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子被上門追債 變“老賴”的原因你也可能遇到
2019-06-25 07:50:09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身份證丟失五年後,網貸催收人員“找上門”

  引言:2019年初,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陸續報道了多起因身份證丟失後身份被冒用的事件,包括被注冊成為公司法人代表、高管,被冒用身份假結婚騙禮金等。最近,我們又接到讀者來電,表示自己在銀行被冒用身份開戶,並在網貸平臺借錢。

  吳慧的生活被一通催收還款的電話給攪亂了。

  今年6月11日,端午節後的第二天,吳慧一如平常地上班。到了下午,她被領導叫去了辦公室。

  領導將辦公桌上的電話遞給她,電話那頭的人催她還錢。對方説自己是網貸平臺委托的催收人員,因吳慧借錢不還,才打電話“上門”。

  丟失的身份證因何能在銀行開戶

  根據電話裏催收人員的説法,2016~2017年,在一家叫招聯好期貸的網貸平臺上,吳慧先後借款四次。

  到了第二年,有三筆借款未還,連本帶利共欠款5000多元,逾期記錄已經上了央行徵信。但吳慧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自己從未在招聯好期貸上借過款。

  招聯好期貸委托的催收人員在電話裏告訴吳慧,借款的賬號有一個電話,號碼是13160930303,吳慧發現,這是一張歸屬地為廣東佛山的電話號,目前已經是空號。同時,吳慧的賬戶綁定了一張招商銀行的銀行卡,有兩筆借款正是打到了這張卡上。

  吳慧向記者表示,2013年年底,自己在長沙外出遊玩時錢包被盜,身份證就在錢包裏。隨後,她回湖南老家補辦了一張身份證,新的身份證上起始日期從2014年1月13日開始。

  今年6月12日一早,在杭州工作的吳慧跑到就近的招商銀行杭州高教路支行核實,查到自己名下確實有一張銀行卡,是在2014年3月開戶的,開戶點是在廣東招商銀行中山分行古鎮支行。

  “從開戶日期看,當時我還在長沙讀書,有人能作證,我沒有去過廣東省中山市。”吳慧説,這張銀行卡從開戶到2017年6月之間産生了許多筆小額交易,其中就有通過網貸平臺借款轉進來的錢,“金額最大的時候達到3000多元。”

  招商銀行杭州高教路支行的工作人員和廣東招商銀行中山分行古鎮支行詢問核實後,確定了這張銀行卡當年是在櫃臺辦理的,但當時古鎮支行開卡的時候沒有拍頭像。

  吳慧後來詢問古鎮支行的工作人員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銀行工作人員表示,開戶是開戶,和網貸沒有關係,如果被冒用,可能是因為對方長得和吳慧像、年齡相倣,而2014年時科技不發達,銀行還沒有人臉識別。但在吳慧看來,這完全就是古鎮支行的失職,“如果沒有這張銀行卡,後來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銀行人員還説,銀行卡開戶時的視頻記錄因為時間太久已經沒有了,但是開戶時曾留下過兩個電話號碼,歸屬地分別是廣東深圳和四川攀枝花。吳慧打過去發現,這兩個號現在都是空號。但吳慧表示自己可以通過核對銀行開戶時的簽字、比照新舊身份證上的日期,證明自己是被冒用的。

  催收人員還稱,吳慧當年是通過支付寶賬戶進入招聯好期貸頁面借款的。吳慧問過支付寶客服後,才發現自己除了日常使用的支付寶賬號,身份證還關聯了三個支付寶賬號,覺得應該是當年有人拿著她曾丟失的那張身份證,在支付寶上注冊了其他賬號通過了身份認證,又去銀行開戶辦了銀行卡,接著在這個支付寶賬號上綁定了銀行卡,從網貸平臺借款。

  幾次報案派出所都不受理

  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來,有人聲稱自己身份證被冒用時,首先要有關部門或機構核實是否被冒用,這是解決後面一係列問題的抓手,“何時被冒用也很重要,這是判定責任承擔的關鍵,如果被冒用發生在身份證被挂失之後,那當事人不應該承擔責任。”

  目前,吳慧的央行徵信報告上顯示有三筆未還款的記錄。此外,上面顯示,2017年5月,另一家網貸機構曾經查詢過吳慧的個人徵信情況,“那時候不法分子還在繼續嘗試通過其他平臺用我的名義借款。”

