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曾販賣4名女嬰獲利約8萬元 一個舊奶瓶讓7人團夥被抓獲
2019-01-14 06:59:53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民警給被販賣嬰兒喂奶

涉嫌販賣嬰兒的三名男子

警方查獲的販賣嬰兒團夥使用的嬰兒産品

  一個舊奶瓶引出跨省販賣女嬰案

  7人團夥被湖北警方抓獲 曾販賣4名女嬰獲利約8萬元 其中最小的出生僅3天

  近日,一則“販嬰團夥已賣4嬰,被查時女嬰臍帶還沒掉”的視頻在網絡熱傳。北京青年報記者從湖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隨縣大隊了解到,視頻內容發生在2018年12月14日下午,湖北省高警隨縣大隊三名執勤民警在鄂豫省際卡口查獲一起無證駕駛的違法行為,車內三名男子帶著一名未剪掉臍帶的嬰兒。

  事後經偵查,這三名男子是販嬰團夥成員,自2018年11月至被抓獲,該團夥已經作案3起,販賣4名嬰兒,獲利約8萬元。近日,湖北隨縣警方經過二十多天的偵查,將販嬰團夥其余4名成員抓獲,目前7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北青報記者了解到,此前,在高速上被解救的女嬰現在當地接受救助。

  事發

  三人高速無證駕駛被查

  車內女嬰引起民警懷疑

  2018年12月14日下午5時許,在許廣高速鄂豫省界收費站隨縣段,湖北省高警隨縣大隊民警在檢查一輛浙江號牌的小車時,發現駕駛員張某存在無證駕駛的嫌疑,遂對該車進行詳細檢查。

  在檢查過程中,從車上下來的男子黃某用身體擋著民警,似乎不想讓人靠近車輛。民警起疑後強行推開車門,發現後排座椅被拆掉,鋪了一些被褥,上面躺著第三名男子劉某,他懷中抱著一個臍帶還留在肚子上未被剪掉的嬰兒。

  關于“孩子是誰的”的質問,黃某稱,2018年12月13日下午,他在硯山縣墨山公園散步的時候,在墻根處發現了一個箱子,裏面放著一個女嬰,覺得孩子太可憐了,就準備帶回老家撫養。撿到孩子後,他打電話通知了朋友張某和劉某。

  孩子是什麼時候撿的,如何撿的,三名男子在接受單獨詢問時,回答的內容並無矛盾之處。

  細節

  舊奶瓶成關鍵線索

  三人承認販賣嬰兒

  沒有矛盾點的問話仍然沒有打消民警的疑慮,在仔細搜查車輛後,民警發現了奶粉、尿不濕等嬰兒用品,還有一個舊奶瓶。

  民警推測,如果孩子是剛撿到的,那麼奶瓶、奶粉這些東西應該是臨時買的,都是新的才對,但奶瓶為什麼是舊的?難道是“預料”到要撿孩子嗎?

  于是,民警將三人帶至隨縣公安局淮河派出所留置盤問。民警推斷,如果是販賣兒童,手機肯定會留下蛛絲馬跡。同車的張某和劉某的手機沒有查出什麼線索,黃某則稱自己的手機在雲南被偷了。但在此前的供述中,三人還説撿到孩子後曾用手機聯係,這與丟手機的時間不吻合。民警判定三名男子撒謊了。

  隨後,民警在高警大廳的飲水機後面發現了黃某藏起來的手機,從中查到了黃某和雲南文山苗族壯族自治州沈某的聊天記錄,是關于嬰兒的身體和價格的情況,此外還有黃某和河北定州“下線”崔某關于嬰兒在當地售賣的記錄情況。

  在證據面前,三名男子對跨省販賣嬰兒的罪行供認不諱。

  進展

  跨省販賣4女嬰

  最小的出生僅3天

  經過進一步訊問,黃某交代,2018年11月30日,他邀張某、劉某一起到雲南販賣嬰兒。此前,黃某已與雲南的上線沈某聯係好。黃某駕駛購買的二手車從河北定州出發,來到雲南省文山自治州硯山縣那酒鎮。三人在沈某帶領下遊玩了幾天,12月13日,沈某就將三人帶到大山裏面一住戶家中以2.4萬元的價格購買一名女嬰。交易成功之後,黃某等人駕車回河北途經隨縣,不料被高警隨縣大隊現場查獲。

