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落馬副局長的企業兼職往事:曾月薪一萬 後反目成仇
2019-05-25 08:04:4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落馬食藥監副局長的企業兼職往事

  原常州市食藥監局副局長退休前任企業顧問,後與企業“反目”;涉嫌受賄、職務侵佔等罪,法院已立案

  2018年春節假期將盡,楊帆(化名)將父母送上從深圳回常州的飛機,起飛前,楊猛囑咐兒子多保重。那是楊帆最後一次與父親見面。兩個月後,原常州市食藥監局副局長楊猛,被常州市監察委留置調查。

  2019年3月15日,在“落馬”近一年、退休近八年後,楊猛被常州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楊猛在2005年時的照片。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受訪者供圖

  起訴書透露,楊猛所涉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職務侵佔罪涉案金額超過430萬元,案件涉及常州市乃至江蘇省多家醫療器械生産企業。

  新京報記者調查獲悉,在眾多涉案企業中,楊猛與位于江蘇常州的錢璟康復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錢璟康復)關係非同尋常,早在尚未退休之時,楊猛就已至這家企業擔任顧問。

  楊猛本人承認,當時自己與這家企業,“超出了監管者與被監管者的關係”。

  不過,僅在服務一年後,楊猛即與上述公司法定代表人樊金成反目成仇,進而協助其競爭對手長期舉報該企業。此後,錢璟康復多宗造假事件被查實。2017年,錢璟康復謀求上市,楊猛等人共同向證監會實名舉報。錢璟康復上市進程因故停止。

  新京報記者從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案件已經正式立案,目前,尚未開庭審理。

  “超出了監管者與被監管者的關係”

  公開資料顯示,楊猛生于1953年,江蘇濱海人,在進入食藥監管係統之前,歷任濱海水泥制品廠廠長、濱海化建局副局長、輕工業局副局長等職務。

  從履歷看,楊猛長期在食藥監係統任職。從1998年4月進入食藥係統,至2005年6月,楊猛先後在南通、常州任食藥監局副局長。

  在常州任職期間,楊猛與當地多家醫療器械生産企業交集頗多,這些糾葛,也成為楊猛日後落馬的誘因。

錢璟康復在2010年被查實偽造6份醫療器械檢驗報告。

  錢璟康復與楊猛的糾紛頗為典型。兩者的深度接觸,起始于錢璟康復2010年被查實的一起産品檢驗報告偽造事件。

  工商資料顯示,錢璟康復成立于1996年,注冊資本5760萬元,主營康復設備與醫用電子儀器,法定代表人為樊金成。

  2009年,錢璟康復被舉報在參加“安徽省特殊教育學校建設設備招標採購項目”期間,偽造醫療器械注冊檢驗報告謀取中標。

  2010年1月和3月,原江蘇省食藥監局書面答復舉報人,確認其所舉報的言語康復評估儀器、言語矯治康復訓練儀器、聽處理評估與訓練係統、言語重讀康復訓練儀器、構音評估與訓練係統、早期語言評估與訓練係統6份檢驗報告為偽造。其中,言語康復評估儀器的檢驗報告為涂改名稱,其余5份檢驗報告為全文偽造。

  事發後,常州市食藥監局介入調查,經調查確認,係錢璟康復員工徐新華個人行為。

  在2010年常州市食藥監局的調查筆錄中,徐新華稱自己在錢璟康復做內勤工作,負責公司一些文件的制作處理,而偽造是其個人所為。錢璟康復董事長樊金成則在筆錄中表示,“沒有授權公司的任何員工制作假的醫療器械注冊檢驗報告”。事後,錢璟康復被處以警告及5000元罰款。

  此後,錢璟康復因偽造一事遭遇重創,聲譽驟降。為挽回局面,錢璟康復向多個主管部門遞交了情況説明以期證明偽造事件只與員工個人有關,而企業本身為“守法、誠信的企業”。

常州市錢璟康復股份有限公司。新京報記者 盧通 攝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時任常州市食藥監局局長吳琪明曾在一份情況説明中批復稱,“請楊猛代表市局簽情況屬實,同意上報省食品藥品監管局”。

