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衛生清理工資為何虛高?巡察找到了答案
2019-02-25 06:17:24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上一任6名村幹部因虛列衛生清理工資用于發放‘過節費’被‘一鍋端’,代價慘重、教訓深刻。大家一定要以此為戒,千萬不要耍小聰明,以身試紀……”近日,在福建省東山縣西埔鎮金石村的正風反腐警示教育大會上,鎮紀委書記徐華坤用身邊的“活教材”教育新一任村幹部。

  6名村幹部為何被“一鍋端”?事情還得從2017年説起。

  2017年3月,東山縣委巡察一組對西埔鎮開展政治巡察,同時延伸巡察包括金石村在內的部分重點村,一筆高達7.75萬元的衛生清理工資引起了巡察組的注意。2018年1月,縣紀委監委將問題線索轉給西埔鎮紀委核查。

  為了不打草驚蛇,鎮紀委決定從外圍入手。

  “阿姨,聽説村裏長時間拖欠你們的衛生清理工資,有這事嗎?”

  “有啊,就是2010年下半年的衛生清理工資,拖了三四年,直到前幾年才給我們,這可都是大夥的辛苦錢……”金石村衛生清理隊的林阿姨回憶道。

  “當時你領了多少錢?”

  “4000多。”林阿姨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隨後,核查組又走訪村衛生清理隊的其他成員,從中了解到衛生清理隊領取的拖欠款與村裏報賬的金額有很大出入的問題。

  獲取這一重要線索後,鎮紀委立即向縣紀委監委報告,並開始跟相關的村幹部正面“交鋒”。

  “你們知道,以前我們村沒啥收入。2010年組建村衛生清理隊後,工資一直發不出。有一段時間,我經常被幾個保潔阿姨堵在家門口。2014年,村裏有了徵地拆遷補償款的收入,就趕緊就全還上了……”面對調查人員,負責村衛生管理工作的村委會原委員林梅鳳大倒苦水,一口咬定這筆衛生清理工資沒有問題。

  隨後,村黨支部原書記、村委會原主任陳龍文也站出來為該筆衛生清理工資打“保票”,信誓旦旦表示發放拖欠林某等人的衛生清理工資,是經村“兩委”集體研究的,鎮裏的會計代理中心也已審核通過。

  “那你説説,為什麼2014年支付的衛生清理工資裏面,報銷日期卻是2010年?還分成6個月?為什麼很多領款人的簽名筆跡都很像?”面對陳龍文的自圓其説,負責初核的鎮紀委書記徐華坤單刀直入。

  “當時是由村‘兩委’林梅鳳、陳保川他們制表的,具體要問他們。至于簽名一事,保潔人員都是中老年人,很多不識字,是我們村幹部代簽的。”陳龍文如此解釋。

  “她們不識字,但她們領到手的‘老人頭’有幾張,應該懂吧!”

  “她們年紀大,可能記性不好,我們可沒有從中做手腳,虛報衛生清理工資啊,我……”陳龍文陣腳一亂,想收回説出口的話,都來不及了。

  “有沒有做手腳你心裏清楚,你們村人口不過1000多人,半年的衛生清理工資高達7.75萬元,平均下來,清潔工每月的工資比村幹部還高了一大截,這正常嗎?沒有充分的證據,我們也不會找你談話,希望你能如實向組織交代情況,爭取寬大處理。”看到陳龍文的變化,徐華坤不依不饒。

  “哎……我真是太糊涂了。”最終,陳龍文長嘆一聲,低下了頭,如實交代了通過虛增衛生清理工資,給村幹部發放“過節費”的違紀事實。

  原來,在2014年春節前,陳龍文主持召開村“兩委”會議,研究支付2010年拖欠的3.65萬元衛生清理工資事宜。會上,有村幹部提議“年關快到了,給大夥兒發點‘過節費’樂呵一下”。得到大家認同後,決定借這次發放拖欠的衛生清理工資之機,以虛增衛生清理費用來發放“過節費”的“招數”。而後,由林梅鳳、陳保川填表造冊,並代為簽名,從中套取資金4.1萬元,其中3.35萬元用于發放村幹部的過節福利。

  2018年5月,陳龍文、林梅鳳、陳保川等6名村幹部分別受到了黨內警告、嚴重警告等相應處分,違規發放的“過節費”全部退回。

  “原以為借機給大家搞點福利,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村幹部雖然不是‘官’,但手中同樣掌握著公權力,得處處講規矩,千萬不能任性啊!”對犯下的錯誤,陳龍文等6名原村幹部懊悔不已。(福建省漳州市紀委監委)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開往春天的列車
開往春天的列車
張家界迎降雪 景區銀裝素裹
張家界迎降雪 景區銀裝素裹
杭州久雨初晴 梅花勝地迎客來
杭州久雨初晴 梅花勝地迎客來
安徽黃山現雲海霧凇景觀
安徽黃山現雲海霧凇景觀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6191124156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