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額收息暴力催收:“714高炮”未絕,“宜人貸”又來
2019-07-19 08:56:1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高額收息暴力催收:“714高炮”未絕,“宜人貸”又來

  提供明令禁止的“砍頭貸”“校園貸”收高額“砍頭息”,擾亂金融秩序帶來金融風險

  “不上徵信,無視黑白,百分百下款”“僅需身份證,極速到賬,日息0.01%”……時下,各種網貸廣告花樣百出。

  但《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大肆打廣告的網貸平臺的真身,其實是“714高炮”(即借款期限為7天、14天的高利息網絡貸款,一般包含高額的“砍頭息”及“逾期費用”)。它們明目張膽地提供明令禁止的“砍頭貸”“校園貸”,甚至行業頭部上市公司也搞陰陽合同,收高額“砍頭息”,實施暴力催收,盜取公民隱私,侵害公民名譽乃至危及人身安全。

  專家指出,不少非法網貸平臺違規放貸,擾亂互聯網金融市場,加劇金融風險,已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負面因素,亟須相關部門高度重視,加大打擊、監管力度,維護互聯網金融市場安全、健康、規范發展。

  “714高炮”猖獗,非法催收“呼死你”

  根據一些社交軟件推送的廣告,《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下載了“水象分期”“樂分期”“秒借貸”3款網貸APP。

  注冊登錄後,按步驟提交了個人身份證、人臉識別、工作地址、家庭地址和通訊錄,3款APP分別給出了3200元、2600元、2000元的額度,借款期限分別為28天、14天、7天。記者點擊確認借款訂單之後才發現,“水象分期”和“樂分期”都扣除了800元,實際到賬分別為2400元、1800元;“秒借貸”扣除了600元,實際到賬1400元。以上3個網貸平臺,就是典型的“714高炮”。

  記者調查了解到,3月15日央視曝光“714高炮”之後,大量違規網貸平臺依然猖獗。有的平臺開發出了“55超級高炮”,即借款1000元,到手500元,5天後要還1200元。

  在一款名為“融澤財富”網貸APP中,記者下載測試了“久貸錢包”“紅鯉魚”“隨心花”等十多個借款“口子”,發現大部分“口子”都屬于“55超級高炮”。盡管有的“口子”把還款期限延長至30天,但設定了每5天還一筆款,利息均超過法定的36%。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714高炮”APP並不能在蘋果或安卓應用商店搜索、下載,需通過特定鏈接下載。這些網貸平臺多通過手機短信發送鏈接,一旦用戶的手機號注冊其中某家平臺,將有大量平臺大肆進行短信轟炸。而且這些APP為躲避監管,會不定期更換名稱和頁面。以“水象分期”為例,目前該APP在蘋果和安卓應用商店已下架,但在一些社交軟件上仍能搜到現金貸廣告和下載地址。

  業內人士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目前全國“714高炮”平臺存量大概有上千家,即使整個行業壞賬率居高不下,也有暴利可圖。平臺會在借款人還不上利息的時候,引導他們去下一家關聯公司再貸款償還利息。理論上講,只要風險把控得當,“轉單平賬”“以貸還貸”可以無限循環。

  “714高炮”不絕的同時,無資質電商平臺發放“校園貸”同樣值得警惕。

  今年2月,雲南師范大學歷史學專業大四學生高建軍(化名)無意中點擊了手機短信中的一條廣告鏈接,下載了一款名為“小象優品”APP。在借款界面上傳個人身份信息後,高建軍獲得21000元額度,係統自動設定3月還款期限,總還款金額為25400元。

  高建軍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他還了2期之後,因生活困難沒錢還債,出現逾期,小象優品每天給他打五六個電話催債。高建軍向客服索要合同,要求依法調整利息,客服稱“沒合同”。

  記者向“小象優品”客服咨詢了解到,該平臺放貸對象為18歲以上成年人,不管其是否為在校大學生。這明顯與原銀監會等幾個部門下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范管理工作的通知》中“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要求不符。

  記者搜索天眼查發現,“小象優品”隸屬北京源石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網購平臺。其經營范圍包括技術開發與服務、軟件開發和設計、發布廣告等內容,並沒有發放小額貸款資質。

  隨著“714高炮”“校園貸”橫行,非法催收更是時有發生。去年5月,雲南昆明市民李勇(化名)通過“恒易貸”APP、“雲錢袋”APP分別借款70000元和50000元,都是分24期還款,還款總額分別高達120000余元和90000余元。今年5月,李勇因做生意失敗,資金鏈斷裂,未能按時還款。令李勇沒想到的是,兩家機構都通過外包催收公司向他催債,每天有數十個催收電話輪番騷擾、辱罵他,並多次撥打他的通訊錄聯係人電話,還冒充“公檢法”機關偽造法律文書進行威脅、恐嚇。李勇不堪忍受,最終向親戚朋友借錢才償還了債務。

  像李勇的遭遇一樣,近年來,網貸機構通過暴力或軟暴力手段催收現象日益猖獗,不僅給借款人造成身心困擾,還危害社會穩定。業內人士表示,“呼死你”電話、短信轟炸是低成本的催收方式,網貸機構多委托第三方催收機構實施非法催收,出事了都會把責任推給催收人員。

  海外上市公司變相收“砍頭息”

  來自“21CN聚投訴”平臺的投訴案件顯示:2017年12月22日,孫悅(化名)通過“宜人貸”APP借款80000元,分36期償還。她在“宜人貸”APP上提交個人身份證、通訊錄、工作地址、銀行卡等信息後,就收到了80000元。

