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誠信訴訟,罰款拘留或追刑責
2019-05-26 08:25:10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訴訟,本是為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但在現實生活中,有的人卻打起歪主意,偽造銀行交易流水制造房産係自己購買的假象,或者謊稱與他人存在欠款,試圖利用訴訟將名下財産非法轉移,以躲避與第三人的真實債務。

  這樣的不誠信訴訟在法院並不少見,部分當事人或代理人借訴訟之名,行不誠信訴訟之實。為提升當事人的合法維權意識,切實保護案外人利益,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就涉不誠信訴訟現象進行了調研,提醒當事人應以誠信為本,進行虛假訴訟不僅無法獲得勝訴,還將為此承擔包括刑事責任在內的法律責任。

  立審執階段均現不誠信行為

  駱某與張某因房産糾紛鬧到法院,駱某要求張某返還涉案房屋並支付房屋佔用費等。讓駱某沒想到的是,張某在庭審中竟然説房子是他自己的,因此不需要返還。為了證明所言屬實,張某向法庭提供了銀行結算憑證及交易流水明細,並請李某出庭作證,堅稱涉案房屋係自己購買所得。

  駱某驚訝之余,遞交申請,要求法院查明銀行交易事實。隨後,法院向相關銀行調取了張某的賬戶交易明細,並查詢了涉案匯款業務憑證,發現交易明細中不存在張某提交的匯款業務。此外,證人李某在出庭作證時曾稱,當天張某曾向李某轉賬25萬元,有轉賬記錄。但經法官釋明利害關係和法律後果後,李某改口稱,其對案件事實記不清了,至于25萬元的轉賬,是他為了給母親治病而向張某借的錢。針對這種情況,北京二中院對證人李某予以訓誡,並在生效判決書中如實記錄,對當事人張某作出罰款5萬元的決定。

  “這樣的案件很有代表性,我們調研後發現,不誠信行為在‘立、審、執’階段均有體現。”北京二中院立案庭副庭長許英介紹,不誠信訴訟是指當事人出于謀求不正當利益的主觀動機,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弄虛作假、濫用訴權,騙取法院有關司法文書,蒙蔽法官採取某種司法措施,或逃避生效文書確定義務的行為,包括虛假訴訟和惡意訴訟。不誠信訴訟在立案階段表現為主體資格或委托代理手續造假、隱瞞仲裁協議或協議管轄約定等,其目的是為了規避管轄、成功立案;審判階段主要是原被告虛構債務“手拉手”調解、提供被告虛假地址以促成缺席審判或當事人隱匿、偽造證據,此外,濫用管轄權異議、申請非必要評估鑒定也是當事人惡意拖延訴訟的主要方式;執行階段則主要表現為被執行人通過離婚、移轉不動産登記等各種途徑隱匿和轉移財産,弱化履行能力,或通過假意執行和解等拖延執行時間等。

  虛假訴訟標的額普遍比較大

  除了不誠信行為在訴訟各階段都有涉及外,虛假訴訟案還存在標的額普遍較大的特點。

  此前,北京二中院收到趙某訴北京某公司及其關聯方共5人的股東出資糾紛訴訟,要求解除各方簽訂的《增資擴股協議》並返還趙某的投資款約1億元。立案階段趙某即提出雙方有調解意願,希望訴前調解,應原告請求,法院將案件導入相應機構進行調解。調解過程中,5被告均委托了同一位代理人,並稱該代理人為5被告實際控制人的親屬,調解結果為被告對原告所提訴訟請求全部認可,並承諾還款。

  調解協議達成後,法官覺得此事有些蹊蹺,並依職權進行了審查。不查不知道,一查現貓膩。法官調查後發現5被告的所謂代理人不符合法律規定的代理條件,且被告之一的北京某公司已在其他法院進入破産清算階段。經與該公司破産管理人聯係,管理人稱該公司賬目多有問題,存在多筆虛假債權,管理狀況惡劣。經反復詢問,趙某表示如不能出具調解書,其將放棄訴訟途徑。據此,法院依法對該案不予出具調解書。

