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警察“小白”九年死磕地溝油
2019-07-29 08:05:0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任飛

  誰能想到地溝油試紙的發明人竟是位小警察。

  學醫的任飛2009年畢業後考進重慶市公安局刑偵總隊技術處,2013年11月調入太原市公安局。他的工作,是從一線幹警手中接過裝有各種物證的透明塑料袋,然後化驗。

  任飛入職技術處理化檢驗科後發現,單985、211院校畢業的博士就有6個,頓感壓力。“咱就是個小民警,我上面有工作10年、20年的,我怎麼才能站穩腳跟?”他的煩惱和所有普通年輕人一樣。

  “當時我就準備鑽研實驗室裏最金貴的儀器,最後相中了液質聯用儀。”液質聯用儀是用來檢測不易揮發物的儀器,後來任飛發明地溝油儀器檢測法,就是用的它。

  這個儀器確實金貴,每次做完檢測光是維護就得花一個多小時,更不要提它還易壞,修理更是個大麻煩。別人對它都避之唯恐不及,而任飛正愁找不到理由跟它名正言順地親密接觸。當時跟妻子兩地分居的任飛住在單位,搶著承擔起所有用液質聯用儀的任務。每次儀器出現問題,他不怒反喜,“這個好,我又能學點東西了!”

  終于,任飛的機會來了。

  “一夜之間魚全死了,你們怎麼能檢測不出來”

  2010年,任飛接到一個“魚塘投毒案”。在這個案子裏,農藥檢測一直是理化檢驗的痛點,檢出率只有15%左右。

  “即使確實是投毒,由于魚塘是擴散狀態,微生物分解快、揮發快,我們很難檢測出投毒的線索。”任飛只能認定該魚塘沒有被投毒。

  稍後他收到一封來自養殖戶的信,信上説:我們家借款十幾萬元才包下魚塘,一夜之間魚全死了,你們怎麼能檢測不出來?!

  面對養殖戶的失望和不解,任飛決定:“就是它了!我就研究魚塘投毒怎麼測。”

  這是任飛的第一個實驗課題。他養魚、給魚投毒、檢測、記錄、摸索規律、總結,終于研發出一套利用液質聯用儀檢測魚塘投毒的方法,將魚塘投毒的檢出率從15%提升到80%以上。2012年,這項成果不但獲得了全國有機質譜會議的高度認可,還幫任飛博得了“魚塘小王子”的美名,此後,凡是魚塘投毒的案子,大家都説:“找任飛。”

  “我老婆都不知道地溝油勾兌比例,警察怎麼知道的”

  2010年的一天,師傅問任飛願不願做地溝油檢測研究。

  所謂地溝油,任飛介紹,通常是指用餐儲垃圾擠壓加工出來的油,用動物的各種邊角料熬制出來的油,甚至是直接把別人吃剩下的水煮魚的油湯、火鍋油等簡單過濾一下就再利用的口水油。

  和刑事技術處的其他同事一樣,任飛的第一反應是這有些“不務正業”。

  “你先別忙著拒絕,明天跟我出個現場。” 師傅説。

  第二天,任飛來到某縣的一家糧油店。“褐色的地溝油從十幾噸的儲油罐裏流出來,一股惡臭。他們説如果把這裏查封了,不少人會吃不上油。” 任飛震驚了。

  查封現場還有不少老人和小孩圍觀,這讓任飛想到了女兒,“我家孩子要是吃了這個怎麼辦?”

  因為兩地分居的原因,女兒常年見不到任飛,跟他也不親。“希望有天女兒能理解我的工作,不再抗拒我”。就這樣,任飛接了地溝油檢測的課題。

  此前的地溝油檢測技術成本高、操作復雜、檢出率低,任飛日夜苦思另辟蹊徑。他和犯罪嫌疑人潛心“取經”,學習煉制地溝油的“工藝”,自己煉油來找靈感。

  嘗試了基因檢測、含鹽量檢測、膽固醇檢測……苦戰1000多個日夜,他每每熬到後半夜三四點,得到的答案都只有一個:這個方法確實不行。

  “我把試管扔了!不幹了!到此為止!” 任飛放棄了不知道多少次:“可每當太陽再照到臉上,我就想,今天再試一次,就一次,不行就不試了。”

  直到跟朋友去吃“老火鍋”,任飛終于找到突破口。

  那家火鍋店特別火,好不容易排到了,任飛和同事坐定,眼看著老板把火鍋從旁邊剛吃完的桌子上端下來,用濾網濾掉裏面的食物殘渣,然後徑直把這鍋油端到了自己桌子上。

  “這能吃嗎!鍋裏還有人吃剩下的料呢。”任飛問。

  “要不怎麼説是老火鍋呢!快吃吧!”朋友説著把各種菜、肉往鍋裏下,還笑著調侃他:“你説你檢測地溝油,這就是地溝油,你能證明嗎?”

