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退休了,相關權益保護不能含糊
2019-02-17 07:44:3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最美不過夕陽紅。很多老年人在退休後開啟了頤養天年、享受天倫之樂的生活模式。但也有一些忙慣了的、想要繼續發光發熱的老人,選擇了重新上崗再就業。

  退休職工再就業要注意防范哪些法律風險?退休後發現養老保險少繳了如何救濟?退休後還能享受原單位的福利政策嗎?《法制日報》記者近日多方採訪,為您一一解答。

  退休後發現養老保險少繳了

  老張在退休時才發現,單位竟然少給自己繳納了兩年的養老保險。

  2012年,老張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在辦理退休手續的過程中,老張發現,1992年10月至1994年7月期間,原單位沒有給自己繳納養老保險。因少繳納了養老保險,老張領取的退休金自然也少于正常繳納所能領取的數額。在與原單位交涉無果後,老張氣憤地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原單位賠償自己相關經濟損失。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老張已于2012年經核準退休並領取基本養老金,但老張未能提供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出具的有關證明材料,以證明其屬于應當繳納1992年10月至1994年7月期間養老保險而被告未為其繳納,並且未能提交證明這期間的養老保險確實無法補繳和確認補償標準等證明材料。最終,法院裁定駁回了老張的訴訟請求。

  作為社會保險五大險種中最重要的險種之一,養老保險設立的目的是保障老年人的基本生活需求,為老年人提供穩定可靠的生活來源。養老保險雖然屬于職工工資的一部分,但並不直接支付給職工,而是由單位向社會保險管理部門代為繳納。

  朝陽法院民五庭法官白星暉告訴記者,實踐中,類似老張的案例並不少見。“有些職工在職期間沒有注意查詢自己的社保繳納情況,辦理退休手續時才發現所領取的養老金低于預期,但此時已無法再要求社保管理部門為其追繳補足養老保險。”白星暉説,目前尚無法律法規對該種情形如何處理進行規定,通過訴訟途徑解決存在較大困難。

  白星暉建議,勞動者在職期間應積極查詢自己的社會保險繳納情況,若發現單位未足額或未足月繳納的,應及時向社保管理部門進行投訴,由社保管理部門進行追繳,以避免在退休後無法追償損失。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佔領告訴記者,遇到退休後才發現保險被用人單位少繳的情況,首先可以向社保機構舉報,由其責令用人單位補繳。如果不能補繳或不能繼續繳納養老保險費的,若勞動者在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未滿15年,自用人單位依法應當為勞動者辦理社保之日起,應按每滿一年發給相當于一個月當地上一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標準,一次性支付勞動者養老保險待遇損失。

  “退休再就業”隱藏法律風險

  “退休再就業”曾一度成為熱詞,是指退休後與原用人單位或者其他用人單位訂立再入職合同,重新上崗。退休人員再上崗的優勢是工作經驗豐富,可以繼續發光發熱,用人單位的用工成本也降低了,所以很多單位樂意返聘退休人員。

  2004年,55歲的老李入職某公司,2009年老李年滿60周歲。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後,老李繼續在公司工作,直至2013年。但最後,老李卻把公司告上了法庭。

  老李稱,2011年後自己一直存在加班的情形,但單位從未向自己支付過加班費。索要無果後,老李向法院提起了訴訟,要求單位支付自己加班費。庭審中,雙方唇槍舌劍。老李的單位主張,老李已于2009年8月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此後他屬于單位返聘的職工,雙方不再是勞動關係,而是勞務關係,老李無權再向其主張加班費。

  法院審理後駁回了老李的訴求。法院認為,2009年後,老李係單位返聘,雙方不再是勞動關係,而是勞務關係,老李要求單位支付加班費沒有法律依據。

  據了解,我國勞動法對用人單位延長勞動者工作時間作了支付工資報酬的規定。但勞動法同時規定,在我國境內的用人單位和與之形成勞動關係的勞動者,適用本法。

  “可見,建立勞動關係是職工向單位主張加班費的前提。退休職工返聘的,法院並不將其視為勞動關係,僅將其認定為勞務關係。”白星暉告訴記者,在勞動關係中,勞動者除獲得固定的工資報酬外,還享有加班費、年休假及社會保險等,解除勞動關係時也能獲得經濟補償,但在勞務關係中,勞動者通常僅能獲得所約定的勞動報酬,如若退休職工每日工作超過法定時間,其也無法獲得加班費,平時也不享有年休假等等。

