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文明養犬 如何從“立規矩”變成“守規矩”
2019-01-13 07:47:13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漫畫/高岳

  小區保安上班時發現有一只小寵物狗的兩條腿被樹枝纏住掙扎,便上前將樹枝拿開,未料被小狗咬了一口,兩個月後突發狂犬病而去世;

  6歲小孩在小區花壇玩耍,身後突然躥出一條金毛犬,小孩受到驚嚇後從花壇跌落,造成右臂骨折,被鑒定為十級傷殘;

  ……

  違規養犬、犬只擾民、流浪犬傷人、狗糞破壞環境等狗患常見諸報端,一直是社會爭議焦點。

  今年1月1日起,新修訂的《武漢市物業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施行,明確禁止在物業管理區域內飼養烈性犬和大型犬,物業服務企業失職且逾期不改正的將被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業主因違反條例養犬受到兩次以上行政處罰的將被納入嚴重失信名單。可以説,《條例》對城市社區養犬立下規矩,同時再度將社區養狗問題推上風口浪尖。

  《條例》出臺能否減少狗患?如何讓“立規矩”變成“守規矩”?《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走訪。

  違規養犬隱患重重

  2018年12月25日上午,冬寒料峭,天空飄著細雨,分外陰冷。

  家住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徐家棚街秦園居的歐先生打著傘,牽著自己的貴賓犬在社區散步。寵物狗穿著透明的雨衣、明黃的雨靴,分外可愛。“這是我兒子3年前送給我的,退休之後沒什麼事情做,就養養狗解解悶。”歐先生説。

  自養犬起,歐先生就按規定到公安機關辦理準養證,並將狗牌和鑰匙串挂在一起隨身攜帶。

  來自武漢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的統計,截至2018年10月,全市限養區內有28238只犬辦理了準養登記。

  “我已經買好了狗嘴套,到時候需要就戴上。管好自己的狗,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他人負責。”對即將實施的《條例》,歐先生表示支持。

  在歐先生不遠處,陳女士也在帶著自己的貴賓犬在小區散步,不過陳女士的寵物狗是“黑戶”——既沒有到公安機關登記,也沒有戴鎖鏈、嘴套。

  “辦理準養證要300元,每年還要交200元的年審費,太貴了!”談及不辦狗證的原因,陳女士説。

  記者隨後走訪多個社區,發現像陳女士這樣違規養犬的並不少見。

  在武昌區水果湖街東亭社區,楊女士正牽著兩條寵物犬散步,這兩條狗也是“黑戶”。“那些大型犬肯定要上狗牌、戴口套,我這是小型寵物狗,很溫順,很乖,不咬人。”楊女士説。

  社區裏違規養犬的現象較為普遍,社區外呢?

  在武昌區友誼大道上,付先生正帶著自己的寵物犬在街上散步,嫌麻煩的他沒給狗戴嘴套、鎖鏈,任憑其在街上撒歡。對即將實施的《條例》,付先生雖然有所耳聞,但並不在意,“我就早上、晚上出來,白天都不出來,這個就沒有人管。”

  記者跟隨付先生遛了一會兒狗,不時有“狗友”過來和他打招呼,其中不係狗繩、不戴嘴套的寵物犬並不少見。

  除不規范養狗外,因隨意拋棄導致的流浪狗滋生,可能是城市更大的安全隱患。

  在武漢地鐵7號線附近,記者看到一只體格瘦削、白底黃斑的流浪犬沿著路邊花壇尋找食物。它的左前腿折了,在胸前晃晃蕩蕩,路上行人看到後紛紛繞道。

  完善城市養犬立法

  “史上最嚴養狗令”——新修訂的《條例》甫一出臺,有媒體如此解讀。

  武漢市人大代表、人大內司委委員、湖北共合律師事務所律師肖斌武長期關注城市養犬問題,並參與過《武漢市養犬管理條例》立法調研。2005年9月,武漢市出臺《武漢市養犬管理條例》就限制養犬區,禁止養烈性犬和大型犬,對攜犬出戶帶犬證、束犬鏈、挂犬只標識等作出規定。

  “加大對違規養犬的處罰力度實在是無奈之舉。”肖斌武告訴記者,雖然有明確的規定,但武漢市每年都會發生犬傷人事件,關于社區養犬的態度也越來越兩級分化。

  對此,《條例》規定,禁止在物業管理區域內飼養烈性犬和大型犬。業主、物業使用人攜犬只出戶的,應當為犬只挂犬牌、束犬鏈、戴嘴套,由成年人牽引,主動避讓他人;公安機關應當加強對養犬行為的管理,及時受理舉報、投訴,處理違法違規養犬行為;物業服務企業應當採取措施加強對文明養犬的宣傳、引導,及時制止違法違規養犬行為。

