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59次向低保戶索要"好處費" 民政助理被嚴懲
2019-06-17 07:50:34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這個欺壓我們低保戶的幹部終于得到了嚴懲。感謝縣紀委縣監委為我們討回了低保費。”2019年1月29日上午,在吉林省乾安縣紀委監委組織的返贓大會上,59戶低保戶領到被大布蘇工業園區原民政助理劉鳳軍以各種名義索取、克扣的“活命錢”。

  事情還得從2018年10月説起,乾安縣紀委監委幹部在一次走訪貧困村的過程中,有群眾反映因沒有給民政助理劉鳳軍送錢,本已享受到的低保被拿下去了。“劉鳳軍直接他朝我們要,不給錢就不給辦低保。多少錢都有。”一個低保戶抱怨道。

  “這種事情影響惡劣,涉及幾十個貧困家庭的切身利益,必須一查到底!”乾安縣紀委監委主要領導態度堅決。隨著調查的深入,劉鳳軍的違紀違法行為逐漸清晰。

  “我這個民政助理也幹不長,誰上來都得撈點。”

  2017年7月3日,劉鳳軍以辦理低保為由,向大布蘇工業園區端字村趙玉蘭索要3000元。在索要“好處費”的過程中,劉鳳軍竟肆無忌憚地對趙玉蘭説:“我這個民政助理也幹不長,誰上來都得撈點。”

  言為心聲,這是劉鳳軍的真心話。從2013年4月任大布蘇工業園區民政助理開始,他就把為低保戶申請“活命錢”當成自己斂財手段,在選擇索賄對象時特意挑選符合條件、申報後就能通過審核的“合規戶”,而那些不明內情的低保戶還以為是劉鳳軍給爭取來的。由此,他可以名正言順地索要“人情費”。

  不僅索要“人情費”,劉鳳軍還經常以“取消低保資格”要挾低保戶,以至于很多低保戶怕得罪他,有錢沒錢都“主動”給他“進貢”。

  “這玩意沒有講價的,愛辦就辦,不辦拉倒。”

  2017年11月,劉鳳軍給知字村村民白亞娟(罹患癌症)愛人代永軍打電話,以給白亞娟辦低保為由索要2000元。代永軍提出家中僅有1000元,聽完這話,劉鳳軍很不高興:“這玩意沒有講價的,愛辦就辦,不辦拉倒。”被逼無奈,代永軍又借了1000元湊成2000元送給他。2018年9月,劉鳳軍告訴白亞娟其低保存折下來,內有3600元,讓其取出2000元給他做“人情費”。白亞娟取出錢後,猶豫再三,“身不由己”地將1500元送至劉鳳軍辦公室。

  大布蘇工業園區後得村低保戶張玉輝身體殘疾,與其智障的哥哥和弟弟一起生活,沒有生活來源,度日異常艱難。劉鳳軍將其家庭情況上報後,低保很快申請下來。但是他遲遲不把低保存折交給張玉輝,直到存折內存有一定數額才通知。2017年4月5日,劉鳳軍帶著張玉輝來到當地某銀行,二話不説,將其低保存折內6100元取出6000元,其中5600元自己留下,剩余400元交給張玉輝。張玉輝氣得説不出話,但害怕自己的低保資格被取消,只能忍氣吞聲。

  村民高長得的妻子患癌症住院,劉鳳軍為其申請大病臨時救濟款2200元,事後他向其索要2000元“好處費”。被逼無奈,高長得只得從存折中取出錢給了劉鳳軍,去掉打車費70元,高長得實際所得僅130元。

  2018年12月17日,乾安縣紀委監委決定對劉鳳軍涉嫌受賄犯罪問題立案調查。經查,2013年至2018年10月期間,劉鳳軍利用擔任大布蘇工業園區民政助理的職務便利,先後59次索取、收受59戶低保戶錢款10.34萬元。“等待劉鳳軍的將是法律的嚴厲懲治。”乾安縣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吉林省紀委監委)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一片林·一群人·40年守護
國際油畫展“添彩”中俄博覽會
國際油畫展“添彩”中俄博覽會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
青藏高原首次進口瓶鼻海豚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631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