  其時,楊猛尚在常州市食藥監局副局長任上,負責全市醫療器械生産企業監管。楊猛自述,其曾按照省局要求,對此事進行核實調查。

  日後檢方指出,2009年至2012年,楊猛利用擔任常州市食藥監局副局長職務便利,為錢璟康復在協調化解公司工作人員私自涂改檢測報告造成的不良影響,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樊金成賄送的財物16萬余元。

  雖然對這一指控持有不同意見,但楊猛曾承認,當時自己與錢璟康復的關係“超出了監管者與被監管者的關係”。

  樊金成及常州食藥係統多位官員稱,在平復偽造事件對錢璟康復造成的影響中,楊猛很大程度上推動了錢璟康復獲取上述情況説明的批復。

  一位接近楊猛的人士表示,楊猛當時可能出于支持企業發展的角度,對錢璟康復給予了一些幫助,但具體幫到何種程度其不清楚。

  與企業從“蜜月”到“反目”

  2011年1月,楊猛退居二線,任常州市食藥監局調研員,直至當年8月退休。

  新京報記者獲悉,早在退休前的2011年3月,楊猛已獲組織批準,可以上“自由班”,即不必到單位報到。此後,楊猛稱,自己經錢璟康復董事長樊金成的邀約,到錢璟康復擔任顧問,薪酬約定為每月1萬元及兩條工作煙。

  不過,樊金成對此則稱,到錢璟康復擔任顧問,是楊猛“主動要求”。

  可以確認的是,2011年3月至2012年3月間,楊猛一直在錢璟康復擔任顧問一職。

  楊猛與醫藥企業之間的蜜月期並沒有持續多久。樊金成透露,至遲在2012年春節後,他與楊猛已開始“反目”。

  據樊金成描述,楊猛在擔任顧問期間,曾向其索要10%股份,樊金成回復需與其他股東商量。2012年春節後不久,楊猛至其辦公室再次提及此事,樊金成則表示“實在開不了口”,“楊猛當時猛地一拍桌子,罵了幾句就走人了”。此後,樊金成停發楊猛工資。

  但是在楊猛的描述中,他與樊金成的“反目”另有原因。楊猛稱,在錢璟康復期間,他曾于一次外出中,被樊金成的債主誤認作樊金成,險遭毆打,這讓他認為自己人身受到威脅。

  楊猛稱,自己曾無意中獲悉,錢璟康復曾有“報復舉報人”的想法,使其進一步懷疑,上述公司2010年被查實的偽造事件,並非簡單的“員工個人所為”。

  在一封舉報信中,楊猛透露,2010年他主持對錢璟康復造假一事的調查,從錢璟康復工作人員得知,偽造、涂改檢測報告,係公司管理層授意,但這一懷疑在當時未能查實。而對于此事的處理,他“恐日後分不清責任”,因此收藏了案件的卷宗,以供日後作為證據提供。

  2016年,涉案人員之一的徐新華在上海被警方訊問,新京報記者獲取的信息顯示,徐新華自稱原係常州市武進區食藥監局公務員,2007年離職後,“在錢璟康復幫忙做些雜事”,但“沒有簽過合同,也沒有任何職務”。針對此前造假事件的過程,其表示,“我真的記不清當時的經過,可能就是幫老板扛責任”。

  楊猛稱,以上種種促使其逐漸遠離錢璟康復, 2012年開始收到不明人員發送的威脅短信。

楊猛稱在2012年收到的威脅短信。

  新京報記者從楊猛家屬處獲得的短信截圖顯示,對方稱楊猛最近在外“大開喇叭”,“江湖朋友建議你盡早閉嘴,潔身自好,免得在你身上發生不愉快的事情”,短信發送時間為2012年10月26日。