  了解情況後,隨縣公安局成立專案組開展調查工作。12月23日,專案組一行7人趕往河北,將同案的另兩名嫌疑人抓獲歸案。12月29日,河北一名嫌疑人投案自首。今年1月6日,雲南的上線沈某落網。截至1月6日,隨縣公安局已抓獲係列販賣兒童案7名嫌疑人。

  此前,該團夥曾有多次販嬰記錄。2018年11月3日,黃某和雲南的上線沈某通過網絡聯係購買嬰兒事宜,沈某説雲南那裏有一名女嬰之後,黃某就駕車和喬某、張某一起從河北省出發來到雲南花3萬元從沈某手中購買一名女嬰。

  返回河北定州後,黃某就聯係崔某轉賣,崔以6.3萬元的價格購買並轉手以7.6萬的價格倒賣給當地一戶居民收養。

  以同樣的方式,2018年11月14日,黃某花6萬元從沈某手中購買兩名女嬰。返回河北定州之後,黃某就聯係趙某和蘇某進行轉賣,因一名女嬰檢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經蘇某介紹轉手以3萬元賣給別人,另外一名女嬰以6.5萬元經趙某介紹轉手出賣。

  民警調查發現,這個團夥自2018年8月份謀劃開始到被抓獲,已經作案3起,販賣了4個女嬰,最大的出生10天,最小的出生僅3天。

  揭秘

  擁有完整利益鏈

  自稱在做“好事”

  警方調查發現,販賣團夥分工明確、利益鏈條分明。團夥之中有跟外省人販子聯係的接頭人、有跟買方接觸的介紹人,還有人專門為團夥成員提供食宿等幫助,不同分工從中獲利程度也各不相同;而買方大多住在河北定州農村一帶,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小孩,想買個孩子撫養。

  在這個龐大的販賣嬰兒的團夥中,43歲的河北定州人黃某,是“核心人物”,也是聯絡人。黃某之前在定州當地開有一個廢舊輪胎加工廠,張某、喬某、劉某都在他廠裏打過工,彼此熟悉。2018年7月廠子關停,欠了不少債。

  在辦廠期間,黃某認識了綽號“胖子”(已被抓)的人,知道他幹的是販賣嬰兒的生意。在他的介紹下,認識了雲南的上線沈某。債務壓身的黃某想到販賣嬰兒來錢快,便聯係了雲南的沈某,幹起了違法生意。

  2018年11月以來,黃某負責從雲南“上線”沈某手中接取被賣嬰兒,再將這些孩子販賣到河北定州、石家莊等地。張某、喬某、劉某都是黃某雇請的幫忙運送嬰兒的,包吃包住,運送一次一人可得1000元。

  崔某、趙某和蘇某均為黃某的下線,每次黃某從雲南將孩子抱回來後,黃某就聯係他們,在得知老鄉、熟人有想要買小孩的想法後,這些線人就在中間奔走,把小孩介紹到買主手裏。交易一個小孩,“下線”可從中獲利10000元左右。

  在歸案後,黃某交代,他參與販賣兒童是出于“好心”,“這些孩子的家都很窮,父母沒錢養,自願賣掉孩子。”黃某説,他們從來沒有用欺騙或者偷搶的方式去找孩子,孩子父母是自願的。他認為自己是在做“善事”,因為經過他們從中的“幫忙”,孩子被賣到河北家庭條件好的人家,這對孩子以後的成長都有好處,所以這就是他們的“好心”。

  辦案民警告訴北青報記者,參與販賣兒童的人中,絕大多數人的觀點都與黃某相似。他們很多人法律意識淡薄,認為充當了“送子觀音”的角色。

  目前,參與販賣嬰兒的團夥7人已被刑事拘留,曾被販賣的女嬰因中間幾經介紹人“倒手”,加上孩子剛出生就被抱走,辨認難度大,案件後續正在進一步的辦理中。(記者 張香梅 供圖/湖北省高警隨縣大隊)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通訊:南極冰蓋之巔深冰芯房探秘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湖南張家界:銀飾品俏銷年節市場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京張高鐵官廳水庫特大橋鋪軌
臘八粥飄香
臘八粥飄香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983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