  今年2月,吳慧換工作的時候,曾因央行徵信報告上有逾期記錄,導致自己沒被錄用,“那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徵信出了問題,還報案了,可是警方不受理。”

  催收電話並沒有因此停止,吳慧不明白,這些貸款發生在兩年前,為何中間沒有人找過自己,逾期了好幾年才來催收。“我剛換工作兩個月,(催收人員)怎麼會知道我新單位名稱?”吳慧猜測,可能是通過社保等信息了解到的。吳慧感嘆,現在大數據太強大了,自己一個身份證上的信息,就能被查到目前所在單位。

  後來,催收人員在電話裏暗示,如果不能還款,就要去找吳慧的家人。吳慧希望網貸平臺先停止催收,于是和招聯好期貸客服人員聯係,對方表示,可以把吳慧賬戶先凍結,由平臺業務專員先去調查,建議吳慧向警方報警。

  但沒有派出所受理。

  吳慧最先去自己在杭州市余杭區居住地的派出所,警察表示不受理,後來又去自己工作地所在的派出所,警察也不受理。兩邊給的理由差不多——因為身份證當年不是在杭州丟失,開戶的銀行也在廣東省中山市,要去那邊報案。

  吳慧打電話給古鎮支行所在地的古鎮派出所報案,接電話的警察最初表示她應該在所在地報警,但吳慧表示當地不受理的時候,古鎮派出所的警察説可以讓古鎮支行的工作人員到派出所報案。但銀行方面回復吳慧,未有幫用戶報案的先例,無法報案,只能給吳慧銷戶,讓吳慧手抄一份“持卡人聲明書”,上面明確吳慧本人聲明該張銀行卡非本人及本人意願開戶,現要求銀行進行偽冒銷戶處理,並對此賬戶內資金放棄所有權。

  填好聲明書後,吳慧拿到了一個銷戶的回單,但她也不知道這個回單拿給網貸平臺認不認,如果不認,催收電話可能還要繼續打來。

  催收人員曾勸她,欠款不多還是自己“掏腰包”早點解決,否則時間成本上不劃算。最初,吳慧也想要不把本金還了,能早點解套,但催收人員表示還本金不行,必須要還些利息才給銷戶。

  吳慧説,目前自己發現除了招聯好期貸平臺,還有人冒用她身份在另一家網貸平臺上借款。是否還有沒發現的?因為丟失的身份證還能再用,吳慧不知道是否還會再産生其他風險。

  6月21日,針對此事,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向招商銀行古鎮支行、招聯好期貸和支付寶三方發去採訪函,對此事進行了解。

  支付寶表示,已聯係了第三方網貸機構告知此事,請他們在確認用戶確實被冒用身份證借款後進行處理,取消貸款、消除央行的徵信記錄將由第三方網貸機構處理。

  支付寶進一步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該事件發生在2017年前後,當時第三方支付平臺無能力直接識別銀行卡是否係冒用他人身份辦理,最終的核實需由發卡銀行確定。

  但目前,支付寶的安全係統會根據賬戶的操作行為等信息進行風險判斷,對部分疑似冒用銀行卡綁定賬戶的行為,會進一步借助人臉識別等技術,提高認證門檻,確保用戶權益不受損,而隨著近年來支付寶風控係統的升級,類似的案例已經很少發生。

  招聯好期貸表示,2017年發生逾期後,因産生借款時注冊的手機號碼並不能聯係上吳慧,所以經過很長時間後,才通過其他渠道聯係到吳慧的單位。而投訴身份被冒用的客戶中,不排除本人申請,通過投訴等方式以規避還款責任的行為,招聯好期貸表示已有專人團隊跟進調查,如確認吳慧為被盜用者,不會向她催收欠款,會為用戶妥善處理,充分保障用戶的合法權益。

  同時,招聯好期貸表示,目前公司採用多維度信息交叉驗證策略保證身份信息真實性,對客戶操作行為進行實時評估,對于高風險的借款申請將做拒絕處理,疑似異常申請則會加強核實。

