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金發碧眼”不等于能當外教
2019-07-17 14:42:44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雙語幼兒園外教非法務工 三名中介因犯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獲刑

  “金發碧眼”不等于能當外教

  以雙語教學作為賣點的幼兒園,外教卻是非法務工,他們為賺取高薪,通過中介公司的幫助,以學習、商貿等理由獲得短期簽證來華後從事幼兒園外教工作。昨天,本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宣判,三名中介公司人員因犯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分別獲刑1年6個月至2年不等。

  據了解,涉案外教不僅虛構來華事由,他們的母語也大多不是英語,只是因為有著金發碧眼的長相,就會格外受到幼兒英語教育市場的青睞。而外教市場涉及多方監管,如果銜接不暢,便會出現監管漏洞。

  ■造假

  簽證稱來華做商貿 實為應聘外教

  2015年4月,劉某霞來到北京藍海雲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簡稱藍海雲端公司),專門負責招聘外籍人士。這家公司在幼兒英語教育業務上小有名氣,除了出版相關教材外,還會向其北京地區的幼兒園介紹外籍教師。

  劉某霞每個月的業務指標是成功介紹3名外國人到幼兒園任職,多介紹則額外有獎金。前來應聘的多是俄羅斯、烏克蘭籍人員,公司面試通過後便將外教介紹給有需求的幼兒園,並以此盈利。

  然而,藍海雲端公司經手的部分外教沒有取得我國的工作簽證,他們入境時持有的是短期學習簽證或商貿簽證。因為後兩種簽證期限通常為3個月,外教簽證到期後,公司會聯絡外籍中介Alex幫助更換新簽證。

  安德魯是烏克蘭籍人士,他和女友亞娜在中國旅遊時發現這裏的外教工資很高,便有了在北京打工的想法。2017年6月,兩人經過劉某霞的面試,分別進入北京的兩家幼兒園工作。旅遊簽證到期後,公司為他們辦理了一次延期,又請Alex幫忙辦理新的商貿簽證。

  “邀請”安德魯、亞娜來華的商貿簽證邀請函來自在綏芬河做外貿生意的張某,他為Alex出具簽證相關手續並收取費用。張某與Alex合作近一年,共開出兩三百張邀請函,但他邀請的外國人到底來沒來中國,到中國做了什麼,張某全然不知。

  拿著商貿邀請函,安德魯和亞娜的簽證順利辦下,但他們入境後並沒有從事任何商貿活動,而是回到幼兒園繼續工作。2017年9月,多名經藍海雲端公司介紹的非法務工外教被民警查獲。

  “她們説拿著商貿簽證也可以在中國工作。”安德魯在接受警方訊問時稱,自己對中國的相關規定並不知情。

  但在與園方溝通時,公司工作人員曾特意提醒要將有資質的外教安排在門口接孩子,沒資質的則安排在室內大廳,以躲避相關部門的檢查。

  ■判決

  擾亂國境管理秩序 三被告均獲刑

  在掌握證據後,藍海雲端公司多名員工被警方帶走調查,其中包括公司實際管理人劉某娟、外教招聘負責人劉某霞、外教考核負責人趙某。

  檢察機關指控稱,2016年8月至2017年9月間,劉某娟、劉某霞、趙某夥同外籍人員,組織有意來我國從事外教勞務工作的三名外籍人士,以虛構入境事由、騙取短期學習或商貿簽證的方式入境,並將其以勞務派遣形式派往北京市多家幼兒園非法務工。

  但劉某娟、劉某霞對檢方指控均不認可,她們認為涉案外教的護照、簽證都是真實的,她們並沒有組織外教偷越國境的行為,趙某則對指控不持異議。

  朝陽法院認為,三被告人明知外教沒有合法入境務工手續,仍非法組織多名外教以短期學習簽證或商務簽證入境,並介紹外教非法從事勞務,其行為已構成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綜合全案證據,法院一審判處劉某娟有期徒刑2年,罰金1萬元;判處劉某霞有期徒刑1年9個月,罰金5000元;判處趙某有期徒刑1年6個月,罰金5000元。

  劉某娟、劉某霞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昨天,北京市三中院對本案做出了二審裁定。

  法院認為,三被告人在涉案外國人入境中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特別是涉案外國人在華非法務工,並從事幼兒教育等對從業人員應當嚴格管理的行業。雖然涉案人員入境簽證形式為真,但三被告虛構了外國人入境事由,嚴重擾亂了國家對國境的管理秩序,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事實上,藍海雲端公司經手的外教遠遠不止本案中認定的3人,但因時間久遠、證據不足等原因,法院最終未對其余事實做出認定。據了解,案發後涉案外籍人員因非法就業被警方行政拘留,後被遣送出境,張某則因違法為外國人出具邀請函被罰款3萬元。

