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日為賊,終身是賊”?別把未成年犯逼向死角!
2019-01-15 08:39:22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導讀:34年前,電影《少年犯》首映,這是國內第一部聚焦青少年犯罪人員的電影。

  據調查了解,參加影片拍攝的18名少年犯大部分回歸了社會,但也有一部分人因無法融入社會而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直到今天,未成年犯罪人仍背負著特殊標簽,一些人在重新融入社會時面臨巨大困境,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1 再社會化失敗帶來再犯罪

  在物質與信息供給充足的當下,未成年人面對的是一個更具誘惑力的社會,如何引導他們走向正途,如何幫助誤入歧途的未成年犯罪人員回歸家庭、融入社會,是各界人士的共同責任。

  根據司法大數據統計,2009~2017年,全國未成年人犯罪數量持續下降,尤其是近5年未成年犯罪人數平均降幅超過12%。這其中既有我國預防未成年犯罪工作所取得的成就,也有審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刑事政策對案件數量的影響。

  據2016年《中國法院的司法改革》白皮書顯示,我國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率基本控制在1%~2%。但這一數字限定的年齡范圍是初次犯罪時和再次犯罪時均是未成年,如果把再次犯罪的年齡擴大到成年以後,重新犯罪的比例就會有所提高。調研顯示,初次犯罪的年齡越小,再犯罪的可能性越大、次數越多。

  究其本質,未成年人重新犯罪正是源于其再社會化失敗。

  未成年人由于社會化不足、社會化缺陷而犯罪,再社會化就是一個彌補、矯正的過程。未成年人處在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形成階段,具有一定可塑性,易感性表現也更為明顯。如果面對的是惡劣的生存環境、殘缺的家庭、社會的白眼、不良朋友圈……加上從小受處罰較多,甚至中斷受教育過程,就很難習得主流價值觀念和行為方式,也很難受到有效的職業訓練而獲得就業機會。

  更為嚴重的是,犯罪標簽使其自我認知艱難而痛苦,一旦認同了被他人扭曲和貶損的自我形象,認同自己就是“罪犯”,就會把自己推向更危險的境地。

  2 別把未成年犯逼向死角

  2018年7月,發生在河南魯山的一起未成年人性侵案,引起社會輿論關注。客觀來看,一些案件中未成年人的犯罪情節確實令人震驚,但造成這一惡果的根本原因才應該是輿論爭論的焦點。

  有人主張降低刑事責任年齡,但更多人持反對態度,復旦大學法學院刑法學教授汪明亮認為,刑法不是萬能的,其在解決青少年違法犯罪的問題上存在嚴重不足。一旦被貼上罪犯的標簽,不僅不利于青少年以後的學習、就業和婚姻,還容易使其破罐子破摔,被逼到死角,重新犯罪。青少年在監禁場所,容易受到交叉感染,不僅難以被改造好,甚至會變得更壞。

  雖然犯罪的形成有個體原因,但就青少年違法犯罪而言,社會原因是主要的。我們更應該反思家庭解體、誠信缺失、教育缺失等對孩子帶來的不良影響。社會方方面面“得了病”,不能只給青少年來“吃藥”。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李玫瑾教授指出:“孩子的問題往往是成年人造就的,孩子的每種心理或行為問題,一定和父母的行為、教育方式有關。”大量案例證明,往往是“先有問題家庭,後有問題青少年”。

  然而,當前留給未成年犯重返社會的空間,實在過于狹窄。

  未成年犯融入社會的過程,本質是在溢出人際關係網絡之後的重新嵌入。然而,罪犯標簽並未因釋放而消失,“一日為賊,終身是賊”的觀念成了他們的“緊箍咒”。由此形成的社會排斥導致刑釋未成年犯群體與社會其他群體之間形成“斷裂帶”,彼此之間無法實現認同,甚至帶來群體間的仇視。

  此時本應是社會幫扶教育工作發揮積極作用的時刻,但由于社會幫扶工作制度不完善、幫扶力量較弱等原因,在就業安置、重點幫教、解貧脫困、心理疏導等方面還沒有形成一整套科學合理的運行機制,有的基層幫扶工作流于形式,不夠深入、不夠專業。

  3 構建未成年犯重返社會支持體係

  1983年的山西太原,當時是下崗職工的韓雅琴開始收留刑釋解教少年。30多年來,她用母性的懷抱迎接一個個走出高墻的刑滿釋放少年,至今已累計收養幫扶刑滿釋放人員、問題少年721名。很多“江湖少年”在她的教育感化下重新走向社會,很多還成為各界精英。這種社會關愛值得提倡。

  《聯合國保護被剝奪自由少年規則》要求:“主管當局應提供或確保一些服務,幫助少年在社會上重新立足並減少對這些少年的偏見。這些服務應在可能的情況下確保向該少年提供適當的住所、職業、衣物和足夠的生活資料,使其獲釋後能夠維持生活,以便順利融入社會”。

  要促進刑釋未成年犯融入家庭,幫助他們重建健康家庭關係,家庭成員對他們的態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他們能否過上正常的社會生活。通過家長學校等培訓方式,幫助家長們樹立正確的家庭教育觀念、掌握科學的家庭教育方法,引導家庭成員堅持“不拋棄、不嫌棄”的態度,為刑釋未成年犯提供經濟、情感和心理上的幫助,支持他們盡快適應社會生活。

  要建立前科封存制度,增進社會接納意識,為刑釋未成年犯順利融入社會創造一個寬松的社會環境。

  通過引入專業司法社會工作者、專業心理工作人員對刑釋未成年犯所在社區、同輩群體等生活圈開展幫扶工作,使之消除對刑釋未成年犯的偏見和歧視,形成對刑釋未成年犯的正確認識,從心理上和行為上接納他們。為恢復和重建未成年犯的人際交往關係提供物質上、情感上和心理上的社會支持。

  刑罰是手段,不是目的。挽救、教育和感化未成年犯,使他們正常融入社會,才是最終期許。(作者:劉志松,係天津社會科學院法學院副研究員)

+1
【糾錯】 責任編輯: 程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臘八粥飄香
臘八粥飄香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99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