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外賣小哥莫名成10家公司監事 企業登記存監管漏洞
2019-02-01 08:30:1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企業登記只需“形式審查”或存監管漏洞 外賣小哥莫名成10家公司監事

  過去的幾個月時間,武漢29歲的外賣“小哥”杜軍一直在試圖弄清楚一個問題——自己怎麼一下成了“10家公司的監事”。

  最早發現這一情況,是在2018年9月。因為被查出“與多家公司有關聯”,民政部門通知他,其母親低保資格被取消。

  杜軍每天打著兩份工,上午在漢口一家社區食堂炒菜,下午、晚上專門跑“外賣”。這4個月來,他迫切想要撇清與這些公司“莫須有”的關係。但截至目前,事情並未完全解決。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連日跟蹤調查了解到,類似“被監事”“被法定代表人”等案例在全國多個地域出現,這背後常常與當事人身份資訊被盜用有關。

  近年來,為優化營商環境提高工作效率,國家商事登記制度改革簡化企業注冊手續,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對申請材料實行“形式審查”。但多起相關案例折射出新問題:企業登記只需“形式審查”或存監管漏洞,有關專家呼喚實行更嚴格的身份認證體係。

  “被擔任”10家公司監事

  杜軍是武漢市黃陂區木蘭鄉靜山村人。他介紹,母親患病多年,這幾年又中風癱瘓,父親在老家照料,偶爾接點零活兒,收入微薄。妻子在家照顧兩歲多的女兒,沒有工作。他打兩份工,加起來月收入5000元左右。

  此前,母親辦有低保,每月可領300元低保費,醫藥費可報銷80%。2018年9月底,木蘭鄉民政部門依據查出杜軍為“多家公司監事”等原因,將其母親低保資格撤銷。

  杜軍上網一搜,自己的姓名等資訊竟然奇跡般出現在多達10家公司的監事名錄上。但自己與這10家公司“都沒有任何關係,聽都沒聽説過”。

  此外,網絡查詢顯示,杜軍是另外一家小吃店的“法定代表人”。他稱,這家小吃店確係自己2013年開辦,次年就已停業,最近將去辦理注銷。

  工商注冊資訊顯示,上述10家公司注冊地址都在武漢,分布在武漢市內江岸、黃陂、武昌、硚口等多個行政區,大都成立于2015年、2016年,涵蓋服裝、物業、商貿、教育、家具、裝修等多個行業領域。

  杜軍嘗試與這10家公司聯繫,“有的電話號碼是空號,有的答應春節前後處理,有的不理睬,讓我找工商”。

  “被擔任”監事,除了直接影響母親低保資格,還有無其他風險?

  據了解,監事是公司中常設的監察機關的成員,負責監察公司財務情況,公司高管職務執行情況,以及其他監察職責。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規定,監事等不得利用其關聯關係損害公司利益,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承擔賠償責任。

  杜軍擔憂未來還有説不準的天大禍患,2018年9月底開始,他多次找到相關派出所、工商部門、行政服務中心等單位試圖解決問題,但事情至今沒能解決。

  維權遭遇多重難

  上述10家公司中,有6家注冊地在武漢市江岸區。1月28日,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與杜軍一起,來到江岸區工商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杜軍“被監事”,可能與其身份資訊被盜用有關。

  據介紹,根據現行相關規定,設立有限責任公司,應當由全體股東指定的代表或者共同委託的代理人,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設立登記。申請人應提供載明公司董事、監事、經理的姓名與住所的文件,以及有關委派、選舉或者聘用的證明等材料。

  登記主管機關實行“形式審查”。申請文件、材料的真實性,由申請人負責。“也就是説,申請設立登記,沒有要求必須本人到場、簽字。材料齊全,就可以發放營業執照”。

  上述工作人員介紹,這兩年,轄區內類似杜軍這樣“被監事”的案例,並不鮮見。如果確認提供了虛假材料,將對涉事公司撤銷登記。

  但該工作人員同時表示,2017年3月該局辦理注冊登記的職能已劃轉至區行政審批局。他建議杜軍找區行政審批局或法院訴訟來解決,“可以同時起訴工商與行政審批部門,最後由法院裁定進一步處理。”

  在江岸區行政審批局,一名負責人表示,該局只有審批職責,監管職責在工商部門,杜軍可找工商部門投訴,要求對涉事公司調查處理。也可到法院走訴訟程式。或者找涉事公司負責人來申請變更。

  1月29日,江岸區行政審批局上述負責人聯繫了轄區內6家涉事公司。據介紹,其中一家已辦理了注銷;一家做了注銷備案;一家辦理了監事變更;兩家公司表示近期就辦理變更;還有一家公司暫未聯繫上,該局將轉至轄區工商所到府查看。同時,該局已將相關情況匯報至上級政府部門。

  在幾個監管審批部門轉了一圈又一圈,杜軍很鬱悶,“這些公司注冊時,沒有部門找過自己核實,現在涉及申請撤銷,為什麼都得自己一個個去處理?”

