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國內外投資爭議日益增多 專家:首選非訴訟方式解決爭議
2019-05-23 07:54:2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國內外投資爭議糾紛呈逐年遞增趨勢專家建議

  首選非訴訟方式解決爭議

  在近日舉辦的第八屆中國公司法務年會(北京)上,有一組數據格外引人注目:

  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34794件,審結31883件,同比分別上升22.1%和23.5%,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2800萬件,審結、執結2516.8萬件,結案標的額5.5萬億元,同比分別上升8.8%、10.6%和7.6%;全國司法行政機關累計排查調解矛盾糾紛953.2萬件;全國254家仲裁委員會年處理案件預計突破30萬件,增長90%以上,案件標的總額5338億元。

  “我國經濟體制深刻變革、社會結構深刻變動、利益格局深刻調整、思想觀念深刻變化,各種矛盾糾紛劇增。”九州證券副總裁、合規總監韓開創在本次年會上就上述數據背後的原因進行了分析。

  據悉,本次年會由法制日報社中國公司法務研究院聯合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中國國防工業企業協會法律工作委員會主辦,美國飛翰律師事務所、律商聯訊、北大法寶協辦。

  投資爭議日益增多

  解決依賴四種途徑

  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走出國門,通過投標、海外並購等方式加入各種國際投資項目中。

  中國石油國際勘探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濟師、法學博士呂菁認為,國內經營企業遇到的風險與國外投資項目遇到的風險類型不一樣,國外投資涉及政治政策、法律環境、資金匯率稅務、環保等多方面,這些因素會隨著經濟形式變化而不斷變化,給企業經營管理帶來更大的挑戰。中國企業國外項目在與東道國政府或企業打交道時難免會發生一些爭議,一旦發生爭議,如果涉案金額大,又沒有很好的維權方式,企業就會遭受巨大損失。

  “國外投資項目與東道國之間的爭議主要是稅務、環保、反壟斷糾紛、投資糾紛等;與合作夥伴之間的爭議主要是合同糾紛、侵權案件等。這些爭議的解決方式主要有協商、訴訟、仲裁及和解4種。”呂菁説。

  關于國內爭議矛盾狀況,據韓開創介紹,各種爭議矛盾糾紛劇增,並且呈現出復雜性、多樣性、專業性和面廣量大的特點,特別是行業性、專業性矛盾糾紛大量上升,成為影響社會和諧穩定的難點、熱點問題。

  “其中,金融領域爭議尤為突出,因為金融市場監管政策更迭頻繁、創新産品類型較多、交易鏈條較長而責任邊界不清、商業主體類型較多且部分主體誠信意識不足和風險意識欠缺,以及經濟形勢整體下行引起融資成本攀升等。主要表現在債券、資管等業務相關的投融資違約事件呈爆發式增長,如果不能有效解決爭議,化解矛盾,則容易引發係統性風險,甚至影響社會穩定。”韓開創説。

  國內爭議是如何有效解決的?韓開創解釋稱,主要通過訴訟、仲裁、調解、和解4種方式。目前,傳統的訴訟仍然是當前爭議解決的主要手段,仲裁、調解、和解作為非訴糾紛解決方式,仲裁和調解(尤其是行業調解)同樣扮演解決爭議的重要角色。

  訴訟解決並非首選

  協商調解更受青睞

  對于通過訴訟解決爭議的途徑,呂菁直言:“在國外雖然訴訟費用不高,而且判決容易執行,但有些國家司法不獨立,保護主義傾向很嚴重,能獲得有利于投資者的判決幾乎不可能。”

  在韓開創看來,訴訟解決爭議並非首選,但訴訟方式有其優勢。第一,救濟手段更全面。相比仲裁的一裁終局制,訴訟的二審終審制及審判監督程序,為當事人保留進一步主張權利的回旋余地,訴訟無需進行事前管轄約定,在協商或調解不成、無仲裁管轄約定、仲裁裁決被撤銷或不予執行等情形下,訴訟是當事人最後一道解決爭議的手段;第二,獲取證據更容易。訴訟中當事人可申請法院調查取證,仲裁中僅能由當事人自行調查取證,對于負有舉證責任且取證困難的當事人而言,選擇訴訟更有助于查明案件事實。第三,國內執行更便捷,調解協議需要法院確認才具有強制執行效力。仲裁裁決雖然可申請法院執行但存在不予執行或被撤銷的風險。法院裁決在申請或移送法院執行時不存在上述情況。第四,處理復雜法律關係的有利選擇。訴訟可以追加第三人,而仲裁中無第三人概念,如果是債權債務關係復雜的案件,如破産案件,通過訴訟解決更有利。

