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良PUA扎根網絡成新型精神鴉片
2019-06-21 07:33:5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江蘇警方查處全國首例發布違規違法PUA信息行政案件

  不良PUA扎根網絡成新型精神鴉片

  ● 不良PUA長期扎根網絡,部分青年在接觸了解後沉迷于所謂“情感操控術”,婚戀觀、價值觀遭到侵蝕,甚至導致受害者精神崩潰、自殘自殺

  ● 不良PUA雖然看似涉嫌眾多罪名,但執法中面臨取證困難、適用法律模糊等問題,尤其是PUA組織更難被追究法律責任

  ● 目前,PUA行業缺乏有效監管,亟須行業協會聯動起來,出臺相應行業標準,建立準入退出機制,完善相關資質的培訓標準和執業約束,這才是解決之道,也是長久之計

  持續一年多的時間,楊俊(化名)等4人終于等來了一審判決。

  2017年9月,4名學員將“浪跡情感”所屬的PUA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返還學費2.98萬元。今年4月12日,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法院一審認定“浪跡情感”的培訓內容違反社會公序良俗,判決雙方合同無效,要求其所屬公司返還學費。“浪跡情感”所屬公司相關負責人稱,將會上訴。

  5月初,江蘇網警通報稱,成功查處全國首例發布違規違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

  一時間,PUA組織的利弊之爭再度掀起輿論千層浪。不良PUA長期扎根網絡,部分青年在接觸了解後沉迷于所謂“情感操控術”,婚戀觀、價值觀遭到侵蝕,甚至導致受害者精神崩潰、自殘自殺。《半月談》則直指不良PUA為“新型精神鴉片”。對此,《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宣稱傳授戀愛技巧

  目的實為情感操控

  PUA即Pick-up Artist,是一種“搭訕藝術學”。但對于其教授的“戀愛技巧”,有網友質疑,這實質上是通過一係列包裝和話術演繹,給目標對象洗腦,並逐步演化成騙色、騙財、誘姦等,最終達到情感操控的目的。

  在江蘇網警查處的這起非法兜售PUA教程案件中,違法行為人徐某通過開設“極惡聯盟”網站,售賣共計2000G網盤容量的PUA教程,內容以“自殺鼓勵”“寵物養成”“瘋狂榨取”為賣點,將女性直接稱之為“獵物”“寵物”。

  “除網站兜售外,徐某還建立了微信群和QQ群,故意向購買者傳授實施包括騙取女性錢財、故意傷害女性身體、誘導女性自殺等所謂的經驗、技能。”江蘇省公安廳網安總隊管理科科長宋勵説。

  去年,名為“享妞軍團”的PUA組織也被曝光。與“極惡聯盟”網站一樣,這個團夥兜售“五步陷阱情感操控術”,課程內容包括“瘋狂榨取”“專屬烙印文身鼓勵”“寵物養成術”等。

  在曾經接觸過一些不良PUA的學員眼中,PUA將男女“邂逅”、相識到發生關係,變成一套可以快速復制的標準化程序,這套程序細致到特定場景下説什麼話、怎麼説,亦即“話術慣例”。學習者依照這套程序,制造了一環又一環的套路和陷阱,直到女孩被騙上了床也渾然不知。即便知道了,情感上早已被牢牢操控。

  因為自認為原生家庭只注重智力的培養,忽視了情商的培養,進入大學後,馬諾(化名)便在一家名為簡單戀愛學的機構繳納了3000多元學費。

  “他們説是教戀愛學的,但當我問導師如何去追心儀女孩時,他卻告訴我‘你喜歡的不是那一個女孩,而是一類’。于是,我開始有些改變,變得不像原來的自己。”馬諾説,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裏,面對異性不再追求情感上的愉悅和共鳴,而是感覺在絞盡腦汁地玩競技遊戲,“大家在攀比著TD,即推倒女生的數量”。