  事實上,杜軍還面臨另一個困境:如果決定對工商等行政部門提起訴訟,要求撤銷自己在這些公司的監事身份,可能只能改為走民事訴訟途徑,起訴這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早在2016年,在江蘇省曾出現過類似案例。相關法院工作人員發表案例分析文章提出,公司監事的任職資訊雖是設立登記時提交,但在公司設立登記後,成為公司的備案資訊,而非登記資訊。監事的任職,無需公司登記機關核準登記。

  在登記機關公開的備案資訊與公司申請備案事項內容一致的情況下,如果監事以其對公司委派、聘用和選舉為公司監事不知情、不認可,要求變更或撤銷該備案事項,本質上是與申請人之間存在民事爭議,應通過民事訴訟解決。

  這意味著,杜軍得找到這些涉事公司一一起訴,但問題是,這些公司法定代表人也不知是真是假,“不光是律師費的問題,時間、精力根本顧不過來”。

  呼喚更嚴格身份認證體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規定,提交虛假材料或採取其他欺詐手段隱瞞重要事實,取得公司登記的,由公司登記機關責令改正,處以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撤銷公司登記或者吊銷營業執照。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了解到,隨著冒用他人身份資訊進行工商登記現象多發,工商部門在處理時,一般較為審慎。

  比如,不排除有些涉事公司可能存在各種狀況:資産(含股權)被法院判決、裁定劃轉到第三方;或者已辦理動産抵押;或者可能因涉嫌其他違法行為正被有關機關立案調查。

  據媒體報道,某省會城市工商局一名負責人曾表示,由于沒有身份資訊被冒用後的處理手續和辦理依據,調查取證比較困難,面對大量被冒用人要求撤銷登記等訴求,工商部門往往難以在短期內完成。

  2016年,北京市通州工商登記機關要求,對涉嫌提供虛假材料的代理人鎖入“黑名單”,限制代理資格,加強申請材料中簽字的審查;同時研究電子簽名在工商登記注冊中的應用,提高簽字審查準確率。

  2019年1月7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網站上,一名在內蒙古赤峰市工作的網友表示,身份證被他人冒用在貴州省貴陽市注冊了一家公司,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列為法定代表人、股東。現在這家公司面臨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錄,他作為法定代表人也面臨被信用懲戒。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登記注冊局回復,市場監管部門對工商登記環節中的申請材料實行形式審查。相關情況可到法院起訴或提請公安機關立案後,由登記機關撤銷。回復還稱,“國家正在建設身份認證係統,以杜絕此類身份資訊被冒用情況。”

  武漢科技大學文法與經濟學院教授賀尊分析,隨著經濟發展,申辦企業越來越多,為方便企業辦事,在“簡化審批流程”的大環境下,工商行政登記機關很難一一去核實所有材料的真實性;加上類似身份證復印件等資訊泄露、被冒用的情況多發,工商行政登記機關勢必面臨更加嚴峻的審查難度,亦給社會治理體係帶來新挑戰。

  賀尊認為,目前這類“被監事”、“被股東”等情況,只能發現一起、制止一起。他呼吁盡快建立完善全國統一的身份認證大數據管理係統,提高國家治理能力、維護公民合法權益。他同時建議,現階段,為避免身份證及復印件被冒用,一般個人在提供材料時可注明“僅供××使用其他無效”等字樣。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從武漢市東湖高新區政務服務局了解到,2017年,該區探索推出“企業登記資訊遠端核實係統”。這一係統打破工商、公安等部門數據壁壘,借助“智慧光谷”雲平臺資訊共用島,通過手機進行人臉識別和視頻通話,經與公安係統資訊核對確認後,十幾分鐘就能完成相關人員身份及資訊遠端核實。(記者 朱娟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尹世傑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百豬”剪紙迎新春
“百豬”剪紙迎新春
寒梅枝頭俏
寒梅枝頭俏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塞上湖城 銀裝素裹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與高鐵“賽跑”的外賣小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00112407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