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緬邊境線上的緝毒玫瑰:危險時心裏曾擬過遺書
2019-03-11 07:31:5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雲南德宏有個女子偵查組

  刀尖上綻放的鏗鏘玫瑰

  對于傣族姑娘彭秋燕和壯族姑娘潘羅旋來説,這是一個讓她們引以為傲的集體——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芒市邊境管理大隊女子偵查組。在這裏,一群戰鬥在禁毒一線的“女漢子”,用細膩、耐心、柔軟對抗毒販、守護家園。

  跟蹤、設伏、偵查、抓捕……作為一支特殊的“女子偵查組”,自2015年6月組建以來,屢破大案,至今共查獲毒品案件118起,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123名,繳獲各類毒品320余公斤,先後榮立集體三等功1次,個人二等功1人次,個人三等功12人次,被譽為“刀尖上綻放的鏗鏘玫瑰”。

  “我在心裏面連遺書都擬好了”

  邊境秘道多,山高林密,面對狡猾的犯罪分子,偵查組的成員時常要在草叢裏潛伏長達數小時。緝毒偵查員任莎莎的第一次偵查,在緊挨著緬甸的一個村莊,那裏地形復雜,人煙稀少,具有很強反偵察能力的毒販,利用環境特點進行交易。那天下午,任莎莎和其他隊員潛進一片草叢中,盛夏蚊蟲很多,到了晚上,脖子上被叮咬的包已經連在了一起,奇癢變成了刺痛。

  淩晨,毒販的身影出現了。看著毒販越來越近,任莎莎心跳加快,30多攝氏度的高溫下,她全身冒冷汗。當另一名毒販出現的時候,偵查員們從草叢中衝了出去。任莎莎高舉攝像機,全景、方向變化、關聯方式、抓拍……她的任務是現場取證,“要固定證據,要在第一時間全方位地拍攝”。

  1993年出生的任莎莎在女子偵查組年齡最小,但姐姐們經歷的危險離她並不遙遠。

  2016年5月1日下午兩點,緝毒偵查員王彥入的家庭聚會剛開始,電話就響了。目標在遮放鎮附近出現,毒販運輸毒品隨時會過境。王彥入馬上放下筷子,出發執行任務。

  對于女子偵查組來説,危險的外勤工作是家常便飯,要隨時準備好生活用品,説走就走,一個電話必須立刻到位。

  中緬邊境線很長,而且缺少天然屏障,有時候一條小溝或一個田埂就是兩國國界,因為毗鄰毒品生産地“金三角”,所以這裏的禁毒壓力一直很大。

  “家人最怕聽到的就是我跟他們説‘我要出去一下’。”

  “外勤箱子提回家,還沒有打開,就又拎著出門了。”

  “每次回家看著孩子和家人擔心的眼神,就覺得十分愧疚。”

  面對毒販時鐵血剛強的姑娘們,提起父母和孩子卻忍不住哽咽。在她們的記憶裏,案件最多的時候一個月有20多起,很少有機會回家。

  有一次,一名女性毒販在審訊過程中突然毒癮發作,毒癮導致的癲癇讓她顫抖不止。王彥入怕她咬到舌頭,馬上上前查看,不料毒販一口咬住她的手不放,更可怕的是,之前毒販交代自己患有艾滋病。“很疼,雖然體檢的時候沒發現毒販有艾滋病,但當時我還是心驚肉跳了好久。”王彥入手上的傷疤至今還隱隱可見,那是一塊褐色的印記,仔細看是一排牙齒的形狀。“很危險的時候,我在心裏面連遺書都擬好了,但我從沒有後悔過。”王彥入説。

  “那一刻我找到了自己的價值”

  仔細研判,果斷出擊,才能和犯罪分子鬥智鬥勇。每次想起自己在毒品查緝工作中遇見的那名孕婦,緝毒偵查員彭秋燕都更加堅定她當一名優秀偵查員的決心。一次對交通工具的查緝勤務中,在例行檢查一輛中巴車時,一名帶著一個小男孩的孕婦引起了彭秋燕的注意。檢查中,孕婦大鬧起來,被帶到執勤場檢查室後,官兵們還是沒從她身上查獲任何違禁物品。見嫌疑人心情急躁,彭秋燕開始仔細觀察嫌疑人的穿著打扮。就在讓她做蹲下起立的動作時,一個顆粒狀的東西從嫌疑人褲腳掉了下來。最終檢查結果是,嫌疑人體內藏匿有20多顆毒品。