  “不良PUA教程利用的就是男人最本能的欲望,當欲望蒙蔽雙眼,智商也就跟不上了。”回想過去的這段日子,馬諾自嘲地説,“也許有人會覺得我被收的智商稅是那幾千塊錢,其實不是,而是一年多時間裏迷失的自我,是愛而不得,還有逝去的光陰。”

  多數擁有本科學歷

  心理創傷很難康復

  兩個月前,北京市民劉天(化名)結識了一位PUA“資深導師”,在這位自稱專業情感培訓師的微信朋友圈裏,劉天看到的都是洋溢著幸福笑容的小情侶。

  “二話不説,我就花3000元買下了全套課程,希望早日脫單,但拿到教程後,剛看幾眼目錄,我就感覺情況不妙。”劉天説,教程中主要包括“讓伴侶乖如萌寵的20種妙方”“如何讓伴侶願意為你去shi”等內容。

  于是,他試圖退掉購買的課程,但那位“資深導師”再三挽留。

  “他先是説可以幫助不會談戀愛的單身男青年,迅速把到自己想要的妹子。後來,可能覺得怎麼也説不動我,就搬出自己的戰績,又把我震驚了。”劉天説,這位“資深導師”聲稱自己“睡過200個女生,最多同時和12個妹子談戀愛”。

  看到這些之後,劉天便直接將這個人拉黑。

  但這並非個例。記者網上查閱發現,在一些不良PUA網站上,給導師的宣傳語幾乎如出一轍,只是具體數字有所不同。

  對于一些PUA組織的的商業模式,作為專門反不良PUA公益組織“小紅帽”的負責人孔唯唯告訴記者:“為吸引客戶買單,他們把TD數量作為招牌,以此作為類似公司業績的衡量指標,PUA機構會發布這些內容,同時引導學員在公開網絡發布TD視頻直播、色情圖片來證明所謂的‘成績’。這樣的評估指標取向使得整個行業混亂,突破道德底線。如果有資本介入進來,進行業務對賭,只會更加瘋狂。”

  據了解,PUA全面進入大眾視線還是2017年6月下旬,騰訊新聞陳曉楠團隊制作的《和陌生人説話》,通過對PUA愛好者林晨(化名)進行訪談,全面揭露了不良PUA的套路,從而引發全網的曝光批判。

  孔唯唯長期研究PUA現象,她告訴記者,2108年以來公然發涉黃圖片、視頻的情況減少了,主要導流平臺從微信、QQ轉換到短視頻平臺和知識分享平臺,傳播手段在進行升級。其次,PUA升級了包裝,現在多冠以心理咨詢師、婚姻家庭咨詢師執業,越來越多PUA不再承認自己是PUA,改稱“情感教育”“戀愛教育”“戀愛咨詢”。

  “類似經歷對女性心理造成的創傷幾乎是不可逆的,受創傷後會懷疑男性,有仇視、厭惡男性的心理,有的甚至患上了躁鬱症,短時間難以修復。”孔唯唯告訴記者,目前向其求助的受害女性已有超過350例。

  根據孔唯唯的調查數據顯示,學習PUA的人中15歲至24歲青少年比例達56%,65%的PUA接觸者擁有本科學歷,16%擁有碩士或博士學歷。

  在她接觸的案例中,僅以康復周期為例,一般要花兩到三年。“女性最長的案例是5年還沒走出來,已經瘋了,得了精神病,無法回歸正常生活。男性的案例中,有一例是泡學網最早的粉絲,學了這個之後,得了精神病,送到精神病院強制隔離,最近幾年才恢復正常,算下來前後花了六七年才走出來。”

  至于致病性,孔唯唯介紹説,主要是心理方面的困擾,一些受害女性會有很強的報復心理,對內攻擊表現為自殘自殺,對外攻擊表現為報復PUA男。在生理方面則是生殖傳染,“女孩子被PUA導師感染婦科病較為多見”。