  可是,事後她才從“宜人貸”官網上看到借款合同,合同顯示本金103896.10元,多出的23896.10元為信息咨詢服務費。在“宜人貸”APP上,孫悅每月需償還3974.22元,36期還款總額為143071.98元(記者注:3974.22元*36期=143071.92元)。

  為何到手金額和合同本金不一樣?孫悅就該問題進行投訴時,“宜人貸”客服回應稱,由于平臺提供了信息搜集公布、資信評估、借貸撮合、貸後管理等一係列服務,因此平臺收取23896.10元信息咨詢服務費。孫悅的年綜合費率約為26.28%,年綜合費率包含所有費用,未超過最高人民法院規定的年利率36%的標準,不屬于高利貸。客服還表示,借款操作時已對年綜合費率、月還款金額、合同金額、到手金額、期限等內容進行頁面告知,經過客戶本人確認後簽署合同。

  然而,孫悅告訴記者,她在“宜人貸”APP辦理貸款時,點擊提交資料後,並未有任何關于信息咨詢服務費的頁面提示。她後續才在“宜人貸”網站上查看到合同,發現23896.10元信息咨詢服務費被算入了本金。“這明顯屬于虛假宣傳,合同欺騙。”孫悅説。

  信息咨詢服務費到底能不能算入本金?事實上,變相收“砍頭息”,把各種服務費算入本金提高利息率、增加還款額度這類“抖機靈”行為,相關法律法規早就做出明確規定。

  根據2015年出臺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七條,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載明的借款金額,一般認定為本金。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應當將實際出借的金額認定為本金。

  2017年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共同發布《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明確規定不得撮合或變相撮合不符合法律有關利率規定的借貸業務;禁止從借貸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續費、管理費、保證金,以及設定高額逾期利息、滯納金、罰息等。

  雲南權仲律師事務所律師袁瓊飛認為,網貸平臺提前劃扣各種費用,變相收取“砍頭息”是違規的,而且計算利率的基數只能是本金,各種服務費只應作為利息計算。如果要收取服務費用,應該一次性收取,不應該算入本金再次收取並提高利息。

  此外,“宜人貸”還存在暴力催收、侵犯公民隱私等不法行為,其中不乏威脅恐嚇的情況。2019年3月11日,孫悅因資金緊缺,未能按期償還當月還款額3974.22元。此後,“宜人貸”催收員不斷騷擾孫悅通訊錄聯係人,多次撥打其工作單位電話,傳播孫悅“欠債不還”的信息,威脅孫悅歸還貸款以及500多元的逾期費用。孫悅的名譽遭到損害,承擔了較大的精神壓力。

  記者調查了解到,孫悅的遭遇並非個例。根據“21CN聚投訴”平臺顯示,“宜人貸”在2018年3月9日被發起集體投訴,截至發稿時,有效投訴量為3470件,其中有效解決361件,有效解決率10.4%。“陰陽合同”“高利貸”“暴力催收”是用戶投訴最多的三大問題。在網絡上還有關于“宜人貸”實施暴力催收導致被害人自殺、死亡、精神失常的舉報。

  天眼查顯示,"宜人貸"隸屬恒誠科技發展(北京)有限公司,2015年12月18日在美國紐交所上市,是“中國互聯網金融海外上市第一股”。

  金融監管“信息孤島”問題待解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網貸行業總體成交量為1.7萬億元。2017年6月以來,我國發現違規催收頻次1000余萬次,施害人79萬,受害人92萬。

  專家認為,2019年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承上啟下的一年,非法網貸風險較高,要重點加大打擊力度。許多非法網貸平臺已成為民間高利貸的“變種”,披著互聯網金融的外衣挑戰法律紅線。目前全國仍然在開展違法違規業務的網貸機構存量較大,保守估計有800余家。網貸行業野蠻生長背後存在的監管漏洞值得警惕。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説,目前部分互聯網金融公司現金貸利率畸高且不透明,在隱性突破法律紅線的同時,設置種種陷阱,加重借款人負擔,由于貸款客戶普遍缺乏辨識能力,容易陷入“套路”,事後維權成本很高。

  專家認為,網貸平臺作為銀行類金融機構貸款的補充存在其社會價值,在一定程度上承載起投資者對財富管理的需求,也降低了社會融資成本,但由于政策法規不完善,監督管理不嚴格,導致大量非法網貸平臺成為不法企業和個人攫取高額收益的工具,損害借款人和出借人的合法權益。

  網貸應該在規范化和制度化的框架內有序發展。專家建議,相關部門要從制度上防范和堵住監管漏洞,加快推進合法合規網貸機構的備案進程,堅決清退、關停沒有資質的網貸機構。同時要嚴打非法網貸機構借助黑惡勢力實施暴力催債,加大對虛假網貸廣告的查封力度。

  中央財經大學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認為,我國監管層對互聯網金融監管在技術建設方面明顯滯後,突出表現為沒有形成有效的金融風險監測、評價、預警和防范體係,缺乏一整套係統性的統計調查、風險預警、處置、緩衝、補救機制。

  “互聯網金融市場規范發展亟須加快監管科技發展。”歐陽日輝建議,通過數字技術建立數字化監管係統,建立互聯網金融風險監測和預警的三級模型體係:平臺自控監測體係、行業協會監測體係、監管機構監測體係,從而改變目前“人工報數”和“運動式”的被動監管、事後監管局面,實現實時監管、行為監管和功能監管。同時,要做好平臺的信息披露以及平臺與監管層的信息共享工作,整合信息資源,解決互聯網金融監管存在的“信息孤島”問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天宇上演月偏食
天宇上演月偏食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77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