  針對此種情況,白星暉建議,退休職工返聘的,應注意自己的勞動權益保護可能受到較大限制。在簽訂返聘協議時,應要求協議對工作時間和勞動報酬作出明確的約定,並且在提供勞務的過程中對于單位提出的違反協議約定的要求,如延長勞動時間等,應予以拒絕。

  趙佔領告訴記者,根據我國勞動合同法司法解釋三,用人單位與其招用的已經依法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領取退休金的人員發生用工爭議,按勞務關係處理。所以,關鍵看返聘人員是否已經享受養老保險待遇或領取養老金,而不是只看法定退休年齡。“如果已經享受養老保險待遇,不能視為存在勞動關係。一旦發生工傷等意外事件,也不能適用工傷處理,只能按照民法總則、民法通則等處理,由雇傭單位承擔賠償責任。”

  此外,如果返聘人員遇到同工不同酬、低于最低工資標準等問題,最好與返聘單位在聘用協議中事先約定清楚,明確責任。“這些問題同樣不屬于勞動法調整范疇,事後主張很難能得到支持。”趙佔領建議,返聘人員與用工單位之間應參照勞動用工中約定的相關條款,在聘用協議中作詳細的約定,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退休職工供暖費到底誰來交

  老王係北京某國企的退休職工,居住在北京市朝陽區某小區,該小區居住的也多為該國企的職工。老王在職期間,房屋的供暖費均由單位負擔。單位與小區的供暖公司簽訂有供熱協議,每個供暖季,單位均直接向供暖公司支付老王的供暖費。老王2005年退休,一直到2010年,房屋供暖費均由單位負擔。2010年之後,單位突然不再向供熱公司支付老王的供暖費,導致供熱公司直接向老王追索供暖費。老王不得已,只得自行繳納了2010年至2013年的供暖費。

  老王認為,自己在職期間及退休後一段期間內單位都報銷了供暖費,這是單位的福利,不能隨意取消。于是,他訴至法院,要求單位支付其自行繳納的供暖費用。在審理此案過程中,陸續有該單位的其他退休職工起訴到法院,情況和老王一樣,都要求單位支付供暖費。

  法院審理後認為,老王與單位雖未簽訂相關協議明確約定由單位承擔其供暖費,但是老王在職期間以及退休後一段期間內的供暖費都由單位負擔,所以單位實際上向老王提供了負擔供暖費的福利待遇,現單位要求取消該項福利,缺乏正當充分的理由。從勞動者退休待遇不降低的角度出發,單位仍應承擔老王的供暖費。法院最終判決單位支付老王2010年至2013年期間3個供暖季的供暖費。

  據悉,2010年4月起施行的《北京市供熱採暖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對于退休職工的供暖費如何負擔未作出明確規定。《辦法》僅規定,用戶與供熱單位簽訂合同的,由合同約定的交費人支付採暖費。未簽訂合同的,由房屋所有權人或者承租政府規定租金標準公有住房的承租人按照規定支付採暖費。採暖費由用戶所在單位負擔的,單位應當負擔。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民五庭法官助理趙龍升告訴記者,根據《辦法》,應按照供暖協議的約定確定交納供暖費的義務主體,因此除職工所在單位與供熱單位簽訂供暖協議的情形外,職工的供暖費都應該先由個人負擔。若單位為職工負擔供暖費的,則由職工先行繳納,再向單位報銷此項費用。“由于《辦法》未就退休職工的供暖費如何負擔作出明確規定,有些單位出于降低經營成本的考慮,在職工退休後即取消其報銷供暖費的福利。很多退休職工的供暖費多年來都是由單位負擔的,改由個人負擔必然對生活造成一定影響,很多年事已高、經濟基礎薄弱的退休職工無力負擔供暖費。”趙龍升説。

  關于退休職工還能不能享受原單位福利政策的問題,趙佔領則認為,首先要看個人與單位之間是不是勞動關係,其次要看單位福利政策的具體規定。“如果與單位已不是勞動關係,單位規定又是供暖費福利只能是簽訂勞動合同的員工才能享受,不再為退休職工交供暖費就沒有問題。”趙佔領説,此時,供暖費到底誰來交的糾紛便不屬于勞動糾紛,只是普通的合同糾紛。想要獲得法院支持,關鍵就是看福利政策的具體規定以及自己是否符合。(記者 張雪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夜戰保安全
夜戰保安全
雪落紫禁城
雪落紫禁城
新西蘭奧克蘭舉辦盛大元宵燈節
新西蘭奧克蘭舉辦盛大元宵燈節
愛的贈別禮
愛的贈別禮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4124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