  任飛窩著火兒夾起一塊肉,一嚼,被前桌鍋底裏殘留的綠藤椒麻了一下。

  “對呀!我可以把目標檢測物換成調味品!” 他找到了新思路。

  任飛介紹,流入市場的地溝油裏極大概率會殘留各種調味品的痕跡,經過多次比對試驗,他發現“辣椒鹼”是最理想的地溝油檢測標志物,“如果辣椒鹼含量超過某一閾值就懷疑該樣品含有地溝油”。

  辣椒鹼來源于辣椒,它既不易被地溝油煉制工藝去除,檢出靈敏度又高。“除非用有機溶劑萃取,但如果這樣煉地溝油,成本就太高了。而且它的靈敏度極高,達到匹克級別,也就是萬億分之一克,就是説,在一個標準遊泳池裏滴一滴辣椒油都能檢測出來。”任飛解釋。

  據任飛了解,市場上回收一噸地溝油的價格是1000元左右,而經過處理後再賣出,每噸可以賣1.2萬元左右,“這暴利跟販毒差不多”。

  應用辣椒鹼的原理,2013年,任飛研制出了用液質聯用儀檢測地溝油的方法。隨後,這一方法被原國家衛計委確定為地溝油檢測法。經過幾年的改進,他還可以根據檢出的辣椒鹼的種類和組成比例,判斷出地溝油的具體勾兌比例,進行産地溯源。

  在一次查封行動中,犯罪嫌疑人拒不承認自己煉的是地溝油,而任飛不但能確定他的哪個油罐裏裝的是地溝油,還給出了不同油罐地溝油的不同勾兌比例。

  犯罪嫌疑人大驚:“我老婆都不知道地溝油勾兌比例,警察怎麼知道的?!”

  2017年,任飛研發的地溝油檢測法獲得全國公安機關改革創新大賽金獎,經公安部批準,他榮立了個人一等功。

  地溝油試紙問世後無償轉讓給企業量産

  但儀器檢測局限性較大,一線執法人員操作不便。于是任飛又開始琢磨地溝油試紙。他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2018年11月,該試紙研制成功,他將成果無償轉讓給企業量産,2019年3月得到公安部一所的方法驗證,前不久剛參與申報了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關于油脂中辣椒鹼快速檢測方法的徵集。

  採訪當天,任飛用剛送來的一瓶樣品演示了用試紙檢測地溝油的全過程。

  打開一個紙盒,取出裏面的一次性試管、提取工具、稀釋液、有機溶劑等。在待檢測的油中取出7毫升,用有機溶劑萃取,稀釋,滴到試紙盒上,等待一分鐘。

  “一條紅線就是地溝油,兩條紅線就是正常油。”任飛介紹。一分鐘後,試紙顯示出一條紅線。

  整個過程不到10分鐘,任飛又揪出一個疑似使用地溝油煉制食用油的無良商家。

  他告訴記者,目前該試紙已經發放給一線執法人員,他們初步檢測後會再將樣品送來用儀器檢測確認。這款地溝油試紙問世後,已經在全國多個省市揪出了疑似地溝油煉制食用油的線索,幾起大案件正在偵察中。

  隨著儀器檢測法和地溝油試紙檢測法相繼問世,在別人眼裏,任飛從默默無聞的小警察變成了一位光輝偉岸的“英雄”。但無論是成名前還是成名後,他都固執地認為自己只是一個小人物,一個有軟肋、有私心,同時也對自己有期待、有要求的普通人。

  2018年,任飛受邀參加太原市“時代新人説”演講活動,臺下坐了2000多人,同步網絡直播。他提前給妻子和女兒要了兩張二樓的觀看票,“女兒不了解我,我想讓她看看,另外我想對妻子説幾句話,之前我也沒跟她説過我愛你之類的情話”。

  “我和妻子上大學的時候,認為什麼事都大不過愛情,如果事業和愛情相衝突,一定選擇後者。後來進入社會才知道有許多無奈,事業和愛情相衝突,我們都得選擇事業。”那天,任飛抻著脖子躲在幕布後張望,就想知道妻子和女兒來沒來。

  演講到了最後,任飛説:“孩子,爸爸是照片裏的那個人。我不是個稱職的父親。如果今天我的妻子和女兒來到了現場,我想説,我愛你們,我願意用一生來保護你們。”

  地溝油試紙之後,目前任飛正在研發某“網紅”毒品試紙和迷姦藥試紙。

  認識任飛的人越來越多,現在有不少企業和院校願意支持他搞研發,他幹得更起勁了。

  最令他驚喜的是,他的社會影響力也打動了女兒。女兒在電視上看到穿警服的爸爸,聽到別人説“你爸爸真厲害”,她忽然覺得,爸爸是個“好爸爸”。

  “有天放學回來她主動親了我一下!” 任飛心都化了,沒想到女兒的認可和理解提前到來了20多年。

  “其實做這些事,我也是想給自己的內心找一些溫存。有些價值與物質和金錢是不相關的。”他説。(記者 張茜)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合肥:戲水享清涼
合肥:戲水享清涼
高溫下的勞動者
高溫下的勞動者
上海:博物館奇妙“夜”
上海:博物館奇妙“夜”
大熊貓過生日
大熊貓過生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809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