  截至發稿前,招商銀行古鎮支行一方並未有回復。

  6月24日,記者陪同吳慧一起來到居住地所在的派出所第四次嘗試報案,這一次,派出所民警表示,可以給吳慧做筆錄,之後將相關情況、材料轉給中山市古鎮派出所。

  平臺應加強賬戶關聯和清理審查工作

  事實上,冒用他人身份證在銀行開戶的案件並不鮮見,百度搜索“冒用身份證 銀行開戶”,可以在資訊頻道中看到媒體曾報道的多條因冒用他人身份證在銀行開卡獲刑的新聞。

  在煒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潘利勇看來,如果發生身份證被冒用在銀行開戶,然後通過支付寶關聯銀行賬戶,再在第三方網貸平臺借款,導致徵信受影響的情況,權利人維權確實要面對很多困難。

  “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涉及的法律主體太多,銀行、網貸平臺、權利人、冒用權利人身份信息的違法犯罪嫌疑人等”,潘利勇表示,由于各法律主體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不願意承認過錯和承擔責任,特別容易出現各主體推諉扯皮的現象:如銀行會稱開戶過程中已完全盡到審核義務;第三方網貸平臺則説只知道欠錢的人就是身份證上的那個人,是不是被冒用身份證不是他們考慮的問題。

  潘利勇認為,冒用他人身份證的嫌疑人已經涉嫌詐騙或合同詐騙犯罪,如果身份證丟失沒有及時發現的,等到被催款時才意識到問題,權利人要及時到公安機關挂失並報案説明情況。

  “如果要通過刑事報案解決,很多地方公安機關會認為權利人並不是真正的刑事受害人,應該由第三方網貸平臺來報案。”潘利勇認為,如果不報案,權利人通過民事途徑維權,同樣會面臨起訴誰、證據如何獲取等難題。在潘利勇看來,如果銀行審核把關不嚴或不到位,相當于為不法分子後續在第三方支付平臺上綁定銀行卡、申請借款大開綠燈,“銀行應該盡到把好第一道關的責任,開設個人賬戶必須本人到場,預留電話是要通過本人身份證實名登記的號碼,更要通過人臉識別技術,彌補銀行櫃臺人工識別不準確的漏洞和缺陷。”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今年2月初曾報道過販賣身份證件的黑産現狀和身份證丟失後仍能正常被識別使用的技術問題。目前,一些盜賣身份證的人在出售時,就會幫助不法分子選擇和其本人年齡相倣、長相相近的他人身份證,進而造成一些職能部門人工辨別困難。

  而更大的問題在于,現在使用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證裏裝有芯片,這個芯片會存儲簡單的身份識別信息,如果不進行外界擦除和修改,身份證中的身份識別信息是不會改變的。鐵路、工商、銀行等部門的讀取係統和設備,仍然可以讀取身份證中的身份信息。

  為了堵住這個漏洞,2016年,公安部表示已建成失效居民身份證信息係統,並開始在銀行試點。朱巍認為,近年來,這些因身份證被冒用産生的風險已經在許多領域中暴露出來,公安、銀行、工商和民政等一些部門也在加強失效身份證的信息共享。

  “但這裏有一個空窗期的問題。”朱巍指出,現在媒體報道的冒用身份證進行違法活動的行為是許多年前發生的,當時職能部門間信息共享還不暢通,而事發是在幾年以後,當事人是在被催收、成為老賴後才發現身份證很早前被冒用,這些“存量”問題如何有效解決,正是現在各部門工作的重點。

  此外,最大程度減少違法犯罪,亟待各方共同努力。在朱巍看來,目前各主流社交平臺、第三方支付平臺應該加強賬戶關聯和清理審查工作,加強動態審核。如第三方支付平臺上一個身份證號下面關聯多個賬號,很多時候,身份證本人可能並不知道,應該進行各賬戶之間的信息關聯共享。如一個賬號出現了登錄、交易等行為,其他賬號也能收到相應的提示,“這樣能幫助當事人了解自己身份證被使用的真實情況,及時注銷不是本人注冊的賬號,防止風險産生。”

  此外,職能部門也應建立相關功能。朱巍表示,在銀行開卡都是要求本人持卡開戶,但一些犯罪分子可能利用照片對比難題鑽空子。“即便本人持身份證開戶,也要和該用戶以前在銀行注冊的電話號碼等相核實,可以通過手機短信等方式發送提示,或發送驗證碼,這樣進一步防止違法行為發生。”(記者 寧迪)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山鄉“鑲金” 田園如畫
山鄉“鑲金” 田園如畫
夏日採收忙
夏日採收忙
生態牧場助力牧戶增收
生態牧場助力牧戶增收
震區的孕婦醫生
震區的孕婦醫生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665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