  呂菁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國外遇到爭議,通過協商解決是優選項,因為成本相對低,並且利于維持友好合作關係,不會影響大局。如果協商解決遇到障礙,可以通過引入第三方進行調解,通過談判達到解決爭議的目的。

  2011年5月12日,司法部發布《關于加強行業性專業性人民調解委員會建設的意見》,提出加強行業性、專業性人民調解委員會的建設。

  在韓開創看來,作為當事人或企業,首先應選擇調解,而且調解已顯露優勢。首先,調解不需要復雜的司法程序,可降低訴求代價,縮短爭議解決周期,保護當事人利益,減少當事人訴訟負擔。其次,有利于節約司法資源,減輕監管部門的信訪壓力。再次,有利于敦促相關機構認清問題、查找不足、改進工作、轉變作風、規范行為;最後,相對于訴訟、仲裁而言,調解更注重協商解決,不具有對抗性,可緩解雙方對抗情緒,化解矛盾。

  調解仲裁相互呼應

  因地制宜優化選擇

  “協商解決爭議雖然好,但只能作為輔助手段,不能作為主要方式,而訴訟又面臨許多變化。基于此,在國外,投資協議裏出于對投資者的保護,一般都會規定發生爭議選擇仲裁來解決,但國際仲裁一般呈現費用高、執行難的特點。即便如此,仲裁也是國外投資項目主要的爭議解決方式。”呂菁説。

  對于通過仲裁解決爭議,韓開創直言:“仲裁的特點造就仲裁的優勢。”

  2018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幹意見》通知,要求完善司法支持監督機制,要求法院提高審理仲裁司法審查案件的效率,規范仲裁協議效力的認定、仲裁保全、裁決撒銷和不予執行程序,依法支持和監督仲裁。

  “司法機關對仲裁的支持和監督機制,使得訴裁機制進一步完善。”韓開創説,選擇仲裁解決爭議有很大的優勢,一方面,選擇仲裁方式,當事人可享有最大程度的自主權,包括自主選擇仲裁機構、仲裁員、仲裁地、開庭地點、仲裁所使用的語言、仲裁規則以及仲裁所適用的法律等。另一方面,仲裁裁決對當事人具有約束力並可強制執行。仲裁無上訴之説,也無幾級幾審程序規定。裁決一經作出,即為終局,裁決書為生效文書,對當事人具有約束力。另外是保密較好,仲裁案件在開庭時,未經雙方共同同意,仲裁不公開開庭審理,可有效保護糾紛當事人的個人隱私及商業秘密等。最後是受到國際認可。

  談及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爭議解決的問題,呂菁總結道:“中國企業應盡量在與中國締結投資保護協定的國家或地區投資;綜合運用協商、調解、外交和法律等多種手段尋求解決方案;選擇合適的適用法律和仲裁機構。”

  在韓開創看來,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訴訟與非訴糾紛解決機制均發揮各自獨特的作用。訴訟作為傳統的爭議解決方式,為糾紛解決提供多重救濟的可能;非訴糾紛解決機制中,仲裁和調解就像兩顆明珠,相互呼應,散發著璀璨的光芒,共同構成解決爭議的有益途徑。當事人應當基于實際情況,優先且明確選擇符合自身利益的爭議解決手段。

  “建議當事人或企業首選調解,如果調解不行,則選擇大的仲裁機構來解決爭議。若對方堅持,可選擇訴訟方式。原則上,應最後選擇訴訟的方式。”韓開創説。(記者 韓丹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高溫來襲
北京高溫來襲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如何讓傳統非遺“活”起來?
杜鵑花開峨眉山
杜鵑花開峨眉山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鷺鳥王國”生機勃勃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53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