  肖斌武認為,治理狗患最大阻力在于處罰不力。“一個中等規模社區大型犬一般有上百條,有些人就將這些犬當孩子養,你動他的狗他就和你拼命,除非狗確實傷人了,否則執法人員很難對其處理。”他説。

  對此,《條例》規定,業主、物業使用人違反規定養犬的,由公安機關作出責令改正、沒收犬只、罰款等行政處罰。因違反條例養犬受到兩次以上行政處罰的,納入嚴重失信名單。

  為了緩解執法人員的執法壓力,《條例》賦予物業服務企業更多權力,讓其參與到社區養犬管理中,同時進一步加大對違規養犬人的懲戒力度。

  “高標準立法可能帶來的後果就是普遍性違法,但提高違法成本勢在必行。”肖斌武説。

  湖北大學政法與公共管理學院法學係教授鄒愛華曾參與新修訂《條例》的立法聽證,他對加強社區養犬立法舉雙手讚成。“長期以來,武漢市對社區養犬問題管理較為松懈,現在賦予物業服務企業管理權力,有助于其更好參與到社區養犬管理當中。”鄒愛華説。他認為,從長遠看,完善社區養犬管理相關立法,是社區養犬走上規范化法治化的必由之路。

  規范養犬任重道遠

  入冬以來,武漢市江岸區塔子湖街道躍進社區物業接到關于寵物犬的投訴顯著增加。

  “我們小區養狗的比較多,投訴比較多,特別是冬天,居民喜歡在地下空間遛狗,關于狗不係鎖鏈和隨地大小便的投訴很多。”躍進社區物業經理代軍説。

  新修訂的《條例》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未採取措施加強對文明養犬的宣傳、引導,及時制止違法違規養犬行為的,由公安機關責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

  “新修訂的《條例》雖然給我們工作增加了負擔,但對我們也是動力,督促我們持之以恒地做好社區養犬管理。”代軍説,《條例》頒布之後,物業聯係社區管段民警,依法對社區寵物犬進行登記,同時對大型犬、烈性犬考慮進行強制措施。

  “狗患説白了就是人患。”武昌區徐家棚街長輪社區居委會委員李霞表示,有些狗的主人缺乏社會公德和法律意識,根本不會聽社區工作人員的勸阻,很難要求他們加強對自家狗的約束和管理,“社區和物業並沒有執法權,也不可能強制他們做什麼。”李霞説。

  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具有執法權的公安機關也面臨諸多難題。

  統計顯示,近3年來,武漢市民警和保安協管員在搜捕流浪犬、病犬過程中,有11人被犬只咬(抓)傷。

  記者了解到,在處置犬只傷人糾紛時,傷人犬只往往早已逃離現場,存在取證難、處理難的問題。目前,武漢市公安局已報請市人大將修改《武漢市養犬管理條例》列為2019年度立法項目,希望能進一步明確各級人民政府相關部門工作職責等方面展開立法調研,力求破解具體執法中的難題。

  關鍵在于人的素質提升

  如何有效治理社區養犬問題?

  “狗患不是單純一個立法能夠解決的問題,這有待于一個城市市民整體素質的提高,社區自治規范以及城市管理水平的提升。”武漢大學法學院班小輝認為,治理社區養犬問題,重在建立完善的管理機制。“發達國家對犬類管理建立了一套健全的機制,從寵物狗領養到注射疫苗再到最後死亡,都有非常嚴格的規定。而在我們國家,不僅是犬類飼養問題,整個社會對犬類管理都未形成完備的機制。”他説。

  針對社區養犬問題,武漢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李牧建議堅持宣傳優先,將普遍宣傳與重點宣傳相結合,讓社區養犬規定應知盡知;堅持重點整治,針對重點區域進行集中整治,並公開報道,形成宣傳效應;借鑒網格化管理,將監控與巡查相結合,形成社區養犬管理長效機制;採取激勵措施,發動人民群眾對不文明養犬行文進行檢舉揭發等。

  李牧還建議,採取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組建市、區兩級專業養犬管理力量,加強行政部門之間的溝通協調,建立養犬管理協調機制,以彌補行政執法力量不足問題。

  “養犬要實現規范化,關鍵在于治人。要像治理酒駕一樣治理違規養狗問題,讓‘紙上的法律’落到實處。”李牧説。

  (記者 劉志月 實習生 劉歡)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臘八 品民俗
迎臘八 品民俗
湖南張家界:儺戲排演迎新春
湖南張家界:儺戲排演迎新春
2019海口國際新能源車展開幕
2019海口國際新能源車展開幕
生肖剪紙迎新春
生肖剪紙迎新春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601210036824