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被慈善裹挾的獨立王國
2019-06-22 07:31:2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揭開“愛心媽媽”李艷霞的假面具(中)

  被慈善裹挾的獨立王國

  “真情溫暖孤弱心靈,大愛撐起一片藍天”。河北省武安市民建福利愛心村緊鄰市西三環的拱形門上,這副對聯依然字跡可辨,門頭上插著的紅旗已破損不堪,西三環路上大貨車頻頻呼嘯而過。

  建于荒野中的愛心村大門緊閉,鐵門內一位老人和幾名身著制服的保安警惕地看著門外。如同愛心村被注銷前一樣,這扇鐵門將愛心村和外界隔成兩個世界。

  據一位政府工作人員透露,“李艷霞創辦的福利愛心村,幾乎成了武安的獨立王國,安全檢查進不了門,公安機關採不了血,甚至對消防整改通知書也拒簽。愛心村成為一個被愛心裹挾不可觸碰的禁區。”

  害怕報復眾人緘口

  監管部門束手無策

  愛心村一頭對著武安市西三環路,一頭對著午汲鎮上泉村。時至今日,仍鮮有村民走近這片建在廢棄礦區荒野中的“禁區”。

  “以前種地都得離愛心村遠遠的,時不常能聽到那邊傳來的狗叫聲,叫得又沉又兇,絕對是大狗。”一位路過的上泉村民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有媒體報道,為了防止外人隨意進入,李艷霞在愛心村門口焊上了鐵門,院子裏養起了藏獒,她不在的時候,不允許任何陌生人進入。

  記者從武安市公安局獲悉,李艷霞案發後,警方偵查取證一度遇到很大困難,原因即在于當事人以及相關市民、村民對李艷霞有畏懼心理,害怕以後遭到報復。

  蠻橫霸道的作風和身邊一眾“看家護院”的壯漢,讓不少群眾對李艷霞敢怒不敢言,而她的“名人”身份,以及她與各方各面都熟的風傳,也讓不少武安市行政部門對其頗有忌憚。

  公訴機關的起訴書上顯示,李艷霞不僅是中國民主建國會會員,還是邯鄲市第十二屆政協委員。“四霞子既是個‘名人’,也是個‘賴蛋’,達不成目的就撒潑、鬧,組織孩子圍攻、靜坐。”在武安採訪時,有知情人告訴記者,李艷霞頂著“愛心媽媽”等多重身份,為人霸道無賴,監管部門對其不敢管也管不了。

  白家莊鐵礦探礦權是李艷霞多次霸道無賴的“證據”。現已查明,探礦權係其偽造印章非法保留。“探礦權證辦理延期時,國土部門經審查後本來不該給她辦理,但邯鄲市國土局隨即就被愛心村的孩子們圍堵了,無奈下給她辦了延期。”武安市國土局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負責人告訴記者。

  記者在採訪中還了解到,武安市修建公路經過李艷霞的白家莊鐵礦探礦范圍,李艷霞拿著她偽造手續得來的探礦證要求政府部門給予賠償。

  一位知情人介紹,即使這探礦證是真的,按照相關法律法規,政府部門也不應對沒有採礦證的李艷霞給予任何補償。然而,因為當地政府部門和相關幹部既對李艷霞這樣的“痞子”惹不起,也對相關法律政策吃不準,最終給予她巨額補償。

  拒絕民政部門監管

  專項撥款照收不誤

  武安市民政局提供的數據顯示,2011年以來,市民政局撥付給武安市民建福利愛心村資金共計491.9萬元,其中,專項撥款有281.2萬元,內容涵蓋愛心村的取暖費、水費、房屋修繕、災後修復等項目補貼;2011年四季度至2013年底,參照五保標準發放五保金23.3萬元;2014年至2018年4月,發放低保金187.4萬元。

  雖然接受了撥付的大量資金,但愛心村始終拒絕接受武安民政部門的監管。

  據報道,李艷霞的愛心村內分為嬰兒區和兒童區,嬰兒由李艷霞從附近村子雇來的護工看護。在愛心村修建綜合樓之前,收養的兒童都生活在低矮的平房裏。對于兒童生活的條件,相關媒體報道描繪“每個房間的擺設幾乎相同,只有床”。

  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長王澤勇告訴記者,李艷霞的愛心村達不到養育機構相關國家標準,但李艷霞拒絕將收養兒童送至公辦福利院,並且拒絕與民政部門簽訂協議。

  按照民政部等部委和河北省相關要求,嚴禁任何機構和個人私自收留棄嬰,沒有達到養育標準的個人和民辦機構,要將孤兒集中安置到公辦兒童福利機構;已具備養育條件的民辦機構,必須與民政部門簽訂合辦協議,接受民政部門監管。

  據記者了解,包括武安市民政、消防、安監、衛生等執法部門多次到愛心村檢查,總被李艷霞拒之門外。

  “因愛心村從未報告提供相關數據資料,拒絕接受民政部門監管,武安市民政局不了解社會各界人士對愛心村的捐助具體情況,對捐助者、數額、用途均不掌握。”王澤勇説,相關部門執法人員多次對愛心村進行檢查,往往連門都進不去。

  愛心村被依法注銷

  數名官員受到處分

  縱觀李艷霞的多重身份,從上世紀就是“百萬富翁”的李艷霞,以及在當地有名的女痞子“四霞子”,到成為頻頻在媒體上亮相的“愛心媽媽”李艷霞,再成為被指利用收養的孩子騙取善款、積累資本、對抗管理、實施犯罪的被告人,既是她自己在利益驅動下逐步淪喪的必然下場,也與當地政府部門監管不到位密切相關。

  2018年4月,武安市行政審批局下發告知書,稱因愛心村在2014至2016年未參加民辦非企業單位的年檢,擬作出撤銷登記決定。2018年5月4日上午,在聽證會後,武安市行政審批局現場下達了撤銷行政許可決定書。當天,愛心村被注銷。

  武安市行政審批局政策法規科科長苗蓬勃告訴記者,聽證會上愛心村對沒有參加年檢的情況,沒有提交任何合法證據。

  據了解,愛心村被注銷後,武安市民政局前任局長黃利斌被免職,此前兩任局長及民政局其他數位官員受到處分;包括武安市行政審批局局長在內的多名官員受到處分。

  而對于李艷霞,從“愛心媽媽”到涉嫌多起犯罪的刑事被告人,這並不是人們願意看到的結局。

  案發後,愛心村內的學齡前兒童在福利院被妥善照料,在醫院就醫的孩子已由民政部門接管,在外就學孩子的學費、生活費將由福利院負擔,在愛心村安家的已成年被收養者,將優先給予廉租住房保障,生活困難的啟動社會綜合救助體係,不具備獨立生活能力的,民政部門將兜底照顧。(記者 馬競 周宵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來巴黎看航展
來巴黎看航展
懸崖採割夏至蜜
懸崖採割夏至蜜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656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