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全國首例穿山甲死亡公益訴訟案開庭
2019-05-07 07:39:4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海關查獲的活體穿山甲兩個月後全部死亡,廣西林業部門為此走上了法院的被告席。一方是民間環保組織,一方是地方主管部門,這件全國首個因穿山甲死亡引發的公益民事訴訟一時引發關注。今年4月,該案入選由中國法學會案例法學研究會、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會、法治周末報社評選的2018年度“中國十大公益訴訟”。昨日,兩個小時的庭審過程中,雙方針對案件的多個焦點問題展開辯論。該案未當庭宣判。

  據南寧中院消息,5月6日下午,全國首個因穿山甲死亡引發的公益民事訴訟開庭。

  2017年8月,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局曾接收一批由海關查獲的32只活體穿山甲。兩個多月後,這批穿山甲全部死亡。在此期間,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簡稱綠發會)曾提出參與救治的要求,但未獲同意。

  32只穿山甲中,有8只馬來穿山甲活體,在進入廣西壯族自治區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接受救護前,其健康狀態為“消瘦,無明顯外傷”,屬檢疫合格。綠發會認為林業局及其下屬機構廣西壯族自治區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存在救護不力的失職行為,並提起公益訴訟。

  2018年9月14日,綠發會將廣西壯族自治區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作為被告,並追加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局為第三人一並提起訴訟。經過三次補充提交起訴狀,2019年1月11日,綠發會收到了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寄來的受理通知書。

  昨日,兩個小時的庭審過程中,雙方圍繞綠發會作為訴訟主體是否適格,8只穿山甲死亡是否因為林業部門救治不力以及這批穿山甲死亡是否造成生態損失等問題展開辯論,法院未當庭宣判。

綠發會收到的案件受理通知書。受訪者供圖

  焦點1

  綠發會是否適格訴訟主體?

  2017年8月17日,廣西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接到廣西欽州林業局報告稱,廣西海警第三支隊要向其移交查獲走私入境的穿山甲。經現場清點,確認為馬來穿山甲,共34只,其中32只活體,2只死體;2017年8月18日,廣西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將穿山甲接回到基地救護檢疫場並進行救治。

  穿山甲被接回基地後,經被告進場檢查確認其中8只穿山甲標注為“消瘦、無明顯外傷”。兩個多月後,這批穿山甲全部死亡,最短的存活了13天,最長的存活了66天。在此期間,綠發會曾提出參與救治的要求但未獲同意。綠發會認為廣西林業局及其下屬機構廣西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存在救護不力的失職行為,並提起訴訟。

  綠發會在此次民事起訴狀中共提出三項訴訟請求:要求判令被告賠償因過錯致8只檢疫合格穿山甲死亡所造成的生態損失(生態損失數額以評估鑒定為準);判令被告對因其過錯行為而導致的生態破壞行為在國家級媒體上向公眾賠禮道歉;由被告承擔原告方本次訴訟所支出的一切必要費用。

  庭審前,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局保護處副處長張振球曾表示,救治不力的指責是環保組織的一次“炒作”,“穿山甲救治本身就是一項難度很大的工作”。

  關于訴訟主體是否適格的問題,雙方首先展開法庭辯論。原告綠發會指出,綠發會致力于生物多樣性保護,在提起訴訟五年內未因違法違規行為受到刑事行政處罰,符合提起民事訴訟的相關法律規定。

  廣西壯族自治區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方面認為,原告和其訴訟行為並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係,因此綠發會的訴訟主體不適格。

  焦點2

  穿山甲死亡是否因救治不力?

  原告綠發會認為,被告對于珍稀瀕危野生動物的收容救治、檢驗檢疫等工作是被告的法定職責。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作為被邊防部門截獲的非法進境的穿山甲,應在口岸動植物檢疫機關指定的動物隔離檢驗場所隔離檢疫30日。

  被告提交的相關材料證實,這8只穿山甲在檢疫期滿後,能夠正常進食,精神狀態好,排便正常,應該推進放生程序。

  但被告違反《廣西壯族自治區非正常來源野生動物及其産品管理辦法》等相關規定,對于仍然存活的8只穿山甲沒有檢驗檢疫和安全評估,更未向上級提出放生的建議。因被告怠于職責,使原本應該回歸自然的穿山甲繼續存放在救護中心人工馴養,終使産生疾病,難逃死亡厄運。被告的做法是導致8只穿山甲死亡的主要原因。

  廣西壯族自治區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實施條例》相關規定,被告並不具備對這批外來物種檢驗檢疫的職責,而且穿山甲一直在救護狀態下,未達到放生條件。

  焦點3

  8只穿山甲死亡使生態損失有多大?

  原告綠發會表示,8只穿山甲的死亡造成了生態環境不平衡,原告已經準備向法院提交委托鑒定申請書,確定具體損失數額。綠發會秘書長周晉峰説,穿山甲吃白蟻和螞蟻,廣西境內的中華穿山甲已經商業性滅絕,而這就導致了白蟻的泛濫,許多村鎮都成立了白蟻防治所,用化學農藥打白蟻,這些農藥隨著雨水流入土壤,最終還是回到了我們的食物和水源中,“這個案子只是其中一個典型。正是由于相關部門的不作為,將穿山甲係統性地推向了滅亡。這對生態的損失是無可挽回的。”

  被告廣西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認為,這8只穿山甲的死亡並未造成生態環境的損失。且被告也並未提供具體損失數額。這些穿山甲走私進境,本身帶有細菌和病毒,貿然放生對生態同樣可能造成破壞。而穿山甲在被接收時存在異常情況,放生很可能加速其死亡。保護穿山甲最迫切的是打擊盜獵和國際非法貿易,被告實施的是救治行為,而造成這些穿山甲死亡的原因是走私。

  焦點4

  被告是否應該道歉並支付相關費用?

  原告綠發會表示,根據公益訴訟相關司法解釋,由于被告的失職行為導致穿山甲死亡,被告應該通過媒體向公眾道歉,原告為提起訴訟,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有相關費用支出。原告要求被告承擔費用合法有據。

  被告廣西陸生野生動物救護中心認為,原告訴請被告公開賠禮道歉並支付調查費、律師費沒有法律依據。根據本案的證據足以證實,被告的救治行為沒有過錯,且被告並非利益受損方,被告是依照職責和法律程序履行救治職責。原告主張的律師費沒有依據。

  本案的第三人廣西壯族自治區林業局表示,原告提出的30萬元調查費明顯過高,而且原告對于這筆錢與案件的關聯性沒有進行詳細説明,請求法庭注意。

  5月6日下午5點半,審判長宣布休庭,該案將擇日宣判。(記者 王飛翔)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民俗迎立夏
多彩民俗迎立夏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459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