  “在二中院處理過的涉不誠信訴訟案件中,涉及虛假調解、偽造證據的案件標的額為幾百萬元到上億元不等,標的額普遍較大。”許英進一步解釋説,大標的額不誠信訴訟案件主要有兩類:一類是涉案標的物本身價值較高的大標的額案件,如房屋買賣合同案件;另一類為當事人虛構高標的額案件,如原被告為實現轉移財産的目的,惡意串通轉移財産時,簽訂的股權轉讓、民間借貸等各類合同。

  此外,不誠信訴訟在某一時間段內圍繞某一特定區域或某一當事人集中發生,也是該類案件較常見現象。“如涉區域性拆遷案件中,大量拆遷區域當事人向法院提起分家析産等訴訟,此類訴訟中當事人家庭成員間沒有實質爭議,僅希望通過判決得以分戶,從而多得拆遷補償款。”北京二中院法官助理祁哲洋舉例稱,如某一當事人債務狀況惡化時,法院通常會收到與之有關的大量訴訟,其中可能會有部分案件為雙方惡意串通,以幫助債務人轉移財産的情況。

  法律有規定法院有應對機制

  為什麼總有當事人進行不誠信訴訟?“説到底,還是抱有僥幸心理,他們覺得私下各方只要説好,法官就不會發現。但事實上,法院有一套制度和體係,專門應對不誠信訴訟。”許英表示,在北京二中院,立案階段主要採取了誠信引導和信息共享兩項主要措施,對當事人提示在立案、審判、執行等訴訟活動中可能遇到的誠信風險,並列明相應法律後果,要求起訴人簽署誠信訴訟承諾書,部分案件以接待筆錄的形式將當事人陳述予以書面記錄,防止當事人在立案和審判中作出矛盾陳述。

  立案人員在立案階段發現不誠信訴訟問題後,會第一時間向涉案庭室通報進行提示,對于在其他法院存在相關訴訟以及在不同法院重復訴訟類案件,及時與相關法院溝通聯係,充分發揮信息共享效用。

  此外,法官也會通過關鍵節點審查識別案件風險,比如審查當事人主體資格及委托代理手續的真實性,防止假冒他人進行虛假訴訟,關注主管和管轄證據的真實性,防范當事人偽造證明案件連接點證據、隱瞞仲裁條款等情形。

  “需要特別提醒的是,不誠信訴訟不是小事,打擊相關行為是人民法院案件審理工作中始終重視的工作,相關法律法規也有明確規定。”許英介紹,根據民事訴訟法規定,偽造、毀滅證據,惡意串通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或逃避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人民法院有權視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此外,構成犯罪的還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出臺《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將實踐中常見的民事虛假訴訟手段均納入了刑法范疇,加大對虛假訴訟的打擊力度。司法實踐中,不誠信訴訟可能構成的罪名有虛假訴訟罪,幫助毀滅、偽造證據罪,詐騙罪,拒不執行生效判決、裁定罪等。伴隨司法公開力度的加大和社會誠信體係的完善,不誠信訴訟除可能造成金錢損失和自由喪失外,還可能會在誠信記錄上永遠留下污點,影響日後正常生活。

  “拒絕不誠信訴訟,需要法院、當事人和代理人各方的共同努力。”祁哲洋提醒,當事人在尋求幫助過程中,如遇見有人稱“我可以幫你贏”“我在法院有人”等類似情況,不要輕信,以免上當受騙。此外,如果“代理人”有造假意願,並稱可以通過造假勝訴案件時,當事人一定要明白訴訟中假證據、假陳述很難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一經發現,必受處罰,“為自己和家人考慮,切莫對不誠信訴訟手段抱有僥幸心理”。

  對于誠信訴訟一方當事人,在對方債務狀況惡化的情形下,應及時跟進了解其涉訴信息及關聯方動作,及時提起訴訟並申請保全,避免對方通過各種途徑拖延訴訟、轉移資産。在發現對方偽造證據或惡意串通情形時,及時向法院反饋,便于法院更為全面的掌握案件情況,及時採取應對措施。(記者 徐偉倫 實習生 曾良科)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小醜街頭歡慶“秘魯小醜日”
小醜街頭歡慶“秘魯小醜日”
生態中國·白山松水育吉地
生態中國·白山松水育吉地
初夏羊湖美如畫
初夏羊湖美如畫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601210143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