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到2020年家政業將累計培訓超500萬人
2019-07-12 07:23:2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意見出爐

  到2020年家政業將累計培訓超500萬人

  調查顯示,78.9%的受訪者稱自己所請的家政服務人員職業素養不高,52.0%的受訪者坦言所請家政人員工資水平並不低于雇主,69.4%的受訪者指出家政人員素質參差不齊,61.4%的受訪者希望盡快制定家政服務行業統一標準。

  近日,與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家政行業迎來新一波喜訊。

  5月29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對推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確定一係列新措施,由此引發家政行業發展利好的“蝴蝶效應”。

  6月26日,國務院辦公廳重磅發布《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36條政策措施,這是家政服務業發展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一份文件。

  6月28日,商務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關于建立家政服務業信用體係的指導意見》,針對目前家政服務業信用缺失問題“對症下藥”。

  7月5日,商務部相關負責人指出,由于2013年頒布的《家庭服務業管理暫行辦法》跟新形勢的發展不相符,商務部正在積極修訂完善有關家政服務業的法規。

  如此密集又針對性強的政策措施,預示著家政服務距離規范發展為時不遠。

  然而,各種發展利好政策接踵而至的同時,家政行業準備好了嗎?

  家政行業經營不規范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家政服務行業成為大眾化消費行業,需求量呈逐年上升趨勢,在“滿足群眾服務需求、增加城市就業崗位、提高從業人員收入,改善居民生活質量”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然而,由于缺乏規范管理,問題隨之而來。其中經營不規范、收費混亂最為人詬病。

  “現在的保姆真是請不起,人還沒進家門,就要先交出七八千元。”今年春天剛榮升“媽媽”的馮女士向記者大倒苦水,稱家政服務價格飆升本就讓人難以承受,家政公司的“苛捐雜費”更難以承受。

  馮女士告訴記者,現在請一名普通保姆的價格在2000到4000元,最為搶手的“金牌月嫂”價格甚至達到每月8000元,但雇主要花的錢遠不止這些。請保姆之前,雇主首先要交納1680元的“介紹費”、每月需要交納100元後期管理費(需一次性交齊一年)。此外,還有保姆最後一個月的工資押金和每年100元保險金。

  記者粗略計算發現,如果請一個工資在2300元的普通保姆,前期需要交納的費用就超過5000元。

  而家政公司如何收費全憑自己説了算,目前沒有行業統一標準。

  更有甚者,家政公司和“保姆”、“小時工”可以“坐地起價”。齊女士和家門口的家政公司簽了長年“鐘點工”家政服務合同,享受到每小時20元的優惠價。可是到了今年春節,齊女士想用鐘點工打掃衛生,時價一下飆升到40元,家政公司給出的理由就是“人手不夠,用工繁忙”。

  整體服務質量認可度低

  在家政行業內,家政公司或中介機構與家政服務人員之間的關係也都是呈松散狀態,缺乏有效約束。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家政公司負責人説:“我們和月嫂、鐘點工之間並沒有簽訂協議,只是口頭約定,月嫂、鐘點工如果臨時決定不來,我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保姆臨時與雇主毀約,或者中途要求離開的例子並不少見。雇主大多沒辦法。損失點錢是小事,但給他們的生活帶來諸多的困難,由于保姆的突然離開,導致孩子沒人看、老人沒人管,工作沒法完成。

  根據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各地也有制定出臺家政服務行業標準,但大多都是由家政服務行業協會制定,僅僅是行業自律標準,強制力和約束力遠遠不夠。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萍分析認為,目前家政從業人員中有相當一部分人來自外地,他們流動性強,與家政服務公司之間屬于中介合作模式,打工者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而家政公司認為既然不確定,也沒必要對其進行培訓,于是往往都是人來了就上崗,最多找個熟練工幫帶幾次。這樣一來,人員穩定性及服務質量就可想而知了。

  近日,有網絡媒體對2000名體驗過家政服務的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8.9%的受訪者稱自己所請的家政服務人員職業素養不高,52.0%的受訪者坦言所請家政人員工資水平並不低于雇主,69.4%的受訪者指出家政人員素質參差不齊,61.4%的受訪者希望盡快制定家政服務行業統一標準。

  家政服務供需矛盾突出

  根據發改委發布的《中國家政服務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從目前市場發展現狀看,家政服務業供不應求的矛盾依然存在,尤其是在高端服務領域。據測算,家政服務需求將從2018年的4560萬人增加到2035年的1.39億人,尤其是高端家政服務業需求將出現井噴式增長。但是根據我國相關部門的統計顯示,目前全國家政服務企業僅僅七八十萬家,供需矛盾十分突出。

  而家政公司發展受阻的就是“員工制”。濟南陽光大姐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陳平介紹説,在國辦發布《意見》之前,曾經讓很多家政企業困惑的一點就是一些家政服務業的政策的一個基本門檻就是“員工制”。“員工制”是以為家政服務員繳納城鎮職工社會保險為依據。但實際情況是,由于家政服務人員構成復雜、流動性大、工作時間靈活多樣,能夠按照這一標準執行的“員工制”企業在全國的家政企業不到1%,導致國家出臺的一些政策,家政企業無法享受。

  對此,《意見》明確提出,大力發展員工制家政企業……員工制家政企業應依法與招用的家政服務人員簽訂勞動合同,按月足額繳納城鎮職工社會保險;家政服務人員不符合簽訂勞動合同情形的,員工制家政企業應與其簽訂服務協議,家政服務人員可作為靈活就業人員按規定自願參加城鎮職工社會保險或城鄉居民社會保險。

  陳平認為,有了這樣的界定,家政企業在稅收、家政服務人員在參加技能培訓等方面都可以享受到更多優惠政策。可以説,《意見》在推動更符合行業實際的員工制建設等方面的措施非常給力。

  缺乏有效從業資格審查

  家政從業人員素質低、專業性差,也是家政業社會認可度低的一個重要原因。

  據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研究員王青斌介紹,2015年,人社部決定對原勞動保障部《招用技術工種從業人員規定》予以廢止。這也就意味著,這份文件規定的90個職業的職業資格證書被全部取消,其中包括保育員、家政服務員、養老護理員,自此相關職業人員無需再持證上崗。

  能幹、可靠是市場對家政員的最大要求,但由于家政行業門檻低,加上市場需求供不應求,不少家政公司就自主培訓家政員,自己打造星級家政員,證書更是五花八門。

  王青斌認為,對雇主而言,由于缺乏有效的審查手段,其中良莠根本無法鑒定。與此同時,在為雇主和家政員牽線搭橋過程中,一些非法中介只為了賺取簽約費用,不審核家政服務員的履歷、資質、身體健康狀況,不考慮雇主的實際需求,這直接影響著家政行業市場的健康有序發展。

  對于這些問題,《意見》提出,力爭到2020年累計培訓500萬人次,實現100萬以上常住人口城市家政培訓能力全覆蓋;遴選一批示范城市,打造一批示范社區,培育一批示范企業,形成一批家政服務知名品牌,充分發揮“領跑者”的示范作用,引領行業規范發展;同時推進信用建設專項行動,重點是推進家政企業、服務人員及消費者全面健全信用記錄,充分實現信用信息共享,廣泛開展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做到“無信用,不上崗”。(記者 萬靜)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2019北京玩博會開幕
醉美阿尼瑪卿
醉美阿尼瑪卿
奧克蘭大霧彌漫
奧克蘭大霧彌漫
“樂”動喀什古城
“樂”動喀什古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474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