  楊猛兒子楊帆回憶,楊猛收到上述短信後十分緊張,致電發來信息的不明號碼,但對方不接電話。

  2012年10月底,時任常州市食藥監局局長的吳琪明,為樊金成和楊猛主持了一次“説和”。會面中楊猛向在場人員出示了威脅短信,並認為這是樊金成所為,遭到樊金成否認。

  上述會面後,楊猛和錢璟康復分道揚鑣。

  關于這次會面的進一步細節,新京報記者曾分別致電樊金成、吳琪明,但電話均處于無人接聽狀態,發送短信後未獲回應。

  曾對舉報“進行指點”

  中國證監會網站信息顯示,錢璟康復曾于2015年、2017年兩次提交招股説明書申報稿,謀求上市。

  楊猛家屬稱,盡管與錢璟康復反目,但楊猛此後很長時間並未實名舉報過上述公司,只是在日常提醒身邊人,不要與錢璟康復走得過近。2018年開始,由于證監會只接受實名舉報,楊猛開始實名向中國證監會、江蘇證監局等部門舉報錢璟康復存在的問題,內容涵蓋自2010年偽造事件以來,其所認為的錢璟康復涉嫌造假、商業賄賂等情況。

  不過,在2017年的招股説明書中,錢璟康復自行披露了多宗公司員工、實際控制人行賄事件。

  招股書披露,2011年至2012年期間,時任錢璟康復華南區銷售經理何克勤在深圳市殘聯招標項目中,向深圳市殘疾人康復中心負責人張某行賄35萬元以謀求幫助。2017年8月,何克勤因犯行賄罪,被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

  判決書披露,2011年至2012年期間,時任深圳市殘疾人康復中心負責人的張翔接受何克勤的請托,在公開招標過程中,事先將招標參數等透露給何克勤,使何克勤所代表常州市錢璟康復器材公司、廣州市綜康貿易有限公司等單位在招標中獲得競爭優勢。期間,張翔分三次收受何克勤的賄賂款共計人民幣35萬元。2016年12月16日,張翔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

  此外,招股書信息顯示,錢璟康復實際控制人樊燕成亦卷入兩起向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贈送財物的“不當事件”。

  招股書表示,雖然李文南、葉某受賄案均已判決,但樊燕成在上述案件中均以證人出現,檢察機關未對樊燕成上述不當行為予以立案。

  此外,2011年,時任錢璟康復銷售經理的王全安,曾向安徽省馬鞍山市市立醫療集團藥品器械採購中心工作人員孫某(孫曉翔)贈送人民幣6.5萬元。招股書指出,據馬鞍山市雨山區人民檢察院出具的《證明》,“王全安向上述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的行為,情節較輕,不予立案,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上述公司稱,此事係王全安個人行為,錢璟康復不存在涉嫌單位行賄情節。

江蘇證監局2018年4月16日復函楊猛的實名舉報,同日,楊猛被留置調查。

  2018年4月16日,江蘇證監局復函楊猛的實名舉報稱,其提交的錢璟康復股份有限公司醫療器械注冊造假材料已收悉,該局已受理並正在核查中。

  2018年6月20日,錢璟康復撤回申請材料,終止IPO(首次公開募股)審查。

  上海吟美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及其全國代理公司,上海泰億格康復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多年來一直持續對錢璟康復進行舉報,上述2010年偽造事件,即由吟美傑公司舉報後查實。

  泰億格公司董事長黃昭鳴告訴新京報記者,此前他認為楊猛與錢璟康復走得很近,一直對其敬而遠之,直至2015年經人介紹與楊猛結識。

  黃昭鳴透露,楊猛利用其多年醫療器械監管經驗及對錢璟康復的了解,對他們的舉報進行了指點,在這之後,錢璟康復及子公司有多宗造假被查實。

  2011年,上海昭鳴醫療儀器有限公司(泰億格旗下公司)向太原市財政局反映稱,中標商錢璟康復在太原市政府採購中心組織的“殘疾人康復器材公開招標採購”中損害其權益。

  同年12月5日,太原市財政局出具處理決定書稱,錢璟康復在招標中“言語障礙測量(評估)儀”存在虛假響應,且“聽覺康復訓練儀”和“喉內窺鏡診察儀”無法提供必須具備的醫療器械注冊證、醫療器械檢驗報告等文件。最後,錢璟康復被沒收投標保證金並處以2萬元罰款,兩年內禁止參加太原市組織的有關言語、聽覺、語言類康復器材的政府採購活動。