  據介紹,在長期接觸PUA教程後,很多人發生了價值觀扭曲,“許多男生抱著好的動機去學習,但很多PUA教學有很強的洗腦特質。男性長期浸淫在這些文化當中,價值觀容易産生重大轉向,如欺騙感情、物化女性等,尤其是對親密關係的看法。具體表現為公然暴露女性隱私,比如床照。”

  司法打擊困難重重

  亟須行業自身規范

  江蘇網警對發布違規違法PUA信息的懲罰是行政拘留5天、罰款5萬元。在受訪人員看來,這樣的違法後果與其社會危害性並不成正比,不良PUA雖然看似涉嫌眾多罪名,但卻面臨取證困難、適用法律模糊等問題,尤其是PUA組織更難被追究法律責任。

  對此,孔唯唯坦言:“由于PUA騙術的隱蔽性,即便一些實施者涉嫌詐騙、強姦等違法行為,要從法律上定性也是比較難的。”

  對于兜售與傳授違規違法信息的行為,根據《半月談》的最新報道顯示,公安部門目前的處理措施只能是關停網站、刪除相關信息,此類行為到底該屬于道德層面還是法律層面,目前仍有爭議。

  在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啟明看來,要對PUA教程和教學內容進行界定,“如果涉及玩弄女性和欺騙感情,這是道德領域的問題;如果涉及到控制他人感情後,虛構事實,教他人犯罪、詐騙等,則可以被定性為教唆他人犯罪”。

  張啟明告訴記者,如果通過控制感情,並以此為基礎,引誘欺騙教唆他人自殺,或者相約自殺,還可能涉及到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但女性自願對身體進行輕微傷害,法律難以界定,這是個人行為;如果學員教唆女性自殘身體造成較嚴重傷害的,涉嫌故意傷害罪”。

  根據接觸的案例,孔唯唯認為:“目前刑法裏面能匹配到不良PUA的罪名,大概有涉黃、尋釁滋事,傳播犯罪方法等,還有就是電子商務法,可以根據相關規定讓相關的平臺不敢推廣PUA的相關內容,因為一旦引發極端後果,平臺要擔責。”

  根據電子商務法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平臺內經營者銷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務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産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行為,未採取必要措施的,依法與該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對關係消費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孔唯唯認為,“目前,管束不良PUA最可取的是以網絡安全法約束PUA導師個人,以電商法約束相關傳播平臺,還有就是以反家暴法約束PUA課程內容。”

  “但目前反家暴法只適用于夫妻之間和同居人,如果不良PUA的受害者不能論證這點,證明自己是反家暴法的適用者,則基本無法維權。雖然反家暴法的適用范圍看似管不到不良PUA裏的親密關係,但如果未來反家暴法的適用范圍延展到親密關係、情侶關係,那就能結束PUA現象。應該注意到,PUA一些課件內容已違背了反家暴法的基本法治精神。”

  採訪中,孔唯唯呼吁推動反家暴法擴大其適用范圍,對不限于婚姻和同居的親密關係進行法律保護。

  PUA行業是否有存在必要?業內人士認為,目前PUA行業有其存在的土壤,符合中國當下青年男女的婚戀需求。但這個行業要依法合規地存在下去,必須改變以榨取異性為目的的價值觀,要將培養正確、積極、科學、合法的價值體係放在行業標準的首位。

  針對目前PUA行業缺乏有效監管,從最早的愛好者交流演變到今天的商業交易,孔唯唯建議需加強第三方監管,“行業協會聯動起來,出臺相應行業標準,建立準入退出機制,完善相關資質的培訓標準和執業約束,這才是長久之計。” (記者 趙麗 實習生 周若虹)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生態中國·海岱齊魯鐘神秀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希臘克裏特島幹尼亞風光
陜西洛南:周灣蒼鷺千姿百態
陜西洛南:周灣蒼鷺千姿百態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4651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