  一位60歲的奶奶跪著向一個20多歲的姑娘哭訴,這一幕出現在緝毒偵查員孫明靜的工作中。“下跪的是個60歲的毒販,當我對她進行人身檢查發現她腰上捆綁著兩塊毒品時,她嚇得渾身發抖,一邊抱著我的腿一邊哭訴自己的不幸遭遇。”那一刻,眼淚在孫明靜的眼眶裏打轉。

  緝毒偵查員路瑤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參與辦案,日常公開查緝中查獲的一起毒品案,帶毒的是一名緬甸傣族婦女,破舊的衣服上沾滿了灰塵,年紀不大,卻弓著腰,身上還散發著難聞的氣味。在做筆錄時得知,她有4個孩子,最大的8歲,最小的兩歲不到,家裏丈夫意外身亡,只留給她半畝地,她忙著帶孩子沒空幹活,鄰居牽線讓她帶毒,一次給她報酬300元,身上的50元就是提前給的報酬。“看著她的眼睛,一種無力感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那一刻我找到了自己的價值。”路瑤説,雖然個人的力量很小,但她要盡自己的努力減少家庭的破碎,讓每個孩子都能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讓每個老人都能兒孫相伴。

  工作幾年下來,姑娘們發現毒販們不全是影視劇裏那種陰險狡詐、窮兇極惡的形象,很多販毒集團的頭目會在境外遙控指揮,用金錢誘騙那些極度貧困、失去經濟來源的邊民替他們犯險運毒,孕婦帶毒、哺乳期婦女帶毒、未成年少女帶毒等女性販毒案件時常發生。

  鑽車底、爬貨廂、查貨物,查看客車上旅客嘔吐過的垃圾桶,清洗體內藏毒人員排瀉出來的毒品,是偵查組姑娘們的日常工作。在內勤崗位上,潘羅旋的緝毒工作顯得平凡而瑣碎,吸毒人員動態管控、內勤保障、收集統計信息、檔案管理等,默默地為案件偵破提供有力的支持。

  “需要我們是什麼角色,就可以是什麼角色”

  2017年4月22日,幾名嫌疑人入住瑞麗的一家酒店。酒店監控設備損壞正在維修,偵查員們對房內情況一無所知。嫌疑人每一次出門都有可能去交易毒品,如果不能確定房間裏的情況,很難實施抓捕。接到命令,緝毒偵查員韋雯要化裝後前往房間偵查。

  化裝完畢,韋雯找借口進入嫌疑人住的房間,觀察後迅速離開。

  兩人的相貌特徵等信息,對案情偵查起到了關鍵作用。接下來的幾天裏,狡猾的毒販幾次改變交貨地點,最終在芒市交易。在芒市中心,嫌疑人出現後,韋雯裝著打電話接近他,突然一輛摩托車從街道一側駛來,停在男子跟前,騎車的人轉身就走。嫌疑人上前開車想離開時,韋雯走過去問:“大哥現在幾點了?我手機沒電了。”嫌疑人一愣,韋雯迅速拔下車鑰匙,埋伏的偵查員立即將嫌疑人制服。

  有一次,剛到女子偵查隊的王彥入裝扮成學生,和戰友一起在芒市汽車站附近跟控一個犯罪嫌疑人。那人警惕性非常高,每向前走十幾步就會快速回頭觀察一下,為了應對他時不時的“猛回頭”,大家不停地更換隊員跟控。

  “換到我時,他進了汽車站並買了票,我就跟進去了。後來他上了大巴,我在車下想確認他的座位。眼看汽車要開了,他突然又走下來,一下子和汽車旁邊的我眼神對上了。”王彥入記得很清楚,當時離得很近,對方眼神裏充滿懷疑和警惕,自己當時腦子“轟”地一下就炸了,心跳加速,卻努力保持平靜,沒有回避對方的目光。王彥入離開後,再次繞到那輛大巴附近,在嫌疑人的視野盲區確認了車牌號和嫌疑人座位位置,最終協助戰友們抓到了嫌犯。

  像這樣的化裝跟蹤偵查,女子偵查員幾乎每天都在進行。許多毒販的反偵察能力很強,給破案帶來了一定的難度,但因為他們對女性戒備較低,所以女子偵查員有時能發揮很大作用,賓館前臺、路邊小妹、情侶夫妻……在工作中,她們裝扮成各種角色。

  “平日裏都是便裝,需要我們是什麼角色,就可以是什麼角色。”韋雯説。(吳曉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長徵”飛上新起點
“長徵”飛上新起點
忙趁春風放紙鳶
忙趁春風放紙鳶
春色滿田園
春色滿田園
新西蘭國博舉辦“中國舞臺日”
新西蘭國博舉辦“中國舞臺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217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