  ■市場

  金發碧眼受追捧 教學水準存疑

  本案已經不是北京地區首個幼兒園外教被爆無資質的案件。去年4月9日,通州法院審理並宣判了一起偽造外教學歷認證書案件,某幼兒園主管為幫無權取得中國工作簽證的外教辦理合法工作手續,與中介人員勾結制作虛假學歷證書,兩被告人因犯買賣國家機關證件罪分別獲刑。

  當下,家長們都希望自家孩子能盡早地“國際化”,在這種心態的推動下,國內英語外教市場越發火熱。但很多家長們只認“外”,卻忽視了“教”,一味追捧“金發碧眼”的外籍人士,卻不顧其是否擁有教學資質和水準。

  劉某霞在為一家合作幼兒園選擇外教時,曾推薦過一位南非本土白人女性。南非是我國外專局認定的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但這位外教卻被園方拒絕,稱“我們這裏的家長都是外貌協會”。隨後,劉某霞便向其推薦了來自烏克蘭等國的外教,稱這些人“形象好”。

  諸如烏克蘭、塞爾維亞、俄羅斯等國家,其官方語言都並非英語,卻因其長相與歐美人相似,便更容易獲得家長的認可。

  在聘用外教時,有些園長也發現了相關問題。通州某幼兒園前園長邵某稱,其在與劉某霞合作時,發現派遣來的兩名外教水準不高,于是幼兒園沒有繼續留用他們,而是開始注重培養中教老師。

  ■規定

  外教需持工作簽 應符合三要求

  2017年,國家外國專家局等四部門聯合發布了《關于全面實施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制度的通知》。其中規定,來我國從事外語教學人員原則上應從事其母語國母語教學,取得大學學士及以上學位,且具有2年以上語言教育工作經歷。其中,取得教育類、語言類或師范類學士及以上學位的,或取得所在國教師資格證書,或取得符合要求的國際語言教學證書(如TEFL、TESOL、TESL等證書),可免除工作經歷要求。

  同時,在中國就業的外國人應持Z字簽證(即工作簽證)入境,入境後取得《外國人就業證》和外國人居留證件,方可在中國境內就業。而由于我國外籍人員工作簽證審批手續復雜、門檻高,相關人員便轉而通過學習、商務甚至旅遊簽證等短期簽證入境。

  對于相關規定,不少家長都十分了解,記者在一個“媽媽群”中請教該如何分辨外教資質,立刻就有家長回復,提醒記者審核外教的簽證、學歷和教師資格。

  但某幼兒教育集團的英語教學副總監及某在接受警方詢問時表示,劉某娟所在公司與他們合作多年,先後向集團旗下的十余個幼兒園派遣過60余名外教。然而及某作為集團管理人員,從未關注過外教的身份,“我們只負責審核派過來的外國人適不適合在幼兒園工作,如果適合就留下來,不適合就更換。”

  簽證問題導致幼兒園外教人員流動頻繁,豐臺區的一位家長告訴記者,其孩子上幼兒園時,外教在學期中突然因“簽證到期”離職。事後她得知,外教並未取得工作簽證而被遣返,而出于對幼兒園的信任,她並未詢問過外教的資質。

  ■監管

  多部門共同管理 仍有漏洞存在

  本案主審法官,北京市三中院刑一庭于靖民法官介紹,本案是因在京非法務工的外教被查獲後,民警順藤摸瓜展開倒查才發現了藍海雲端公司相關人員存在犯罪行為。

  “現在的幼教市場上,家長一看是雙語幼兒園,就願意將孩子送進去,殊不知裏面的外教可能存在非法務工的現象。”于靖民在案件審理中發現,幼兒園是否聘請了外教已經成為其在幼兒教育市場上能否贏得優勢地位的因素,而劉某娟等人的行為正是迎合了這一市場需求。

  中介公司幫助外教虛構入境事由,可能導致相關部門對外教入境時人身履歷等方面的考察減弱。在後續環節中,幼兒園沒有對外教進行嚴格把關或被中介機構蒙蔽,小孩子則不會對外教提出什麼異議,家長又很少有機會了解到幼兒園外教的情況,監管的空白區域便出現了。

  “我們歡迎外籍人士來華從事幼教工作,但同時也必須履行相關的法律手續。”于靖民表示,在對犯罪行為加大打擊力度的同時,司法機關也建議相關主管部門加強事前監管,從入境審核、教育監管、用工審查、工商管理等方面綜合用力,填補監管漏洞。(記者 劉蘇雅 文並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孤島”救援記
“孤島”救援記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貧困群眾受益“愛心超市”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西藏扎西堅白寺展佛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巴倫西亞:悠閒夏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4764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