  2015年1月13日,錢璟康復全資子公司江蘇錢璟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在參加江蘇省高值醫用耗材集中採購(第二批)産品資質材料申報中,涉嫌提供虛假材料,被江蘇省藥品集中採購中心列入不良記錄企業名單。

  除上述被查實的造假外,近年來上海泰億格公司圍繞錢璟康復的3款産品展開舉報。泰億格公司認為,上述3款産品在醫療器械産品注冊檢驗、醫療器械臨床豁免程序、醫療器械生産質量體係考核過程中等可能存在諸多違規問題。

  泰億格負責人透露,針對他們的舉報,江蘇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2018年年初成立了以時任副局長牽頭的工作組展開調查,但調查結果至今未向他們回復。

  法院已正式立案

  2018年4月17日,江蘇省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稱,常州市食藥監局原副局長楊猛(後任調研員,正處級)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19年3月15日,常州市人民檢察院就楊猛涉嫌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職務侵佔罪一案向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新京報記者依據起訴書內容統計,楊猛所涉三項罪名的涉案金額超過436萬元。

  在楊猛案涉案金額中,包含一套價值271萬的房産、29萬以薪酬形式賄送的酬金,此外還包括大量煙酒禮品及其擔任行業協會領導期間外出考察報銷金額。

  其中,檢方認定,常州國際醫療器械城董事長徐岳忠與常州泰和置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楊斌華商議後送給楊猛的一套房産,被列入其涉案金額中。

  楊猛自述,這套房産為徐岳忠與楊斌華邀請其為顧問時,商定的待遇之一。

  房産所在項目由上述兩企業開發,楊猛與企業通過協議書商定在其服務滿3年後,該房産由企業以內部成本價賣給他;服務滿10年,則由企業無償提供。楊猛、徐岳忠、楊斌華均稱,楊猛從未辦理過這套房産的産權證。

  但新京報記者獲取的資料顯示,在楊猛居住期間,這套房産曾被楊斌華抵押過。2014年上半年,泰和置業發展有限公司資金鏈斷裂,楊斌華向浙江籍商人吳長華、丁成江借款320萬元,並將泰和之春苑3套沒有網簽備案的房屋抵押給兩人,這其中便包括楊猛所住的那套房屋。

  2016年,泰和置業發展有限公司宣布破産,楊猛曾向破産管理人申報所住房屋的債權,但破産管理人對此未予確認,理由為“楊猛與泰和置業公司沒有商品房買賣合同,而且這套房産已經于2014年4月備案在吳長華名下”。2019年1月21日,楊猛的辯護律師從常州市不動産登記交易中心獲取的答復書證實,這套房産“未在我中心辦理初始登記以及預告登記”。

  辯方據此認為,該房屋始終沒有取得産權,不具備將所有權送給楊猛的基礎條件;楊斌華將該房屋預售給吳長華,楊猛不知情,也不需要徵得楊猛同意,證明該房屋處于楊斌華的控制、支配之下,沒有送給楊猛。

  2019年5月初,新京報記者分別致電、短信徐岳忠、楊斌華,未獲回應。今年5月7日,新京報記者就泰億格公司與楊猛舉報情況、招股書披露行賄事件、終止IPO審查等共計11項問題向錢璟康復股份有限公司遞交了採訪提綱,至發稿時未獲回應。

  2019年5月7日,新京報記者從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法院已于今年3月18日就楊猛案正式立案,後續將對此案公開審理。(記者 盧通 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生態中國·白山松水育吉地
生態中國·白山松水育吉地
初夏羊湖美如畫
初夏羊湖美如畫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539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