,與舅舅多次發生衝突,“如果不是你一直説無法醫治了,我媽不會死的”。

  面對余某的無端指責,舅舅充滿了失望、憤怒;而余某則認為自己眾叛親離,這樣的情緒導致余某在戒毒初期總是不配合工作。

  接到余某的報告後,十大隊民警開會討論了解決方案,主動與余某的舅舅取得聯係,希望他能來所裏參加家屬學校的活動。

  在民警的安排下,余某和舅舅時隔3年終于見面。余某的舅舅認真聽了關于戒毒和親情幫扶知識的講座,又仔細向民警詢問了余某在所中的生活、康復情況。余某看到舅舅不計前嫌地關心自己的生活,不禁為自己的耿耿于懷感到羞愧,也因此卸下了心防。

  在親情會餐中,余某吃著舅舅給他夾的菜,終于哽咽出聲:“舅舅,對不起,請你原諒我當年不懂事。”在舅舅一個無聲的擁抱中,當年之事煙消雲散。從此,堅定了信念的余某離提前解除也不遠了。

  葉振濤負責給參加家屬學校的家屬授課,他認為,于戒毒人員而言,親人的一句話勝過民警的十句和百句。“通過家屬學校這個平臺,讓家屬了解戒毒康復人員的知、情、意、行及社交功能,掌握相互之間的溝通技巧,戒毒人員與家屬間增進理解、交流感情、修復關係。當親情喚醒戒毒人員生活的信心和希望,我們的戒毒矯治工作也能事半功倍。”

  記者了解到,目前,拱宸所在今年已舉辦家屬學校3期、參與戒毒人員家屬67人、個體家庭治療15組、團體家庭治療20組、遠程視頻探訪工作5次、獎勵性探視工作2次。為擴大家屬學校輻射面,今年,拱宸所積極探索遠程家屬學校,利用拱宸戒毒微信公眾號,將家屬學校打造成戒毒人員家屬觸手可及的知識陣地,實現遠程回訪調查、回訪數據分析等功能。

  家庭治療

  沙盤遊戲消弭夫妻嫌隙

  治其身,修其心。針對戒毒人員家屬關係惡化、抗復吸能力弱等問題,拱宸所請家屬走進戒毒所,運用家庭成員之間的心理動能進行個性化心理矯正。

  34歲的韓某已經是第二次被執行強制隔離戒毒。他原本與妻子關係融洽,兩人育有一女。然而,對于韓某被二次執行強制隔離戒毒,妻子充滿了失望與不滿。

  “妻子説,如果這次強制隔離戒毒結束回家之後又復吸,一定要和我離婚,而且再也不讓我見女兒。”韓某渴望家庭的溫暖,但在他幾次打破承諾後,妻子已經不再相信他。這讓韓某內心極其失落,在參加日常活動時總是垂頭喪氣。

  大隊民警觀察到韓某的低落情緒,推薦他到心理矯治中心的周晨沙遊治療室接受沙盤遊戲治療。

  拱宸所周晨警官是浙江省為數不多的沙盤遊戲治療師之一。在以其名字命名的心理治療室中,擺著一個沙盤,沙盤裏錯落有致地擺放著小房子、小樹、小人等模具。周晨引導韓某夫妻和沙盤進行交流,對他們擺放的沙盤世界進行體驗和觀察,在必要的情況下給出建議性或提問性的詮釋。

  周晨觀察、復盤前期沙盤作品發現,其實韓某夫妻都渴望親密,但由于不善表達,導致溝通不暢,最後信任崩塌。因此,在之後的治療中,周晨通過加強問題設計,在治療後期的沙盤作品中加入共建家園、指向未來的表達。

  經過4個月家庭治療,韓某和妻子互相有了更多的理解和信任。“我和女兒在家等你回來,你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聽著妻子鼓勵的話,韓某流下了眼淚,也更加堅定了戒毒的信心。

  家庭回訪

  多方聯動鞏固戒治效果

  戒毒期滿後,怎樣防止戒毒人員復吸,阻斷吸毒誘惑是戒毒工作的一大難題。

  拱宸所採取家庭回訪的方式,以電話、家訪形式,通過與公安禁毒、社區戒毒部門等單位聯係,建立社會康復人員跟蹤幫扶、調查評估的合作機制,及時了解出所戒毒人員的生活、工作、家庭情況,形成場所、家庭、社會三位一體後續照管模式,打造全方位戒毒環境。據了解,2018年拱宸所對3個地區的戒毒人員開展回訪,32名回歸社會的戒毒康復人員接受了回訪。

  在蕭山郊區一個機械制造廠,當民警回訪時,小組長董某正在車間裏忙碌著。他和普通工人一樣認真工作,享受五險一金,拿著七八萬元一年的工資,誰也不會想到他曾是一個三進三出戒毒所的癮君子。

  盡管心中充滿了歉疚,也明白吸毒的危害,但董某前兩次出所後,因為缺乏監督,抱著僥幸心理,在毒友的誘惑下,很快又走上了老路。

  按照拱宸所的規定,戒毒人員出所時需要簽署一份社區康復協議,他必須按時前往社區報到,接受檢查。2017年出所後,已幡然醒悟的董某自願接受家人的監督和社區的約束,成功抵禦了毒品誘惑。在出所後兩年多內,不論是常規尿檢還是臨時發檢,董某都經受住了考驗,無偶吸、復吸情況。

  在戒毒所的關注、家人的鼓勵、社區的協助下,董某的生活漸漸走上了正軌。

  董某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意,他笑著對回訪的民警説:“警官的回訪、社區的尿檢看上去好像把我束縛住了,實際上卻給了我真正的自由,能讓我不用每天提心吊膽,能在大街上自由自在地漫步,能在灑滿陽光的草地上小睡片刻,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記者 王春 通訊員 童昊霞)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中國國際智能産業博覽會開幕
2019中國國際智能産業博覽會開幕
走進荷蘭“海牙小人國”
走進荷蘭“海牙小人國”
炒出脫貧的幸福“味道”
炒出脫貧的幸福“味道”
2019年諾丁山狂歡節開幕
2019年諾丁山狂歡節開幕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4924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