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讓無證行醫者寸步難行
2019-02-15 08:02:3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8年上海市收到無證行醫類投訴舉報1009件,平均罰款15078.2元……這是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從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得到的一組數據。而在4年前,2014年的數據顯示,投訴舉報1273件,平均罰款2611.6元。通過數據對比發現,投訴舉報數量明顯減少,處罰力度顯著上升。

  這一成果的取得得益于上海市委、市政府5次將防范和打擊無證行醫納入上海平安建設實事項目,得益于上海市原衛生計生委、上海市綜治辦等10部門出臺的《上海市防范和打擊無證行醫三年行動計劃(2015-2017年)》的順利實施,部門之間密切配合,推動形成了“政府主導、衛生牽頭、部門協作、屬地管理”的無證行醫綜合治理格局。

  據悉,《上海市防范和打擊無證行醫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已經出臺。上海市衛生健康委綜合監督處調研員徐海炎接受記者採訪時説,新一輪防范和打擊持續保持高壓整治態勢,積極推進部門間“黑名單”信息有效運用,倒逼失信人“一處違法、處處受限”,提高無證行醫違法成本,進一步壓存量、遏增量,讓無證行醫者寸步難行。

  無證行醫大搞遊擊戰術

  嘉定區安亭鎮星明村如今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每棟樓宇前的“村規民約”上赫然寫著“非法行醫危害多,家家戶戶需防范”。以前這裏聚集幾家遊醫,其中以無證牙科和“遊醫”為最。

  “上海開展無證行醫整治行動計劃後,打擊力度驟增,一些無證行醫人員逃竄到郊區,由之前的坐診為主,變成拎包出診的‘遊醫’。”上海市衛生計生委監督所工作人員小王告訴記者,城郊接合部、農村地區的居民小區和私宅由于流動人口集聚、房租低廉,成了黑診所的隱蔽點,被抓受到行政處罰後他們很快又換一個地方繼續違法行醫。

  星明村就是這些遊醫的一個落腳點。村民李先生説:“之前我家旁邊有一家無證牙科診所,不少老年人和外來務工人員前去看牙,那些用來拔牙的器械和工具也沒消過毒,拔完這個病號的牙馬上就伸到另一個病號的嘴裏去了,很容易傳染上疾病。”

  而在市區,無證醫療美容呈上升趨勢。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一些遊醫打著“中醫養生”“祖傳秘方”的旗號,不管什麼病來者不拒,且瞄準高端市場,診金不菲。

  據悉,2018年,上海市無證醫療美容投訴舉報數量已經達到所有無證行醫類投訴的三分之一。

  “這些被查處的無證行醫大多不具備行醫資質,為節省成本,診治場所一般都未設置符合條件的注射室、手術室,空氣、環境、器械等均未進行有效消毒。”小王告訴記者,無證醫療美容危害更大,一些不法商家往往使用來路不明甚至是假冒偽劣的藥品、醫療器械從中牟取暴利,術後極易造成各種並發症,遇到藥物過敏等危急情況,甚至直接威脅求美者的生命。

  聯合執法布下天羅地網

  記者見到王乙紅時,她正在整理曾被衛生計生部門行政處罰的無證行醫人員名單,這個名單每季度由市衛生健康委上傳到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臺。

  王乙紅是上海市衛生計生委監督所一名工作人員,每月整理上傳人員名單是她必做的工作。她告訴記者,這份“黑名單”將會提供給轄區公安機關、住建部門、城管部門、市場監管部門等多個部門。

  王乙紅説,只要有人曾經因無證行醫受到處罰,半年內都會被列為公安機關重點防控對象,下一步期望能在房屋租賃、出行交通管理、醫療器械買賣、網絡信息發布等方面加快推進誠信體係建設的步伐。

  “當前我國無證行醫處罰力度較低,單一針對無證行醫人員的行政處罰很難形成威懾,但現在將無證行醫列入公共信用徵信平臺,就會讓曾經受過處罰的無證行醫者‘一處違法,處處受限’,極大提高違法成本。”上海市衛生健康委一位工作人員説。

  前不久,曾當過遊醫的吳斌(化名)在買火車票時發現自己被限制消費,無法購買。原來自己曾于2016年8月因非醫師行醫被虹口區衛生計生部門立案,並于2017年1月執行公告送達處罰決定書,要求繳納罰款。

  因吳斌遲遲拖繳罰款。去年4月,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對吳斌依法發出限制消費令,並將吳斌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這才有了吳斌購買火車票受阻的事情。于是吳斌立即向衛生計生部門申請補交罰款。

  “把行政處罰記錄列入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臺,就像拉開了一張天羅地網,可以有效應對無證行醫的遊擊戰術,通過各部門攜手治理讓其無所遁形。”這位工作人員説,新一輪的防范和打擊無證行醫三年行動計劃進一步加強聯合督查力度,把打擊無證行醫工作與當前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藥品醫療器械管理、房屋出租管理、流動人口管理、社會誠信體係建設有機結合,推進社會共治,提高無證行醫整體整治效果。

  打防一體根治城市頑疾

  在星明村,衛生監督協管員、城市網格化巡查員、社區綜合協管員、聯防隊員與志願者等聯合對無證行醫開展日常排查。

  星明村村委會對租借給遊醫房屋的房東進行約談,以“村規民約”勸告房東,希望房東收回出租房屋,最終這些無證行醫者都被驅離村子。

  據悉,在無證行醫發現方面,除了通過屬地巡查,從源頭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公安機關、住建部門、城管部門、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等多個部門統籌協作,信息互通,聯合防控無證行醫者。

  同時,上海市不斷加大對無證行醫的打擊力度。去年7月,上海市原衛生計生委、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原食品藥品監管局又聯合制定《上海市打擊無證行醫部門辦案配合工作的意見》,強化對無證行醫情況通報、行刑銜接和日常工作機制。

  就在這一意見出臺後不久,普陀區金沙江路上一家中醫診所並未取得行醫資格,卻診治一位結腸癌患者,導致患者錯失最佳治療時機,險些喪命。

  上海市衛計委接到舉報後,經調查發現案情重大,立即將案件移送當地公安機關,兩天內,公安機關就介入審查,後作出立案決定,並移交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而在防范治理方面,上海在每年9月,市、區組織開展由多部門參加的打擊無證行醫宣傳周活動,集中宣傳防范措施。在各社區,尤其是“城中村”、外來人員較多區域和單位,懸挂宣傳橫幅、張貼宣傳海報,並舉行“小手拉大手”活動,鼓勵群眾到正規醫療機構就診。

  徐海炎説,通過聯合執法、誠信共建,上海在縱向上已經基本形成了一個發現、打擊、防范一體化的完整機制,在橫向上,城鄉一體打防模式也逐漸成形。無證行醫者只要想重操舊業必定受限,上海已無其立錐之地,城市頑疾得到有效根治。 記者 余東明 實習生 張海燕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雪中莊園
雪中莊園
貴州:舞龍迎元宵
貴州:舞龍迎元宵
中國圖書再獲“世界最美的書”稱號
中國圖書再獲“世界最美的書”稱號
廣州華南農業大學櫻花怒放吸引遊人
廣州華南農業大學櫻花怒放吸引遊人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4116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